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妻为夫纲 > 第4章 贪生怕死

第4章 贪生怕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抬起头来,叫我瞧瞧。”甘从汝立在夏芳菲跟前,低头看着这女子身上的桃红半袖下纤细修长的身姿,啧啧出声道:“美则美矣,只是跟那些绣花枕头一样,满腹草莽。”

    夏芳菲低头不语。

    康平公主登时明白甘从汝看穿她的心思并且想从中作梗,不觉怒火中烧道:“甘从汝,你莫得寸进尺,仔细糟蹋尽了福分,不得善终。”

    “从汝比不得三娘福寿绵长,莫非,三娘看穿了从汝求死的心?”甘从汝蹲下身,颇有些顽劣地从下向上看夏芳菲,只望见她半边脸颊,看不见眉眼,不死心地道:“你背一背女戒。”

    “凡为女子,先学立身,立身之法,惟务清贞,清则身洁,贞则身荣。行莫回头,语莫掀唇,坐莫动膝,立莫摇裙,喜莫大笑,怒莫高声……”夏芳菲声若蚊讷地背女戒,指望着背完了,甘从汝会放过她,忽地皓齿咬住舌尖,低垂的双目圆睁地望向甘从汝搁在她手背上的手,那只手纤白如玉却带着男儿独有力度,此时搁在夏芳菲手上,就如一块烙铁,灼伤了她的手;那手指上的扳指翠绿中带着一丝丝仿若苔藓的斑点,斑点慢慢扩大,仿佛遮住了透过垂柳洒在夏芳菲背上的明媚阳光。

    “听闻,贞洁的女子,被外男碰了,重则自戕,轻则割去被男子所碰肌肤。如今,我借你宝剑,你叫我瞧瞧你到底如何贞洁。”甘从汝解下佩剑,手指在夏芳菲手背上一捻,缓缓站起身来。

    康平公主冷眼旁观,因甘从汝那句“求死”中困惑了,再看甘从汝剑眉入鬓,俊美非凡,冷笑道:他深得太后宠信,前程似锦,谁信他是真的求死?这般逼着萍水相逢的女子以死证明贞洁,莫非还在对昔年他母亲进宫伺候过先帝的事耿耿于怀?

    骆得计先事不关己,此时也不由地乱了心神,抱着狗儿,暗暗盼着夏芳菲点到即止,稍稍割伤自己就好,千万别真的求死。

    夏芳菲低着头,额头沁出汗珠来,双目望向搭在自己膝上的那柄镶嵌着美玉的宝剑,抿着嘴颤抖着手指捧起宝剑,拔出拔剑,只见剑锋如冰似雪,耀着寒光,不曾碰到她的身子,寒光就已经叫她的皮肤刺痛起来。

    她不知这长安城是怎么了,她初来乍到,便被殃及池鱼;也不明白怎会有人这样叫他人证明贞洁?甚至有些疑惑地望向骆得计,疑心此时低着头的骆得计,拉着她过来时,就已经料到会有这祸事发生。

    夏芳菲鲜少见到日光,在平衍州的时候,是真正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的肌肤,此时曝露在春日的骄阳下,晶莹中,淡蓝色的血管清晰可见。

    将手背放在剑下,夏芳菲望见剑上自己的倒影,倒影中她,应当配得上一句花容失色,唧唧地两声传来,她微微转头,瞧见骆得计怀中的雪球眨巴着湿漉漉的眼睛看她,此时,她跟这只狗一样吧,是生是死,都没人在意。

    “不割吗?”甘从汝因夏芳菲微微抬起头,看见了她仿若蝶翼的眼睫在不住地颤动,有些玩世不恭地想:倘若她以死证明自己的贞洁,自己便娶了她。

    夏芳菲酥手抖了再抖,对着手背,无论如何都割不下去。

    “芳菲……”骆得计轻唤一声,声音有些急促,只要割一点点,流一点血,证明清白就可。

    夏芳菲一咬牙闭着眼将手背凑到剑锋,不曾割到手背,就已经觉得彻骨的疼痛,手一松,宝剑从手心里滑下。

    “不肯割?”甘从汝的笑容仿佛在说果然不出所料,笑着,就拿着手向夏芳菲面上探去。

    夏芳菲先向后退,待撑在身后的手指碰触到粼粼江水,只得停下,权衡再三,满脑子想的都是她入水后,不淹死也会因伤寒夭折;割去手背皮肉后,定会流血身亡……总之,她一点都不想死,心慌意乱下忙闭上眼睛,任凭甘从汝动作,觉察到甘从汝的呼吸扑到面上,浑身僵住,半天不见面上的手指再近一步,这才睁开眼睛。

    “嬉!又是一个荡妇。”甘从汝轻蔑地一笑,心中十万失望,重复道:“美则美矣,可惜是个草包。”

