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 > 035.缠绵——楚云扬的大度(精)

035.缠绵——楚云扬的大度(精)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歆瑶无语了,这两个人都是思维极其强悍的,不是她这种正常人能够应付的。

    所以她决定不理会他们,“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有些人你有的时候就不能把他当成人看,他的思维并不是这个星球的。”

    要知道在来之前乔歆瑶就已经不止一次的对楚云扬说过孟离歌不是正常人,他这人一般时候不说话一说话就有可能雷死人,属于典型的“开口死”。

    乔歆瑶想要忽略这个问题,孟离歌却不会这么容易就让她糊弄过去。“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允许你喜欢她,但是你也不能阻止我喜欢她。”

    乔歆瑶对天翻了个白眼,她可以用人格保证孟离歌的原意绝对不是这样的,想当年他在黎远洲面前说的话可真是够彪悍。不过乔歆瑶也舒了口气,他说的含蓄也避免了大家的尴尬。

    不过她可以保证,孟离歌之所以这么说是解决的楚云扬给他的威胁没有黎远洲那么大,换句话说就是没怎么把楚云扬放在眼里。

    但是乔歆瑶永远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在想什么,所以她直接被两个人忽略了。他们两个倒像是认识很久一般凑到一起聊了起来。

    “瑶瑶刚才叫你离歌,不如我也这样称呼你吧!我是楚云扬你可以叫我云扬。你真的就是国手丹医?太年轻了吧!而且大家不是称呼你为药老吗?”两个人进了主屋分宾主坐下然后两个人就聊了起来。

    “他们说的那个国手丹医是我,但是药老是我师父。我师父已经去世十年了,我是以他的名号行医的,所以世人只知道有一个药老。”孟离歌看了自顾自的喝茶的乔歆瑶说道。

    “原来是这样,那你今年多大了,竟然能够成为世界闻名的医生,真是让人佩服。”楚云扬这话并不都是恭维,他其实有些羡慕孟离歌,因为他不敢保证他也能这样闻名世界。

    确实如此,这个社会越来越文明,人们也越来越重视自己的健康,越来越希望自己能够长寿,所以对医生也就更加的追捧。想要超越孟离歌的声望几乎没什么可能。

    “我今年二十八岁,已经认识潇潇二十五年了,当初就是她把我送到我师父这里的。”孟离歌看向乔歆瑶,目光温柔。

    乔歆瑶的眸光一闪,恍惚回到了二十五年前,那个粉雕玉琢的可爱小男孩,以及他那一双总是充满忧郁的眼睛。

    孟离歌是跟随母姓的,实际上他是黎远洲同母异父的弟弟,是黎远洲的母亲和别人生的孩子,是黎青一生中的耻辱,也是孟离歌不愿提起自己身世的原因。

    当初黎远洲的母亲嫁给黎青的时候并不爱他,但是两家是真的门当户对,黎远洲的外公当了十三年的国家一号首长。

    孟家是显赫的,当初孟家和黎家的联姻在华夏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而她们婚后一年就生了黎远洲,大家都觉得他们的婚姻是幸福的,但是冷暖自知。

    黎青心中所爱另有其人,孟家小姐嫁给他之后根本就相当于守了活寡。尤其是黎远洲出生了之后,黎家有了继承人他也就不用勉强自己。

    独守空闺一年两年或许能够忍耐,但是时间久了不仅仅是寂寞还有不甘。所以孟家小姐爱上了别人,并且珠胎暗结。

    孟离歌的出生打破了平静,孟家小姐想要和黎青离婚,但是黎青却不能让这件事情给黎家抹黑,所以不论如何都不同意离婚。

    因为孟离歌已经出生了,所以当时黎青让孟家将孟离歌带回去抚养,而孟家小姐还是黎青的妻子。黎青又怎么可能允许别人给自己戴绿帽,所以他杀了孟离歌的亲生父亲。

    他们之间的爱情是真的,所以在孟离歌的父亲死后孟家小姐也去了,而在她死之前,给黎远洲留了一封信让他照顾一下这个弟弟。

    信中她将自己的痛苦都说了出来,而且表示了她对黎远洲的愧疚,但是她知道黎远洲远超常人的智慧,将这个小儿子交给了长子。

    在孟家虽然有老爷子的庇护,但是孟离歌的身份毕竟是不光彩的,一旦被挖出来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所以最后由黎远洲决定,把孟离歌送走。而秦潇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就联系了药老,后者欣然同意。

