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 > 040.禁锢——折断你的羽翼

040.禁锢——折断你的羽翼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歆瑶看着黎轻寒的样子可以用瞠目结舌来形容了,上次他们的分别可以说是不欢而散。

    黎轻寒强调她是他的未婚妻,而她对于未婚妻这个词很讨厌,连带着对黎轻寒一个人也颇有微词。

    当初黎远洲和黎轻寒的关系怎么样她是不知道的,黎远洲在她面前不会提任何一个男人的。

    而自从黎远洲去世之后她也就没有关注黎家了,是真的一样能够和黎家划清界限。认识黎轻寒是意外,和他有所纠缠更是意外中的意外。

    而此时黎轻寒那种“失而复得”的强烈情绪乔歆瑶很轻易的就感觉到了,那落在她脖子上的泪水,不仅仅是让她的皮肤有了感觉,心中也有一抹不一样的情绪在翻腾。

    一个男人,一个满身骄傲不论何时何地都高人一等的男人落泪了,而且还是为你而哭难道会不感动吗?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此时乔歆瑶确实是感动的…

    黎轻寒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实在是太失态了,但是他已经不在乎了。教上讲求因材施教,为人处事讲究因人而异,他对待乔歆瑶也和对待别人不同。

    如果他爱的是其他女人他绝对不会在她面前落泪,但是乔歆瑶不同,她这个人太坚强。他想让她安心的躲在自己的羽翼下简直就是做梦,但是为了拉近两人的距离,就只能自己示弱。

    就连黎轻寒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爱上乔歆瑶并且为了她做出这么大的让步,让他都觉得自己有点不像自己呢!

    乔歆瑶想要推开黎轻寒,虽然他抱着自己很暖和,但是她的脚真的很痛,都不知道到底伤没伤到骨头,看来现在的自己确实是差的很多。

    “黎轻寒,你先放开我,我的脚好像受伤了。”乔歆瑶推开黎轻寒,对他撒娇似的抱怨着,而她自己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

    黎轻寒听她说她竟然受伤了,急忙就要抱她进入里面找医生,却被乔歆瑶及时的制止了。

    “似乎只是扭伤的,没什么大碍。我们现在马上离开这里,你最好别让任何人知道你带走了我。”警惕的看了一下周边环境乔歆瑶对黎轻寒说道。

    之前他是因为太担心她了所以才会失去了以往的冷静,现在确认了她的安全,黎轻寒也恢复正常了。

    带着乔歆瑶上了他的车,黎轻寒的面色就一直很难看,今天的事情让他受了很大的刺激,所以他一定会彻底调查这件事的。

    乔歆瑶因为脚扭伤了,所以此时坐在车上也是皱着眉头的。看着车子行驶的路线,乔歆瑶眉头皱的更紧。突然对身边的黎轻寒说道:“送我回我家!”

    黎轻寒在她说完之后直接果断的拒绝。“不行,医院的事情还没有结果你暂时先不要回去,我来照顾你!”

    乔歆瑶直觉的很好笑,他来照顾自己开什么玩笑,他自己都是需要别人照顾的,谈什么照顾自己!不过黎轻寒有一点说的不错,事情还没有完自己可以暂时不回去,说不定还能找出幕后黑手。

    既然已经这么决定了乔歆瑶也就啊不纠结了,因为她的手机已经报废在了医院里,所以只能用黎轻寒的手机给离歌打了电话让他不用担心自己。

    其实要是以往按照她没心没肺的性子不太可能打电话给离歌报平安,但是刚才看到黎轻寒的表现她不想让离歌和楚云扬难过,更不希望离歌体会两次失去的痛苦。

    由心而说从第一次见到林清玄就猜出了他的身份,所以从那时候开始乔歆瑶对黎轻寒就是防备的,她可以把严致远、白浩轩甚至是韩辰当做朋友,却不能对黎轻寒报以同样的心态。

    或许这样对黎轻寒很不公平,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对于黎家的人乔歆瑶真的不想再招惹,况且将来的某一天说不定会站在对立面上。

    既然早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那么又何必让自己陷入为难的境地,她一直都是理智的,控制自己的感情是很必要的。

    就算是为了他们两个号这份感情乔歆瑶也不能接受,也希望黎轻寒能够看清这一点,不要再陷进去了。

    黎轻寒并没有阻止乔歆瑶打电话给离歌,但是在她说完自己是安全的让离歌不要担心之后,黎轻寒就直接抢过了电话,然后毫不犹豫的关机。

    乔歆瑶看着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倒是也没有说什么,反正已经给离歌报了平安,所以干脆不理会黎轻寒,此时她的脚踝已经肿了起来,有些痛。

    本是闭目养神的,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被一双温热的大手包裹住了,猝然的睁开眼睛就看到黎轻寒半蹲在地上有那双弹钢琴的纤长玉手给自己揉着脚。

    说不感动是假的,她的心也是肉长的,黎轻寒能做到这样实在是让她很意外,但是心中对于未知的事情的担忧让她不敢去接受黎轻寒的这份好。

    突然感觉放在膝盖上的脚再往外抽,黎轻寒不悦的抬头看向乔歆瑶。“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你知不知道你的脚受伤了,不赶紧将淤血揉散了的话有你受的。”

    这是黎轻寒第一次对她不假辞色的说话,却也还是因为她对自己身体的不重视,乔歆瑶有些迷惑说黎轻寒真的爱上了自己可能吗?

