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 > 第23章 借古谈今

第23章 借古谈今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黄晓晓双手颤抖捧着谢凌的荷包,那个荷包精致华贵,月白色的锦缎,上面绣着凤鸣两个字,她的眸光最后落在那两个字上,久久不能移开,感念小衙内的一片拳拳之意,又想着三日之后殿试上他无法问卜的前途,心中忽冷忽热,几如炎暑跌落寒冬,又从寒冬重回炎暑。

    “哼,臭谢凌,你让我回家乡我就回去不成?我黄晓晓怎么能遂了你的愿,想得美,你处处欺负于我,我偏偏不听你的话,你让我向东我偏往西,我就在京城哪里都不去。”黄晓晓思来想去,最后忽然想到,自己为何要听这个最讨厌人的话,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三日复三日,三日又三日,三日何其多?市井小百姓又如何能听到宫里的消息?黄晓晓每日说完书就在二楼阁子间晃来晃去,希望听到关于殿试的消息,只是文人骚客、贵族富商,忙着说些风花雪月都来不及,谁人顾及朝中那些事?

    这一日黄晓晓说完书又在阁子间晃悠,和自己的粉丝们打声招呼,侧耳倾听一下他们谈论内容,忽然见到一个熟悉的声影,“沈都头,哎呀,您来了也不找小乙,快请这边来。”黄晓晓惊喜的上前打着招呼,这算不算瞌睡遇上枕头。

    沈都头这些时间刚好押送犯人去了岭南,刚回京城几天,稍微空闲点便立刻来到听涛轩听黄晓晓说书,他心里还记挂着上次黄晓晓讲的西游记后记内容,刚踏上两楼就见到黄晓晓热情的招呼上来,他对这个机灵伶俐的少年印象颇佳,尤其是上次黄晓晓在少尹和小衙内面前给他莫大的面子,说尽好话,因此更加增加好感。

    “小乙,好久不见,这段时间我押解犯人去了外地,一直没来听你说书,倒还真的惦记得慌。”沈都头笑着说道。

    黄晓晓将他带到楼上一个单独的阁子,惊喜的说道:“小乙今日还能在这里说书,完全依赖当日都头您的照顾,小乙感激不尽,铭记于心,您稍等片刻,我去让茶博士沏壶好茶,再弄些精致的点心给您,小乙在这里单独给您讲段西游记话本。”

    黄晓晓存心讨沈都头的欢心,拿出十八般武艺,用尽平生所学,讲了段真假孙悟空,那叫一个淋漓尽致、声情并茂,似乎两个孙悟空就在周围出现一般,声声说着自己的冤屈,只听得沈都头抓耳挠腮,一个劲的催着黄晓晓讲下去。

    黄晓晓见时机成熟,讲到如来佛祖刚说到如何分辨真假孙悟空,便停住不讲,而后一个劲的叹气,沈都头正听得兴起,见黄晓晓停住,立刻问道:“咦,怎么不讲了?快些讲啊。”

    黄晓晓叹口气,眼泪汪汪,“沈都头,不是我不讲,实在是我心情沉闷讲不下去了,我许久不见到蔡府小衙内,不知道他现今如何?想起他以前最喜欢听的也是这段,一时感触颇多,就讲不下去了。”

    沈都头皱起眉头,“我劝你还是别想了,如今他被关在天牢,你若想见到他,恐怕比登天还难。”见到黄晓晓瞪大眼睛,连忙补充道:“不过你放心,有蔡太师这层关系在,谁也不敢为难他,也不曾受什么罪。”

    黄晓晓心中难过,他果真在殿试的时候谏言治国十策,想必惹得天子盛怒,被打入天牢,小衙内自小富贵出身,牢狱这种地方,连自己这种人都恐惧不已,他又如何能承受的了?

    “沈都头,我要去天牢探望小衙内,你带我进去可好?”黄晓晓咬唇说道。

    沈都头吓了一跳,“万万不可,别开玩笑了,要是被抓住,你我可就是被流放的命。”

    “嗯,沈都头说的也是,算了,我还是不去了,我回去改改话本,世事艰难,哎,让悟空还是早死早投胎,来生去个好人家。”黄晓晓一脸无可奈何,装模做样的说道。

    沈都头大骇,他对孙悟空的崇敬之情早已超过天地君亲师,若是孙悟空被那厮写死了,自己以后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去他娘的,反正自己无依无靠,被流放就被流放吧,也好过孙悟空死去。

    “行,我答应你。明日趁着黄昏换班,我要巡查牢狱的时候,你扮成我的随身跟班,随我进去吧。”沈都头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就知道这个黄小乙就是个滑头,专门往死里下手。

