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 > 006.惊爆——车祸背后的秘密

006.惊爆——车祸背后的秘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到车上,乔歆瑶还在抽泣,一直以为她是装的的严致远不禁有些慌神,手忙脚乱的给她找面纸,语气轻柔的问道:“不会真的吓到了吧?”

    乔歆瑶瞥他一眼,那眼角眉梢的风情让严致远的小心肝都跟着颤了颤,有的时候刻意的装出性感妩媚,却不如别人不自觉绽放的那一抹风情。

    那一眼是带着她的不满的,但是严致远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乔歆瑶气急有横了他一眼。严致远这才反应过来,现在可不是欣赏美人的时候,乔歆瑶明摆着的不满啊!

    他无辜的看向她,摸摸鼻子有些心虚的问:“我没有得罪你吧?”这话怎么听都是底气不足!

    从纸抽的盒子里抽了一张纸直接扔向了严致远,乔歆瑶气愤的说道:“你和楚云扬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竟然连不靠谱也是这么的像。”

    严致远皱眉,这又是哪跟哪啊?明明再说他们的事情怎么又扯到楚云扬身上了,而且还拿自己跟楚云扬作对比,这有可比性吗?

    虽然知道现在乔歆瑶很生气,但是严致远就是很不喜欢她在这个时候提起楚云扬,所以俊脸微沉,声音也不自觉的低了两度。“这关楚云扬什么事?而且别拿我和他相比较!”

    乔歆瑶此时忙着擦眼泪,哪有时间观察他的表情,只是听了他的话见他竟然是这种态度,就差没有指着他的鼻子骂他一顿了,但是最后有忍住了。

    严致远见她竟然没说话,心里也松了一些,从纸抽里抽了两张纸小心翼翼的给她擦眼角的眼泪,眼底带着心疼,语气也和缓很多。“怎么还在哭,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乔歆瑶可以一边谈笑风生一边给白浩轩取弹壳,还敢无法无天的殴打军火王约翰,怎么可能见到一个车祸就哭成这样?

    乔歆瑶瞪他,狠狠地瞪他,可是不仅没有半点的威慑力,反而有种楚楚可怜的感觉,因为就在她瞪着他的时候,那眼泪就像小溪一般缓缓的流下来。

    严致远的一颗心不受控制的痛了起来,他突然忍不住将她拥在院里,白皙的大手在她丝滑的发丝间穿过,轻柔的抚着她的背。

    乔歆瑶被他弄得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刚想推开他的时候,就听到一声轻叹,接着严致远问道:“你是不是真的很不喜欢校安会,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真实的样子?”

    乔歆瑶没想到严致远想歪了这么多,不过到真是不想太高调,不过也不想像以前一样,因为以前的那个乔歆瑶不是她秦潇,她有她自己的风格。

    从严致远怀里爬出来,她的眼泪还在流,严致远眉头现在已经完全纠结在了一起,“怎么还在哭?真的就这么委屈吗?”

    连严致远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是多么的宠溺、包容。

    乔歆瑶狠狠得意了一下鼻子,对严致远强调道:“首先你要明白一点,我没有哭只是眼泪不听使唤,第二,虽然不太喜欢校安会,但是倒也接受。”

    严致远看着她严重怀疑她的话,但是又不说穿,笑道:“那你说这是什么?”将指尖的晶莹展示在乔歆瑶面前,明明只是一颗泪珠,他不是没有见过别的女孩哭,却从没有现在这样的感觉,觉得自己的手指承受不了那一滴泪的重量。

    乔歆瑶委屈极了,瘪瘪嘴。“你以为人家想啊!还不是刚才的情况紧急,我会这样是因为被芥末刺激的。”

    这次轮到严致远惊讶了,他凑近乔歆瑶的脸看到她的眼圈红得很,脸色不太好看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至于这么糟践自己吗?”

    说到这个乔歆瑶就更委屈了,她这人什么都干得出来,就是哭不出来。刚才那么多人她要装也不能干打雷不下雨吧!正巧那时候那个妇女经过,她就顺手把人家的道具拿出来了。

    但是打死她她也想不到,那女人竟然下了血本了,坐在手帕上放了那么多的芥末,怪不得没有了手帕那女人也哭得稀里哗啦的,手上沾了不少芥末油吧!

    严致远对她简直已经无语到一定程度了,但是却看不得她这样难过,于是小心的给她擦着眼泪,车子一直停在街边,他看了下周围然后道:“我带你下去找地方洗一洗吧?”

    乔歆瑶点头,这东西太霸道了,要是不赶紧处理了她怀疑自己会哭死。

    严致远无奈的拉着她去了一家美容中心,最后在专业美容是的帮助下,这才算是解决了乔歆瑶的决堤问题。

    再次回到车上的时候,乔歆瑶已经让化妆室给化了妆,因为眼睛实在太红了,出去会吓到人的,最重要的是丢人。

    严致远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已经恢复正常的乔歆瑶,一直的疑问还是问了出来。“你刚才说和楚云扬一样是什么意思?”

