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 > 第22章 郎.心如铁

第22章 郎.心如铁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一早,黄晓晓一反不睡到日上三竿绝不起床的优良传统,鸡叫三遍就揉着惺忪睡眼翻身下床,小衙内搬到大相国寺闭门苦读,自己说好要给他送饭,早上集市的菜新鲜,嗯,主要还是便宜。

    黄晓晓边漱口边想着送饭这件事情,小衙内喜好清淡,她默默列着菜单,前世黄晓晓同学烧的一手好菜,自己开了微博,推送创新美食,可惜来到北宋之后,碍于食材和调料有限,只能来一些家常菜肴。

    心内忽的一悚,自己何时对这个冤家对头如此上心,她摸了摸下巴,百思不得其解,想到上次精心准备吃食还是为了男神颜青,转念一想,若不是上次小衙内伸出援手,自己如今还在大牢说段子了,没准早被批了秋后问斩,嗯,能和男神匹敌的,只有救命恩人。

    想通了之后,黄晓晓愉快的出门了,门口正在做豆腐的周大见这个从来日上三竿之前不会露面的邻居,哼着小曲走了出来,眼睛瞪得铜铃一般,也忘记打声招呼,倒是黄晓晓笑眯眯的说道:“周大哥,早啊,对了,豆腐帮我留一块啊,中午做菜用,谢啦。”

    黄晓晓一个上午心情颇好,手脚麻利的准备午饭,惹得潘家娘子一个劲的过来厨房看她,“小乙哥,为谁这么精心准备吃食?”

    “大相国寺的慧聪小师父。”黄晓晓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道。

    黄晓晓提着食盒到了小衙内的禅房门口还有些心中忐忑,上次不过随口一说,小衙内万一以为自己开玩笑呢?万一他的书童早已送来蔡府的珍馐佳肴呢?自己这几道小菜万一他不喜欢碰了一鼻子灰呢?

    她纠结的站在门口,谢凌早已从窗户看到她立在门口,见她迟迟疑疑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起身打开门,唇边溢出一抹轻笑,笑容温文清雅,“怎么,不情愿给我送饭?这会子可是想反悔?”

    黄晓晓贼般的在门口探头探脑,谢凌知道她心中所想,“今日蔡府没人给我送饭,我和翁翁娘娘说了,这几日我自会在相国寺吃些素食,让他们不必操心为我送饭。”

    黄晓晓心中安慰,眼睛骨碌碌一转,狡黠地说道:“那如果我忘记了?”

    谢凌淡淡一笑,接过黄晓晓手中食盒,“那看来只能用些素食了。”

    黄晓晓笑着挽住谢凌,拉他走到桌前,“我做的呀,一定合你胃口。”她将食盒放在桌上,打开从里面将菜一道道拿出来。

    “这个是玫瑰花酿红豆果子,取义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这个是荷叶包莲藕塞肉,取义凌波仙子生尘袜,这个是清炒菠菜,取义红嘴绿莺雏凤鸣,这个是小葱拌豆腐,取义清清白白,合在一起就是谢凌谢凤鸣,清清白白赤子之心。”黄晓晓一双明眸笑得弯如月牙。

    谢凌怔住,他看着桌上精致的菜肴,想着那个眉眼盈盈少年的煞费苦心,觉得心中某个角落一软,暖暖的看着黄晓晓,语气温柔,“费心了,一起用吧。”

    黄晓晓捧碗看着谢凌,见他慢条斯理的吃着,嘴贱的问道:“小衙内,这个和蔡府的佳肴比起来,是不是太寒碜了?”“民脂民膏如何能和心意相比?”

    黄晓晓听得心中欢喜,托着下巴眉欢眼笑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小衙内的侧颜,见他低垂眼睫,乌黑浓密的睫毛覆了那双清凌凌的凤目,挺拔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纤长白皙似玉般的手指握着青竹筷,两相映衬,越发显得绝代风华,融合浑身贵气,整个人犹如明月星辉流光溢彩。

    她忽然想到很小时候看过的一句诗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哎呀,和这个迂腐、满口之乎者也的小衙内接触多了,自己也开始变得文绉绉小清新起来,这不符合她的风格,简直拉低她的平均智商。

    “小衙内,我讲个段子给你听,如何?”

    “我不听污段子。”

    “励志段子,总行吧。”

    “洗耳恭听。”

    黄晓晓清咳一声,“话说从前有两个臭棋篓子,某天又在街上下棋,一旁站着很多人指手画脚,但是棋艺都很糟糕,只有一人立着不说话,只是摇头,两个臭棋篓子下完棋,那个人指出他们很多不足之处,两人怒了,刚才你袖手旁观,这会子怎么废话这么多?把他打了一顿,那个棋艺高超的人叹道,理应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谢凌心中一动,眼前这个少年依旧嬉皮笑脸的模样,眸中却满是关心,他知道这个少年借着段子劝诫自己不要冒险,身为蔡府衙内,锦衣玉食一生富贵,何必为了别人的事情去触怒圣上,引来杀身之祸。

    他乌黑的眸子望着黄晓晓,神情温雅语气却是坚决,“君子当知不可为而为之,昔日王荆公又何曾不是高官厚禄,却是为了变法图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身为大宋子民,当为了大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说完后,谢凌看着黄晓晓失望的低下头,忍不住握住她的手,“我只希望有了我的努力,以后不会再有人像你一般受花石纲徭役家破人亡,不会有人似祝家父女,至死冤屈不可诉。”

    黄晓晓心中感动,忍不住扑上去抱住谢凌,嘴里咕哝道:“可是,我害怕,天威难测,我怕你触怒天颜,我怕你会被…”

