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 > 013.怒火——打了林子谦

013.怒火——打了林子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歆瑶此时的愤怒楚云扬都感觉到了,比之昨天或者说以往的那些那些情绪刚要更加强烈,他不懂为什么乔歆瑶会对初见的林子谦有这么强烈的情绪。

    几乎是下意识地楚云扬拦了乔歆瑶一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如果这么愤怒的乔歆瑶冲到林子谦面前,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

    乔歆瑶转身看了一眼楚云扬,然后顿住了自己的脚步,但是依旧注视着林子谦,看看他到底还能怎么样?

    “林子谦,我是楚云扬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楚云扬见乔歆瑶没有再动,所以走上前和林子谦打招呼。

    京城就那么大个地方,即使他们不愿意但是也是时常就能遇到的,虽然谈不上熟悉但是见面打声招呼也还是有的。

    楚云扬是京城三少之一,知道他的人从来就不少,即使来这里看望林子谦那也是林子谦他的荣幸。

    但是楚云扬的话就好像石沉大海一样,连一点涟漪都没有出现,林子谦仍旧是看着窗外的阳光,似乎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座雕像。

    说不尴尬是不可能的,楚云扬还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的待遇,谁见了他楚三公子不是恭恭敬敬的,就算不谄媚但是也绝对不会是当他不存在。

    早就听说了林子谦自从出了事故之后就变得不像一个正常人了,但是一直都只是听说过,现在算是真正的直观地体会到了。

    楚云扬哪受过这样的待遇,好好地和别人打招呼人家连看都懒得看你一下,整个就是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看着楚云扬吃瘪乔歆瑶却没有笑的心情,再次转向床上的那个人乔歆瑶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说不生气也是不可能的,早就知道林子谦是一个优柔寡断的男人,几十跟了自己这么多年他还是他,最后也是不得已将他送走。

    但是毕竟是多年的相处时间,比起楚云帆和齐绍辉林子谦是她用心最多的一个,她总想要将他训练成自己满意的样子,因此各方面都很用心,只可惜他没能如她所愿。

    “林子谦,没想到你竟然还是这么不争气。真不知道秦潇是不是眼睛瞎了竟然想要将你培养成她最得力的手下。”乔歆瑶的语气满是嘲讽。

    “啧啧啧,幸亏她死了要不然让她看到现在的你不死也得气死了。”抱臂抬头看向林子谦,她就不信这么说他还是没有反应。

    确实有反应了,只不过他没有看向乔歆瑶,而是突然低下了头沉默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总之没有按照乔歆瑶的意思发展。

    看到他这个样子乔歆瑶的火气更大,就差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了。“林子谦,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你是装聋作哑吗?”

    “你果然是长能耐了,也不管那个人死的有多么不值得,你就在这里自暴自弃,你到底有没有为她想过?”气的差点跳脚,但是还是压抑了下去,乔歆瑶只是平淡的诉说。

    “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她其实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伟大,对于生存其实早就没有了热情,就算是死对她来说也意味着一种解脱。”走近了,乔歆瑶对林子谦说道。

    这句话终于换来了林子谦的情绪,他突然抬头看向乔歆瑶,本来是有很多话想要反驳她的,但是当他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所有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颤抖的指着她的脸,唇角一直都在颤抖,想要说话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好久之后他才试探的叫了一声:“潇潇。”

    乔歆瑶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头,对于林子谦对自己的那些感情她不是没有察觉到,只是觉得自己当他是孩子,所以根本就没有在意。

    秦潇曾经却是思考过,如果有一天自己死了会不会有人难过,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人会因为自己的死而放弃他们自己的生命。

    在“思念”号上见到了冷漠确实让她震惊,她承认自己是有些自私的,在那三十多年的时间里,只注意到了黎远洲的爱。但是也确实是黎远洲的爱太过丰满,有一个他似乎再也容不下别人了。

    而林子谦也好、楚云帆也罢在她眼中都是孩子,是自己的徒弟,她可以对他们好,却永远不会爱上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重生一次她体会了很多,以前一直以为时间能够治愈一切,她以为自己已经忘了黎远洲这个人的存在,却想不到不经意的一件事情就能够触及心底最深处的伤口。

    以前她可以毫不犹豫的对别人说,即使自己死了有些人会痛苦一段时间,但是过了这段时间就会过去了,因为时间能够抚平一切。

    当时每个听到她说这样话的人都只是无奈的苦笑,那时她觉得他们都太矫情了,他们没有经历过又怎么会知道,那时候的她是在以过来人的身份自居。

    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些疼、有些痛、有些爱是因为痛到麻木了,根本就已经不懂的什么叫做快乐了,才会这样。

