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 > 第7章 节操尽碎

第7章 节操尽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黄晓晓尴尬的转过身,干巴巴的笑着,嘴里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子丑寅卯,“那个,其实并没什么,其实只是……,你看那个上和日,那个其实是用于某种用法,当然也不是某种用法,那个咳咳……”

    谢凌有些生疑,这个少年狡黠滑头,甚是无赖,莫不是这两句真的是污言秽语,否则怎会支支吾吾?他一双秋水般的眸子紧紧盯住黄晓晓,“怎么,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说法?”

    黄晓晓突然灵机一动,她故意低下头,做出一副心虚的模样,“小衙内,其实这两句话都是有些讽刺的意味,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首诗主要是说富贵人家不知道农家的辛苦,其实变相讽刺说您不知民间疾苦,是一个纨绔子弟。”

    原来是这样,谢凌了然的哦了一声,“这形容的倒也有些意思,那清明上河图呢?让我想想。”

    他扶额细细思索,恍然大悟,“清明上河图描述了开封城的富贵景象,你可是借此讽刺权贵们不知民间疾苦,也是纨绔子弟之意?”

    黄晓晓头点的像拨浪鼓,艾玛解释的太到位了,简直就是举一反三啊,简直就是瞌睡遇到送枕头的,小衙内太尼玛的贴心了,将来劳资发达了,必须包养这货,想摸就摸,想亲就亲,想睡就睡,哈哈哈哈。

    她心里转着各种龌蹉念头,面上却是一副羞惭的表情,“小衙内,小乙错了,小乙真的错了,小乙有眼不识明珠,当时误会了衙内,以为您是纨绔子弟,出言嘲讽,其实您惊才绝艳、忧国忧民,实乃胸怀大志之士。”

    谢凌摇摇苦笑道:“这也不怪你,任谁见到蔡府的小衙内,怕都会如此想。世人常说出淤泥而不染,岂止这不染又有多少人能够识得?好了,今个太晚,你且去吧,明个一早你来大相国寺的西院找我。”

    黄晓晓唯唯诺诺的告辞,泱泱不乐的回到住处,蔫了吧唧的吃好晚饭,闷闷不喜的爬上床,恹恹呆滞的辗转反侧到天亮,醒来一瞧,苦逼得瞪着两只熊猫眼出门。

    “小乙,起这么早,要出门啊?”迎面一个端着满盆衣服的二十岁左右美貌娘子叫住她,那娘子生的面若桃花含春貌,身材苗条风骚形,尤其是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勾魂摄魄,正是同住一个院子的房东潘金莲。

    黄晓晓刚搬进的时候,听到这个名字就吓了一跳,几乎以为自己搬到水浒传里的阳谷县,马上就要目睹武大郎武松和西门庆的爱恨情仇。

    后来再仔细一打听,人家潘金莲的官人姓周,长得高高大大白白净净,夫妻恩爱蜜里调油,周大的职业和炊饼也木有半毛钱的关系,人家卖豆腐的,好么,这下子潘金莲的烂俗绰号果真逃不过豆腐西施这四个字。

    “是啊,潘娘子,你也起的很早。”黄晓晓很喜欢个性爽直的潘娘子,再加上房东夫妇在她搬进来之后对她百般照顾,不但帮她收拾屋子,还送她一些家具和器皿,省了她一笔银子,尤其是潘娘子,对这个瘦瘦弱弱、清清秀秀的少年颇有好感,拿她当自己弟弟一般,经常送些豆浆豆腐等等给她补补身体,黄晓晓也投桃报李,送些蜜饯果子之类,两家处的颇为融洽。

    “小乙,来,我刚做好的豆花,吃好再出去。”不容她推辞,潘娘子已经端出一碗豆花递给她,黄晓晓只能接过来,一边吃一边还不忘将潘娘子的手艺大大夸赞一番,听得她眉花眼笑。

    两人正聊天间,周大挑着一副空担子乐呵呵出现在门口,他的豆腐在集市颇为出名,每天都早早被一抢而空,“娘子,我回来了。”

    “官人,你回来啦,饿了吧,奴家给你留好了豆花。”潘娘子用甜腻的声音喊着,眉花眼笑的一个移形换影*就在黄晓晓身旁消失了,下一刻就端着碗豆花出现在周大的身旁,速度之快看得黄晓晓瞠目结舌。

    “娘子,你看,我买了一个银簪送给你,这簪子原本店铺老掌柜不肯卖,说是亲手打制留给他娘子的,我软磨硬泡半天才卖给我,娘子你试试好不好看。”周大看着娘子如芙蓉般的俏容,越看越爱忍不住捏住潘娘子白嫩的小手。

    潘娘子害羞的缩回手,轻轻锤了周大一下,接过簪子忙不迭的戴上,用手中的帕子擦着自家官人额头丝毫不存在的汗,娇嗔的说道:“官人,你又给奴家乱买东西,奴家让你买的青布匹,你怕是又忘记买,夏至就要到了,你的长衫要赶紧做了,也罢,今天下午我就去王掌柜的铺子扯一些。”

