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 > 第9章 出大事了

第9章 出大事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人被装在马车上,像押解犯人一样被压入高太尉府,高衙内向着其中一个随从使了个眼色,那人心领神会的把马车从后门偷偷引入一个偏僻的院子,然后把两人分别押入房间。

    原来自从上次出了高衙内调戏林冲娘子,而后林娘子上吊自杀身亡的事情后,高俅这厮就被御史台参成了狗,宋徽宗顾念旧情,小作惩戒罚了他的俸禄,命他严加管教高衙内,这件事情就被重重拿起轻轻放下,只可惜了一对恩爱夫妻阴阳两隔。

    为了头上的乌纱帽戴到寿终正寝,高俅把高衙内惩戒一顿,又把他身边的飞禽走兽们挨个狠狠打了一顿,于是高衙内这厮安静了一阵。

    只是狗改不了吃/屎,一段时间这货见风平浪静,又出去寻花问柳,京城的良家女子每每见这个浪荡货出来纷纷退避三舍,于是他寂寞了一阵,今日在集市忽的看到潘娘子,惊为天人,立刻尾随到巷子就开始追逐调戏,没成想,无心插柳柳成荫,竟然发现两个极为清俊的少年,于是避开高俅偷偷带入后院,意图狎玩。

    黄晓晓被单独关在一个厢房,门外不但上了锁还有几个随从把守,饶是她百般机智,也无计可施,只能安慰自己。现代人还有什么放不开的贞操观?

    恨恨想到,尼玛就算被狗咬了一口,想到要和这么个猥琐无耻的货度过第一次,她就心痛难忍,早知道不如那天晚上强上颜青算了,怎么说那么英俊的少年,又是心中男神,自己也不亏,退一万步想,就算跟着谢凌小衙内也好啊,至少长得清俊,咬咬牙也就过去了,现在算什么啊?

    想不到一直等到第二天中午,那个不要脸的高衙内依旧没来,只有一个小厮送饭来,黄晓晓庆幸之余,忽然想到难道高衙内先去找谢凌?想到那么个清俊孤傲的小衙内没准已经被高衙内压在下面欺\辱,她蓦地心中一抽,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有些绞痛。

    不行,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逃出去,自己要逃去蔡府通风报信,否则以小衙内的个性,若是真的受辱,恐怕断不会活下去,自己向来没脸没皮没羞没躁,只要能活下去什么事情都做得出,小衙内那种迂腐性格,恐怕除了会叱骂几句有辱斯文,只能束手待毙。

    想到这里,她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好几圈,心急如焚,越急脑子里越是一团乱麻,脑子里不时出现小衙内被欺负的惨状,蓦地想到隋唐演义里面有段罗成逃跑时男扮女装,忽然计上心来,“来人啊。”

    一个随从应声推门而入,这个少年长得如此清俊,说不定以后就成为高衙内的新宠,因此态度十分客气,“小官人何事?”

    “哎,我想通了,与其过着三餐不继的生活,不如跟着高衙内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只是如今我满身尘土,实在会扫了你家衙内的兴,你去找个使女打些热水,帮我梳洗一下,然后拿些华贵的衣服给我,让我打扮一下,我会好好伺候你家衙内。”

    随从大喜,连连答应。难得这少年如此识时务,看来以后定得衙内的欢心,以后有了这个俊俏伶俐的娈童,衙内的娘子们可是要哭天抹泪了。

    片刻之后,便有一名使女端着热水,拿了几件金丝绣线的各色衣衫走了进来,见到黄晓晓不由称奇,“难怪衙内看中,居然比女子更加眉目清秀。”随从讪笑一声,“少见多怪,隔壁院子的那个少年更加清俊呢。”

    黄晓晓心头火起,脸上却是做出一副羞赧的样子低下头,随从笑着退了出去,使女便留下给她梳洗起来。

    约莫一盏茶后,随从便听到里面传来黄晓晓的一声呵欠,“这位大姐,多谢你,我有些倦了,到床上小躺一会,衙内要是来了,再叫醒我。”

    俄顷,使女便打开门低头走出来,快步离开,随从丝毫没有在意,只是向内望了一眼,果真见到少年身穿华服倚在床上,面朝内躺着,身形婀娜,他暗自一笑,衙内要是来了,见到这姿态也够撩火的。

    使女快步走到院外,并未回房,而是沿着青石路往外逃去,原来这使女正是黄晓晓假扮,她原本就想好计策,故意让使女来为她梳洗一番,趁使女不备将她打晕后穿上自己的衣服,假装在床上休息,而后自己穿上使女衣服,扬声说出一番话就溜了出去,好在一切顺利。

    高太尉府在京城算得上超大户,楼阁亭台花园院落众多,黄晓晓本就不识路,这会子又心慌意乱,低头胡走一通,已经有几名随从见她面容陌生,又神色慌张走来走去,早已生疑,其中一人喝道:“站住,你是哪个房的使女?”

