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 > 第13章 咱不差钱

第13章 咱不差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黄晓晓见小衙内拂袖而去,一阵暗爽,这家伙见自己赖狗扶不上墙,从此之后一定会死了把自己变成好狗的心,她终于彻底解放了,从此天高衙内远,又见海阔段子飞,没有人再在耳边聒噪之乎者也,也没人再骂她是斯文败类,更没人逼着她读泥煤的三字经。

    她撇撇嘴捡起地上的书册,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四个大字,以书为鉴,字迹遒劲有力,古朴大方,行云流水般透着一股潇洒飘逸,亦如其人,这是一本诗经,书页有些发黄,黄晓晓翻开细看,里面每一首旁边都用清秀的小楷,备注着绵绵密密的注释和心得,她心里涌起一股难言的感情,有些惭愧又有些内疚。

    黄晓晓继续翻看,忽的发现书里面夹着一封信,心中警觉起来,难道这个小衙内嘴上功夫骂不过自己,这会子写封信骂自己?哼,怕毛,有声轰炸自己都视若无睹,更何况这种无声的谴责。

    撇撇嘴,她打开信一看,上年只有一行字,今有关门弟子黄小乙学满出师,署名正是霍思彦霍小先生,黄晓晓心中一暖,这个小衙内居然真的去求了霍小先生的一封引荐信,哎呀,怪不好意思,自己还冷嘲热讽他。

    转念一想,好在以后再也不见了,料想时间一长,这番恩恩怨怨也就烟消云散了,更何况,按照史实记载,蔡京倒霉也就这几年的事情,自己向来大人不记小人过,最多以后等蔡京被贬,蔡府没落了穷困了,自己包养他好了,这么个清俊的小衙内,咱不差钱,他年我若为金主,包养小衙内不是梦。

    黄晓晓想得正美,从怀里拿出杨太尉的引荐信,放在唇边狠狠亲了一口,“劳资扬名立万的衣食父母。”又拿着霍小先生的引荐信,与杨太尉的引荐信放在一起,眉花眼笑,“*生活的有力保证,这一下简直就是双重保证。”

    黄晓晓做事情向来谋定而后动,经过几天的调研发现,这说书界竞争也是万分惨烈,主要集中在午后以及晚饭后,你想啊,一群人吃饱喝足,正经人不去茶肆品茶听书谈情调,不正经人不去勾栏瓦肆消化释放荷尔蒙,让人家待在家里对着空荡荡的四面墙,选择左手还是右手妻?

    于是午后或者晚上,凡是有些档次请得起说书艺人的茶馆酒肆,那是宾客爆满,这茶馆酒肆排档期也是有*的,何时上清口,何时排口技,啥时又有曲艺小调,人家也是按时间和资历的,没资历的人即使进去了,也是坐冷板凳的。

    一堆人去爬山,跟着大部队走只能是在后面捡垃圾的份,若是另辟蹊径,那也许就能快速上山,吃饱喝足,留一堆垃圾让别人来捡。

    思来想去,黄晓晓瞄上了早上的时间点,北宋人民作为吃货的幸福指数远远大于其他朝代,由于取消了宵禁,人民可以一天十二个时辰在外面晃悠,通常夜宵摊子干刚打烊,隔壁的早点铺子就已经开张。

    北宋的饮食文化发达,各类早点小吃层出不穷,留在家中吃早点的极少,穷有穷吃法,富有富贵吃法,黄晓晓就发现富贵人家的老人家们最喜欢一早在茶肆约上几位老友,一壶好茶,几份糕点,谈谈早年经历和艺术人生。

    黄晓晓找到的是京城颇有名气的茶肆听涛轩,听这名字多气派,掌柜是个官二代出身,朝中有人罩着,因此把个生意经营的红红火火,他引了汴水在院中做了个飞瀑直下一二尺,种些瓜果树木,郁郁葱葱,当真是休闲唠嗑好去处。

    茶肆掌柜见了清清秀秀唇红齿白的黄晓晓,斜看一眼本想打发她去隔壁的浣花楼,见这货笑眯眯的拿出霍小先生的引荐信,心里有些犹豫,霍先生是说书界的泰山北斗,总是要给他几份薄面,只是茶肆如今艺人太多,取消谁都说不过去,档期不好排。

    正在他犹豫的时候,这个少年笑得见牙不见眼,又拿出另一份引荐信,他打开一看,浑身一哆嗦,居然是杨太尉的引荐信,杨太尉是朝中重臣,统管京畿一切禁军事宜,妈呀这货是要逆天啊,他手一挥,就要说档期随便挑。

    黄晓晓清脆的声音响起,“我初来贵地,承蒙霍先生和相公大人的照顾,不敢叨扰掌柜的,这里都是小乙的前辈,小乙只需早上时分这个点给排个档期即可,至于报酬,分文不要。”

    掌柜心中暗道,早上人烟稀少,大家饿了一宿急于补充粮食,就算讲得天花乱坠能有几个人鸟你?他终于明白了,这小官人估计是来这里串串场子,找找乐子解决下空虚寂寞冷,当即爽快的表示,早上时间都是小官人您的,您想讲多久就可以多久。

    黄晓晓走马上任,第一天登上台,台下坐了寥寥几人,平均年纪不惑以上,一群人品着茶博士沏的好茶,间或吃些精美点心,聊着家常,说着趣闻轶事,不亦乐乎,忽然听到台上止语啪的一响,不由吓了一跳。

    黄晓晓立刻腆着脸敞着笑,“吃好喝好,小乙今天初登宝地,给大家来段话本,还请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一个中年男子奇道:“咦,这个时段居然有人说书?”