    “我不是秦潇,我叫乔歆瑶,你名义上的妹妹。”乔歆瑶从自己的思绪中走出来,看向瞠目结舌的林子谦,他会惊讶也没什么不对的。

    “乔歆瑶,我的妹妹?”下意识的重复了一下乔歆瑶的话,林子谦低头沉思着乔歆瑶这句话的真假。

    “没错,我是林兴国的私生女,虽然很不愿意承认这个身份,但是没办法不是吗?”摊摊手乔歆瑶坦然的说出自己的身份。

    “父亲的私生女,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你长得那么像潇潇,怎么可能会是私生女?”林子谦听了乔歆瑶的介绍直接摇头拒绝接受。

    “没办法,虽然林兴国这个人很逊,但是当年生我的母亲就是看上了他,要是我可以选择的话我也不会选他的。”乔歆瑶摆摆手,表示自己的无奈。

    林子谦却是看着乔歆瑶没有回答,对于秦潇的事情他不是一点都不知道的,秦潇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孪生姐姐这事他曾经参与过。

    只是秦潇找了三十年,后来黎远洲也帮忙一起找过却没想到事情一点进展也没有,秦潇的姐姐乔菲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他虽然没有那个荣幸成为龙麟战队的成员,但是却也是秦潇的亲卫队之一,能够接触一些核心的东西,暗示他却不知道还有乔歆瑶的存在。

    “你也不用疑惑就算是秦潇也是不知道我的存在的。”从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跟在秦潇身边太久了,一举手一投足想要表达什么都逃不出她的眼睛。

    楚云扬却是很惊讶的瞪大眼睛,乔歆瑶在说什么?秦潇不知道她的存在,那么她又是怎么知道秦潇的事情的?而且乔歆瑶可不是一般的了解秦潇。

    “不管你们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不过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去了解她。”眼角眉梢都是自信的神采,她的美从来都是毫不掩饰的。

    “上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我是林家的孩子,但是大家都是这样说的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对于我母亲的眼光我只能保留意见。”灿烂的微笑,乔歆瑶略带委屈地说着。

    楚云扬很是无语,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他知道乔歆瑶和林子谦有话要谈,乔歆瑶这次来就是要让林子谦振作的吧!

    余光看到楚云扬的动作乔歆瑶只是淡淡的一笑,楚云扬其实一直都很有分寸,只不过偶尔会关心则乱罢了。

    “我以前一直是住在S市的,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就不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谁,到了现在十七年过去了,根本就不在乎。”她说的是真的。

    秦潇从八岁开始就一直是一个人生活,虽然魏振生一直都在照顾她,但是她的为人就是那种不喜欢欠别人情的,因此还是比较独立的。这样过了那么久对父亲的概念已经淡化了。

    而以前的乔歆瑶虽然没有亲生父亲,但是韩峰对她从来就不差,只会比亲生父亲还要,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她也不需要所谓的亲生父亲。

    可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样的,明明你是不需要的,但是却必须去接受,因为你没有选择的机会,因为这些都是无法改变的既定事实。

    或许有些人会说乔歆瑶现在的身份完全可以选择不回来,但是不管回不回来都改变不了他的亲生父亲是林兴国的事实。

    她可以完全不依靠林家的势力,也可以将林家狠狠地踩在脚下,但是却还是改变不了自己的出身。

    既来之则安之是思想一直都是乔歆瑶的传统,凡是有利用价值的也都要利用,既然林兴国将她带回来为的就是利用,那么她为什么不能反利用?

    对于自己的敌人到底是怎么样的势力乔歆瑶此时还是一头雾水,当初能够一夕之间灭了乔家,后来又能在军演之中将自己弄死,不仅仅要有势力,还要非常了解自己和自己的家人。

    一时间又有些神游太虚了,只不过林子谦一直都是低头思考着什么的,倒是没有注意到乔歆瑶此时的失态。

    “所以你真的是我妹妹!”林子谦有些接受不了有着这样一张脸的人成为自己的妹妹,在心理上总觉得有道坎过不去。

    很无奈的点头,“虽然我知道你也很不愿意相信,但是我确实是这样的一个存在,你是应该称呼我一声妹妹的。”

    林子谦低着头,原本见到乔歆瑶时候的那些激动也早就消失了,她不是秦潇即使是秦潇的外甥女那也还不是秦潇。

    乔歆瑶看着之前还和自己聊着的林子谦似乎瞬间又恢复了最初的颓废状态,一时间有些摸不到头脑,这是怎么了?