    太监张信之拿着丝帕包裹住剑柄,提起宝剑,仔细擦拭后,小心翼翼地给甘从汝佩戴上。身为一个太监,比甘从汝还怜香惜玉地怜悯地看了夏芳菲一眼。

    “走吧。”康平公主别过眼,对夏芳菲的反应一点也不诧异,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个曼妙少女,多少好日子等着她呢,扫见骆得计目光灼灼地讨好地看着她,心道这一个好识时务,甘从汝从始至终没对她起一丝邪念,可见,这女子颇有些心计,兴许能用一用。

    康平公主对骆得计略点了头,施舍道:“改日府中赏芍药,你们也来吧。”说罢,便施施然地扶着韶荣、梁内监,带着一群进士去了。

    热闹的江畔,登时冷清起来。

    “这狗儿还要丢吗?”骆得计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从地上蹒跚站起来,望了眼曲江水,居高临下对夏芳菲道:“芳菲,快起来,对岸阿娘、姑母、父亲、哥哥都来了。”树上的石榴红绫还在,虽眼前依旧火红耀眼,但料想过两日,经过了风吹日晒,这红绫就会失色黯淡。

    这才是天家人的行事!哪里是那些临走,还要将树上裹着的绸缎取走、所谓的大户人家所能比拟的。骆得计微微有些激动,过不了多久,她也会成为天家人中的一个。

    夏芳菲失神,并未听见她的话,待骆得计伸手拉了她一把,才站了起来。

    “这狗儿,我替公主养着,指不定公主哪一日又惦记起雪球了呢。哎,我要进宫,怕也照料不了它几日了。”骆得计喃喃自语时,圆润的两颊带着兴奋的绯红,十分娇憨可人。

    一阵风吹来,夏芳菲又觉彻骨的冷,不自觉地抱紧手臂,竟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骆得计想起康平公主最后一眼,正得意,听见抽泣声,又见她父亲骆澄、兄长骆得意正坐小舟过来,立时心虚地对夏芳菲道:“别哭了,你真傻,方才为什么不割掉一点手皮?人家断腕还死不得呢,平日里只见你连哥哥也不肯亲近,连我父亲也避让,我方才还当你傻得当真抹脖子呢,谁知你连躲都不躲。你千万别糊涂地看上了敏郡王,他模样儿虽好,但性子太过跋扈,不是易于之辈。”

    夏芳菲终于从失神中醒过身来,手撑在柳树上,粗粝的树皮硌得手疼,只觉得日光刺眼得很,就像是方才甘从汝鄙夷不屑的目光,脸颊上的香汗被风吹干,娇嫩的肌肤紧巴巴得难受,耳朵里听见骆得计得意地对骆澄、骆得意道:“父亲、大哥,方才平康公主请我们两人去她府里赏芍药。”

    “方才在别人家帐子里望见敏郡王过来,芳菲,你没事吧?”骆澄肥硕的身躯立在小舟上,叫舟的另一头微微撅起,如此,他只得向舟中央走了两步,才叫小舟安稳地泊在水面上。

    骆得计抱着狮子狗,抢着先上船,“父亲放心,女儿方才还怕芳菲被姑父那老古板教得当真自戕,看她忍着一没得罪敏郡王,二没咬舌自尽,女儿才放了心。”

    “啪!”地一声,骆澄待骆得计上了舟后,肥厚的手掌用力地扇在骆得计面上。

    骆得计半张脸火辣辣得疼,眼泪登时落下,心知自己理亏,在肩膀上把几点眼泪擦去,隐忍委屈地躲在兄长骆得意身后,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先想起原来江畔上的人看着呢,夏芳菲定进不得宫了,随后便琢磨起去康平公主府赏芍药时的穿着。

    夏芳菲因骆得计的话头晕目眩,心道,原来她死,旁人才满意,继而,又想自己原本是下定决心但凡被碰一个手指头都要死的,可为什么没死?如同被炮烙一般,浑身上下无处不疼,好似已经被炮烙得千疮百孔,心内不肯原谅自己方才的懦弱。

    “芳菲?”骆澄歉疚地走上船头,把手递给夏芳菲。

    夏芳菲头晕目眩,下意识地跟骆澄避嫌,避开骆澄的手,一脚踩在小舟上,忽见船上的骆得计、骆得意双双向她走来,脚下的小舟冷不丁地撅起尾巴来,脚下的舟陷入水中,一脚踩空,当即落入水中。

    夏芳菲挣扎了两下,便被水呛住了,偶尔浮出水面,望见船工手忙脚乱地指挥船上的骆得计、骆得意姊妹退到船尾,又见骆澄臃肿的身躯艰难地趴在船舷,挣扎的手脚疲惫起来,慢慢浸入水中,眼前一黑,便没了直觉。

    啾啾的叫声中,夏芳菲酸涩的眼皮子慢慢睁开,失神的眸子,久久才辨认出霜色帐幔上绣着的玉色芙蓉,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才要坐起来,便觉腕上被人牵动,扭头望见婢女柔敷正将五彩丝缕系在她腕子上辟邪,声音沙哑道:“离着端午远着呢,如今系上这个做什么?”

