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 > 第29章 大宋脊梁

第29章 大宋脊梁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晚间时分,教坊李典乐前来和霍思彦聊天,从交谈话语听出,原来两人竟是同门,还是极好的朋友,难怪霍思彦在宫中处处得到照顾,李典乐告知霍思彦,金国使臣三日后启程返回,他们三日后就可以离宫。

    黄晓晓听到离宫这两个字就心花怒放,想到谢凌坦诚认真的那句话,“我要带你回临安府。”她就心情大好,几天之后,她就可以离开京城,不过离开之前还是要好好谋划一下,如今自己得了宫里的赏银,她要先回太平镇,给黄家五十两银子,叮嘱他们赶快离开京城前往南方,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更不要说是救命之恩。

    还有周大和潘娘子,还有大相国寺的慧聪小师父,还有霍师父最好也能离开京城远远的,只可惜,皇帝听不进她的肺腑之言,默默叹口气,她穿到北宋,没办法也没能力做任何改变,只能亲眼见到文明被野蛮毁灭,又想到崖山海战后数十万军民投海自尽,忍不住眼圈一红,找了个借口就回屋了。

    接下去几天,黄晓晓度日如年,霍思彦倒是每日忙忙碌碌,教导宫中教坊排演一些新的乐目,许是那日大家都恶心到了,心有灵犀达成共识,居然没有一个人来叫黄晓晓去表演段子,甚至连说书都不让去,于是黄晓晓暗自猜测,金国四皇子口味独特,没理由不听重口味段子,想必是这几日赵佶在场,怕自己恶心到那位皇帝?

    终于等到第三日,正午过后,黄晓晓就等着出宫消息,霍思彦坐在院子里的石椅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哼哼唧唧,“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如隔三秋,这断袖之癖啊,世人没经历过真难料。”

    黄晓晓看着那个一身青衣的俊美青年,咬牙切齿,“师父,你怎么说也那么大年纪了,吃过的米比我们吃过的盐都多,你也不怕被别人说你为老不尊。”

    霍思彦狭长的桃花眼笑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十分勾魂,“我虚岁才二十四,哪里老了?哦,难道只有小衙内才算年轻?”黄晓晓懒得和他浪费口舌,噘着嘴坐到一旁。

    霍思彦正要再逗她几句,李典乐踉踉跄跄的奔了过来,脸色惨白,抓住霍思彦的袖子,眼泪就流了下来,“思彦,思彦,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啊,我不该让你进宫,不该啊。”堂堂七尺男儿哭成泪人。

    霍思彦和黄晓晓吓了一条,霍思彦连忙扶住李典乐,“师兄,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李典乐哽咽的说道:“刚接到圣旨,因着宋金联盟进攻辽国,皇上命康王奉旨出使金国,三个月后是金国皇帝的寿诞,教坊一干人等以及你我还有京城名家,随康王一起前往,为金国皇帝祝贺。”

    霍思彦脸色煞白,颓然的坐下,什么康王出使金国,分明就是送个人质过去,万一大宋半途毁约,或者对金国不利,康王随时随地被处死,什么祝贺寿诞,就是送去金国做玩物,此生怕是除了月夜魂归,再也回不了故里,那又如何,皇命难违。

    黄晓晓早已想到这些,她怔怔站着,满脑子只有一句话,“小乙,你可愿意随我一起回临安?”怕是这辈子也回不去了,怕是这辈子也见不到那个人了,那个月下芝兰玉树般的人,那个说喜欢你帮我梳一辈子头发的人,她还未曾告诉他,她愿意,一辈子她都愿意。

    眼泪一滴滴滴在地上,黄晓晓木然的站在那里,她只想这是一个噩梦,就像那天她关在牢里,睁开眼就看到谢凌笑意盈盈看着自己,她只想看到他,哪怕他只是来骂她一句斯文败类,她也甘之如饴。