    而药老曾经和乔家有些渊源,孟离歌三岁的时候乔歆瑶就将他交给了药老。药老没有子嗣,对孟离歌就像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而秦潇也经常来看他。

    有黎远洲那样一个哥哥,离歌的之上自然也是不用说的,所以跟随药老学了十几年的医术就已经青出于蓝胜于蓝了。后来药老去世,孟离歌就用了药老的身份出诊。但是他和药老不同,他性格古怪但是医术高超,这才有了国手丹医和怪医的称号。

    同样的因为小时候的那些经历让孟离歌有着远超常人的成熟,世情冷暖其实他看得比谁都清楚,小小年纪就成熟的像个小老头,眼神中总是充满了忧郁。

    以前秦潇每次来京城都回来看他,他也会去部队看望秦潇,甚至跟随秦潇一起出过任务,离歌的身手和他的医术一样好。

    秦潇并不是没有情商又怎么可能不明白离歌对自己是一种什么感情,但是她却不能接受,因为在她看来离歌根本就不懂得那是一种什么感情。

    从他三岁以后他的世界里几乎就只有她和药老,黎远洲是他刻意回避的人,即使是亲哥哥却真的没有亲情可言。

    二十五年时间,秦潇已经成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但是那种在心中不可代替的地位,他以为那是爱情,他是爱她的。而她则认为那是亲情,因为她给了他温暖。

    就因为这样的观念上的差异,她一直拒绝相信他的话,而且那时候她爱黎远洲,一颗心里除了黎远洲再也装不下别人,即使离歌是真的爱她,她也只能负他。

    而孟离歌是一个从来都不服输的人,即使对手是他的亲哥哥,但是最后他觉得自己似乎真的争不过黎远洲,并并不是因为黎远洲比他多优秀,只因为在秦潇心里黎远洲比他重要。

    所以离歌思考了一个月之后,给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答案,他要和黎远洲分享秦潇,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被秦潇暴打了一顿。

    楚云扬恍然大悟,其实在知道了乔歆瑶竟然就是秦潇的时候,他真的是有些退缩的,因为在过去的三十八年里,秦潇的生活中没有他的足迹。

    但是他又有些不解了,乔歆瑶和他进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说她是秦潇,而且今天乔歆瑶应该也是临时起意要来见孟离歌的吧!那他是怎么知道她就是秦潇的?

    “离歌,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她是秦潇的,当时我们似乎都没有说吧!”楚云扬看着孟离歌希望他能够解答。

    孟离歌温柔的俊脸注视着乔歆瑶,慢慢的脸上的伤感越来越浓,“其实当初听到你的死讯的时候,我是真的很伤心的,所以才会一夜白头。”

    乔歆瑶的手顿了一下,看向孟离歌那一头刺眼的白发心底的那根弦再次的震动了,刚才在看到他的头发的时候她就想到了某种可能,所以才会控制不住的落泪。

    此时孟离歌在她面前将事情讲清楚了,乔歆瑶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如果以前还能自欺欺人的说他对自己只是亲情,那么现在看到这一头白发还能这么说吗?

    见乔歆瑶面色大变,孟离歌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是真心的爱着她的,当年他能说出和黎远洲分享她的话,现在经历过她的死亡,他就没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了。

    最开始知道她竟然在意外中死去的事情,他直接吐血昏迷,再次醒来的时候一头青丝已经成雪,但是他却一点也没有在意,那时候的他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在他终于勉强的从这段震惊中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秦潇的命魂似乎并没有消散,这让他心中有了一那么一丝的希望,所以这几个月来他一直都在推算。

    但是却一直没有结果,直到前不久他突然感觉到秦潇似乎回到了京城,而今天乔歆瑶的到来让他感觉到了秦潇的气息,所以他才会那么肯定。

    其实药老最擅长的不是医术,而是风水相术,只不过现在人讲究科学,所以并不相信这些。而孟离歌在这方面天赋只能算是一般,并没有学得药老的百分百。

    听了孟离歌这些说法楚云扬是真的不敢置信的,他是无神论者自然是被不相信这些的,但是孟离歌的样子可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

    孟离歌说完了这些似乎还相对乔歆瑶说什么,而乔歆瑶制止了他,对楚云扬说道:“楚云扬,你先到外面逛逛,我和他有话要说!”

