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 > 033.印记——一生的耻辱

033.印记——一生的耻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说你的第一次一定要是我的,所以在我没有取走之前,你要是敢……别怪我不客气。”爆虐的气息完全的不加遮掩。

    “完整的你我会放到心间上呵护,但是如果背叛了我,我会亲手毁了你的,还有那个男人。”就好像真的发生了一样,阮丰眼神似乎真的要杀人。

    还真是心情不定啊!前一刻还温柔软语,现在却……真是让人无语!

    “滚远一点,姑奶奶愿意和谁,那是我的自由,你管的着吗?”虽然身体软的不行,但是乔歆瑶的语气可不会软。

    乔歆瑶的话并没有触怒阮丰,他只是饱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忽然笑了起来。“你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想要我珍惜这次机会?”

    “确实,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了。”意味深长的对乔歆瑶说了一句,阮丰笑意加深。

    一股深深地不妙感觉充斥在脑海里,乔歆瑶看着阮丰眼神满是防备,这个混蛋不会真的要做什么吧?

    “阮丰,你要还是个男人就不要趁人之危!”她现在动一下都很困难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我要是男人就放开你,可我要放开了你我可就是禽兽不如了,你说是不是?”愉悦的一双眸子都染上了笑意,阮丰这样问道。

    他也是正常的男人,而且已经成年了。虽然一直很克己从来没有碰过任何女人,可这也不代表他什么也不懂,男人在这个方面往往是无师自通的。

    而他自己从来不想去标榜自己有什么风度,也没有要让一个女人评价自己是不是男人的觉悟。

    对乔歆瑶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对她做什么,并不是他怕她恨他,只是觉得时机还没有到。他对她是从来没有过的认真。

    明明知道不应该这样做的,可还是放任了自己的心去沉沦,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心可以很好的控制,却终究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他清楚的知道乔歆瑶的身份,也知道她和秦潇的关系,本应该是避而远之或者是直接当做敌人的,可是他却真的做不到。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很压抑自己的感情,可是这次他不想对任何人妥协,即使是他最亲的人。

    乔歆瑶看着阮丰,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她还是能从他的气息中感受到他的情绪波动有多么大,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事情。

    对阮丰乔歆瑶没有一点了解,唯一知道的那些还都是假的,可能唯一真的就是他此刻流露的真实情绪吧!

    收回思绪阮丰发现乔歆瑶正在看他,在炽白的灯光下,她眸子深处的紫色光彩格外的灿烂夺目。

    低下头,他含住她的耳垂,在她耳边低喃:“或许我应该先下手为强,省的你以后做出什么让我不高兴的事情,你说好不好?”

    “好你个大头鬼,快点起开!”阮丰这个人的阴晴不定乔歆瑶已经见识过了,他说的话可不仅仅是开玩笑吓唬人,很有可能会落到实处的。

    “这样和我说话,你这个女人还真是够无情的了。”这样说着阮丰却没有真的生气。

    而他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乔歆瑶的心里透心凉,这个家伙绝对是说的出做得到的。

    只见阮丰上身直起来和乔歆瑶的距离瞬间就拉开了,她刚想输一口气的时候,却被他的动作惊呆了…

    毫不迟疑的阮丰抬起双手,放到乔歆瑶的衬衫领口,然后在她不敢置信的目光下一用力,一连四声“啪”响过后,乔歆瑶胸前的风光一览无疑。

    “啧啧啧,没想到你居然喜欢黑色蕾丝的文胸,果然是性感撩人,还真是看不出来。”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阮丰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说道。

    死死的等着他,乔歆瑶无语加懊恼。喜欢黑色并不是因为性感惑人,又不是穿给别人看的,她只是不喜欢那些花哨的颜色。

    “阮丰,闭上你的狗眼。”懊恼不已无奈此刻却只能坐以待毙,不过嘴上她是不让分毫的,阮丰最好还是配合她。

    “闭不上怎么办,你要不要帮忙,不过还是算了吧,你现在这么柔弱我怎么能舍得。”阮丰对他眨眨眼睛。

    气的冒火,不过从他的戏谑来看他应该不会这么对她做什么,还真是恶趣味,竟然这么喜欢恶作剧。

    其实她也明白这不仅仅是恶作剧,也是他对她的警告,对她刚才出言不逊的不满。

    “不过……”他望进她的眸子,两人对视间各人眼中的神采都传达给了对方。

    “阮丰,别闹了。”他眼中的那份感情,乔歆瑶前世的时候在沈宏邦、白哲翰和冷漠的眼中都见到过,而这一世楚云扬亦是。

    她一直以为阮丰只是在开玩笑或者是要离开了,所以来找她报仇,用这样的方式,因此从一开始她就只是想陪他玩玩,让他离开的时候能够把这边的事忘了。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会是认真。玩笑可以,她愿意陪着他玩,就算是给他占点便宜也无所谓。但是如果他是认真的,她……

    乔歆瑶突然服软的话,并没有让阮丰开心,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她,良久之后他突然自嘲的笑了起来。

    “乔歆瑶,原来从始至终你就没把我的话当成一回事,你以为什么?我在开玩笑吗?”

