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妻为夫纲 > 第55章 开设学堂

第55章 开设学堂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折腾了小半夜,甘从汝缩在床上不住地打喷嚏,夏芳菲好歹睡了大半夜,兴致很好地捧着热茶坐在床边观看。

    张信之、杨念之小心翼翼地端着姜汤亡羊补牢地进来。

    “县丞,起来吃药了。”张信之道。

    杨念之吸了口气,心叹夏芳菲太狠了些,竟将甘从汝冻到生病。

    甘从汝睁开惺忪的眼皮,勉强坐了起来,从张信之手上接过汤碗,呷了一口,回头再看夏芳菲,见她面上隐隐得意,于是重重地哼了一声,这一哼之后,忍不住又打起喷嚏来。

    夏芳菲噗嗤一声笑了。

    “县丞?县丞?”门外有人来喊,夏芳菲对杨念之道:“对外头人说,今儿个县丞不出门。”

    杨念之忙要去说,却听甘从汝道:“又不是病入膏肓了,叫他们略等等,待我吃了早饭就去。”吹凉了姜汤,一口气灌进肚子里,便起来穿衣裳,匆匆地洗了脸,待柔敷送了早饭来,扒了早饭就向外去。

    “县丞,好不容易病一回,为什么不留下叫七娘照顾?”张信之虽决心叫甘从汝改了那很有些自怨自艾、喜怒无常的性子,但眼瞧他受苦,又于心不忍。

    甘从汝胸有成竹道:“你懂什么,对付女人要刚柔并济,向她走三步然后退一步。这样她才会愿者上钩。”

    “县丞说的这些,不都是咱家教你的吗?”张信之蹙眉。

    甘从汝脚步一顿,暗叹难怪自己不得夏芳菲的心,张信之一个太监懂得什么?想着,与秦天佑、书生汇合,便骑马向霁王府外去。

    张信之、杨念之两个看他远去了,面面相觑地一叹,才回夏芳菲身边。

    夏芳菲这几日做针线,做得有些腻歪了,待甘从汝走后,大着胆子出了院子,果然见没人阻拦她,领着柔敷、雀舌、稼兰几个在霁王里转了一转,只见这霁王府没了蹁跹的蝴蝶点缀,登时显得朴素、寂静了不少,唯一有动静的地方,是养着猞猁、獒犬、豹子、猛豹等猛兽的地方。

    夏芳菲领着柔敷、稼兰几个隔着笼子胆战心惊地将猛兽一一瞧了遍,有些遗憾霁王府没有女眷,叫她这来做客的,竟是除了闲逛再没有其他可做的事。

    晚间,夏芳菲洗漱后,挪回早先的大屋子住,心道他若脱衣裳给她看,她就端着清茶好生地看,没得脱衣裳的有廉耻,她这看的就成没廉耻的了。

    打定了这主意,夏芳菲便在床上躺着等甘从汝回来,眼睁睁地听着梆子声一声声响起,熬到了四更天,还不见人回,到了五更天,依旧不见动静,于是在床上坐不住,起身自己洗漱了。

    待柔敷、稼兰、张信之、杨念之过来伺候,有心要问那狗昨晚上怎没回来,又问不出口,唯恐柔敷、稼兰疑心她惦记那狗了。

    等了又等,只听院子里又人喊县丞,夏芳菲到了窗子边一看,竟瞧见甘从汝从昨儿个她睡着的侧屋里出来,登时心里怒火滔天,心道那狗回来也不来找她?

