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妻为夫纲 > 第8章 小人事多

第8章 小人事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珊瑚串子也是骆家的老东西,那会子她出嫁,她母亲因她下嫁夏家心存愧疚,将家里的这些个东西都给她添了嫁妆,方才骆得计望见这珊瑚串子时贪婪的目光,可没被她漏掉。

    绣嬷嬷接过珊瑚串子藏在袖中,眼珠子滴溜溜转着,回想昔年家里太夫人为防着出身下贱的歌姬、舞姬怀有身孕准备的药材。在夏家时,骆氏不肯跟那些下贱的女人计较,不肯叫她下药,如今骆氏却叫她下在骆得计身上,可见,骆得计当真把骆氏得罪得很了。

    “姑姑,你瞧,我这朵莲花绣得怎样?”骆得计莲步轻移,款款地走进来,盘腿坐在骆氏身边的蒲团上,亲昵地探着身子,颇有些忐忑地等骆氏点评她的针线。

    骆得计微微仰头,眸子里便映入骆氏无瑕的肌肤、肥瘦合宜的身材,先懊恼于她祖母早逝不曾将骆家祖传的方子传给游氏再传给她,后庆幸夏芳菲没指望了,骆氏终于肯对她倾囊相授,但若是夏芳菲用了苦肉计,叫骆氏又心软了……游氏说骆氏十分奸猾,若骆氏心软了,她可不敢毫不防范地叫骆氏给她调养身子。

    “七娘早先也爱绣莲花。”绣嬷嬷轻叹一声,心里冷笑骆得计拿了夏芳菲的花样子,又来试探骆氏呢!

    “又提她做什么?若当真爱莲,就当跟莲花一样高洁不染尘埃!绣嬷嬷出去吧!”骆氏嗔怒地瞪向绣嬷嬷,转而爱怜地抚摸骆得计的后脑,“若芳菲有你一半,我也……”

    “姑母,芳菲她……”

    “不许提她,我这辈子,就盼着骆家能重整旗鼓,如今,你是姑姑唯一的指望了。康平公主赏赐你粽子没有?”

    骆得计忙了一日,才想起这茬,微微摇了摇头。

    “怎没赏赐你呢?赶紧叫嫂子打听打听,她都赏赐给了谁。”骆氏比骆得计还担忧地蹙眉。

    这副言真意切、急他人之所急的模样,叫骆得计宽了心,被骆氏催促再三,才道:“燕奴,去问问母亲,康平公主可赏赐下来粽子没?”

    燕奴在外头答应着,冒着火辣辣的日头,立时向上房去,须臾回来了,依旧立在门外道:“回姑夫人、娘子,康平公主、康宁公主午间都给娘子送了粽子来,除了粽子,还有艾叶、菖蒲、雄黄、钟乳。”

    “分一些给七娘过节。”骆得计慷慨道。

    “不许分!叫她好好闭门思过!得计,姑姑跟你父亲母亲全指望你了,你莫往七娘身边凑,仔细黑心烂肠子的把你也编排上。”骆氏虎着脸,不似方才那么慈祥,言语里仿佛夏芳菲是她的杀母仇人一样。

    骆得计哆嗦了一下,垂着手温顺地道:“姑母,我知道了。”

    燕奴立在门外,将屋子里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越发庆幸自己那一日在曲江上拦着夏芳菲了,若没有她附和着骆得计,骆得计能有今日?游氏早年嫌弃府里的老人累赘,将人都撵了,临到骆得计打算进宫,才又想起早先的老人来,若没有骆氏帮着调、教,骆得计能入了康平公主、康宁公主的法眼?坐在廊下阴凉处,望见丽娘、柔嘉两个有说有笑地带着小丫鬟捧着各色药材过来,心中平生出一股秽气,别以为她不知道,游氏已经算计着要叫柔嘉也陪着骆得计进宫了,拢共就两个丫鬟名额,丽娘一个柔嘉一个,哪里还有她的份?眼睁睁地望见柔嘉、丽娘两个进去了,再也坐不住,赶紧去寻游氏身边的嬷嬷们给她出主意。

    骆得计深受两位权倾一时的公主看重,整个骆家,都为此笼罩上了一层喜气。

    燕奴心思重重地绕到上房床边,偷偷向内望一眼,见游氏面带喜色正跟游家来送粽子的几个女人说话,便向屋子后转去,果然瞧见骆氏身边的施嬷嬷在给小丫头们发过节的赏钱、点心,在一旁等了又等,待施嬷嬷分完了东西,赶紧凑上去。

    “嬷嬷,这种事,怎么还叫嬷嬷亲自动手?”燕奴堆着笑搀扶住施嬷嬷。

    施嬷嬷不似绣嬷嬷穿戴的那么齐整,一身灰黑色的衣裙罩在身上,颇有些无精打采,拿着年老后十分糙硬的手指头在燕奴鼻子上一戳,“我是看着你落草的,你这鬼东西眼珠子一转,我就知道你打的是什么鬼主意。”

    燕奴讪讪地一笑,搀扶着施嬷嬷在阴凉处坐下,仗着自己是骆得计的人,如今骆得计又春风得意,指点一个小丫头端了冰沁过的茶水来,殷勤地伺候着施嬷嬷喝茶,最后才委委屈屈地道:“嬷嬷,燕奴伺候娘子这么久,不说上刀山下火海,可也没少替娘子犯险,如今,夫人、娘子眼里只有丽娘、柔嘉,若是我不能跟娘子进宫,那我还有什么脸面留在府里?旁人得怎么看我?”