    黄晓晓心中大喜,面上却是疑惑不解的样子,“沈都头,真的没事,不会被抓住流放吧,我可不想去冒险。”

    沈都头恨得牙痒痒,“没事,我带你进去,你放心。”

    黄晓晓眯眼笑道:“那就多谢沈都头了,你放心,我回去就把六耳猕猴写死,谁敢阻拦我们孙大圣取经,我立刻写死他们。”

    第二日酉时,黄晓晓早已等在沈都头的房中,换上沈都头给他的差役官服,颇有些似模似样,沈都头满意的点点头,“一会进去牢里,不许出声,低着头跟在我的后面不要多事,换班只有一盏茶的时候,你要牢记时辰。”

    “小乙明白。”

    “那我们走吧。”

    天牢在开封府牢狱的最里面,专用于关押一些朝廷的官员或者重犯,戒备森严,几名牢头眼见换班时间,沈都头按照惯例来查巡,皆没有起疑,待到所有人出去,沈都头低声说道:“最里面那个牢房,这是钥匙,快点去,记住,一盏茶的时间。”

    黄晓晓点点头,立刻奔了进去,跑到最里面,她深吸一口气,用钥匙抖抖索索的打开门,触目所及,心中一阵抽痛,往日那个清雅无双贵气逼人的少年,身带重枷,衣衫破烂、头发蓬乱,盘膝坐在一堆稻草中,唯有那双幽深清澈波澜不惊的凤眸,依稀看出往日风华。

    谢凌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语气却带着几分欢喜,“小乙,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让你离开京城,你如何混进来的?胡闹,真是胡闹。”他想站起来,奈何脖子和手上戴着重重的木枷,趔趄了一下,猛地跪在地上。

    黄晓晓心中又是一痛,连忙上前扶住他,嘴里却冷冷说道:“当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前段时间是我坐牢,如今换成你了,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谢凌有些哽住,“那可让你失望了。我给了你银子,为何你没有离开京城?”

    黄晓晓不以为意,嘴硬的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坐牢我怎么也得来看看热闹,那些银子早就被我去青楼用个干净,你就不用惦记了。”

    谢凌摇摇头,叹息一声,望着她的眼神温柔似水,“小乙,你可是恼恨我不听你之言,落得今日下场?我并不后悔,即使我被皇上钦点殿试第一名,我仍然不后悔。”

    原来那日殿试,谢凌所交上去的论赋字字珠玑,书法古朴飘逸,颇有颜风,道君皇帝看的大喜,又见这个少年清雅俊秀,心中更是喜欢,当即钦点为殿试第一名状元,赐琼林宴的时候,谢凌便将治国十策呈交上去,道君皇帝只看到第二条,怒火冲天,立刻下旨将他打入天牢。

    黄晓晓心中一软,“小衙内,你又何苦呢?蔡太师可有想办法?”

    谢凌摇摇头,“天子盛怒,又有何计可施?我已将生死置之度外,随它去吧。”

    “算了,不谈这事,我探望的时辰不多了,我为你带了点糕点,你吃一些吧。”黄晓晓从怀里拿出一个油纸包,打开拿出一块玫瑰蜜饯糕,轻轻放在谢凌的手中。

    谢凌微微一笑,“这算是投桃报李?还是上路前的断头饭?”

    黄晓晓低下头,心中发酸,“小衙内,我为你梳梳头发吧,见惯了你的以往模样,实在是…”她有些说不去,放下手中的油纸包,默默走到谢凌的后面,挽起他的头发,用手为他梳理起来,想到往日那个衣冠楚楚玉树临风的少年,心中越发酸痛,忍不住一滴眼泪落下。

    谢凌静静地坐着,任凭黄晓晓为他梳理头发,蓦地觉得脖颈一滴温热,心中一动,忍不住伸手拉住黄晓晓,将她揽在怀里,四目相对,望着谢凌柔柔的眼神,黄晓晓心中越发酸涩,谢凌拭去她脸上的泪滴,“小乙,对不起,惹你伤心了。”

    黄晓晓摇摇头,默然不发一语,起身低着头走到牢门,听到谢凌低沉的声音响起,“小乙,你我相识一场,听话,早日离开京城,还有,不要再来看我了。”黄晓晓停了停脚步,并未回头,快步离去。

    黄晓晓走出外面,见到沈都头焦急的看着她,“快一些,换班的人马上就要来了。”黄晓晓连忙站到他身后,果真不一会几个牢头从外面匆匆进来,嘴里还咕哝着,“来的迟了些,都头一定大怒。”未曾想到沈都头和蔼可亲的望着他们,嘴里念叨着,“你们辛苦了。”