    “七娘,要不要去跟县丞说说话?”柔敷道。

    “谁爱搭理他!”夏芳菲嗔道。

    待甘从汝走了,夏芳菲又觉无趣,在霁王府里逛了半日,补了半日觉,不觉天又黑了,小心地躺在床上,仔细地听院子里的动静,失眠了半夜,一觉醒来,不自觉地向侧屋看去。

    “七娘,县丞昨晚上没回来。”柔敷一眼就看穿夏芳菲的心思。

    “他不回来正好。”夏芳菲手按在脖颈上的璎珞嘴硬道,吃了早饭,又在床上歇了一会,忽地想自己为什么要为那狗方寸大乱?既然没人管她出不出院子,她就去试一试有没有人管她出霁王府。

    于是叫柔敷拿了羃篱来,换了身衣裳,便领着柔敷、稼兰、张信之、杨念之并几个护院向霁王府大门上去。

    果然霁王府门上的人见了她来,只恭敬地行了礼,并不拦着她出门。

    出了霁王府,就见此处与长安城迥然不同,没有宽敞笔直的街道,甚至霁王府所在的大街也是曲折的,霁王府边上,再没有与霁王府相当的建筑,显然此地就只霁王一个当权者,其他的,就连个县丞都没有。

    夏芳菲隔着羃篱袖着手向周遭望去,半天,见来玩路过的人中也不乏女子,她与柔敷几个戴着羃篱,反而突兀,于是摘了羃篱,就好似试探自己能走多远一般,向着周遭走去,直走到两腿发软,日上中天,额头沁出汗水来,才停下。

    “七娘,咱们回去吧。”张信之拿着手遮着太阳。

    柔敷几个也唉声叹气,夏芳菲却兴奋地拉着柔敷、稼兰道:“你们瞧出什么来了没?”

    “瞧出什么?”柔敷不解。

    稼兰更是一头雾水。

    “那狗……那个县丞天天出去,霁王府又管不着咱们,咱们在这,想做什么都行!”夏芳菲庆幸自己没画地为牢,傻傻地留在霁王府不出去。

    柔敷先怔住,随后依旧不解道:“便是如此,七娘你又要做什么?”

    夏芳菲掰着手指道:“我会女红,又会琴棋书画,哪怕是自掏银子教人读书做针线呢,也比日日等着县丞回来强。”

    柔敷点了点头,张信之心道县丞预料差了,七娘这是他退一步,她就退三步呢,于是不屑道:“七娘何苦费心思教导那些不开化的蛮子。这里不比长安,知道礼数的人不多,若有人冒犯了七娘,这可怎么办?”

    “长安城没开化的畜生才多。”夏芳菲抱着手臂道,若换做一年前,她绝对料不到自己也有光明正大地抛头露面的这一日。

    “七娘……”张信之疑心自己老了,不管是夏芳菲还是甘从汝,都不是他轻易能说动的了。

    夏芳菲自顾自地盘算着,见霁王府来了马车来接,就上了马车,一路进了霁王府,又叫霁王府的执事丫鬟替她跟霁王通传一声。

    自从夏芳菲捅了霁王,这还是她头会子见到霁王,只见霁王脸色依旧不大好,面色凝重地俯身望着面前的沙盘若有所思。

    夏芳菲原不肯打扰他,但等了又等不见霁王说话,就疑心这人在给她下马威,“霁王殿下……”

    “叫我二郎就是。”霁王凝眉道。

    “二郎,我在王府转了几圈,瞧见挨着王府外墙那边有所空院子。”

    “嗯。”

    “我想在那空院子里教导霁王府周遭的女子与小儿读书,不知可否?”夏芳菲道。

    霁王一怔,随后笑道:“自然是可以的,若是五郎去抓土匪一去不回,七娘便与二郎将先时没拜成的天地拜了吧。”