    楚云扬知道他们可能是有什么话不方便自己听到,但是心里其实还是有些难过的,毕竟他爱乔歆瑶,希望能够了解她的全部。但是他也知道应该给她留有足够的空间,所以起身就要出去。

    孟离歌没想到乔歆瑶竟然会让楚云扬出去,心中不免多了一些衡量,然后他看着乔歆瑶的目光满是不敢置信!为什么总是差一步,上天对自己还真是不公平!

    “不许走,有什么事情不能让他知道,他早晚都要知道的不是吗?秦潇,你还真是狠心,当初有个黎远洲现在又有一个楚云扬吗?”孟离歌先一步拦住了楚云扬的道,然后看向乔歆瑶,语气满是自嘲。

    乔歆瑶因为孟离歌这样的控诉脸上也是一片白,当年因为她爱黎远洲而伤害了孟离歌,现在又因为想要保护楚云扬而让他受伤,乔歆瑶看着他的目光中满是愧疚。

    “收起你的这种眼神,我所要的从来都不是你的愧疚。秦潇,你还真是够狠,我到底是差在哪里了呢?”孟离歌收回拦着楚云扬的手,自嘲的笑了起来,最后竟然落泪了。

    “你走吧!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当我爱的那个秦潇真的已经死了,以后都不要再来见我了。”颓然的坐到椅子上,孟离歌闭上眼睛。

    他那种强烈的爱,以及求而不得痛苦完全的传达给了楚云扬,楚云扬震惊的看着这个风华绝代的男子,此时就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一样的孤独、落寞。

    而坐在那里的孟离歌却是疯狂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秦潇,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我爱不够深,还是说我爱你没有他们有诚意?为什么可以对他们付出真情,却要这样的对我,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一个可以随便伤害的人吗?”

    “是啊!当初是你给了我正常的生活,让我有机会认识了师傅。我知道我的存在本身就是罪恶的,就算你做什么我也没有资格怪你!”自嘲的说着,孟离歌的笑看起来是那么的刺眼。

    “你们走吧!以后都不要来这里了,就当我们从来都没有认识过。我知道你这次来并不是为了看我的,那些药以后我会每个月都配好了,让人送去狂人俱乐部的。你放心吧!只要我还活着,这个药就不会停了。”孟离歌双手捂着自己的脸,不让自己的情绪被别人看到。

    机关算尽也不过是徒劳,当年他得不到她的心,哪怕一点点的位置也得不到,现在时过境迁她不再是原来的那个秦潇,他们之间的那一点点牵绊也没有了,他还能再奢望什么?

    早就算到她还活着,也知道她必然放不下离社,因为那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离社,那里面还有黎远洲的心血。

    所以他故意将狂人俱乐部的药停了,只希望有朝一日她去了那里,知道药被停了能够想起世界上还有自己这么一个人。

    他的目的实现了,她确实来了。只不过还带来了一个楚云扬,当年头他输给了黎远洲,现在又败给了楚云扬,他的人生还真是充满了悲剧。

    如果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他还等她回来做什么,有了希望却被这样的绝望来回报,“哈哈哈哈”自己终究是被这个世界遗弃的人,不配得到幸福。

    “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道在你心里从来就没有过我,但是偏偏我就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希望你的心里能够有那么一个位置给我,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也好。但是终究是奢望了!”凄然而笑,雪白的发丝垂落。

    “是梦就终究有一天会醒的,本以为没有了黎远洲你或许就能看到我,但是我还是想得太多了。不管我做什么,在你心里都是没有意义的。对不起,这么多年让你为难了,我以后都不会在抱有任何的幻想了。”起身,孟离歌对着乔歆瑶九十度鞠躬。

    “今天你来也来了,看也看了。你放心我是不会做傻事的,我知道我这条命不属于我自己,所以不会轻易动他的。既然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请离开吧!”

    乔歆瑶此时已经是面色惨白了,孟离歌的每一句话都是对她的指控。他从来没有想过他对自己的感情竟然到了这样的程度。

    “很惊讶是吗?你从来就没有想过我对你的感情会是真爱,在你看来只有黎远洲才是爱你的,别人的感情就是含了杂质的。”虽然心疼但是孟离歌还是要将自己心中所想说清楚。

    “因为我是你带出来的,所以从一开始你就没有把我当成一个拥有独立思维的人,是你一直都在渴望亲情,而不是我!”