    严致远一直都很介意这个问题,但是乔歆瑶说过一遍之后就在也没有提了,所以她想了很久都没想明白之后,还是主动问了出来。

    他这不问还好,一问乔歆瑶就想起了刚才的事情,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训斥。“严致远,你是怎么开车的,怎么也跟楚云扬一样的不靠谱?他撞了人之后你也撞?”

    虽然明知道那个人是故意被撞得,但是乔歆瑶还是忍不住这样说。当初他和楚云扬两个人撞了她的事情,她当时念在楚云扬的身份也就过去了,但是心里还是有点小怨念的,这次是一个契机直接爆发了。

    严致远原本觉得自己挺委屈的,但是听乔歆瑶这么一说他才知道原来她还是对那件事情耿耿于怀啊!于是也就只能沉默了。

    他不说话不反驳乔歆瑶有再多的不满也只能像是打在棉花上一样,真的是很没劲。

    不过很快严致远就抬起头对她道:“上次的车祸是我和楚云扬撞了你不错,但是你也有责任啊!楚云扬明明早早就踩了刹车,是你自己冲过来的。”

    一听严致远竟然说是自己的错,乔歆瑶不干了。丫的,虽然当时被撞得是乔歆瑶,但是她接受了她全部的记忆,当时的情况她记得一清二楚。

    “丫的,严致远你竟然敢逃避责任,姑奶奶就站在斑马线上在你们的车子距离我十米的时候我就已经在也没动过了,你别说你们的车子刹车之后滑出十米。”乔歆瑶狠狠地说道。

    当时虽然不是下班的高峰期,但是他们是在市中心车速可想而知,楚云扬的车再高的速度刹车之后也不能滑出十米并且撞死了乔歆瑶吧!

    所以在乔歆瑶看来严致远这是在为他和楚云扬开脱,所以一点也不相信严致远说的话。

    而严致远对于乔歆瑶的话也不太相信,某人可是曾经亲口说过的,即使她错了也绝对不不会承认,所以这件事情严致远根本就不太相信。

    看他那样乔歆瑶就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了,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很严肃的说:“严致远,我说的是真的。我做的事情从来就不需要隐瞒!”

    严致远清楚的看到了乔歆瑶眼底的一丝受伤,他的怀疑让她觉得难堪,本可以不用解释,但是因为在乎所以她解释了。

    严致远心底一痛,眼里满是对她的愧疚,和乔歆瑶真正相处的时间有限,可是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她做了很多的大事,而他却忽略了她的性格。她是骄傲的,所以根本就不屑去否认自己做的事情。

    那时候在醉情她说即使她错了也不会承认,因为她有绝对的自信她自己不会做错,所以狂傲如她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严致远的心瞬间清楚了自己的错误,很早以前就警告过自己把不要轻易的去怀疑她,但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却总是不自觉地去做。严致远看着乔歆瑶郑重的道歉,“歆瑶,对不起!”

    乔歆瑶随意地摆摆手坐回到了自己的副驾驶位置,对严致远她也实在是超出自己设定的底线了,所以以后也该注意一下。

    严致远见她淡淡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于是说道:“我真的没有骗你楚云扬真的是很早就刹车了,至于为什么会撞上你我一直以为是你自己没看到车,所以……”

    乔歆瑶背靠着车座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思考这个问题,如果真的想严致远所说的那样,楚云扬早早就踩了刹车,而自己也没有动,那么车子滑出去那么远就是一个问题了。

    良久之后乔歆瑶突然看向严致远问道:“楚云扬的那辆车应该不是他自己的吧!我记得应该是一辆军用的越野车才对。”

    当时乔歆瑶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就被撞倒了,所以还真的记得不是很清楚。

    严致远点头,“确实是越野车,也不是楚云扬的,而是他爸爸楚政委的,据说是刚发下来的中将级的配车,他爸爸还没用过就被他偷着开出来了。”

    当时正赶上秦潇去世,作为秦潇好友的楚妈妈伤心欲绝,所以连最宝贝的儿子都不管了,楚政委更是焦头烂额,楚云扬这才有机会将车给开出来。

    听了他的话乔歆瑶点点头,是有这么一回事,军区正在改革,所以每一个校级以上军官都会重新配车,而根据级别和工作属性配备不同的车。

    楚政委是首都军区的政委中将军衔他的车又怎么可能会差,如果真像严致远说的一样就是有人对车动了手脚,那么是想要谁出事呢?

