69书吧 > 红楼大官人 > 第289章 乌云照阳天

第289章 乌云照阳天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strong>刑部天字号监狱之中,羁押的都是朝廷要犯,多半都是要秋后问斩的。牛碧神情淡然地坐在草堆之中。

    一边的几个长相凶恶之人撩开垂下来的长发,道:“我说小兄弟,这来了这么多日子了,你一句话也不说,难不成真是个哑巴?”

    “大哥,不可能。前些日子那衙役送饭来的时候,我还听到这小子问那张头事儿呢。”

    “哦?这事情你他娘的不告诉我?”斜躺在草堆上的大汉一巴掌打在一边捶腿的小个子后脑上。

    那小个子非但不生气,还憨厚地笑着,“我那天迷迷煳煳的,去撒尿,这一哆嗦,就把事情给忘了,今儿个大哥提起来,我这不才想起来嘛。”

    “他问了什么?”大汉斜眼瞥向牛碧。

    “好像是镇国公家的事儿,多半是找路子,想要放出去吧。”

    大汉眉头一挑,冷笑道:“能到这天字号的都是人中龙凤,哪一个不干过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情。老三,你说说,你在湘西干了些什么?”

    一边编草鞋的光头大汉笑道:“哎,能干什么大事,瞧大哥说得这么玄乎,就杀了个县官,几个衙役。他娘的,那狗官的小舅子看上我那贱内,居然趁我上山打猎勾搭我那娘子,好在那日山上大雾,我来得早,不然我娘子定然让那杂碎玷污了不可!”

    “看来三弟还真没捅什么大篓子,咱哥几个可是江湖上响当当的马匪,人称山西八大王,想当年,这马鞭一响,可是黄金万两啊……”

    外边的牢头喝了口小酒,听着里边人吹牛,笑道:“行了,关二傻子,就你们屁大点的一窝匪,也敢叫山西八大王。”

    被牢头嘲讽了一句,这刀疤男子立马满脸涨得通红,说道:“刘头,怎么说咱好歹也认识这么久了不是,给点面子啊。”

    “去去去,少跟我套近乎。你们这群指不定哪天都人头落地的滚刀肉,好好享受几天做人的滋味吧,也许这辈子作恶多了,下辈子就当畜生了,哈哈。”

    几个牢头哈哈大笑着。

    “喂,镇国公府有没有个准信来了。”披头散发的牛碧听到人头落地四个字,终于是憋出了一句话来。

    边上被关了三年五载的恶徒,都是些厚脸皮不怕死之辈,一听到牛碧还在想着攀关系,哈哈笑道:“小兄弟啊,你当这天字牢房是姓牛的?真当镇国公是你爷爷不成?哈哈……”

    外边的老头剥着花生,将壳吐在栏杆里头,笑道:“嘿,你这无赖小子还真给你说中了,他爷爷啊,还真是镇国公呢。”

    “哈哈,张头,他爷爷是镇国公,我爷爷就是玉皇大帝!”

    “哈哈哈哈,对对对,他爷爷是镇国公,我就是如来佛祖!”

    牢里头的恶徒们都胡咧咧着。

    老头将一碗酒放在牛碧的独间内,道:“牛公子,认命吧。牛国公都说了,您啊,和镇国公府没任何关系。”

    “不可能!不可能!那……西宁郡王府呢?有没有消息?”

    周围的人更加乐呵了。

    “这小子怕是疯了吧?胡乱认亲戚了。这再说下去,怕是得说皇帝老子是他亲舅舅了,哈哈哈哈……”

    牢头摇头叹气,也不理会牛碧。

    原本淡定的牛碧忽然像发狂的公牛一般,吼道:“不可能的!王爷不会不管我的!我爹,我大父,不可能……我没杀人!我没杀人!”

    外边的牢头也不理会了,坐下喝酒,碎语道:“人呢,看不清自己几斤几两,喏,这就是下场。”

    外边忽然传来响动,张牢头耳朵灵,起身道:“快,赶紧把酒收进去,有人来了。”

    张牢头赶紧整了整衣冠,见到是六扇门的人,立马拱手笑道:“几位差爷,有什么要事?”

    吴常将令牌举起来,道:“提审牛碧,快,开牢房!”

    “这……大人是不是搞错了?”

    “什么搞错了,就是他。”吴常是见过牛碧的,指着牛碧说道。

    张牢头尴尬地笑了笑,道:“这……这天字号都是死囚,还提什么审?没必要吧……”

    吴常眉头一皱,道:“哪这么多屁话。六扇门提审刑部要犯,不需要任何批文,怎么,还要给你打个报告?”

    “不敢不敢。”张牢头脖子一缩,拱手赔礼道。

    吴常冷冷道:“那还不赶紧开门!”

    “是是是。”张牢头赶紧抓起腰间的钥匙,哆哆嗦嗦地过去,将牛碧的牢门打开。

    里头的牛碧以为是镇国公府上出力了,放声大笑道:“哈哈,你们这些杀千刀的,能和本公子比吗?什么天字号牢房,本公子照样毫发无伤地出去了!哈哈!”