    他知道秦潇一直都当他是一个孩子,觉得他对她的感情是亲情而不是爱情,觉得他是没有分清这些感情的区别,觉得……

    但是实际上最分不清楚的是她自己,因为她渴望着亲情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想法。而亲情对于孟离歌而言什么都不是,他根本不懂什么是亲情,何来将她当做亲人而产生感情!

    说是他在迷茫,不如说是她自己在自欺欺人。这次孟离歌并没有和她耍心计,而是真的感觉到了绝望,没有再继续争取下去的动力了。

    当年黎远洲为她做的那一切他自愧不如,但是黎远洲去世的十年里他也经常陪在她的身边,却没能让她记住自己的存在。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

    此时此刻她不再是那个秦潇,他们之间除了记忆没有任何的牵绊,他还有什么筹码能够让她注意自己,或许现在的自己对她而言只剩下那身医术还有价值了吧!

    从乔歆瑶去过狂人俱乐部才来自己这件事情他就知道,自己在她的心里是真的没有什么地位的,她只是需要他的医术。

    尽管知道这一点,他还是希望自己能为她做点什么,所以他会好好活着,为她的狂人俱乐部配药,也许将来有一天她还能记住有自己这么一个人。

    他不想用这个威胁她,也不想再继续死缠烂打了,因为一个人的心真的是有限的,他的心里装了太多的痛苦,不想再继续傻下去了。

    最后看了一眼乔歆瑶,他的脸上露出一抹释然的笑,然后起身向里面的房间走去,他知道一会她就会走了,他不想再看她离开。

    记得小时候他每天跟着师傅学习各种知识,但是每天做的最多的却是看着门的方向,希望能够看到她的身影出现。

    后来师傅不在了,黎远洲也不在了,他跟在她的身边。明明很近的距离他却觉得她是那么的遥远。爱她,他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感情,不爱她,他也就没有任何感情了。

    楚云扬早就被孟离歌的那番话震动了,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最爱乔歆瑶的,因为从初见开始他就决定要爱她,而这段时间内他也一直都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

    但是见到了孟离歌,听到了他的那番话,他觉得自己对乔歆瑶的爱还不够,他比不上孟离歌,或者也不如那个黎远洲,但是他相信自己将来一定不会比他们差。

    楚云扬拦住了孟离歌的去路,后者差异的看向楚云扬,而后见到他一脸坚定就笑了。“没用的,我总不能奢望一个不喜欢我的人同情我吧!在爱情之中,同情是对爱人的最大伤害!”

    楚云扬拦住孟离歌的动作顿住,不敢置信的看着然后看向乔歆瑶,而孟离歌拍拍他的肩膀。“你是一个好人,比起黎远洲一点也不差,能够得到她的感情是你的幸运。她的心并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热血,真正能够进入她的世界的人不多。你,要懂得珍惜。”

    说完这些孟离歌直接进了旁边的屋子,然后关上门。他已经不想再看到她离开,然后再去期待她的到来了,那种心情并不值得怀念。

    就在孟离歌碰的一声关上门的时候,乔歆瑶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去,楚云扬大惊失色想要叫孟离歌出来给她看看,却被她制止了。“别叫他!”

    她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的伤害到了孟离歌,以前他总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自己没有感觉,但是失去了才知道他有多么珍贵。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既然自己给不了他完全的爱,那就不要打扰他的平静生活了不是很好嘛!

    孟离歌是个好人,是个值得拥有最好的爱人的、最完美的爱情的人,而她先是心里有黎远洲,现在又有了楚云扬,这样的她不配,也给不起他的幸福。

    乔歆瑶永远都是这样的思维,因为她从来没有单恋过任何人,她爱的人总是先阵亡在这场爱情游戏里,让她来主导今后的发展。所以她也永远无法体会那种求而不得的心情,也更加不明白在苦恋之后,能够呆在自己心爱的人身边就已经是一种幸福的那种心情。

    他们离开之后孟离歌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地上暗红色的血渍,突然感觉自己喉咙有种腥甜的感觉,然后一缕血色从嘴角流下,然后他自嘲一笑,就这么倒地不起。