    楚政委这个人是一个儒雅的将军,做事也是有条不紊从来就是一个老好人,也没有参与任何的派别,可以说是中立派的代表人物。

    秦潇是主战派的人,所以她的死很是耐人寻味,各种势力想要对她除之而后快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楚政委不同,他是中立的,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对他动手。

    那么这个车就不应该是被人动过手脚的,现在乔歆瑶脑袋真的是一团浆糊了,事情似乎越来越理不清了,难道自己的常识出错了,可是怎么可能?

    严致远看她一直皱紧了眉头也知道事情可能不是那么简单,所以他看了一下时间说道:“不如去我家里吧!那辆车现在还停在我家,楚云扬没有把它带回去。”

    楚云扬第一次回去是被楚云帆给抓回去的,回去之后又要处理乔歆瑶交给他的事情所以把车的事早就忘了。第二次见面他们也没提过车的事,后来楚云扬离开到现在也不过是两天,京城那边应该也没在意。

    “你说车子在你家里?那我们还是去看看吧!”与其在这里冥思苦想,还不如亲眼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严致远自从来到S市之后从来没有带过人回家,更不要说是女孩子了,所以当严致远亲自帮乔歆瑶开了车,将睡着了的她叫醒并且拉着她进了别墅的时候,整个严家沸腾了。

    乔歆瑶下了车就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注视,严家并不是一般的人家,可以说是百年望族了,所以很多时候是很讲究的,家里的用人也都很懂礼貌。

    这样盯着少爷带回来的客人看本身是很失礼的,但是那些人就好像不知道这个规矩似的,竟然一直盯着乔歆瑶。

    严致远见乔歆瑶被大家看得有些不悦,笑脸沉了下来一记眼刀过去,所有看着乔歆瑶的用人瑟缩的收回目光不敢再看。“走吧!咱们先进去,估计还能赶上吃完饭!”

    确实赶上了晚饭时间,但是乔歆瑶却有点尴尬,弄得自己好像是来他们家蹭饭一样。严致远看她这么别扭笑道:“我不是也在你那白吃白喝了几天!”

    说起来也真是的,严致远一直都是谨慎小心的遵守着一个大家少爷应有的修养,所以几乎没有不回家的时候,这几天人跟乔歆瑶他们熟了之后,十天假期就最后一天是住在自己家的。

    见他居然拉着一个女孩进了门,来迎接他的管家阿姨愣了一下,然后风韵犹存的脸上就露出了慈爱的笑容,看着乔歆瑶微笑起来。

    然后又对严致远说道:“今天你爸爸回来的很早,你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就先吃饭了,你们回来的倒是正好。”

    对严致远的家庭乔歆瑶知道的并不多,因为严克强是从政的,而她虽然位高却不太喜欢交际,和严克强也就算是泛泛之交吧!只是严家老爷子和她关系倒是不错。

    餐厅里只有两个人在用餐,严克强和他的妻子王雪,王雪是出身京城大家王家的嫡女,教养上自然不用说了,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但是也有些过于“大家闺秀”了一点。

    “端庄贤淑”是乔歆瑶对王雪的第一评价,然后她看到王雪对自己温柔浅笑,她对她的评价又多了“平易近人”这四个字。

    “阿远,这是你的朋友吗?腰带朋友回来怎么也不早点说一声,我们怎么也要等你们回来一起吃饭啊!”王雪见到乔歆瑶的第一眼就很喜欢,想起这几天儿子的异样瞬间就明白了,所以对乔歆瑶格外的亲热。

    “食不言寝不语”这是大家族的规矩,严克强这个人就是这样一个守礼的人,秦潇以前就是讨厌他这样,小的时候魏振生在京城的时候,秦潇是魏振生的养女,所以和他们都很熟。

    他们也是玩伴,但是严克强小小年纪就像是一个老学究一样,死板的要命,还总是管东管西的。秦潇后来忍无可忍揍了他一顿,他倒是没有怎么样也没怪她,但是那之后她就再也没理过他,从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变成了泛泛之交。

    当严克强抬眸看到乔歆瑶的脸的第一时间,他手上拿着的象牙白的筷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一摔两半。乔歆瑶看着他撇撇嘴,这人的习惯还真是像他的性格一成不变。

    想当初他们一起上学当然也会在一起吃饭了,而这个家伙大家都是用食堂的筷子,就只有他自备,还都是这种象牙白的筷子。

    这并不是用象牙制的,而是一种什么玉不算太值钱,也不会太滑但是重量在,严克强就是喜欢这样的重量感觉。

    当年只要他和秦潇同桌吃饭,他拿出一双这样的筷子,秦潇就给他折一双,然后他就会乖乖的用学校的筷子吃饭。第二天他还会带这样的筷子,她接着折。就算后来她刻意的疏远了他,但是在食堂看到他拿出筷子的时候还是会下意识地去给他折了。

    可以说严克强这辈子做的最失败的事情就是吃饭,因为没有一次能够按照自己的心意吃到自己喜欢的筷子夹的菜的时候。后来她进了部队,他才算是解脱了。

    乔歆瑶还真是不得不感叹,自己跟这种质地的筷子还真是犯冲,当年是自己去折它们,现在它们自己掉在地上断了,还真是两种境界啊!

