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 > 第5章 艳福不浅

第5章 艳福不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黄晓晓已经完全怔住,她呆呆的望着正襟危坐在床前的颜青,看他慢条斯理的吃着粉蒸肉,心中已经明白了八\九分,这个人绝对不是自己想了许久的燕青,自己也是糊涂,这人气质高贵,风度翩然,怎么可能是落草之人?也许只是名字巧合,或者是他凑巧捏造的名字正好和燕青同音。

    禁军统领眼见这厮当着众人如此无礼,完全不给他面子,不由老脸微红,眼中掠过一丝恼怒,但是很快便恢复平静,这人是杨太尉指名必须要恭敬对待,若是误了大事,自己怕是有几个脑袋也不够砍得,自己官小职微,还是忍着为妙。

    眼看禁军统领谄媚笑着,点头哈腰示意几名禁军一起退出小屋,同时把门悄无声息带上,然后在门口守着大气也不敢出。黄晓晓惊讶的望着眼前这个锦衣少年,他究竟是何身份?居然让禁军都对他毕恭毕敬,联想到之前统领的那句、尚未完全出口“小王…”小王爷?难道他是皇室或者王公贵族家之人。

    黄晓晓差点要一头撞到墙上,京城果真是个好地方,一块青砖砸出,砸中十人估计九人都是惹不起的主,她才来没多久,城外遇到权倾天下的蔡太师家的小衙内,搞得有家归不得,这会子青楼里打个零工也能遇到小王爷,万一哪天重回现代,第一件事就是去买彩票。

    颜青见她脸上阴晴不定,缓缓放下手中竹筷,起身慢条斯理的取出一块精致的丝帕擦擦嘴,似乎门外站着的并不是禁军,似乎他并不是被追捕之人,只是在酒楼里被人伺候着吃了一顿饭而已,神态仍然从容贵气。

    他的神情清冷依旧,慢慢靠近黄晓晓,乌黑的眸子气势摄人,“我并未隐瞒姓名,也不打算隐瞒,你我虽相处不过一晚,你甚为聪明伶俐,服侍也很周到,深得我的欢心,只是如今我自身难保,没法打赏你,若是以后有缘碰到,一定重重赏赐你。”

    黄晓晓心中暗道,都说了自身难保,还谈什么以后重重赏赐,宋代就有开空头支票,她咬了咬唇,“我并不是想探究你的身份,可是方才那个统领我听他意犹未尽的话,如果我猜测无误,你可是出身皇家或是王公贵族?他刚才是不是想叫你小王爷?”

    颜青没有说话,乌黑的眸子只是静静地看着她。黄晓晓揣测一会,接着说道:“你星夜出逃,难道是有什么变故?可是你为何会只身一人躲到卧花楼?你的随从呢?”

    “知道的越多对你越不好。”颜青说完就要朝外走去,黄晓晓想到朱雀门外的那些禁军拿着画像,心中有些担心,难道这个小王爷是因为犯事被通缉,所以才躲到这里?她不禁拉住颜青的衣袖,忐忑的问道:“他们会不会为难你?你不会有事吧。”

    颜青见她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扬眉傲然一笑,这笑容犹如日月同辉,光彩耀目又清傲孤绝,“为难我?那也要看他们敢不敢?”他走到门口,正要拉开门,忽的转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黄晓晓。”

    “小人的小?”颜青追问道。

    黄晓晓有些气结,这个小王爷怎么学问这么差,比自己还要不学无术,还好他没说是不是小人得志的小,“独坐窗前晓夜白的晓。”终于可以显摆一下自己的学问,黄晓晓得意的咬文嚼字,把爷爷当初起名的缘由说了一遍。

    颜青有些疑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思念一个人在窗前坐到天亮的意思。”黄晓晓解释道。

    颜青点头一笑,拉开门走了出去,然后黄晓晓就听到门口啪啪两声,这位小王爷冷声骂道:“前头带路,难道要小王带着你们走?”看来是不知道是哪个倒霉的禁军挨了几巴掌,这个小王爷的脾气还真是捉摸不定。

    眼看着门口的禁军全部离开卧花楼,黄晓晓也收拾东西哭天抹泪状去向鸨母辞行,这倒霉的小王爷被抓去肯定有牢狱之灾,自己还不趁机赶快风紧扯呼,难道还等在这里等死?说不定哪天就被认作同谋抓进去。