    黄晓晓并不言语,咬牙小跑起来,那名随从立即在后面追了上来,黄晓晓慌不择路,见到一处院子立刻往里便躲,哪曾想这是个精致的花园,中间一座两层装饰华丽的楼阁,三面被水环绕,是条死路,她回头一望,那个随从站在院门口不敢进来,心中不知何意,只是往旁边亭子跑去,却猛地撞上一名少年。

    那少年冷哼一声,甩了甩衣袖,嫌恶的说道:“哪里来的不长眼的贱婢,闯入这里,高俅是怎么管教下人的?”说完之后用力一推,黄晓晓哎呦一声结结实实摔在地上,抬眸恨恨望去,忍不住啊了一声。

    眼前这个剑眉星目的锦衣少年,神态倨傲,举止冷酷,可不就是那晚避难卧花楼自己房中的小王爷颜青,这些时日不见,自己担心挂念,只怕他会有任何不测,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颜青也大吃一惊,这个使女容颜清丽绝伦,尤其是那一双黑白分明、乌溜溜的眼睛,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他想了想,忽然念道:“黄晓晓,你是晓晓?”连忙上前将她搀扶起来。

    颜青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原来你是女子?你是高太尉府中的使女?我去卧花楼找过你,老鸨说你已经离去,原来你来了太尉府。”

    黄晓晓犹如见到亲人一般,千般委屈万般惊恐,又是一阵后怕,忍不住扑到颜青怀里抱住他哆嗦起来,抽噎着将事情原委告诉他。

    颜青拍拍她的背,温声安慰道:“好了,原来你是扮成使女逃出来,没事了,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黄晓晓不好意思的推开他,尼玛自己怎么吓成这副死样子,真是在男神面前丢脸,支支吾吾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也被高衙内抓来的,这厮着实可恶,我恨不得打他一顿。”

    颜青扬眉一笑,“我是被高太尉八抬大轿请来的,你想打他,我就帮你打他一顿如何?”

    黄晓晓有些糊涂,高太尉深得宋徽宗的宠幸,颜青居然还是被他请来的,居然还敢打高衙内,难道他是皇子?所以高俅要奉承着他?

    “你是皇子?莫不是你是康王?那你能否帮我去救谢凌,我怕他有不测,或者你能否带我出去给蔡府送个信。”黄晓晓有些惊异的问道,在她仅有那些历史知识,她也仅知道宋钦宗和后来的宋高宗,如今的康王赵构,年龄似乎也对得上,如果是皇子,高太尉应该会给他几分面子。

    颜青不屑一笑,“皇子?康王我从未听到过,要说赵佶我还算认识。”

    黄晓晓吐吐舌头,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也太傲气了,对于当今皇上都直呼其名,连声官家都不肯叫,难道是哪个封地的王爷,兵权在握?

    颜青并不想多说什么,他握住黄晓晓的手,“走吧,我带你去见高俅,让他放了你那位同伴。”

    “可是我还穿着女装。”黄晓晓纠结的说道。

    颜青呵呵一笑,摸摸她的头,“来人,带他去换身衣服,就拿我的换给他。”

    黄晓晓换好衣服,随着颜青一路畅通无阻的走到高俅的御风堂,于是黄晓晓终于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北宋末年四大奸臣之一的高俅高太尉,容貌还算端正,称得上儒雅,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她心中暗暗啐了一口,这老头放到现代,按照他的学识,书画都很不错,恐怕也是大学中文教授那种类型,谁料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玩弄操控北宋的禁军多年,为以后金兵攻占京城,禁军抵抗不利立下不可磨灭的“功绩”。

    高俅见到颜青,立刻恭敬的迎了上来,“小王爷有何贵干,可是下人有怠慢之处,尽管告知下官,必当严惩。”

    颜青并不言语,神态依旧清傲,走到房内正中太师椅坐了下来,“算不得下人,是我哥哥的两位朋友。不知怎么得罪了你的儿子,被抓进了府里,还请太尉请出你的儿子,我倒要问问他,所犯何事?”

    高俅吓了一跳,他看了看颜青身后的华服少年,那少年唇红齿白,清秀文雅,心中隐约知道所谓何事,恐怕那个畜生又犯了老毛病,立刻忙不迭的吩咐道:“快去把那个畜生给我叫出来。”

    就在此时,高俅的亲信管家从外面气喘吁吁跑了进来,“太尉,不好了,出大事了,蔡太师府的大管家手持太师的名帖,气势汹汹闯进御风堂,小底不敢阻拦。”

    高俅太阳穴一跳,他和蔡京有些交情,平日里也是井水不犯河水,蔡京权倾朝野,他平日里送礼无数,唯恐攀不上这棵大树,想不到今日大管家持门贴亲自上门,必定出了什么事情。

    蔡京如今虽说赋闲在家,但他三起三落,谁知哪天会不会又上去,而且听说官家整日里微服前往蔡府,更是时不时召唤蔡京入宫,更何况蔡京门人众多,如今掌握兵权、自己的顶头上司童贯童太傅也是他一手提拔的。

    “快去随我迎接,可说是何事?”高俅连忙问道。

    亲信看了一眼颜青,靠近高俅,附耳细声说道:“大管家说蔡府小衙内如今在太尉府做客呢,请太尉快点将人送回蔡府,还说蔡太师大怒,正要进宫面见官家参太尉一本。”

    高俅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手里握着价值连城的白玉环啪的一声掉落在地,碎玉满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锦瑟思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思弦并收藏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