    而楚云扬因为担心乔歆瑶还是带她去了医院,而乔歆瑶此时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也就任由他带着自己去医院,像一个扯线木偶一样。

    检查结果当然什么事情都没有,而且她的身体很好,只是因为之前的情绪太过激动所以才会吐血,但是医生还是建议她好好休息两天。因此原本的计划也必须被推迟了,乔歆瑶被强制在家里修养,而楚云扬的老妈沈丽雅女士更是每天都会煮汤送来给她们。

    必须承认孟离歌的话让乔歆瑶震动不小,或者说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那个满含忧郁的少年会离开自己。

    这两天沈丽雅每天都会过来这边,然后给他们送来她自己煮的满含心意的爱心浓汤。也因此她知道了乔歆瑶之所以变成这样的原因。

    而楚云扬以前并不知道乔歆瑶和孟离歌他们的关系,所以就问了沈丽雅。此时乔歆瑶正在那间满是植物的花房里坐着,他们两个则是在客厅里。

    沈丽雅听到楚云扬问自己孟离歌的事情也没有隐瞒。“孟离歌是黎远洲同母异父的弟弟,因为自己是私生子所以一直都很自卑,当年也不愿意出现在黎远洲面前,因为他会觉得自己是肮脏的。”

    说到这点沈丽雅也会替孟离歌觉得心疼,那个孩子因为从小就被人叫做私生子,所以对于自己的身世一直耿耿于怀,觉得自己的存在本就是肮脏的。其实他能够鼓起勇气爱上秦潇,对于他而言,真的已经是一个突破了。

    当初孟离歌对黎远洲说过的话沈丽雅也是知道的,而她比秦潇还更加知道黎远洲当时的态度,如果黎远洲当初没有死他很可能会接受孟离歌的建议。

    黎远洲对于孟离歌是心怀愧疚的,是他自己和孟家为了保护名声才将离歌送走的,而离歌和他不亲近也是因为他的优秀,他让离歌觉得自惭形秽。

    其实黎远洲比任何人看的都清楚,离歌在这个世界上最在乎的就是秦潇,如果没有了秦潇,那么离歌就活不下去了。

    沈丽雅在说完这些的时候看着楚云扬,叹了一声。“黎远洲死后,一直都是离歌跟在秦潇身边的,其实她就算不承认也是不行的,离歌对她也是不一样的。只不过她固执的不愿意去接受事实,自欺欺人。”

    “其实我曾经想过,或许那一天秦潇想通了就会和离歌在一起。但是却没想到会出现意外,她死了,再重生遇到了你!”沈丽雅对自己的儿子说道。

    “其实你所能把握的也就只有现在了,也许她下一刻就想明白了,她这个人绝情起来的时候无人能及。”一旦乔歆瑶自己发现了孟离歌的重要,是很有可能放弃楚云扬的。

    而她的话让楚云扬的脸色瞬间的失去血色,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因为这一点他心知肚明。

    沉吟了好久,楚云扬突然抬起头似乎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一般,这样的表情让沈丽雅心里就示一突,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儿子的性格,就算是自己说什么也没有用,所以只能等待。

    楚云扬很认真的看着妈妈,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才说道:“如果我接受孟离歌的说法,做当年黎远洲没有做的事情是不是就能解决了这一切?”

    沈丽雅的眼皮狠狠的跳了一下,她要是说能解决那她可就真的对不起姓楚的一家的老祖宗了,但是她要是不说什么自己的儿子……

    楚云扬并没有介意自己母亲的回答,而是在想自己的话到底有多少实践的可能性。“我想我和孟离歌是没问题了,就是不知道瑶瑶会不会同意!”

    沈丽雅这个时候很像骂妈,这死孩子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啊!都说自己的想法就够彪悍了,他倒好更是超前,这哪是现在人有的思想啊!更何况现在居然还能想到乔歆瑶会不会同意。

    沈丽雅没好气的说道:“她有什么不同意的啊!她一点损失也没有,得了两份的爱,天上掉馅饼都没有这种好事!”