    “林子谦,你到底是怎么了?我听说你不配合医生治疗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于这种闷闷的人,乔歆瑶的耐心一直都很有限。

    林子谦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优柔寡断也就算了,最重要的是有的时候你说十句他也回不上一句,当然这是秦潇的总结,在某种意义上是有些偏颇的。

    要知道秦潇这人一直都很克制,但是却也有着人类都有的劣根性,林子谦本来就是个闷葫芦,她还总是想让他改变,而这个过程有多艰辛可想而知。

    他对她是既敬又畏的,本来就不是很善于言辞表达的她,在她的面前就更觉得自己卑微了,而秦潇对他的耐心一直都不多,很多时候都是她指着他大骂,而他就那么听着。

    话说也奇怪秦潇在别人面前都是能够克制自己的情绪的,唯独在林子谦面前不行,也不知道是不是林子谦长了一张受虐的脸。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这么闷不吭声的算是怎么回事?”一屁股坐在病床上,乔歆瑶强制着将林子谦的脸搬正让他看着自己。

    “那你到底有没有照照镜子,你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你哪里像是一个二十五岁的青年,七老八十的老头都比你有精神。”强制他看着自己,乔歆瑶怒气呼呼的吼道。

    “那又怎么样,我就算是真的七老八十才好了呢!”林子谦不理会乔歆瑶,她的那张脸只会更加的刺激他。

    “你……”被他这句话噎得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林子谦竟然是想死的吗?记得他当初第一次来到自己的身边的时候,看到坦克装甲车的时候还吓哭了。

    那时候秦潇一脚将他踹了出去,当时面对这样的一个少年秦潇一个头两个大,连坦克都害怕他还上什么战场?

    特种兵作战选拔他成功地加入了特战部队,秦潇给他们上的第一颗就是让他们亲手杀了死囚犯,而他吐了半个月。

    秦潇一直都知道林子谦是一个怕死的人,对于死亡的恐惧让他即使各方面都是部队中的翘楚,但是却也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职业军人。

    而此时这个一直都怕死的人,竟然希望自己干脆已经七老八十明天就能入土为安,这是不是太荒谬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生命的意义?你就这么轻易的就要结束你的生命,那么秦潇的死还有什么意义?”乔歆瑶推开他,站起来指着他说道。

    “其实在秦潇心里一直都不是很看好你当兵的,要不是你父亲和爷爷将你送到她的身边,他又怎么可能会教你,所以别把她想得太好了。”乔歆瑶咬咬牙说道。

    乔歆瑶的这句话却是让林子谦很不满意,即使他并不想和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吵架,但是事关他最爱的秦潇,他却是不允许任何人诋毁她的。

    “就算你是秦潇的外甥女,就算你通过某些途径知道了秦潇的一些事情,但是你终究不是秦潇,不要说你了解秦潇。”他的声音有些虚弱,但是却是寸步不让的。

    “你根本就没有见过秦潇,你也从来没有接触过她凭什么来猜测她的想法,你到底知不知道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那你真正直观的感受过她的实力吗?”

    林子谦的反驳让乔歆瑶一愣,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就是真的秦潇,还需要去观察感受什么?当然,那句话确实是为了刺激林子谦才说的。

    “你根本就不了解秦潇,她是华夏历史上最年轻的的上将也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位女性上将,她在华夏军方的影响力甚至超过了元首。毫不夸张的说,在整个华夏没有她不敢做的,只有她不愿做的。”林子谦瞪视乔歆瑶。

    乔歆瑶摸摸自己的鼻子,虽然事实是这样的,但是从林子谦这里说出来和自己说的就是两种感觉。

    “或许你们都会觉得秦潇收我到她的身边只是因为我是林家的孩子,但是秦潇眼中的林家根本就什么都不是,她又凭什么给林家面子收下我。”

    “我一直都知道秦潇对我其实是寄予了某种希望的,虽然她从来就没有对我说过,但是我就是知道。”