    沉默,也等于是默认,她刚才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她不这么想了,不过却不会主动说出来。

    “那么现在我郑重的告诉你,我很认真,所以你不要给我当做是笑话,我说到做到。”阮丰看着她。

    “我突然觉得如果我这次放过你可能会让我自己后悔。”他看着她眼底没有一点玩笑的意思。

    心里“咯噔”了一下,乔歆瑶知道此时的阮丰是很认真的。她不在乎那层膜,可她在乎是个谁。

    对阮丰最多就是不讨厌,还没有让她心甘情愿的做那种事情的程度,或者说她所认识的人里还没有这样的一个出现。

    “阮丰,给我适可而止。”语气从未有过的严厉,因为之前只是想让他出口气,以后两不相欠,可是现在……

    “适可而止?怎么可能!”阮丰冷笑,然后在乔歆瑶的注释下慢慢地低下头。

    瞬间出了一身冷汗,他没有再吻她的唇,而是将吻落在了她的锁骨上,然后游移着。

    汗毛都竖了起来,乔歆瑶气的身体都在颤抖,突然闭上眼睛。丫的,就当做是被狗咬了。

    乔歆瑶的表现刺激了阮丰,冷哼一声,他用力的在她的锁骨处留下了一道鲜明的吻痕。

    然后说道:“乔歆瑶,我可以不动你,但是总要留下一点我的痕迹。”

    本以为那道吻痕就是他留下的印记,但是乔歆瑶显然是小看了他。

    阮丰的唇在她的肌肤是游移,突然定在了她左胸位置,他没有将她的文胸脱下,所以只是停在了边缘地带。

    乔歆瑶的脸瞬间爆红,这个色胚。

    阮丰因她的表现而微笑。然后在他唇所接触的位置重重的咬了下去,只到感觉到了一丝血腥气才松口。

    本来还恼羞不已的乔歆瑶,却因为他突然的动作,瞬间僵直了脊背,不敢置信的看着阮丰,却没有出任何的声音。

    将渗出的血珠用舌头舔下去,然后似乎回味的啧啧嘴,阮丰此时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吸血鬼,冰冷的充斥着野兽的气息。

    她知道他这么做是有一些在精神上威慑她的意味,只是他的残酷确实让她大吃一惊,也让她本就对他没有兴趣的心,想要更加避而远之。

    “如你所愿了,滚吧!”没有半点的情绪变化,乔歆瑶的声音冰冷阴郁。

    阮丰的手刹时顿在了空中,他看着乔歆瑶,眼底有着什么自己也不懂的感情在流动,但是他却不愿面对。如她所愿的从床上下去,然后离开,甚至连一句话也没有说。

    阮丰离去的背影,并没有半丝的得意,有的只是见他已经都没有发觉的落寞和恐惧。

    乔歆瑶看着,却只是冷冷一笑,对阮丰她不想要浪费半丝感情。阮丰这个人太阴沉了,他的爱会毁灭一个人的。

    阮丰落在她身上的齿痕并不浅,而且又是在那样的敏感部位,就算愈合了也会留下痕迹的,就像他说的留下了属于他的印记。

    不过乔歆瑶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她根本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的联系,所以他所谓的印记,其实是她乔歆瑶前世今生最大的耻辱。

    “陈怡,进来一下。”将被子拉上来,乔歆瑶对门外的陈怡说道。

    陈怡是知道阮丰来了的,但是因为他和乔歆瑶说话声音不大,房间的隔音效果还比较好,所以她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乔歆瑶见她的时候她以为出了什么事,所以进来的很快,但看乔歆瑶似乎很好,终于输了一口气。

    “陈怡,去衣柜里给我拿一件新的衬衫。”乔歆瑶指着另一边的衣柜。

    心里是惊讶的,不过陈怡并没有表现出来,拿过了衣服,乔歆瑶让她帮自己穿上。陈怡这才知道阮丰居然对乔歆瑶用了药。

    当陈怡看到了乔歆瑶身上的那触牙印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阮丰,简直就是禽兽,哪有他这样喜欢一个人的?”