    “七娘又说胡话了,今儿个就是端午。”柔敷比夏芳菲大一岁,鹅蛋脸上略有几点俏皮的小麻子,大抵是听多了夏芳菲病中说胡话,并不为她的惊醒诧异。

    夏芳菲艰难地看见柔敷梳着双环髻,雪青的襦裙上撒着大朵白玉兰,就道:“你又糊弄我,你这衣裳,还是春日里的……”待要想些事,头又疼得厉害。

    “谁糊弄七娘了?七娘一直病到现在,幸亏好了,不然……”柔敷欲言又止,终于从夏芳菲极有条理的话里,听出她是真的醒了。

    “不然如何?”夏芳菲问。

    柔敷下定决心后,凑到夏芳菲耳边道:“不然,七娘就要稀里糊涂跟人配阴婚了。”

    “胡言乱语!”夏芳菲吓了一跳,模模糊糊记起落水前的事,忍着欲裂的头疼道:“母亲在哪?你扶着我去见母亲……我跟她请罪。”

    柔敷连忙将夏芳菲按在床上,迅雷不及掩耳地倒了水,喂了夏芳菲一口,两只手摩挲着茶碗,再次下定决心后,才说:“夫人正在……七娘,你落水了,舅老爷也落水了。两个人病得奄奄一息,大夫都说得准备后事了。计娘子偏兴冲冲地梳妆打扮去了康平公主府,计娘子听康平公主说今上喜欢贞静的女子不爱活泼的人,回来求了夫人,夫人也不知怎地,一次也不肯来看娘子你,反倒热心地收拾了娘子的书、衣裳,搬去教导计娘子了。”

    提一次骆得计,柔敷就咬牙切齿一次。

    “我的衣裳?”

    “是,新做的衣裳未免太新了,瞧着不像。计娘子说要带些老式的半新不旧的衣裳进宫,才能不叫今上看出破绽,夫人跟舅夫人一合计,便将娘子的衣裳都拿去了。亏得计娘子早先还嫌弃娘子的衣裳见不得人,她也好意思要!娘子昔日爱把玩的几样小玩意,也被夫人送给计娘子了……底下都说,是康平公主指点计娘子依着娘子的性子妆扮呢。”柔敷落下几点眼泪,若是夏芳菲没这事,如今哪里有骆得计什么事?

    “咳咳!”夏芳菲捂着胸口连连咳嗽,骆得计的性子,绝对贞静不了,“计娘子她……算了,不提她了,你扶着我去跟母亲请罪。”

    她到底该不该死?夏芳菲抚摸过自己的手背,手背上仿佛还留有烙印,强撑着站起来,又跌坐在床上。

    “七娘,计娘子就要进宫了,你此时过去,将病气传给她,定会被夫人恨死!夫人一心盼着叫个女孩儿进宫给她长脸,你已经是不成了,若是计娘子也进不得宫,夫人一准会恨上你。”柔敷咬牙顿脚,骆得计那边热热闹闹,夏芳菲一个病人过去,岂不扫兴?她来到夏芳菲身边时,就知道总有一日要陪着夏芳菲进宫。可如今,夏芳菲哪里还进得了宫?眼眶一热,哽咽道:“舅夫人提了句丽娘被夫人调、教得好,会医术,进了宫,丽娘定能辅佐计娘子。夫人听了,立时就把丽娘给了计娘子。如今除了我,七娘你只剩下两三个小丫头使了。”

    夏芳菲心一凉,不觉抓住身下被褥,“我并不曾被……”算是轻薄吗?

    柔敷哽咽道:“七娘,俗话说三人成虎,江上人多口杂,那日虽人都藏在帐篷里,可偷窥的不少。看见的没看见的跟只看见一个影子的,个个都说七娘被敏郡王……亦非清白之身。”拿着手拂过夏芳菲的肩膀,见她瘦削得只剩下一副骨头,越发心酸起来。

    夏芳菲一颗心揪住,仰头躺在床上,不觉濡湿了脸边枕头,心道:莫非骆氏也跟那些不相干的一样,巴不得她以死明志?

    “柔敷,我是不是该去死?”夏芳菲默默地抽泣。

    柔敷立时扑到夏芳菲身上,“七娘,你别吓我,我宁肯你被……也不想见你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妻为夫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吧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吧啦并收藏妻为夫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