    “但是我也知道我让她失望了,即使到了最后的最后我也还是一个不合格的军人,永远达不到她所要求的标准。”林子谦的声音有些哽咽。

    “她是整个华夏军界的骄傲,而我是她亲手带出来的,却总是给她丢人,是我没有连见她的。”他抱着自己的头,身体在颤抖。

    “那次军演她是寄予了很大的希望的,华夏这些年来演戏的时候都只是走走过场,她好不容易力排众议弄了这样一场实战演习。她可以将任务交给她的直属部队的,大那是她还是给了我一个机会,可是我不仅让她失望了,还害得她……”想到这里林子谦泪流满面。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此时就是触及了林子谦最痛苦的地方,他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害死了秦潇。

    乔歆瑶皱紧了眉头,原来他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吗?那次就算不是意外的话,那么也是针对秦潇的,林子谦只能算是一个受害者,一个中介而已。

    如果说这件事情谁对谁错的话那太难了,但是确实是因为秦潇才连累了林子谦的,所以他此时的妄自菲薄实际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你怎么是这样想的,她的死跟你有什么关系,是有人要杀她才会这样安排,不是你也会是别人的。”乔歆瑶皱眉解释。

    “你知道什么,就是我害死她的,当初我根本就没想过会反败为胜,作战计划被泄露了又怎么可能会赢,是我的参谋长出的主意,我根本就没想到要临时换主将。”林子谦冲着乔歆瑶喊道。

    他一直都知道秦潇会去看是因为她没想到自己能够反败为胜,她一直对自己寄予了太多的希望,所以才会因为自己的胜利而那么高兴,甚至亲自前往。

    就因为那个人是她亲自带出来的自己,所以她才会被别人算计,她是那么的小心,这么多年枪林弹雨都没有伤到她,却陨落在自己的手里。

    林子谦怎么可能会不愧疚,当初如果自己能够认清自己,不去接受这个演习任务,如果自己能够更多地了解战场,如果自己没有随便听信参谋长的提议,如果……哪怕有一个如果实现了,那么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就会使秦潇。

    他们都说这件事情不怪自己,他们都说秦潇会救自己是因为觉得自己值得,他们在提倡秦潇的舍己为人的时候也没有指责自己。

    但是别人不说自己难道自己就真的没有错了吗?林子谦知道自己错得很离谱,或者说从自己来到秦潇身边开始就已经注定是一个错误了。

    秦潇是一个冷酷的人她可以毫不留情的杀人,初识的时候她在他的眼里就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杀人不眨眼。

    但是时间久了他知道自己在她那里得到了不同寻常的对待,她对自己实在是很好,也将自己的人生做了更好的规划。

    而乔歆瑶却从他的话中捕捉到了一个信息,当初那个临阵换帅的提议是参谋长想出来的,这应该不是偶然吧!

    当时演习的时候演习方案被泄露给了对方,秦潇当时大发雷霆,知道以林子谦的道行根本不可能反败为胜,所以当时已经是完全的失望了。

    一次真正的实战演习一直都是秦潇所期待的,但是以往的演习虽然也有实战成分,但是大都是做做样子的,而这次是自己主导的,秦潇不希望自己打自己的脸。

    而希望越大失望也就会越大,随之为而来的反败为胜也就对她更有冲击力,她才会亟不可待的去见证这次胜利。

    看来某些人还真是用心良苦,为了能够引她入局没少费心啊!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那么秦潇的死不是真的白死了,你难道不知道她对你给予了希望,她可以为你去死,你难道就不能为她好好活着?”乔歆瑶一时气急,对着林子谦吼道。

    而她的话说出来之后自己都想要断自己的舌头,什么叫做“她可以为你去死”她当时其实是觉得自己能够避开的,根本就没想过要死。

    但是这样的话明显的对林子谦是有用的,他困惑的看向乔歆瑶,但是看到她脸上懊恼的神情之后自嘲的一笑。“连你也是怪我的吧!秦潇是你的亲人。”

    “对,秦潇是我的亲人,在我母亲死了之后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但是我从来没有怪过你。”看着他的眼睛,她希望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真诚。

    林子谦却是不会相信了,他根本就不相信任何人的话,这些天他躺在病床上望着外面的阳光,思考着自己的事情,他知道他是整个民族的罪人,只因为他害死了秦潇。

    貌似不管怎么说都说不通呢!乔歆瑶一时间对他很是无奈,当时就知道他是个倔强的人,只是没想到钻牛角尖也这么执着。

    “你也不用劝我了,我知道我自己的立场,她现在不在了,我也不想活了,你劝我也没有用。”他的态度很坚决。

    “你……”再次无语的指着他,然后乔歆瑶在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扬起自己白皙的右手,“啪”的一声打蒙了所有人。

    只见林子谦本就苍白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五个清晰的指痕,乔歆瑶的小手形状完好的印在了他的脸上。

