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妻为夫纲 > 第73章 关心太过

第73章 关心太过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想不到五郎那么听话。”终于,康平公主先开口了。

    在座的女子,但凡有一点“差了”规矩的,没有不被甘从汝咬过的,是以个个不敢置信。

    夏芳菲谦虚地笑道:“如今在外头呢,他这是让着我。”说着,神态坦然地去看在座女子身上锦云缎的衣裳,口中道:“这花样真好,颜色也新鲜。”

    “若是五郎没闹出这么多事,如今你是个郡王妃,也能穿上这样的衣裳。”康平公主全然忘了自己上一任驸马了,此时仿佛当真与那案子不相干般,神色恬淡地说道。

    夏芳菲笑道:“无妨,回头叫五郎去查查这料子用什么燃的,我们回岭南慢慢染去。哎,五郎这人就是太听话了,据我说,一个男人该有些主见才是。”一说三叹地,心里心花怒放,心道有能耐你们也来比。

    “……叫驸马不要送栗子糕来,这会子是在宫廷里,要什么没有?做那小家子气的行径做什么?”康平公主略冷了脸训斥身边婢女。

    婢女听了,忙退出去,须臾果然捧着一碟子栗子糕来,跪下道:“奴婢跟驸马说了,奈何驸马不听。还请公主恕罪。”

    “驸马这是心疼公主才会如此。”

    “正是,到底是驸马会体贴人,公主看在驸马一片真心的份上,且勉为其难地收下吧。”

    ……

    康平公主睥睨着众人,懒懒地道:“我最不爱这样小家子气的行径了,给他扔回去,告诉他,再这么着,我可不会轻饶他。”

    “是。”婢女捧着一盘子喷香的栗子糕又向外去。

    夏芳菲在心里嗤笑一声,心说康平公主这戏也未免太假了一些,饶有兴致地看摆在房中的各色花卉,心道长安城有什么,这些花朵岭南漫山遍野地开着呢。

    众人正称赞康平公主的现任驸马,忽地见几个执事太监过来,众人便不言语了,依着诰命整齐地排列出来,须臾又听见编钟的清越鸣声,洪钟大吕,令人不得不肃穆起来,便随着执事太监整齐地向外去。

    夏芳菲如今是没有诰命的,便站在队伍最后,心里也很有些紧张激动,生恐冷不丁地冒出一个拼死劝阻的老臣来,只见自己随着一群人出了后宫,慢慢地踩上了一片汉白玉台阶,随后编钟声停下,队伍也停下,她余光向两边看去,只望见大队的宫女、太监,竟是瞧不见甘从汝等人如今站在哪里,微微骗了头,见太监眼神锐利得很,也不敢左顾右盼,随着前头人颔首等着。

    直站得两腿发软,忽地见队伍跪了下来,便也随着下跪。

    才一跪下,就又听见编钟清脆明亮的声音传来,随后就是笙箫琴鼓合鸣,听见一阵整齐脚步声传来,偏头去看,只望见一堆穿着霓裳的女官举着硕大的扇子。

    跪得两腿发麻,正疑惑太后什么时候登基,就见队伍起身了,也随着起来,又站了大半日,却见队伍又随着钟声退回到早先的大殿中。

    在前头站着的公主们个个神色激动,仿佛下一个登基的就是她们一般,诰命夫人们也是满口称赞萧太后登基是众望所归,只是众人一时嘴上改不过来,还依旧叫陛下为太后。

    夏芳菲什么都没看见,白跟着来凑了一回热闹,只听听别人怎么说,待听前头的诰命夫人说太后登基时有金龙从天而降入了太后体中,就知道前头的人也没瞧见什么,略等了等,又见宫中赐宴,因没几个人搭理夏芳菲,夏芳菲甚是自在地饱餐一顿,见有个宫人来说:“甘娘子,五郎在宫外等候,请你一同家去。”

    夏芳菲见殿上康平公主等人都不言语了,心下得意,口中说:“又做这小家子气的事,哎,公主该有空替我教训教训他。”

    康平公主淡淡地道:“驸马也不是个叫人省心的,本宫怕没有闲暇替你教训五郎了。”眼皮子一跳再跳,心道难道狗也能改得了吃、屎?这甘从汝昔日何等讨人嫌,如今这是改邪归正了?只是瞧那夏芳菲只模样略好一些罢了,除此之外,她还有什么呢?

    夏芳菲谦和地笑了又笑,此时天才略有些昏黑,宫里已经挂满了明灯,照得四处恍若白昼。

    夏芳菲出了这宫门果然瞧见甘从汝站在灯下等着呢,往日里只道看惯了,谁知他如今这模样分外惹人垂涎,两三步走上去,只是含笑看他道:“亏得你是几外甥,没人拦着你,不然谁有胆量过来接?”

    “你瞧,那边来了个有胆量的。”甘从汝呶了呶嘴。

    夏芳菲望过去,见是个十□□岁俊秀少年,心里猜着这当是被康平公主召唤过来的。因还在宫中,并不与他多说,出了二层宫门,上了轿子,待回了甘家祖宅,立时讨好地挨近甘从汝,堆笑道:“委屈夫君了,夫君大仁大义,妾身感激不尽,今生做牛做马来生结草衔环,也难报夫君大恩大德。”

    甘从汝听她这话腻歪得很,嗤笑道:“得了吧,若不是因为我,你哪里能受那份委屈?”