    乔歆瑶没有对此发表自己的意见,她只是问陈怡说道:“我曾听说四位骑士中有一位学过纹身,不知道是哪个?”

    骑士学的东西她是不知道的,当年他们也没有学多少,乔家就出事了,所以……

    乔歆瑶这样一问陈怡就知道她是想做什么了。于是说道:“其实就是我妈妈,我也和她学了一些。”

    “那最好了,在这里给我纹一朵红色的罂粟花。”指着胸前的齿痕乔歆瑶说道。

    “现在吗?还是等伤口好了再……”后面的话陈怡没有说,因为她感觉到了乔歆瑶心意的坚决。

    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陈怡才终于收工,而自始至终乔歆瑶都没有出一声。陈怡的工具是她妈妈亲自送来的,本来她想来动手的,却被乔歆瑶拒绝了。

    而本可以局部麻醉一下的,但是乔歆瑶却拒绝了,她要记住这份痛,这可是阮丰留给她的。

    在凝白的肌肤上,血色妖娆的罂粟花诡异的绽放着。惊心动魄的美丽,却也是剧毒无比。

    关于阮丰昨晚来找她的事情,乔歆瑶相信黎轻寒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可是依旧这么平静还真是有些说不过去。

    乔歆瑶才刚躺下,苏杭就拿着报纸冲了进来。“公主殿下,刘市长死了。”

    乔歆瑶疲惫的抬了一下眼皮,然后点点头。“我知道了!”

    苏杭错愕不已,这就完了,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了。死的可是刘市长啊,而且昨天刘市长可是来找过她。

    苏杭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陈怡带了出来。乔歆瑶已经两天没有好好休息了,他们不能打扰她。

    他们出去之后房间陷入了安静,乔歆瑶闭上眼睛,却并没有睡着。刘市长还真是动作迅速。

    昨天她给他看的是他这些年以权谋私,收受贿赂买官卖官的证据。其中牵连了很多人,一旦公布于众后果可想而知。

    刘市长虽然好大喜功没什么自知之明,但是却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牵连出那些人的话,对他没有一点的好处。

    而且一旦揪出了那些人,他还是会被舍弃,所以还不如他自己死了,这样那些人至少还能念着他的好,照顾照顾他的妻儿。

    其实这就是弃车保帅的事情,而乔歆瑶最初的目的也是这个,根本没想过要牵扯这些人。

    刘市长去世的消息一时间在整个华瑞风靡了,大家都是知道刘市长来见过乔歆瑶的,而他在这之后就死了,某些有心之人就会联想,不过华瑞大部分人都是帮着乔歆瑶的。

    刘市长的事乔歆瑶从来就没当回事,睡了一上午之后,她终于精神了。

    午后的阳光格外的温暖,她现在不比以前,她是病人所以要多晒晒太阳。当然这是楚云扬说的。

    交流会结束,李伟宸被老李急急得给叫了回去,甚至没有机会和乔歆瑶道别,楚云扬本来也应该回去的,只是他赖着不肯走,他爷爷也无奈。

    黎轻寒不知道在忙着什么,和韩辰两个人根本就看不到人影。

    推着乔歆瑶的轮椅走在校园的小路上,他们也确实够悠闲地了,明明是高三的学生,却没有一点的高考压力。

    “你什么时候回京城啊?”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楚云扬就算是多留两天也没有什么意思。

    楚云扬推着她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轻轻一笑。“等你过了生日我就会京城了,毕竟我是英才的学生,并不是华瑞的。”

    “我没有要赶你的意思,只是觉得你出来这么久了,家里人一定很担心。对了上次车的事情查清楚了吗?”乔歆瑶问道。

    上次楚云扬开着被人做了手脚的车来了S市,让秦潇的灵魂进驻了乔歆瑶的身体。

    “车轮上被人放了一种特殊的粉末,这种东西均速行驶的话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是飙车那样的话,在刹车的时候就会是车辆滑行更远的距离。”楚云扬给她解释。

    既然是急刹车肯定是因为前方有情况,而这辆车却是会滑行更远的距离,很有可能出现交通事故,就算不是楚云扬自己追尾撞了车,也有可能是撞伤了人,而楚云扬又是那样的身份,这样的事情很有可能被无限放大。

    楚云扬在京城的时候太张扬了,所以那些人以为他会用飙车的速度开车,却没想到他还是很有分寸的,并没有开的那么快,所以没有如他们的愿。

    “还真是用心良苦,那辆车是你爸爸的,有谁能够接触吗?”抬头看他,乔歆瑶问。

    “已经查到了,不过那个人自杀了,所以线索就断了。”说到这里楚云扬的目光深了几分。

    他们两个正在这边聊天,陈怡的身影向着这边跑了过来,乔歆瑶示意楚云扬推她过去,“什么事这么慌张?”