    “抓土匪?”夏芳菲怔住,回头去看张信之。

    张信之也吓得脸色大变,“咱家不知道县丞去抓土匪了。”岭南的土匪是敢与官家作对的主,不比平原一带的土匪山贼好对付。

    “不抓土匪,谁来修路?”霁王道,虽与甘从汝在长安城有些龃龉,谁知,他们二人双双沦落到岭南后,竟然生出相见恨晚的错觉。

    “……多谢二郎。”夏芳菲疑心自己就快要做寡妇了,望见霁王仿佛满腔雄韬伟略一般郑重其事地又去看沙盘,自觉地退了出来,领着张信之、杨念之几个回到院子里,一边叫人去书生们那边打听,一边叫柔敷、雀舌几个将带来的纸墨笔砚统统拿出来,待听书生们说甘从汝与秦天佑带着人走了,便又心不在焉地拿着笔在纸上写大字,留着给她还不知在哪里的学生们临摹。

    一晚上张信之等也没兴致说话,第二日,夏芳菲有些萎靡地起来,带着人去收拾霁王府的空院子,瞧见霁王善解人意地在院子门上悬挂了书院二字的简陋匾额,先叫人感谢了霁王一回,又细心地在领着人择了个好位置在王府墙壁上开了一道侧门,再弄了些桌椅摆在学堂中。

    万事俱备,只欠学生了。

    夏芳菲先请了霁王府的人去周遭游说,偏霁王的名声不似霁王自己想的那么好——只为了蝴蝶一样,周遭的百姓就怨声载道;随后叫柔敷、稼兰亲自去路上揽人,偏招来的人中,女子、小儿不多,好色之人不计其数。

    于是学堂挂了一个月牌子,一个上门学习的女子或者小儿也没有。

    “四岁就会放牛了,这么个劳力,谁肯耗了钱叫他来读书?”张信之感叹道。

    夏芳菲听了,不禁想起甘从汝早先说过的那一席话,心道全叫那狗说对了,只是对着空荡荡的学堂,心里不是滋味——除了刺绣、琴棋书画,她就只剩下从廖四娘那边学来的拍小人了,难道不教人读书,要教人拍小人?

    “要不,七娘教我们吧。”柔敷看夏芳菲的模样十分可怜,主动开口道。

    夏芳菲点了点头,忽地听人说县丞回来,忙向外看去,须臾,又转过头来,叫张信之、杨念之几个都坐好,“不用管他,咱们读咱们的书。”

    张信之、杨念之两个忍不住伸长脖子,可等了半日,也没等来人,反而是霁王府侧门上的家丁来回说:“门上来了一群想跟夏娘子读书的女人、孩子。”

    “来了一群?”夏芳菲诧异地道,虽讶异怎忽地来了一群,却兴奋地撵张信之、杨念之从座位上站起来,给来人让位。

    待果然瞅见七八个十五六岁女子、三四个七八岁男孩期期艾艾地进来,夏芳菲扫见那女子中,有两个竟是赤着脚,登时明白为何没人肯来读书,心道这次却是她不知民间疾苦了,先还兴奋,此时却笑不起来了,听众人喊一声夫子,便道:“每日早上读书,下午,我教你们做针线挣钱。”

    那女子并小儿木讷地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依着夏芳菲的话坐下。

    “这人,都哪里来的?”夏芳菲将学堂里的规矩说了一说,约定明日一早过来读书,就放了众人走,等人走了,便匆匆问张信之。

    张信之道:“县丞回来听说竟然有人敢不来七娘的学堂里上课,当即带着兵去各家里抓人去了。”

    “那贱、人。”夏芳菲嘴角浮出一抹笑,立时就向她院子去,一路上只见霁王府里处处都是壮汉,被人喊了一路刺史千金回到小院里,进了屋子,就听屋子里鼾声如雷,推门进去,瞧见甘从汝满脸风尘、四仰八叉地倒在床上,身上的铠甲也不曾脱去。

    “七娘,县丞怕是累着了。”张信之道。

    “拿水进来,就退出去吧。”夏芳菲道。

    “七娘要给县丞擦身?”张信之疑惑道。

    “谁给那狗擦身?”夏芳菲眯着眼睛微微扫了一扫,因想着擦身会见到什么,登时脸上飞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妻为夫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吧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吧啦并收藏妻为夫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