    在乔歆瑶那一巴掌落下的同一时间,楚云扬失态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下意识的迈出了一步,但是最后还是停下了,只是担忧的看着乔歆瑶。

    而就在乔歆瑶的手落在林子谦的脸上的时候,紧闭的病房大门也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林子谦的爷爷,首都军区司令员林福成和林兴国一起走了进来。

    而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进来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乔歆瑶毫不留情的打了林子谦一巴掌,从他脸上的痕迹就能知道,乔歆瑶还真是完全没有留情的。

    林福成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孙女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感,昨晚和大儿子林兴国彻夜长谈才知道她和秦潇有关系,而且又得到了京城三少的青睐,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却也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昨天听他说今天回来看望林子谦,林福成对这个孙子可是喜欢得不得了,而且他也很给自己长脸,只是那次事故之后他就再也没能走出阴影。林福成在惋惜之余也不得不忍痛放弃他。

    但是毕竟是自己宠爱了这么久的孙子,对她还是很关心的,已经有几天没来看他了,这次知道乔歆瑶要来,所以也就跟着林兴国一起来了。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来的第一眼所见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画面,这个私生女竟然敢打他的孙子,这不是翻了天了吗?

    昨天晚上她很没有礼貌的直接离开,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给自己这个做爷爷的面子,但是今天她胆子更大,居然动手打长兄。这样下去还得了了,这女孩子的性子实在是太过刁蛮,不压压她,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林福成心里生气,手都跟着有些颤抖了,这样女孩子以后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长得再美也没人要。他刚想要出声说说乔歆瑶,却被打断了。

    乔歆瑶打完了林子谦,突然伸手握住了他的衣领,恶狠狠地将他拉进自己面前,“林子谦,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优柔寡断也就算了,总是说你爱秦潇,你爱她什么?你爱的是你自己。”

    “跟你说了那件事情不怨你,也不能怨你。但是你却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你以为你这样她就会高兴了,她的死还真是不值得。”

    “告诉你当初收了你就是因为你是林家人,因为林家身份一般,秦潇不用担心被掣肘,所以才把你留下的。”

    “在那之后也确实是对你寄予了很大的希望,他希望你能够蜕变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这是她一直都在奋斗的目标。甚至为了救你而死,因为她终究还是相信有朝一日你能够改变。可是,哈哈哈哈”

    用力的抓紧了他的衣领,“没有使用什么来回报她的信任的,死?对于任何人而言或许都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林子谦我告诉你,你想死的话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就算是苟延残喘你也得给我活着,因为这是秦潇希望的。”

    一把将他扔到床上也不看他,乔歆瑶拍拍自己的手,让自己的情绪慢慢抚平。“今天我看到你了,我希望下次我再来的时候你能给我打起精神来,否则下次可不是一个耳光能解决的了。”

    转身她看向楚云扬对她点头示意她要离开了,楚云扬赶紧跟上她的脚步,刚才乔歆瑶那一下子实在是太震撼了,后面的话更是让他吃惊。

    而乔歆瑶只是在经过林福成和林志国身边的时候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就和楚云扬两个人消失在了病房外。

    乔歆瑶对林子谦说过的话对于林福成和林兴国而言也是极其震撼的,所以当乔歆瑶离开了之后林福成才后知后觉的皱眉对着儿子吼道:“这算是什么,我怎么说也是她的爷爷,她就是这么对待我的,这就是你的好女儿?”

    林兴国能说什么?乔歆瑶刚才不是也没有理会他吗?这个女儿有着秦潇做后盾,又有京城三少保驾护航自己能说什么?所以面对林福成的训斥,他也只能苦笑一声。

    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到自己而自己的窝囊,他就不明白了,林兴国怎么就对这个女儿这么纵容,难道真是因为爱她妈妈?

    他却不知道林兴国这么做只是想要借助乔歆瑶所带来的巨大实力成功的接替他这个父亲的位置,成为林家的当家人。

    林子谦被乔歆瑶的一通大骂此时已经有些心烦意乱,他承认乔歆瑶的话触动了他,而此时爷爷在这里乱发威实在让他很不舒服。“爷爷,我现在很累,你们还是回去吧!”