    摸摸下巴,黄晓晓突然脑洞大开,万一这个小王爷是因为谋逆罪,那肯定有杀身之祸啊,自己万一被认作同党,那可是抄灭九族啊,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黄晓晓辞行的时候,鸨母和楼里的姑娘恋恋不舍,尤其是鸨母和翠莲眼泪都快出来,这么聪明伶俐察言观色又会讨价还价的跑腿小厮到哪里才能找到?最主要是月银还便宜,如今物价飞涨,人工费用增值,没五两银子上哪去找这么物美价廉的俊秀小厮?想到这里,鸨母肉痛的连忙挽留。

    “小乙啊,这又不关你的事,你也是受了胁迫不是,你放心,妈妈在衙门认识不少人,一定能为你求个情,还有,翠莲啊,那个衙门的张主薄不是你的恩客,让他去说说情,不要为难小乙。”鸨母说得情真意切,声泪俱下。

    黄晓晓暗暗翻个白眼,唱作俱佳,还不是廉价劳动力难找?脸上却是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妈妈,我也不舍得,可是为了不连累妈妈和姐姐们,小乙只能含泪离开,等到风声过去,小乙还会回来的,希望妈妈和姐姐们到时候念着旧情,收留小乙。”

    “好好,这是两个月的月银五两银子,多的一两是妈妈的心意,你收下吧。”黄晓晓抹着眼泪,千恩万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卧花楼。

    京城里寸土寸金,黄晓晓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住所,只能暂住在桥洞下,好在三月的天气,在外面哆哆嗦嗦一夜还是能熬过去的,几日之后,她终于在大相国寺旁的市集附近找到了一处房子,虽说简陋了些,年租金不过二两银子,黄晓晓大喜过望,终于不用再天当被地当床了。

    接下去几天,她又开始四处奔波,如今她倒不似刚来京城那般无助,腰间有了些钱就有了底气,存的银子纵使坐吃山空也够吃上一两年,更何况如今她对京城颇为熟悉,实在不行,她就去周围的农家弄些蔬菜在大相国寺的市集叫卖,也能赚些安身立命的银子。

    她在外的时候总是特别留意城门口的告示,暗暗担心那个清傲的小王爷,想看到关于他的信息,又怕看到任何关于他的信息,如果会挂在城门,怕不是拘捕文书就是处决告示。好在许久未看到此类告示,她也渐渐放了心,偶尔午夜梦回会想到被他搂在怀里,忍不住又是心头一酥。

    这日正是寒食节,北宋的寒食节异常热闹,祭扫、踏青、赏花、蹴鞠等等各种节目丰富,几乎全开封城的人都出动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打扮华丽,商街店铺争相拿出最好的东西吸引大众,大相国寺旁的月西湖更是踏青赏花的好去处,吸引无数游人。

    黄晓晓自不例外,正所谓饱暖思淫\欲,如此大好机会她自然也会去游览一番,欣赏一下北宋的人文地理,不过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黄晓晓背着一篓前几日已经从李家铺子买来的各类蜜饯果子,得意洋洋的来到了月西湖。

    月西湖上游船如织,岸边花红柳绿,莺啼鸟鸣,人来人往,黄晓晓在月桥边放下背篓,大声喝卖,“京城李家铺子的蜜饯果子,便宜啊,赏花赏湖赏美人必备之物。”于是往来之人就看到一个清秀少年舌灿莲花,甜言蜜语不要钱一般,听几句比吃了蜜饯果子还要甜蜜,不一会就兜售告罄,黄晓晓得意的数着铜板,收获不错。

    此刻,她方才定心欣赏湖边的美景,坐在湖边草地上,任垂柳荡在脸上,此时正是夕阳西下,霞光明媚犹如胭脂染红天边,湖面飞过几只白鹭,此时美景,黄晓晓搜肠刮肚想找几句诗词来吟诵一番。

    正在她想得出神,旁边一个清脆的声音缓缓吟道:“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王子安所描述,当真出神入化,无人可及。”

    黄晓晓忽然想起前世所看到的一个段子,那个段子说得就是如何区别文盲和半文盲,告诫大家为何要多读诗词多看文章,就是为了看到彩霞满天白鹤飞舞的时候,有一句话可以形容,“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而不是目瞪口呆只会说卧槽,尼玛好美。

    想到这里,她忽然兴致来了,起身背着双手,做出一副诗仙附体的模样,大声说道:“卧槽,真是太美了,tm的这么多鸟,尼玛真是太美了。”

    周围忽然安静下来,良久,一个鄙夷的声音响起,“粗鄙,真是有辱斯文。”

    黄晓晓大怒,转身望去,一个身形挺拔、着月白色绣金长衫,芝兰玉树般的少年斜眼看着他,满脸的鄙薄,这少年长得异常清俊,顾盼神飞。

    两人对视一眼,眼睛皆是越睁越大,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齐声说道:“原来是你这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锦瑟思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思弦并收藏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