    沁凉的茶水滑过喉咙,施嬷嬷喟叹一声,啐道:“你原本年纪就小,全靠着钻营才叫娘子倚重你。如今,娘子想叫会医术的丽娘、会捯饬她脸面的柔嘉跟着,也在情理之中。”

    “嬷嬷!”燕奴拉着施嬷嬷的袖子摇了摇。

    “我给你指个明路。”施嬷嬷东张西望后,见四下里没人,才露出老谋深算的神色,“姑夫人是个什么人?她在家做姑娘的时候,有个媳妇冲她翻了翻白眼,那媳妇一家子老少二三十人,正月里就被拉去东市发卖呢。计娘跟七娘一同出去,计娘没事,七娘出事了;七娘落水后,计娘不替七娘遮掩,话里藏话,咬定七娘不干净了,如此,姑夫人肯放过计娘?还有姑夫人身边的绣嬷嬷,那也是心狠手辣的主。我原劝说了夫人几次,叫她远着姑夫人,偏夫人优柔寡断,还指望着姑夫人调、教计娘。”

    “嬷嬷的意思是……”燕奴沉吟,越发装傻卖乖地给施嬷嬷揉肩捶背。

    “鬼机灵,这点事还想不明白,趁早死了跟娘子进宫的心思吧。”施嬷嬷也是失意人,不然,一把年纪,本该跟绣嬷嬷很有些体面地去调、教骆得计,哪里会大热的天,在这屋后散点心。

    “我再机灵,能比得上嬷嬷?”燕奴撒娇地一顿脚,却已经把其中的关节捋清楚了,说到底,那便是她在正经的本事上比不得柔嘉、丽娘,甚至连骆得计身边的其他婢女也比不得,但,只要她拿住骆氏、绣嬷嬷的把柄,证明她们主仆居心不良,如此,游氏、骆得计不但不敢用柔嘉、丽娘二人,还会因她擅长察言观色,许她随着骆得计进宫。

    燕奴想通了,立时拿着帕子遮着脸,一路顺着回廊,向梨雪院去,远远地望见雀舌端着一碗清粥、满脸怨愤地过来,赶紧拦住她,笑嘻嘻地问:“怎只有一碗粥,连个小菜都没有?”

    雀舌才丢过大人,讪讪地道:“这是七娘要的第二碗,小菜方才就送进去了。”

    “第二碗,七娘那样能吃?”燕奴咋舌,谁不知道夏芳菲饭量小,且绣嬷嬷才来教训她一通,她怎能吃得下饭?“当真是七娘吃的?”

    “呸,换个人,也配我亲自去端饭?”雀舌说罢,就进了梨雪院。

    燕奴心一跳,她琢磨着,若绣嬷嬷是来教训夏芳菲的,夏芳菲一准吃不下饭,如今饭量见长,那绣嬷嬷方才过来,就当是假意教训,实则宽慰?想明白绣嬷嬷“阴奉阳违”,拔腿就冲上房去,见游家的人走了,央求施嬷嬷替她通传一声,立时进去将夏芳菲多吃了一碗饭的事说给游氏听。

    “七娘没食不下咽,还多吃了一碗?”游氏冷不丁地咬到了舌头。

    “是,奴婢问得清清楚楚。”燕奴板着脸,仿佛识破了骆氏、绣嬷嬷的大诡计。

    “夫人,要不要,叫计娘远着姑夫人、绣嬷嬷?”施嬷嬷堆笑问。

    “不必,”游氏思量再三,骆得计的变化有目共睹,且她背着骆氏,对柔嘉、丽娘都许下叫她们陪着骆得计进宫的好前程,她不信,明知道要陪着骆得计进宫,柔嘉、丽娘两个还会眼睁睁看着骆氏算计骆得计,“小题大做,七娘一直卧在床上,指不定饿成什么样。”可,也不能不防着夏芳菲,“燕奴,也不用你伺候计娘,你好生看着梨雪院,那院子里几个洒扫的小丫鬟都是咱们的人,叫她们好生盯着……若大郎再向那边送东西,给我拦着,若是二郎,不必多事去管。”

    施嬷嬷等不到燕奴的答复,赶紧给她递了一个眼色。

    燕奴不甘心地答应一声,慢慢退出来,认定夏芳菲多吃一碗饭,这其中大有文章,于是去厨房讨了一碟子点心,便悄悄地进梨雪院一探究竟,望见绣嬷嬷叫人送进来一叠老鸹皮一样的玄青衣裳,赶紧向小丫头打探。