    “那是你的想法,她要是有这种想法的话现在可能就没有我喜欢的乔歆瑶了。”楚云扬很不客气的反驳了自己的老妈。

    沈丽雅被他这么一说觉得也对,秦潇可不是一般人,对别人来说是幸福的事情在她看来可能就成了麻烦了,于是也皱起了眉头。

    显然在无形之中这位思想彪悍的老妈已经接受了楚云扬的提议,现在正在帮他犯愁。确实就像是楚云扬说的,沈丽雅也不能确定乔歆瑶对楚云扬的感情到了什么程度,但是应该是没办法和孟离歌二十五年的感情相比的吧!

    那么也就是说乔歆瑶在做取舍的时候很有可能自己的宝贝儿子是被舍弃的那一个,这怎么可以自己可是做梦都想着要秦潇就一声妈,所以绝对要让乔歆瑶不能不要楚云扬。

    虽然秦潇的年纪比她还要小,但是她的思想却比自己要顽固很多,墨守成规到不至于,但是对那些伦理道德确实是很介遵守。

    对孟离歌她还是有些了解的,她相信乔歆瑶会比自己更加了解孟离歌的个性,没有了乔歆瑶楚云扬也许还能有幸福,至少他有亲人有朋友,而孟离歌什么都没有。

    说什么三人行的话乔歆瑶是不会同意的,所以现在是必须要让她同意,那就要给她一个不能舍弃楚云扬的理由,沈丽雅越想越是这么回事,于是对楚云扬保证:“这件事情就交给老妈吧!你们还没吃饭吧!我去买菜给你们做饭。”

    楚云扬本来想着自己动手的,但是又不放心出去买菜,所以就让自己老妈能者多劳了,而他则是看着那间紧闭的门。

    沈丽雅通知半个小时之后就回来了,手里拎着两大包的菜,然后用了一个小时做了四菜一汤,做好了之后她自己功成身退了。

    从楚云扬家里出来沈丽雅一直都是笑着的,像一只偷腥成功的猫。突然她的笑容收敛了。一拍脑门,自己这不是助纣为虐吗?希望楚家的列祖列宗别怪她啊!

    而楚云扬看着一桌的菜微微一笑,敲响了乔歆瑶的门,而后者为了让楚云扬放心也不好拒绝,。两个人坐在桌子的两面有一下每一下的吃着。

    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所以乔歆瑶并没有吃几口,倒是喝了一碗汤。而楚云扬当然也没什么胃口,因此也是食不知味的吃了一点就放下了筷子。

    乔歆瑶见他放下筷子也放下了,看着楚云扬那张朝气蓬勃的俊脸,乔歆瑶不免有些感叹。“楚云扬,我有话想要跟你说。”这两天她想了很多,觉得有必要和楚云扬说清楚。

    他的话让楚云扬为她盛汤的手就是一颤,小汤碗直接落进了汤里,汤汁溅了满桌子,幸好乔歆瑶眼疾脚快,及时的避开了。

    楚云扬眼底闪过慌乱,他突然起身。“瑶瑶,你先去那边做一会,我把这里收拾一下。”他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在逃避,但是他只是想多逃一会。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了,夕阳已经落去,大地被笼罩在一片黑色之中,乔歆瑶走到窗台边坐下,在这里可以看到天空。

    楚云扬一直没有出来,乔歆瑶突然觉得自己很热,这种热并不是因为温度高而感觉的,而是有身体内部散发出来的,乔歆瑶对于这种感觉不能算是陌生。

    而在厨房里的楚云扬也有同样的感觉出来之后,看到乔歆瑶的时候他觉得这种感觉更加强烈,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他当然知道这一定是自家老妈干的好事。

    走到乔歆瑶面前,楚云扬突然将她抱在怀里,乔歆瑶心下一惊,知道这不是楚云扬的错,都是沈丽雅女士的阴谋,但是……“楚云扬,你先放开我,我们都被下药了。”

    似乎没听见一般,楚云扬的指尖轻轻的拂过她的眉,眼,脸颊,最后在柔软的唇瓣处停住,轻轻的描绘,淡淡的茉莉幽香吸入鼻息之间,心里有一股灼热的暖流流过,但他根本就不想控制,只想任着那灼热的暖流将他燃烧。哪怕成为灰烬。

    他知道这样做或许不对,但是自家老妈是秦潇的好友绝对比自己要了解乔歆瑶,所以她这样做肯定是为了帮自己的,这次机会有可能就是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不许抓住。