    “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今天刘雅丽来学校了,而她要见公主,现在正在到处找你呢!”陈怡一边喘息一边说道。

    刘雅丽这个蠢货一直都不知道收敛,现在刘市长都死了她还凭借什么嚣张,真是不知所谓。

    “把严致远叫来吧,我就在前面的那个亭子等他。”对陈怡微微一笑,乔歆瑶对楚云扬打个手势。

    他们在凉亭里刚坐下没一会,严致远就来了。他的枪伤并不严重,所以简单的行动都没有问题。

    “叫我过来做什么,你不会让我帮你处理刘雅丽吧!”来之前已经和陈怡沟通过了,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你也太看得起刘雅丽了吧!如果连她都应付不了,我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界上?”白他一眼,乔歆瑶撇撇嘴。

    “歆瑶,昨天阮丰……”欲言又止,严致远还是没有直接明说。

    很意外的,这次问出这个问题的竟然不是楚云扬而是严致远,着实让乔歆瑶意外了一下。

    “没什么,不过是被狗咬了一口。”她可没有说谎,真的被咬了一口。

    只不过这样的话让楚云扬和严致远听到只以为阮丰吻了她,而她的态度却也让他们输了一口气。

    接着乔歆瑶又说道:“以后谁也不要对我提阮丰两个字,如果再和我提他别怪我和你们不客气。”

    阮丰这个人给她带来的耻辱让她你铭记一生,最好这辈子都不要看到他才好。

    严致远和楚云扬看着乔歆瑶,从她的脸上他们都看到了愤怒,看来昨天晚上阮丰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反而惹怒了乔歆瑶。

    本来还不错的心情却因为他们提起了阮丰,让她懊恼不已。昨天晚上可以说是乔歆瑶的耻辱一夜,她一辈子都不想提,下次见到那个人她不打断他的腿才怪。当然她宁愿不要见到。

    乔歆瑶一张艳丽的小脸此时蒙上了一层的寒霜,让人不敢在这个时候造次,就连严致远和楚云扬都是噤若寒蝉。

    “乔歆瑶,你给我滚出来,你不是华瑞的第一人吗?缩头缩脑算什么?”突然一道女生的怒骂传了过来。

    乔歆瑶在听了这声音之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愤怒,想到的她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扩大了,笑意深深。

    楚云扬和严致远看到她的笑容心知不好,不过刘雅丽和他们没有半点关系,他们懒得管她死活,所以都是各自看向别处。

    “哪里来的疯狗在这里狂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冰冷嘲讽的声音自乔歆瑶口中说出,她目光森冷的看着从树林里拐出来的人。

    刘雅丽脸上满是泪痕,完全没有一点的美感,很难让人相信她曾经是这华瑞的校花,倒很像是笑话。

    她身后跟着陈怡、苏杭,还有很多的华瑞的同学,他们应该都是被刘雅丽引过来的。

    被人骂做是狗,刘雅丽怎么可能接受。“乔歆瑶,你在骂谁?”

    “如果连这个你都听不懂的话,那我实在是不觉得我们有交流的必要。”不屑的瞥他一眼,乔歆瑶根本就没把它当回事,轻蔑的太明显了。

    刘雅丽还想反驳,但是她身后的一个女生突然拉了她的衣袖一下,刘雅丽没有再说话。

    乔歆瑶自然看到了这个小动作,她今天心情不好,所以也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那个人。“胡同学,难道你有什么事情要说?”

    以为自己拉着刘雅丽的动作很轻微,却没想到还是没有逃脱乔歆瑶的眼睛,胡同学顿时吓了一跳,然后笑着说道:“我只是不想让刘雅丽对公主出言不逊。”

    “哦?那我还要感谢胡同学这么为我着想咯!”强势的目光看向胡同学,压迫力十足。

    “呵呵,公主殿下严重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还有事先告辞了。”说完胡同学落荒而逃,好像后面有鬼追她一样。

    刚才乔歆瑶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因为她们是对视的,所以她的感受是最深刻的,那宛如看着死人的目光,她觉得自己如果不早点离开的话,乔歆瑶很有可能真的把她变成尸体。

    没想到胡同学竟然这么不够意思,以前她可是一直巴结自己的,现在反而……刘雅丽既愤怒又失望。

    她们之间本来就不是真的友谊,又怎么可能奢望在她出了问题之后还能够站在她的身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凌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若并收藏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