    雀舌在窗沿下听见柔敷跟夏芳菲的几句话,此时嘴里塞着点心,也不管听见的话确切不确切,只管道:“绣嬷嬷叫七娘在今儿个说她自愿出家呢。”

    “七娘答应了?”燕奴问。

    “那还有假?”雀舌道。

    燕奴有些悻悻然,若是这么着,那她方才把那么点小事说给游氏听,当真是小题大做了,疑心夏芳菲使诈,又要去偷偷望一眼夏芳菲怎样了,一转身,冷不丁地望见柔敷,背后一凉,讪笑一声,寒暄两句,就向梨雪院外去。

    柔敷早知道她们这院子里人心不齐——她们客居在此,想要人心齐整也难,院子里除了雀舌,还有三个灰不溜秋的小丫头,正经上得了台面的没一个。当下并不说话,只叫雀舌几个进屋帮着夏芳菲穿衣裳。

    “活见鬼了。”夏芳菲苦中作乐地望着镜子说。

    “噗嗤”一声,雀舌笑了,被柔敷瞪了一眼,赶紧低下头。

    “离着家宴还有多久?”夏芳菲问。

    “日头正毒着呢,怕还有一个时辰。”柔敷心内悲怆,等落氏回了平衍州,她们主仆留在半道的道观里,若是夏芳菲一直这模样还罢了,若是她在道观里容貌恢复了,没人庇护,空有花容月貌,想来,她们主仆的遭遇还比不得此时悬梁自尽呢。

    “雀舌留下,其他的,都下去吧。今儿个过节,没东西给你们,委屈你们了。”夏芳菲眼睛扫过一个小丫鬟还带着油光的嘴唇,骆氏不管她了,孤立无援下,连个小丫鬟,她都得防着。

    柔敷不解,雀舌慌张起来,等人都出去了,赶紧说:“七娘,我不曾背着你做过什么。”顶多是吃燕奴几块点心。

    “那其他人呢?”夏芳菲身无分文,不得不拿着柔嘉送给柔敷的荷包引诱雀舌。

    雀舌眼巴巴地看着荷包,半天说:“七娘不用着急,就算你出家了,也不会受一丝半毫委屈。”

    “这话,从何说起?”夏芳菲靠在琴几上,掏出几枚钱给雀舌。

    雀舌当即掰着手指,头头是道地说:“大郎一直惦记着七娘……”

    “胡说!”柔敷着急了,骆得意的心思路人皆知,可一旦说出口,这意味就不同了。

    “叫她说,指不定,她说的就是咱们的出路呢。好死不如赖活着。”夏芳菲饱含希冀地望着雀舌。

    雀舌因夏芳菲素来性情温和,原就不怕她,笑道:“正是呢,不说大郎,还有二郎呢。况且,七娘生得好,敏郡王未必忘得了七娘,听说,有人劝老爷趁着敏郡王没忘了七娘,把七娘送到敏郡王府上呢。还有,柳姨娘鬼鬼祟祟的,不知从哪发了一笔横财,出手阔绰得很,听她的话,七娘前程好得很呢。”

    “我只当自己穷途末路,原来,出路那么多。”夏芳菲面上模棱两可,又给了雀舌几个钱。

    “七娘,是我无能。”竟然叫那么多人钻了空子,柔敷想起小小的院子里,不知藏了多少人的耳目,就惭愧不已。

    夏芳菲摇摇头,她卧病不起,柔敷能将她照料好已经十分不易,更何况还要看着院子,又与雀舌说了许多院子里的事,果然雀舌年幼、心无城府,费上几个钱,就能叫她啰啰嗦嗦地把梨雪院里的事说清楚。

    “七娘,时辰到了。”柔敷眼睛里满是泪光,虽是夏芳菲去负荆请罪,但决定的也是她的命运。

    “那咱们就走吧,雀舌也随着我去。”夏芳菲扶着柔敷站起来。

    雀舌有些迟疑,夏芳菲道:“你怕个什么,将来随着我去敏郡王府或者去柳姨娘背后的主子家,哪一家不比你留在这做个洒扫丫头强?”

    柔敷不知夏芳菲为何叫雀舌跟着去,却也劝说雀舌:“七娘身边没人了,才抬举你呢,你仔细想一想,七娘若康复了,就她那容貌,能连累你跟她吃苦?”

    雀舌讪讪地笑着,终归胆怯,“我不……”

    “这可由不得你,回头我向舅舅、舅母讨了你,半道上将你卖了。”夏芳菲沉声道,虽才见过雀舌两面,却已经明白她是个雀舌多嘴多舌、好吃懒做的人。

    雀舌一哆嗦,不敢再跟夏芳菲讨价还价,只得老老实实地跟着夏芳菲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妻为夫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吧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吧啦并收藏妻为夫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