    但是严克强的失态却是让严致远和王雪万分惊讶,严克强自严致远有记忆以来从来没有这样过,这让他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乔歆瑶。

    乔歆瑶哪里知道严克强这个家伙的性格竟然变得这么不好相处了,所以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严克强看着乔歆瑶那张熟悉的脸,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喃喃的叫了一声“潇潇”有自我否定的摇摇头。“你不是她,她没有这么年轻,而且……”眼底有一丝伤色,再抬头已经恢复正常,看着乔歆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严致远皱紧了眉头,并不是因为父亲对秦潇那么亲昵地称呼,毕竟楚云扬也是这样叫秦潇的,他只是觉得父亲今天很不对劲,对乔歆瑶也有些失礼。

    乔歆瑶倒是不觉得,以前她和严克强相处的时候虽然已经是二十几年前了,但是大家还是很随意的,即使是严克强这样的麻烦人。

    “您好,我是乔歆瑶,严致远的同班同学。”她很自然地回答了严克强的问题。

    “姓乔吗?哪个乔?”严克强目光灼灼的看着乔歆瑶。

    乔歆瑶也不闪躲,很自然地回答:“乔明旭那个乔!”

    严克强身躯一震,脸上透出一丝了然,然后点点头对他们道:“过来吃饭吧!”又叫来管家让她加一道糖醋鲤鱼。

    乔歆瑶看着严克强虽然没说什么,但是还真的挺惊讶的,这人居然还记得秦潇喜欢吃糖醋鲤鱼,但是她不问问自己喜不喜欢吃,是不是不太好?

    看着她疑惑的目光,严致远说道:“我父亲喜欢吃糖醋鲤鱼,我们家厨师做这道菜做得很好,你不是也很喜欢吗?”

    在严家吃饭的时候是不允许说话的,当严致远给乔歆瑶讲解的时候,王雪有些担忧的对严致远使了眼色,可是严致远装作没有看到。

    严克强听了严致远的话并没有呵斥他,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乔歆瑶,良久之后才叹道:“乔家的人果然都喜欢这个味道。”这个所谓的乔家人当然是秦潇。

    在这之后严克强就再也没有说过话,而乔歆瑶他们也都没有说话,吃过了晚饭之后严克强就去了书房,而在他离开之前对乔歆瑶说了一句:“如果没事,以后就常来吃晚饭吧!”

    乔歆瑶并没有多么惊讶,只是对严克强点了点头,严克强就住在也没有看他们离开了。

    王雪虽然很惊讶于严克强的态度,但是这么多年以来她已经习惯了丈夫的自说自话。

    严致远虽然不知道严克强为什么对乔歆瑶这样的态度,但是有一点很肯定严克强是知道乔歆瑶的身份的,甚至于他们之间应该是有一些关系的。

    严致远知道严克强最初的失态是因为乔歆瑶长得酷似秦潇的原因,以前他一直不知道父亲居然和秦潇关系这么好,他们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然疑惑,但是严致远并没有问乔歆瑶,在他看来乔歆瑶应该和自己一样什么都不知道,所以问了也是多余,还不如自己去查。

    吃晚饭之后,他带着乔歆瑶一起去了车库,楚云扬的那辆肇事车还停在那里,自从撞了乔歆瑶之后就再也没有开过。

    乔歆瑶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车子,尤其是对车子的一些主要部件,但是却没有任何问题,而她又不相信真的只是意外,又重新的检查了一遍,终于发现了一些线索。

    将身上的灰尘拍了拍,乔歆瑶看向严致远问道:“楚云扬来S市的事情他家人知道吗?或者说他来的时候有没有人保护?”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但是刚才乔歆瑶看到的线索他也看到了,所以想来乔歆瑶不会是无的放矢的,所以说道:“怎么可能派人保护他,他当时是偷着跑出来的,到了这边才给他家里说明的情况。”

    “也就是说没有人跟着他保护了~!”乔歆瑶露出一副深思的表情,而后对严致远说道:“这辆车被人动过手脚了,应该是想要楚云扬的命,看来楚云扬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啊!竟然让人这么煞费苦心。”

    这话听着有点讽刺,乔歆瑶却笑的惊艳,很是随意的说道:“那天一起去醉情之前在商场的时候,我就看到有人跟着,还以为是保护他的人!”不过现在想来应该是要杀他的人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凌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若并收藏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