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妻为夫纲 > 第33章 躺着中枪

第33章 躺着中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七娘不觉得计娘吃下去的药丸有古怪?”柔嘉循循善诱。

    “我又没吃,我怎么知道。”夏芳菲不疾不徐地吃粥。

    柔嘉赶紧给柔敷递眼色,却见柔敷因她的话着恼了。

    柔敷冷笑道:“莫非,你以为是七娘算计了计娘?”

    “……我何曾说过那样的话?”柔嘉心虚了。

    “我们七娘一没能耐请御医,二没能耐买到什么灵丹妙药,计娘自己个无福消受那灵丹妙药,关我们七娘什么事?”雀舌还太年幼,说话时把握不住分寸,一开口就将骆得计埋汰了。

    柔嘉不与雀舌一般见识,悻悻地在屋子里坐着,等夏芳菲吃完了羹,漱了口,柔声劝道:“计娘才吃了药丸就病了,这事蹊跷得很。舅老爷、舅父人都在廷芳院里干着急,七娘好歹过去瞧一眼,也免得旁人背地里说三道四。”

    “舅舅也在?”夏芳菲问。

    “正是。”柔嘉因骆得意一直对夏芳菲情有独钟,心里便将骆得意看做是夏芳菲的人,此时不禁挨近一些,替夏芳菲不值道:“舅老爷急着叫大郎去寻大夫,偏大郎回家一遭,打听到七娘平安无恙,就带着人去廖家门外转悠了。舅老爷只得叫二郎出门请大夫。也不知那廖四娘给大郎下了什么*药……”

    “住口。”夏芳菲脸色一冷,“以后这话再也别说了,莫非叫大郎在咱们院子外转悠就是好事?”

    “可是,那廖四娘瞧着跟七娘好,竟然抢……”柔敷一个激灵,在夏芳菲严厉目光下噤声。

    夏芳菲就着细瓷小茶盅喝了半盏清水,才起身道:“去廷芳院瞧瞧。”这笔账无论如何都怪不到她头上,要怪只能怪那狗。

    暑气蒸腾在地上,夏芳菲一行人沿着游廊一路穿花拂柳,慢慢就到了廷芳院外。

    “听绣嬷嬷说,原先大半个居德坊都是骆家的呢。”柔嘉有些尴尬,胡乱地说句话以解除尴尬,终于明白绣嬷嬷那句七娘从县主府出来,就跟换了个人一样是什么意思了。

    夏芳菲、柔敷并未搭理她这话,才跨进廷芳院院门,就见院子里果然乱糟糟的,丫鬟、婆子个个战战兢兢,远远地听见几个人说“别是从慕青县主府染上了什么邪祟”,又有几个人说“七娘去了县主府,敏郡王就倒了霉;计娘才从七娘那边出来,就也遭了大罪。”

    “七娘,别跟她们一般见识。”柔敷嫩生生的脸颊硬生生被那几句话气红了。

    “雀舌、惠儿,去瞧瞧是哪几个说的,把名字记下来。”夏芳菲道。

    惠儿茫然地张大双眼,开口就要劝说夏芳菲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那几个下人一般见识。

    雀舌却因夏芳菲气定神闲,以为她当真时来运转了,当即狐假虎威地提着裙子跑去看说闲话的是哪几个。

    雀舌过去了,那说话的妇人们自然散开了。

    待雀舌神叨叨地来给夏芳菲说多嘴的女人是谁,那几个女人便不尴不尬地向这门首来奉承着夏芳菲,见夏芳菲不理睬她们,当即扇打起自己的耳光来。

    狐假虎威,无怪乎人家说从衙门口走过的乞丐都比没进过城的乞丐威风。夏芳菲看也不看那些妇人一眼,沿着游廊又向正房去。

    游廊上爬着的油绿藤蔓开着一朵朵紫色小花,因倒霉的不是她,被清风吹拂,夏芳菲不禁觉得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离着房门近了一些,就听见里头呜呜咽咽的声音。

    “七娘过来了。”门外伺候着的柳姨娘、梁姨娘、宋姨娘觑见夏芳菲过来,眼神里都带了两分忌惮。

    夏芳菲含笑点头,待柳姨娘打了帘子,进去后,果然瞧见游氏双眼红肿、骆澄满心无奈、骆氏合着双眼念经、骆得闲六神无主。

    “七娘来了。”骆澄已经从甘从汝、秦少卿那边知道梁内监因为对夏刺史心怀不满要对夏芳菲不利的事,只是这事若告诉了游氏、骆氏,未免又叫一家上下心神惶惶、寝食不安,于是他便将这事藏在心里。

    此时,骆氏、游氏猜着不是夏芳菲使坏就是甘从汝动了手脚,只有骆澄想到是梁内监无所不用其极,想算计夏芳菲,却阴差阳错地算计了骆得计。

    “舅舅,得计怎样了?这么热的天,怕是在慕青县主府闷坏了。”夏芳菲自顾自地道,满脸关切,却不去看骆得计,捡着个铺着软垫的月牙凳坐了。

    游氏垂着眸子不住地抹泪,暗恨自己迷了心窍,竟然当真听从夏芳菲的叫骆得计去看了那御医,谁能想到夏芳菲在这么显眼的地方给骆得计使绊子?心里念了几次阿弥陀佛,恨不得将夏芳菲千刀万剐了。

    “再叫人去看看,二郎怎地还没回来?”骆澄急躁地问。

    游氏不好对骆氏、夏芳菲发火,当即疾言厉色道:“柳姨娘,叫你兄弟出门找一找,瞧瞧二郎这节骨眼哪里去了!”