    谢凌淬不及防被她抱住,他不忍心推开,只能伸手抱住她,暗暗苦笑,自己这样子倒还真有点像断袖之癖,对这个少年莫名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欢,“你放心,我大宋有太\祖皇帝的谕旨,砍头还不至于,最多也就是流放不毛之地,以后可就没人看管你呢。”

    黄晓晓嘟着嘴,“你说得轻巧,不毛之地,你自小锦衣玉食,蜜罐里泡大,又不会洗衣也不会做饭,更不会甜言蜜语讨人喜欢,算了,我陪你一起去,有我照顾,你……”

    她话未说完,见小衙内张大眼睛怔怔的看着自己,脸上一红,赶忙解释道:“你不要误解,我没有断袖之癖,也不是喜欢你,我只是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古人云,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

    谢凌呵呵笑着将她抱得更紧,柔声道:“古人云也知道了,当真进步不小。”

    半月之后便是省试之日,按照本次省试规矩,当考三场,分为策、论以及诗赋,考生到达贡院后便会锁场,因此考试前一天,黄晓晓便精心做了一些糕点带给谢凌。

    “小衙内,我做了一些糕点,你可以带去贡院,这是高中糕,这是省元蜜饯糕,这是状元饼,对了还有一壶书圣酿,也是我做的。”黄晓晓像献宝一样把所有东西一一摆出来。

    谢凌在一旁浅笑,摇头叹息道:“得中与否还是要看平日是否刻苦读书。”眼见黄晓晓杏眼圆睁,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又改口道:“当然,寓意可嘉,多谢你费心了。”

    第二日,黄晓晓便躲在蔡府门口,看着一群人前呼后拥着小衙内出来,她躲在一棵树后面,遥遥看去,似乎心有灵犀一般,谢凌转身朝她的方向往来,吓得她连忙完全躲避起来。

    几日考罢,黄晓晓每日前往听涛轩的时候总会从贡院门口绕一下路,顺便看看有没有放榜,这日见到贡院门口人山人海,黄晓晓心中一动,连忙挤了进去,果真见到一张红榜单,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名字,她拍了拍怦怦直跳的心,咬牙望去,第一个位置赫然写着谢凌两个字。

    黄晓晓啊的一声叫出来,第一名,小衙内果然中了第一名省元,太好了。

    她一路小跑着到大相国寺,直累得气喘吁吁,“小衙内,你中了第一名省元。”黄晓晓开心的叫着奔到禅院,丝毫没人反应,她忽的想起,小衙内自从省试后就被蔡府接回去。

    她摸了摸禅院的窗户,自我解嘲一笑,黄晓晓,你自作多情个神经,小衙内既已高中省元,此时蔡府的大门想必已经被人踏破,蔡府怕是张灯结彩,宾客盈门,他又怎么会记住自己这个出身卑微、无依无靠的市井小无赖?

    月上中天,街上传来梆梆两声,黄晓晓倚在院里的梧桐树下,抬头望了眼天上明月,不知不觉到了二更,夜凉如水,今晚周家夫妇又去了亲戚家,好寂寞啊,默默念叨,“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哎呀,不对啊,自己是段子手,什么时候变成了只会迎风吟月的清新文艺青年,这画风不对啊。

    “有一个鸭子叫小黄,有一天它过马路的时候被一个女生捡起,它呱的大叫一声,从此变成了小黄瓜,开启了不一般的旅程,吼吼,这才是我嘛,讲个段子爽一爽。”黄晓晓哈哈笑道。

    “又在讲什么段子?”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黄晓晓循声望去,一个挺拔的身影笼在泠泠的月色下,犹如披着一层月华,分外清秀明雅,皱着好看的眉头望着自己,可不正是小衙内?

    黄晓晓有些发愣,“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蔡府接待宾客吗?”

    “满室嘈杂,虚情假意,有什么意思?来看看你是否又在胡闹?果真被我生擒活捉。”谢凌慢慢走过来,眉间掩着笑意,和黄晓晓并肩坐在石凳上,凤眸柔柔的望着她。

    黄晓晓噘起嘴,“每次都是这样,真是无聊,这么晚来找我什么事情。”

    谢凌敛起笑意,眉目沉沉望着天边明月良久,“小乙,我明日便要进宫,三日之后的殿试,我将呈上治国十策,面献圣上,今日一别,不知何日才能相见,我只想来看看你。”

    黄晓晓一惊,“什么叫何日才能相见?我们不是约好,你要是被流放,我会随你同去。”

    谢凌忍俊不禁,“我要是能够说服皇上呢?”

    “你要是做了官,我就做你的书童,你罩着我,吃香的喝辣的。”

    谢凌噗嗤一笑,“我要是被终身囚禁呢?”

    “那我就继续在京城说书,赚很多银子收买都头,每天去大牢里面说书,陪伴你。”

    谢凌有些感动,“我要是被流放呢?”

    “那我就随你去啊,给你洗衣做饭,罩着你,谁敢欺负你我就帮你修理他。”黄晓晓豪气干云,“总之,你救过我,我一定会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谢凌怔怔的望着她,许久,敛眉微笑,“不枉你我相识一场。”说完他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小乙,这里是我从江南来到京城带的全部家当,五百两银票,你拿去吧,不要再说书了,也不要再过颠簸流离的生活,回到你的家乡,好好过日子去吧。”

    “我不要,我不会离开的。”黄晓晓倔强的说道。

    谢凌轻抚她的头发,“听话,你我相识以来,你从未听过我半句话,每次总是把我气个半死,这次听我的话,离开京城,好好回去过日子。”眼前这个少年眼神凄凉,谢凌硬起心肠,不再看他,起身决绝而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锦瑟思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思弦并收藏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