    随着楚云扬的指尖拂过,乔歆瑶的心跟着忽上忽下的飘动,心里荡起异样的暖流,流窜身体各处,心不由的恐慌,偏过脸,躲开他的手:“楚云扬,你冷静一点,我有话要说,我……”

    刚偏过的脸被第一时间板了回来,楚云扬的脸忽然俯下,唇瓣毫无预兆吻上了乔歆瑶粉嫩娇柔的唇瓣,唇瓣亦是带着丝清凉,阻住了乔歆瑶未出口的话。

    “楚云扬……唔……”眼睛猛的睁大,透露着惊讶。乔歆瑶刚开口,那温热绵滑的舌尖滑进了口中,顿时有种触电的感觉,感觉全身都紧绷了起来。

    乔歆瑶的身子被他紧紧的圈箍在宽阔的怀里,乔歆瑶只能被迫的承受着这紧密的吻,心不受控制的在一点点的沦陷。想逃开,却又有些舍不得。

    几乎要被吻的窒息的时候,楚云扬的唇瓣不舍的移开了乔歆瑶的唇,深深的看着她绝美的眉眼,声音沙哑:“瑶瑶,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眼中似乎被一团云雾笼罩,乔歆瑶抓住空隙,猛的喘息着。根本就听不见楚云扬说什么。身子软的似乎要滴出水来,她一点儿也不怀疑自己要化成泥了。

    说到这里,楚云扬一把将乔歆瑶整个人从窗台抱起,大步走向卧室里的雪白绵软的大床。

    楚云扬站在床头,一动也不动的看着乔歆瑶,绝美的娇颜,雪白的脖颈,薄薄的衣衫包裹着纤细的身子,凹凸有致,曲线优美,不由看的痴了。

    乔歆瑶轻呼一声,被楚云扬扔向了大床内侧,只见楚云扬慢条斯理的抬起那一双修长的大手,一颗颗解开了自己的衣扣,衣衫滑落,露出健美颀长的身姿,不止是那张面容,他的身材,亦是上天的杰作。

    很难想象,看上去斯文俊秀的楚云扬,实际上身材真的很好。而以前乔歆瑶并没有怎么注意这一点,此事确实有些惊讶。

    楚云扬此刻已经踏上了床榻,一把将乔歆瑶楼进怀里压在了身体的下方,修长的手指灵活异常的解开她的衬衣口子,乔歆瑶抓着他的胳膊。“楚云扬,你清醒一点。”

    “我很清醒!”楚云扬看着她的眸子,坚定地说道。

    楚云扬此刻的确是很清醒的,所以他知道这时候自己应该做什么。他感觉的出来乔歆瑶并不抗拒他,所以这一次他不要再做君子。而且母亲的话再次回响在耳边,他不想成为那个被乔歆瑶抛下的人,所以这是唯一的机会。

    粗重的喘息声和娇喘的呻一吟声不断在回响在房间,两个人儿抵死缠绵,不知是谁的心沉沦了谁的心。又或者是谁的温柔醉了谁的流年。

    次日一早,乔歆瑶睁开沉重的眼皮就看到楚云扬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想起昨天晚上两个人的疯狂,乔歆瑶有些懊恼但是却没有后悔。

    昨天她想了很多,就像沈丽雅分析的那样,她想要放弃楚云扬,因为她觉得楚云扬还年轻吗,自己只是他的初恋,将来也许他还会找到一个值得他爱的人。

    但是却没想到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不得不说沈丽雅确实是她的好友猜测她的心思猜得很准。

    楚云扬从醒来就一直担心着他当然知道自己是怎么得到乔歆瑶的,所以怕她会生气,所以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的等待她醒来。

    乔歆瑶是闭着眼睛的,然后她转了身趴在床上,枕着自己的手,声音透过手臂传出来带着一种闷闷的感觉。“楚云扬,我真的很喜欢你,如果没有那天离歌的决绝我真的觉得我们会是这辈子相守的人。”

    楚云扬的俊脸僵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微笑,“那就一直这样想不好吗?”

    乔歆瑶没有看他,“我也想这样想,但是你和离歌是不一样的,他不能没有我。”

    楚云扬心中明了,昨天他和母亲不是也是这样猜测的吗?但是真的说出来他心里还是难过的。“瑶瑶,我也不能没有你。”

    “可是你至少还有朋友和家人!而离歌就只有我。”乔歆瑶没抬头是因为不敢看楚云扬受伤的脸,“楚云扬,你说我该怎么做?”