    夏芳菲连连称事,忙追问道:“你可瞧见太后登基时是个什么模样?我站在队伍后头,一眼也没瞧见。”

    甘从汝笑道:“只顾着看岭南王了,谁有心去看太后?亏得岭南王王想得开,并没露出悲戚模样,不然,太后登基后第一件要料理的事,就是岭南王在太后登基时不敬了。”见嘴上还没改过来,又连声说了两次陛下。

    夫妻二人说笑间进了屋子里,才进了屋子,甘从汝忽地道:“哎呦,忘了赛姨、恭郎还在丈母娘那边。”说着就要出门去接。

    夏芳菲伸手拦住甘从汝,调笑道:“好不容易没人了,你又去接?今晚上就叫妾身好生犒劳犒劳你。”

    甘从汝见她模样甚是妩媚,心里痒痒,于是由着她牵引进了房中,被推倒后,一扭头就闻见床上的奶香味,于是再按捺不住地问:“你说,今晚上谁陪赛姨睡觉?”

    “自然是你丈母娘。”

    “那我丈母爹呢?”

    “你丈母爹有自己的地方睡。”夏芳菲有些扫兴地蹙眉,这会子提起她爹娘,无疑是件败兴的事。

    “那你说,丈母娘是搂着赛姨睡呢,还是搂着恭郎?”甘从汝枕着手臂,“咱们家两孩子没受过委屈,若是丈母娘搂着恭郎,不理赛姨,又或者叫个婆子陪着赛姨去睡,那可怎么办?”

    夏芳菲愣住,翻身倒在床上,“现在也出不去了,太后登基城里戒备森严,你这会子出去,少不得要被人当成反贼。”

    甘从汝连连点头,心绪不宁地道:“我怎么听见赛姨在喊我?”

    “你这是耳鸣。”夏芳菲干脆地起来,自己去洗漱沐浴一番,待回来了,望见甘从汝还焦躁不安地翻覆,嗤笑一声,将他拨开,自己个躺在床上拉了被子睡了。

    “你怎么能睡着?”甘从汝自己不安心,也不肯叫夏芳菲安睡。

    夏芳菲打了个哈欠,将两只腿支起来,“左右有你担心呢,我还费个什么劲?左右你也睡不着,替我揉揉腿。”

    甘从汝一巴掌打在夏芳菲腿上,气咻咻地道:“你也算是做娘的?”起来后向外走了一拳,正待还要再向外,就被张信之、杨念之两个搂住腿。

    “五郎,出去不得!”张信之低声道。

    杨念之哽咽道:“赛姨、恭郎没回来,咱家比五郎还挂心,早去瞧了,坊中一堆堆人拿着刀剑巡逻呢。”

    甘从汝咬牙切齿地重新回房,见夏芳菲已经睡着了,便伸手将她弄醒,两三次后便也在夏芳菲背后躺下,到底心绪不宁得很,只觉得昔日床上满满当当地躺着四个人,叫他心里也满满的,如今空出一大块来,又叫他心里失落落的,恭郎还就罢了,尤其是赛姨,想到赛姨晚上蹬被子亦或者横趴在枕头上了,以骆氏的手段,定会用布带将她绑起来。

    心绪不宁地等了大半夜,终于听窗外张信之、杨念之二人说快到开坊门的时候了,于是赶紧起床,洗漱之后,又拉扯了夏芳菲也起来。

    夏芳菲嘟嚷道:“若你这会子过去,恰我父亲母亲好不容易团圆一次呢?你也知道我父亲母亲难得团圆一次,你若回去若拆散了他们呢?”

    甘从汝一怔,不免想夏刺史从来都是跟骆氏分房睡的,若果然被他搅合了,他这罪过可就大了,有道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骆氏怕……这么一踌躇,当即也不好立时去夏刺史租住的院子去,见夏芳菲还要睡,一意拉着她起来吃早饭,难得闲下来,就叫人拿了这两年祖宅这边的账册来看。

    夏芳菲一听到账册,果然不困了,立时抖擞精神,换了衣裳,对着镜子涂脂抹粉,打扮得精致非常,才与甘从汝一同看账册。

    甘从汝疑惑不解道:“为什么你看账册要打扮?”

    夏芳菲笑道:“不看账册打扮,那什么时候打扮?”待见张信之送了账册来,忙去看,略翻了几页,见这几年长安这边赚的不如花的多,登时没了喜色,须臾想明白了这边的银钱大多挪用去修建码头、租借船只了,这才漠不关心地将账册推给甘从汝。

    待天大亮了,不等他们去接,骆氏已经带着赛姨、恭郎回来,望见骆氏带着大包小包,夏芳菲忙问:“母亲是要过来住着?”

    骆氏坦然地道:“我放心不下赛姨、恭郎,再者说,你父亲那边也没什么要我费心的。”难道不来看着外孙外孙女,回家去守着庶子生的孙子孙女?

    夏芳菲连连称是。

    甘从汝强忍着激动地握着赛姨、恭郎的手,忍了又忍,终归忍不住问骆氏:“岳母昨晚上是搂着谁睡的?”若是赛姨还罢了,若是恭郎,那赛姨心里该是多委屈!

    骆氏一愣,须臾红了脸,低低地啐了一声。

    甘从汝立时就觉绣嬷嬷、柔嘉等人看他的眼神变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妻为夫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吧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吧啦并收藏妻为夫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