    一边蹲着的恶徒撇了撇嘴,冷笑道:“瑟什么,有本事别进来啊。”

    “就是。”

    吴常看着仰天狂笑的牛碧,面色无常地说道:“走。”

    牛碧双手一伸,傲慢道:“不给本公子将锁开了?”

    吴常冷冷一笑,说道:“对不起,这是规矩,牛公子还是带着锁提审吧。”

    牛碧单眉一挑,盯着吴常,道:“我记得你,当初敢对本公子用刑,看本公子出去后如何整死你!”

    吴常并不出言反击,这样一个死人,他何必跟他较劲呢?

    等到吴常带人提审到六扇门,牛碧见到林岚的一刹那,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

    林岚吹了吹茶盏,抿了一口,笑道:“牛千总,牢饭好吃吗?”

    “你?你来干什么!”

    吴常笑道:“爵爷提审你,怎么?难道不行?”

    牛碧的脸色彻底冷下来,心里那激动瞬间化作虚无。

    林岚呵呵一笑,说道:“怎么样?牛公子怕是失望了吧,这是可惜,镇国公府一点动静都没有,本来嘛,这刺杀也没成功,若是老国公放下点身段,来林府说上几句话,林某人也会到刑部和大理寺说上几句好话,谁成想,牛千总事发被捕,老国公直接和您撇清了关系,还将你逐出家门,这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您觉得呢?”

    牛碧呆滞地站在原地,两只手垂下来,牢头说的,他一直不相信,没想到这事情居然是真的。

    “不可能的!你骗我,一定是你串通了牢头一起骗我!”

    林岚笑道:“我有必要为了一个全天下都知道的事情,来蒙骗一个今后在永无天日的牢房里,等待秋后问斩的死囚吗?”

    牛碧冷笑道:“你一定是想从我口中套出什么来吧?呵呵。”

    “看来牛千总也不是蠢人。当初你动手的原因,根本站不住脚跟。要不是刑部和大理寺的人如此快的结案,我定然是要追查下去的。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牛碧笑得更加阴险起来,道:“你永远也不用想知道!”

    林岚眉头一挑,说道:“这么说,不是镇国公府的事情喽?呵呵。”

    堂内白七夜、吴常坐在左右,其余的长老并不知晓这次提审究竟是为了什么,林岚也不会傻到让那些花花肠子甚多的老东西走漏什么风声。

    吴常抿了抿嘴,道:“如今没了牛府和柳长老的压力,吴某有手段让牛千总开口,请爵爷再给一个机会。”

    牛碧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我若是说出来,又有什么好处?”

    “没有好处。”林岚微笑道,“但是,对于你来说,能将幕后的人拉出来替你陪葬,不就是最好的消息吗?”

    “哈哈,告诉你又何妨。吾乃奉西宁郡王之命,怎样?你能动得了王爷吗?即便是圣上知道了,会为了你这么一个小人物,而且撕破脸,和十万西宁铁骑翻脸吗?”

    林岚眼皮一抬,将茶盏盖上,缓缓道:“十万西宁铁骑也好,西宁郡王也罢,不都是为人臣子,怎么?难不成这江山还是有一半姓吴的不成?”

    “只要王爷想的话。”

    堂内的气氛变得尴尬起来,这一句话,若是出自一个勋贵之口,恐怕林岚足以有理由让他尝一尝牢狱之灾,然而眼前的牛碧已经是个死囚犯了,那还有什么不敢说的。

    “我与郡王无冤无仇,为何王爷要置我于死地?”

    “那得问你自己了,谁知道你哪里得罪了王爷。”

    林岚在脑海里扫了一遍,这和西宁郡王仿佛没有任何的牵连,哪怕交道都没有,这就让他纳闷了,难道是牛碧放的烟雾弹?他有些拿捏不准了。

    “你说得千真万确?”

    牛碧笑了笑,道:“骗你的,哈哈哈哈。”

    林岚淡淡道:“很好玩吗?”

    “能耍得京师谪仙人团团转,难道还不好玩吗?”牛碧狰狞的脸庞更加变形了。

    林岚闭目,道:“将他押回去。”

    白七夜一直未开口,等到牛碧被押走之后才将一份情报送到林岚手上,说道:“这些是关于镇国公当年起家的情报,爵爷您看一看。”

    林岚粗粗扫了几眼,呢喃道:“按这么算起来,他牛大鼻子和吴忠平是谁都看不惯谁的死对头。这吴忠平嫌他牛大鼻子没种,牛大鼻子嫌吴忠平出身草莽,怎么又将自己的孙儿放到西宁军之中。看来里头还是有些说不过去的结。”

    他站起来,看着天窗上投下来的阳光,总有些那么几朵乌云,在空中挥之不去。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红楼大官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冷氏子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冷氏子兴并收藏红楼大官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