    “我不逼你,因为我爱你,所以就像孟离歌说的那样吧!”楚云扬的声音中带着一种释然的郑重,也有一点点的愉悦吗,至少乔歆瑶没有直接说出不要他的话。

    乔歆瑶突然坐起身子看向楚云扬似乎有点不太相信这样的话是出自他的口中。“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孟离歌那话可不是说单纯的精神层面的喜欢。”

    “我知道,我都想好了。或许在你觉得一个大男人绝对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但是瑶瑶爱情的包容力超乎想象!”楚云扬提起被子将她露在外面的春光遮住。

    乔歆瑶早就被他这番惊世骇俗的言论镇住了,哪里还管得了自己是不是走光了,“你别开玩笑了,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

    “但是这是事在人为,而且并不是没有只是没有那个女人有你这么幸运能够得到两个这么爱你的男人,你应该高兴才对。”楚云扬笑着将乔歆瑶抱进怀里。

    被子下的两个人赤诚相对,而乔歆瑶此时正在纠结楚云扬的话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绝美的小脸上眉峰紧蹙,目露苦恼似乎还在思考楚云扬的话。

    而楚云扬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软玉温香抱满怀又怎么可能把持得住,早就开始上下其手了,唇在她的脖颈脸颊流连。

    后知后觉的乔歆瑶终于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想要制止楚云扬的动作已经晚了,唇被封住他灵活的舌在她的口中翻搅,也将她的甚至搅乱了。

    一番缠绵过后,乔歆瑶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任由楚云扬给自己按摩。她其实应该庆幸第一次是和楚云扬,因为他是真的很温柔体贴的人。

    迷迷糊糊又睡了一会乔歆瑶醒来楚云扬已经做好了早餐,乔歆瑶看着自己身上鲜明的吻痕,又开始纠结楚云扬早上的那番话。她已经伤害了孟离歌,会不会也伤害到楚云扬?

    坐在床上发了很久的呆,所以连楚云扬过来帮她穿衣服都没有感觉,这对于一个特种兵是绝对不会有的,但是却真真实实的发生了,也足可以看出她对楚云扬究竟有多么信任。

    抓住了楚云扬真该给自己系一口的手,乔歆瑶看向他仅在张咫尺的俊脸。一张俊秀无比的脸,浓密的眉毛,叛逆的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

    楚云扬的帅气没有任何的侵略性,却胜在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让人见之一面就会记在心里,再配上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他就是一个能够温暖心田的男子。

    “楚云扬,我又没有伤害到你。”纠结了半天愣是没有想出半点结果,所以乔歆瑶决定干脆直接问楚云扬好了。

    楚云扬被乔歆瑶这么直白的问题问得一愣,但是看她脸上的人真突然明白了。将她握住自己的手拿下,继续帮她系扣子。“你没有伤害到我,只要你不说不要我的话。”

    乔歆瑶看着他希望从他的言行举止中看出点什么,但是看了半天她只能确定一件事,那就是楚云扬并没有说谎,他是认真的。

    掀开被子楚云扬拿了一条小内裤要帮乔歆瑶穿,终于将神游太虚的某人的神智拉了回来,一把夺过小内,将楚云扬赶了出去,乔歆瑶拍拍自己火辣辣的脸颊,丢人丢大发了。

    等她洗脸刷牙出来的时候楚云扬已经把东西都准备好了,其实现在乔歆瑶最担心的是自己要怎么去和孟离歌说,她伤害他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既然还没有想好,干脆就不想了,此时她心中虽然有些惊骇楚云扬的提议,但是到没有想象中的排斥,走一步看一步吧!

    “楚云扬,吃完饭咱们一起去狂人俱乐部吧!”想要早点收复龙麟战队,所以就必须要提高自己的实力。她现在所能调动的龙麟战队的人都是一些国外的,国内的事不能随便调动的,因为他们都是国家军人,必须确定是龙麟战队的最高统帅,才能被她支配。

    楚云扬抬头看了乔歆瑶一眼,昨天她也没怎么休息,但是看乔歆瑶坚持,所以也就笑着答应了。“好的,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能太逞强!”

    ------题外话------

    唉,肉还真是不好写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凌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若并收藏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