    这是第一次林子谦对自己的爷爷说出这样的话,而林福成也没有怪林子谦,将这一切都归咎到了乔歆瑶身上,要不是那个丫头动手打了林子谦,他又怎么可能对自己这么不敬。

    其实自从出事之后,林子谦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看自己的爷爷和父亲了,以前他觉得父亲和爷爷虽然名利心重了一些,但是对自己还是真的好的。

    可是出事之后,爷爷马上将重点放到了二叔的儿女身上,这也让林子谦知道自己之所以被他们重视只因为自己比二叔的儿子更有价值。

    看清了这一切想让他像以前那样对待他们是绝对不可能的了,只是每次还能有点耐心应付他们一下,但是今天却是完全没有了。

    见林子谦脸上的表情很难看,林福成点点头。“那你好好休养,我已经联系了医生让他为你准备复健的事情,你先休息吧!我和你爸爸就先走了。”

    出了病房,林福成再次指着林兴国骂道:“那是什么女儿,简直就是没有教养,就这样的女孩子也配进我们林家吗?让别人看到了不是笑掉大牙?哪里有子瑜懂事!”

    林兴国心里冷哼,在你眼里大概谁也没有林子瑜好了,但是你也不看看林子瑜有谁喜欢,楚云扬可是当面的给她难堪。

    乔歆瑶再不好,但是她有一张别人无法超越的脸蛋,她能够得到京城三少的庇护,能够让他们对她另眼相看,这就足够了。

    林福成见不管自己怎么骂,林兴国都不回答,最后也就只能就此作罢!一个人的独角戏唱久了自己都烦。

    而出来的乔歆瑶和楚云扬两个人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在医院里的小花园慢慢的散步。走到一处无人的草坪,乔歆瑶直接走进去坐了下来。

    楚云扬跟在她的身后,然后坐在她的身边。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而乔歆瑶则是将自己的头靠在了楚云扬的肩膀上。

    “其实那件事情并不能怪林子谦的,相反正是因为秦潇重视林子谦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要是追究的话错在秦潇。”乔歆瑶闷闷的说道。

    “这件事情不是秦潇的错,也不是林子谦的错,只能说是那些人利欲熏心,是他们想要害死一个对华夏意义深远的上将,为的只是他们自己的个人利益,归根到底错的只是人的私欲。”楚云扬微笑着看向乔歆瑶。

    中午的阳光格外的刺眼,听他们此时是在一个背阴的草坪,旁边还长着几株的灌木。此时楚云扬的笑容就像是破开云层出生的朝阳一般。

    根本没有思考乔歆瑶突然抱住他的脖子将自己的唇凑了上去,她此时不想思考,也不知道要如何思考只是听从了自己的心。

    楚云扬吻过乔歆瑶几次,但是每次都是他主动或者干脆都是偷着的,这还是第一次乔歆瑶主动吻她,只是愣了一会他就热烈的回应。

    她的唇软软的糯糯的,带着茉莉花的香味。楚云扬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让两个人能够吻的更深入,更舒服。

    吻,缠绵入骨,恨不得将彼此融入自己的骨血之中。知道两个人都要窒息了才恋恋不舍得放开,然后乔歆瑶将脸埋在了楚云扬的胸膛。她不是害羞,她也不后悔吻楚云扬,她只是难过,在见到了林子谦之后,抑制不住的心情。

    楚云扬低头看着乔歆瑶,唇角不自觉的上扬成一个弯月的弧度。他喜欢乔歆瑶,或者更确切地说他是爱着乔歆瑶的,最想做的事就是能够陪在她的身边,在她难过的时候给她安慰。

    以前他总觉得自己和乔歆瑶之间的距离很远,即使他正在不断的努力但是还是不能让她认可,但是这一次他不这样觉得了。

    乔歆瑶的心是敏感而又脆弱的,所以需要用心的去呵护,时间是最好的,它能够让她感受到自己的用心。

    第一次楚云扬略显单薄的肩膀给了她没有过的安心,两个人也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久,直到乔歆瑶的情绪完全正常才起来要离开。

    因为之前楚云扬将乔歆瑶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坐着,而又不知道这个姿势维持了多久,反正楚云扬站起来的时候,腿麻了根本就动不了。

    看着呲牙咧嘴根本就不感动一下的楚云扬,乔歆瑶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在楚云扬早就已经麻木的腿上用力的捏了一下。

    “嘶……”楚云扬一时没忍住就这么叫了出来,腿麻了的时候有人用力捏一把,那就像是用针扎一样,楚云扬没吼就不错了。

    见他真的很难过,乔歆瑶也收起了玩闹的心思,小心翼翼的帮他按揉着,直到他可以站起来,两个人才相携着离开了这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凌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若并收藏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