    这一夜,黄晓晓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和小衙内相处的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搅得她不得安宁,只是不管冷言冷语的他,轻声细语的他,温情柔语的他,仰或是意乱情迷的他,无一例外,都是那个怒马鲜衣清高孤傲的少年,想来想去。

    她想到那日城门口相遇,那个军士对自己说的话,忽然灵机一动,如今这个情况,也许市井坊间真的有些什么传说传到朝廷耳朵里,或许会有什么用处。

    她唰的一下从床上跳下来,将油灯拨亮一些,拿起以前小衙内送的纸笔,虽然是鬼画符的几个字,可是总是需要个构思是不是?

    天刚亮,黄晓晓已经在河坊街的霍府等候多时,她捧着一卷书册在门口走来走去,日上三竿,终于等到一个青衣小厮打开门,她一个箭步上前,“这位小哥,我是霍小先生的关门弟子黄小乙,麻烦你通传一声,说我有事找他。”

    青衣小厮斜看他一眼,一脸不耐,“去去去,胡说八道,我们先生的关门弟子周先生昨儿从大名府刚过来,晚上就歇息在府中,哪里又来的关门弟子?快点走,不走我报官了,每天都有你们这些无聊的人来打扰先生。”

    黄晓晓眨眨眼,这可是李逵遇上李鬼了,人家正宗的关门弟子在此,自己算是哪根葱?好在她准备齐全,立刻从怀里拿出霍思彦的推荐信递给小厮,“你看,我是不是霍小先生的关门弟子?”

    青衣小厮接过信函一愣,霍府中的人对于霍思彦的笔迹还是很清楚的,清秀的正楷小字,正是霍思彦亲笔所书,连忙笑着说道:“既然如此,一起进去,客厅稍等,我去告知我家先生。”

    霍家祖上三代皆是说书人,而后自成一派,门下弟子众多,黄晓晓随着小厮进府,霍府地方宽敞,布置样样讲究,一路上又见到林荫下、池塘边,霍思彦的几名弟子正在吊嗓子,或者练习绕口令,这些黄晓晓的爷爷自小也是如此训练她,想不到是一脉传承。

    黄晓晓在客厅等了一会,就见到霍思彦走了出来,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见到黄晓晓,就摇头叹息,“小乙,你可是为了小衙内的事情而来?如今他身陷天牢,我此前也去了蔡府面见太师,请他出手相救,太师也是一筹莫展。”

    黄晓晓摇摇头,“不是,我才不管什么小衙内的事情呢,我此次来,是有一个话本想给先生您过目,这个是小乙所写,想请您能让门人按照这个话本讲些时候。”说完递上怀里的册子。

    霍思彦接过册子,看着上面鬼画符一样的字,嘴角抽了抽,“小乙,不如你将内容讲给我听听吧。”

    黄晓晓点点头,清了清嗓子,“我这个话本讲得是两娶宰相女,三魁天下元的故事,讲得是我大宋仁宗年间,冯京连中三元,而后宰相嫁女的故事,冯京本是天上文曲星君下凡,为着辅佐我大宋国运昌盛而来,而后为官清正廉明,广上诤言,实为我大宋贤臣,这连中三元本就是稀奇事,也是天上文曲星君见大宋繁盛,辅佐前来。”

    霍思彦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好极,借古说今,瞬间转开话题,将小衙内面呈治国之策惹怒皇帝,轻描淡写由前人之事引出宋朝国运昌盛,文曲星君辅佐,当真是妙也,

    “好,这个话本极妙,我立刻修改下,今晚便命我北派弟子全部说这个话本。”

    黄晓晓感激的说道:“多谢霍小先生,小乙就不打扰您了,告辞。”

    霍思彦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眼前这个少年,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聪敏机灵,“小徒弟留步,师父我一直想问个问题,你和小衙内究竟什么关系?”

    黄晓晓翻了个白眼,什么关系?冤家路窄?仇家路宽?探案助手?救命恩人?什么关系她也想不清楚,有时候很厌烦,有时候很关心,有时候又是牵肠挂肚,有时候又是恨不得一脚踹出,有时候想抱着他很温暖,有时候又是恨不得躲着他远远的。

    霍思彦见他不吭声,倒抽一口冷气,“莫不是当真分桃断袖?”

    黄晓晓狠狠瞪了他一眼,“师父,您年纪也不小了,不要乱说话,我和小衙内什么关系?亦师亦友,君子之交淡如水罢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锦瑟思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思弦并收藏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