    “是。”门外柳姨娘低声下气地答应着。

    “大郎呢?还没将他叫来?”骆澄又问起骆得意来。

    “老爷,大郎去打听给得计药丸的御医是哪个去了。”游氏赶紧地道。

    “不要冰沁的。”绿裳将一碗果浆放在夏芳菲身边矮几上,夏芳菲碰了碰碗,便蹙起眉头。

    “还是我去替七娘沏茶吧。”惠儿谨遵柔敷教导,亲自去沏茶。

    游氏心里憋着一口气,暗恨骆得计奄奄一息,夏芳菲还有工夫挑三拣四,“老爷,若是得计有个三长两短……”

    “舅妈三思,万万不可与敏郡王玉石俱焚。”夏芳菲道。

    游氏一噎,在心里冷哼一声,满腔悲愤无处发泄,当即呜咽起来。

    “老爷、夫人,大郎、二郎回来了。”门外柳姨娘的声音干巴巴的,听着有些可怜。

    “快叫他们进来。”骆澄忙道。

    门帘外窸窸窣窣,好半日,骆得意、骆得仁兄弟二人便从门外进来。只见他们兄弟二人脸上俱是青青紫紫,一身衣裳也撕扯的不成样子,头上发髻更是凌乱不堪。

    “这是怎么了?叫你们去御医署问问,你们怎么去闹事了?”骆澄怒不可遏,身子忍不住地颤抖。

    夏芳菲有些手痒,忍不住想摸一摸骆澄脖颈上软趴趴的皮囊。

    骆得意道:“儿子半路上见二郎被一群人围住,便上前提他解围,不想遇上了一伙蛮不讲理的人,也遭了人暗算。”

    游氏耷拉着眼皮问骆得仁,“是些什么人?”疑心是夏刺史招来的祸。

    “……是些泼皮无赖,缠着儿子要过路钱。”骆得仁还不知夏刺史状告京中几个权贵的事,此时他愁眉不展,想不出为何韶荣驸马突然对夏芳菲没了心思且一心想讨回钱财、玉镯。

    “可问清楚了,来咱们家的御医可是御医署里的?”骆澄催问道。

    骆得意摇头,“儿子将整个御医署的人都问过了,没人见过给得计药丸的那位。儿子想顺道请几位御医来家给得计瞧瞧,偏御医们推辞有事,不肯来。”

    “那巫医呢?”游氏觉得骆得计也算是从慕青县主府回来后病倒的,兴许是染上了什么脏东西。

    “如今谁敢请巫医?有些头脸的巫医都卷着包袱出京了,大理寺那边也关押了不少神婆巫师。”骆得意忧心忡忡地道,扫见夏芳菲安然无恙,又担忧骆得计,又对廖四娘心存愧疚。

    一准是因为夏家的事才不肯来!游氏掩面而泣,哭道:“我苦命的得计!”

    骆氏此时不能装傻,只能叹一句:“一准是我们连累了得计,叫御医们不肯来瞧瞧得计。”

    “这话妹妹再不可提起,一家人,何必说这话?”骆澄也很是苦恼,他的官位没有着落,夏刺史又惹了了不得的人,还有那位敏郡王,他最想不明白那位敏郡王到底是怎么想的,先是害得夏芳菲半死不活,如今又担忧起夏芳菲的安危来。

    “父亲说的是,儿子早先替七娘请的几位御医见了儿子,倒是问是不是七娘又病了,听儿媳说不是七娘,口吻才疏远了些,进而推辞不肯来。”骆得意原不想提起自己曾私下为夏芳菲请大夫的事,但看游氏哭哭啼啼下已经怨恨上了夏芳菲母女,只得将这事说起。

    “咳!”夏芳菲被呛了一下,狐疑地想:竟然真有人暗地里替夏刺史照应她?那人照应的方式,也太漫不经心了点。

    这话听在骆氏、游氏耳中,却是另一层意思。她们并其他女人纷纷想:果然夏芳菲被宫里那位瞧上了。

    游氏埋怨骆得意多事,当即落泪道:“你这傻孩子,就不能推说七娘身上不利落,先将人家御医请来再说?”

    骆得意呆住。

    骆澄道:“七娘才好,无端端咒她做什么。”

    “那得计该如何是好?”游氏泣不成声,泪眼婆娑中瞟向夏芳菲,等着她大方地主动称病把御医请回来。

    夏芳菲依旧觉得神清气爽,开始琢磨着这风口浪尖,去廖家探望廖四娘,会不会叫廖家人不喜。

    骆氏看不下去了,虽也不喜骆得计,却看不得骆得计就这么半死不活的——毕竟眼下,夏芳菲瞧着安然无恙,她对骆得计的憎恨便也少了几分,“不如,得意,你托着芳菲的名,再去请一请御医?”

    骆得意踌躇不定,看向夏芳菲,等着她拿主意。

    “……别去请御医,既然是那狗、郡王请的御医,先去敏郡王府上瞧瞧。”夏芳菲恩怨分明地不忍叫那背后帮着她的人落入梁内监手上。

    “这会子跟敏郡王扯上干系,好吗?”骆氏唯恐此举叫宫里那位心存芥蒂,毕竟,谁也不想瞧见自己看上的女人有事时头一个想着去求别的男人。

    “不好那就别去了。”夏芳菲呷了一口清茶。

    骆氏噎住,心道夏芳菲说话怎那么难听!

    游氏却赶紧道:“得意,快去敏郡王府上好生说说,求敏郡王大人大量,快些将解药赐给咱们。”言下之意,指明了下毒的人是甘从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妻为夫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吧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吧啦并收藏妻为夫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