    两人腻腻歪歪的样子,站在一旁被忽略不计的黄晓晓,已经鸡皮疙瘩掉落满地,尼玛,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真的大丈夫吗?杀伤力至少一百吨啊,卧槽这是要虐死自己的节奏啊,连忙趁两人不备偷偷溜了出去,顺着墙根溜溜的走到了大相国寺。

    大相国寺是北宋的皇家寺院,这个时候正是鼎盛之期,宫殿巍峨,僧侣众多,自是香火旺盛,善男信女、名人墨客每日里络绎不绝,祈福还愿的、游览风景的拉伙结伴,声音鼎沸。

    黄晓晓穿过人群,挤进院子,杀出重围后绕过正殿,然后从边门沿着条青石小径一路走到西院,虽说只隔了一座墙,这里却是异常清静,只有满院的青竹桃花发出沙沙的声响,是个读书的好去处。

    黄晓晓踏进西院大门,就看到一个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的小和尚正在扫地,她上前稽首问道:“小师父,请问谢凌谢小衙内住在哪里?”

    小和尚停下动作,上下打量着黄晓晓,合十回礼道:“您就是黄施主?小衙内吩咐了,若是您来了,就去最里面那间禅房,是小衙内读书的地方。”

    黄晓晓点点头,“多谢,小师父如何称呼?你是专门在这里打扫西院?”

    小和尚憨厚一笑,“小僧法名慧聪,小僧是主持从前院调过来,专门在这里打扫西院,服侍小衙内的。黄施主,你随小僧来,我领你过去。”

    黄晓晓垂头丧气、半死不活的随着慧聪挪到禅房,进门就看到房的正中挂着一幅书法,大大写着静心两个字,字迹大气浑厚、苍劲有力,非数年寒暑苦练而不能成,她不由盯着看了起来,心里啧啧称赞。

    “你来了,我写好这页就教你读书识字。”谢凌立在书桌前,挥毫急书,他今日穿了一件湖水蓝的提花长衫,越发衬得面如冠玉、清雅飘逸。

    黄晓晓前世虽然不学无术,可是架不住人家有个书画精通的爷爷,又架不住爷爷的朋友们也是书画大家,于是从小耳闻目睹了些闲情雅事,还算粗略了解一些。

    她此刻忍不住上前观看,这小衙内书法行云流水,大气朴实,颇有些颜体的古韵,忍不住赞了一句,“世人常说本朝出名的大书法家苏黄米蔡,可我觉得你的书法丝毫不逊色,人常说,字如其人,你的个性倒是配的上这一手颜体。”

    “看来你还粗通些文墨,好一个字如其人…”谢凌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黄晓晓知道那句苏黄米蔡触动了他的伤心,他外祖父蔡京的书法可谓是名扬天下,大气磅礴,人常说一字难求,可惜为人奸诈小气,舞权弄术,祸害朝纲与百姓,这个字如其人可是和他无丝毫关系。

    谢凌不再说话,只是低头默默写着,黄晓晓坐在一旁,静静看着他,几缕阳光透过窗户忽明忽暗的映在他丰神如玉的脸上,越发显得唇红齿白、俊秀绝伦,他绵密细长的睫毛低垂,薄唇紧抿,似乎满腹心事无处诉说的样子。

    看着看着,黄晓晓的脑电波就闪到了九霄云外,想着那晚颜青也是薄唇紧抿,满腹心事,冷冷的对自己说道:“只要你听话,我就不会杀你的。”艾玛那威胁的声音听起来低沉又有磁性,真是听了后耳朵也会怀孕,不由心中一荡。

    “嗖”的一声,黄晓晓本能一低头,一个纸团从她头上飞了过去,“卧槽,谁敢偷袭老纸?”她正要站起来挽袖子抄家伙,看到谢凌站在面前凤眸冷冷的看着自己,连忙讪讪一笑,自我解嘲道:“欣赏的太入神了,呵呵。”

    谢凌斜了她一眼,入神?那一脸猥琐贱贱的笑容可不是看到书法入神的样子。他也懒得点破,“好了,我们开始读书吧。”

    “四书五经,我们从哪本开始读起?要么诗经吧,我知道有首段子,有辣么一对鸟,站在河中央,说是那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要嫁人不要嫁给别人,带上你的嫁妆还有你的妹妹,嫁过来哎吆嘿嘿。”黄晓晓眼睛一亮,脱口哼着一曲段子,满脸泼皮无赖样子。

    谢凌呆怔片刻,满脸不可置信,套用现代句子来说就是一脸懵\\逼,三观瞬间被轮了一百遍。

    良久,他深吸一口气,鄙视的看了黄晓晓一眼,“那些对你来说,过于高雅深奥,还是先从这本读起吧。”说完扔过来一本书,黄晓晓接住一看,尼玛,《三字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锦瑟思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思弦并收藏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