    黄晓晓看着冷冷清清的场子,心中暗道,听书先从长辈抓起,爷爷来了,儿子孙子还会远吗?

    她清咳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响遍全场,“话说东胜神洲海东傲来小国之界,有一座花果山,山上有一仙石,石产一卵,见风化一石猴,在那里拜四方,眼运金光,射冲斗府,被天上南天门的千里眼顺风耳所见……”

    这段话本来自于吴承恩的西游记,她自小听爷爷讲过多次,耳闻目睹,也能讲些,如今多数记不起,就凭着看电视剧记着的内容胡编乱造,想必她爷爷听到,估计会气的一起穿越过来,饶是如此,这段书也讲得精彩绝伦。

    台下几位茶客开始时候漫不经心,偶尔听几句,居然是个从未听过的话本,不由被吸引住,仔细听来,居然颇为有趣,尤其是此时讲到石猴前往山中拜师学艺,更是讲得生动,似乎那石猴犹如活的一样在众人眼前呈现。

    黄晓晓直讲了半个时辰,口干舌燥,见台下众人听得如痴如醉,居然还有几名茶博士端着碗站在那里伸长脖子听着,她明白凡事见好就收,于是一拍止语,“今日就到这里,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台下虽然寥无几人,依旧拍出一种掌声雷动的感觉,黄晓晓得意至极,谦虚了几声就洋洋得意的下台去,自己这次开场不错,至于其他事情,且看明日再做打算。

    第二日黄晓晓登台吓了一跳,昨日空荡荡的茶楼居然坐满半数,原来那几人回去之后,越想越觉得这个话本有趣之至,独乐不如众乐乐,于是呼朋唤友,一早便赶到茶肆坐下,千呼万唤,说书先生终于登台。

    这次黄晓晓又讲了半个时辰,当讲到那石猴大闹天宫,与二郎显圣真君打得不可开交,一旁梅山六怪帮忙,身后哮天犬追踪,那叫一个声情并茂,似乎哮天犬都追到茶肆来了,台下众人齐齐发出喝彩声,“讲得好啊,精彩。”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黄晓晓又抛了一句话出来,唰的一声,铜板纷纷扔到台前的篓子里,“小乙哥,再来一段。”黄晓晓捡起铜板,笑笑下台去了,“明儿见。”

    到了后台,掌柜的腆着脸过来了,“我一见您就知道您非池中之物,果真如今一鸣惊人,您看不如我们换个晚上的档期,每次两个时辰如何?”

    黄晓晓狡黠一笑,“换晚上可以,不过每次我只讲半个时辰,我说书有自己的规矩,雨天不讲,心情不好不讲,超过半个时辰不讲。”她不是拿乔,这货深谙奇货可居,大鱼大肉常吃也会吃腻,你看摆架子祖宗诸葛亮,人家摆个三顾茅庐,刘备宠了他一辈子。

    掌柜的一听,心中郁闷,不过有些真本事的人总是恃才傲物,否则杨太尉如何看得起?“行,就依你,每月十两银子,赏银五五分成。”

    “好。”

    接下来几日,黄晓晓成功晋级为听涛轩最有前途新人,大家见他年纪虽小,但是举止神态落落大方,说书技艺朴实老道,话本更是新颖有趣,一时之间成为说书界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不久就收获了一批死忠粉丝,每日来捧场。

    这一日正逢初一庙会,听涛轩更是座无虚席,黄晓晓讲完一段西游记,就有一个熟识的茶客起哄:“小乙哥,听掌柜的说你会讲段子,可否来个让我们长长见识?”茶肆分为两楼,二楼是阁子,多是达官贵人所在,底楼大厅多是市井百姓小康之民,喜好这种粗俗俚语。

    黄晓晓这段时间赚的钵满盆肥,心情大好,一时兴趣上来,说道:“行,那我就来一个。”

    她清了清嗓子,“话说有个老翁,丧妻多年后续娶一位娇娘,那小娘子年方二八,可谓是朵娇滴滴的花,新婚之夜,好事之人听墙角,听到里面穿来异样的声响,那老翁舒服的叫道:‘舒爽舒爽,再快点,要抽了。’那小娘子也娇喘吁吁,好事之人大骇,想不到老翁年纪虽大,活计还是如此厉害,佩服,就在此时,那小娘子娇声道:‘官人,您要奴家给您背上挠痒痒挠到天亮吗?’”

    “这正是:一树梨花压海棠,六十十六白头吟。新婚之夜无计施,痒痒挠到天光亮。”黄晓晓最后以一首打油诗做了总结成词,台下众人笑翻了天,连连叫好。

    黄晓晓心中得意,正要再来几句污言污语,听到旁边楼梯一阵脚步声,楼上阁子下来几人,为首一人月白色的锦衣,清雅绝伦,芝兰玉树般潇洒飘逸,神色清冷淡漠,黄晓晓立刻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锦瑟思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思弦并收藏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