    黄晓晓如牵线傀儡一般,被霍思彦拉着上了马车,驶出宫门,随着金国使臣的大军一路浩浩荡荡往东北方向金国的都城而去。

    一路上从繁华到荒凉,从熟悉的乡音到陌生的话语,一干人皆沉默不语,只是贪婪的望着马车外面,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望着故里的土地,也许就算是死也只能弃尸他乡,埋骨荒山野岭。

    十几天之后,一行人终于到了金国的皇帝寨,原来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寨营取名叫皇帝寨,最早只是他的毡包,在他晚年后方才在此建立宫殿,康王由于是大宋使臣,住在皇帝寨后面对迎宾殿中,其余人都被送到一个院子里面,分住在几个毡包中。

    夜晚时分,金国设宴招待大宋使臣,此时金太\祖重病在身,就由四皇子完颜宗弼代他招待宋国使臣康王赵构。

    接风宴是在一个大的毡包中举行,正中两张大的桌子,一张坐着一个白皙贵气的少年,勉强镇静的神色掩饰不住惊惶,他的身后站着几名随从,另一张桌子坐着完颜宗弼,他的身后席地而坐许多金人将领,大口喝着酒,举止张狂,行为粗鲁。

    毡包正中架着一堆火,上面烤着一直羔羊,鲜血混合着油脂滴下,黄晓晓被霍思彦护在身后,缩在角落里,只觉得阵阵反胃,尼玛游牧民族从古至今都是这副德性。

    一个金人将领喝了几碗酒后,酒意上涌,醉醺醺的起身走向康王赵构,生硬的说着半通不通的汉话,“听说你们大宋人人擅长歌舞,不如表演给我们开开眼。”

    赵构脸色苍白,握了握拳最终松开,挥手示意教坊的李典乐照办,李典乐一脸无奈,只能让教坊的几名伶人上前表演歌舞。

    几名身材苗条、长相秀丽的少女胆战心惊的走上前,哆哆嗦嗦的唱起了春江花月夜,轻柔的歌喉,曼妙的舞姿,看的金国将领的眼睛死死钉在几人身上,恨不得吞入肚里。

    那名醉酒金人将领看的咕噜咽口口水,仗着酒意,踉踉跄跄走上前抱住其中一名少女就拖到身前,搂在怀里,“南国女子果真貌美,来,陪我喝一杯。”说完就把酒碗凑了上去,那名少女那里见过这等蛮夷,吓得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金人将领哈哈大笑,越发得意,搂着少女,右手一把撕开她的衣领,臭熏熏的大嘴就胡乱亲了上去,那名少女拼命挣扎,哭声震天。

    黄晓晓吓得愣住,连忙看向李典乐,李典乐正在康王前面躬身说话,似乎在求着什么,那个康王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几番站起又坐下,浑身哆嗦,四皇子完颜宗弼面不改色,只是静静喝着酒,冷眼旁观。

    黄晓晓知道这是金人使得下马威,看看大宋究竟是怎么样,如今看出来了,懦弱无能,只知奴颜媚骨,她心中苦笑,这个康王赵构但凡有几分血性,又怎会在他登基后不停逃跑,十多年后方才定都临安,又怎么会杀了岳飞,罢免主战大臣,纳贡乞和。

    “住手。”一声凌厉的呵斥,霍思彦上前一步,俊美容颜上神情肃穆,忽明忽暗的火光照在他的脸上,往日里玩世不恭的模样,此时凛然不可侵犯,“四皇子,两国相争不辱来使,今我大宋和大金结盟,已为盟友,大金如此作为,难道是对待使臣的礼节?”

    四皇子方才抬头,淡淡看了一眼康王,又看了一眼霍思彦,挥挥手说道:“不可无礼。”那名金人将领狠狠瞪了一眼霍思彦,不甘的放开少女,退了下去。

    霍思彦冷冷一笑,不卑不亢的退下,黄晓晓连忙上前拉住他的衣袖,担心的说道:“师父,我……”

    霍思彦微微一笑,神态有些悲凉:“我知道你担心师父,只是既然来到这里,生死已经无可奈何,唯有气节和尊严,至死不可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锦瑟思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思弦并收藏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