    不能抽回脚乔歆瑶只能任由他给自己揉着已经肿成包子的脚踝,低头看着他认真的样子,他本就是上天的宠儿,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很多时候他都是不笑的,但是一笑起来的时候这双眼睛却饱含了多情。

    黎轻寒不管是从他的性格还是从他的长相来看都是一个看似多情实则无情的人,这样的人真的会轻易的爱上一个人吗?

    乔歆瑶从来不觉得爱上一个人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当初她爱上黎远洲是他用了整整二十年的时间不懈的努力。爱上楚云扬是因为他一直都在自己身边无微不至,离歌则是真的渗透到自己的生活中的,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黎轻寒是一个不容易相信人的人,那么他真的会轻易爱上一个人吗?还是说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游戏,又或者是一场阴谋,乔歆瑶突然觉得自己怀中的那卷纸有些烫手了。

    关于老头有这东西的事情在黎家怕也算不上什么秘密了吧!黎轻寒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的,那他会不会?

    真的不希望是那样,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个而让黎轻寒处心积虑的接近自己,那么乔歆瑶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也或许自己这样的想法对于黎轻寒很不公平,但是先小人后君子,如果黎轻寒是真心的,那么乔歆瑶自然会用自己的方式向他赔罪,但是一旦……

    因为这种结果是自己所不期望见到的,所以乔歆瑶真的不知道如果真如自己所想的那样,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杀了黎轻寒吗?或许会吧!

    想着想着思绪有些混乱,所以在自己还没有想清楚的时候问题就已经自己从嘴里冒出来了。“黎轻寒,你知道黎重华吧!”

    一直专注于给乔歆瑶揉脚的黎轻寒困惑的抬起头,“怎么可能不认识他算起来的话应该是我的爷爷辈,只是一直以来我和他都没有接触过。”

    黎轻寒是真的有些困惑的,黎重华的存在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却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所以知道的人也不会很多,乔歆瑶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黎轻寒皱眉的样子让乔歆瑶的面色愣了一分,声音也不自觉的严厉了。“那你可知道黎重华就在刚才爆炸的军区总院治疗?”

    此时黎轻寒已经感觉到了乔歆瑶语气中的不对劲,但是他并不知道乔歆瑶是因为什么,虽然那件事在黎家算不上什么秘密,但是天晓得黎重华藏的东西是什么。

    黎轻寒查了这么久也没有一点线索,那东西究竟是什么大概只有黎重华和黎青两个人知道,只是黎轻寒一直想不通的是黎远洲和黎重华关系那么好,为什么不把那东西还给秦潇。

    但是他是真的不知道黎重华竟然在军总,“你应该知道那老头藏了黎青要的东西,所以一直都是黎青的人在监视他的,我虽然在黎家也还算有些势力,但是却不能真的监视到家主。”

    黎轻寒这话绝对是肺腑之言,就算是当年的黎远洲不是也还是着了黎青的道,何况是一直凑出再被黎青打压之下的黎轻寒。

    当年黎远洲的去世其实还是引起了黎家高层长老会的重视的,他们多少也猜出来黎青是为了怕黎远洲过分成长动摇他的地位的。

    但是因为身心那句古语“虎毒不食子”,所以黎家的长老们并没有将黎远洲的死和黎青联系到一起。但是到了黎轻寒这里的时候,他们却含蓄多了,不敢让黎轻寒太过张扬,怕被黎青忌惮。

    所以黎轻寒在黎家虽然地位卓绝,但是实际上在家族中是不会与父亲有半点冲突的,他的主要发展方向在黎家之外。

    听他的话不像是作假,乔歆瑶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暂时的落地了,但是还是问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军总?”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在自己出事了之后他就出现在那里了,而且偏偏黎重华也住在那里,这事情还真是挺复杂的。

    黎远洲听出乔歆瑶话语中的怀疑,心中虽然不高兴但是却不希望乔歆瑶误会自己,所以坦白的说:“其实我早就知道有人要杀林子谦,但是他的死活跟我无关,我只是知道你今天去看他了才赶去军总的。”

    言下之意他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只是怕那些刺杀林子谦的人无意中伤害了乔歆瑶,所以才会辛辛苦苦的赶过去,其实都只是为她。

    自知理亏乔歆瑶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或许真的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所以乔歆瑶现在不敢看黎轻寒。

    “我知道你可能有所怀疑,这也没有什么乔家的人又怎么可能再去信任黎家,是黎家自己背信弃义,也不值得人家去信任!”说这话的时候黎轻寒满是嘲讽就好像他自己不姓黎一样。

    乔歆瑶没有接话算是默认了黎轻寒的话,这让他倒是有些尴尬,自己说是一回事别人承认又是一回事了。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黎轻寒坐在她的身边,伸手捧起她的小脸,让她的眼睛能够和自己对视。坚定的说:“我知道那天我对你做的事情让你很生气,但是我说过的话都是认真的,我从来没有和你开玩笑,也没有要利用你。”

    当初他对她说她是自己的未婚妻,也只能使自己的未婚妻,那时候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但是现在他知道了,因为他喜欢她,他爱她不希望她被任何人染指。

    “黎轻寒,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你明不明白我们之间的立场?说不定哪一天我们就必须站在对立面上了!”乔歆瑶将他捧着自己小脸的双手拉下严肃的看着他。

    黎轻寒原本温柔的眸子染上了一层寒霜,但是转瞬又消失不见了,他看着的眼睛伸出手想要触及那紫水晶般的色泽,但是最后却停在了她的脸颊。“不会的,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听到他这明显自欺欺人的回答乔歆瑶很直接的笑了起来,“黎轻寒,你还真是……让我说什么好呢?自欺欺人有意思吗?”

    听乔歆瑶这么说黎轻寒也生气了,他捧着她小脸的手不自觉的更用了一份力道。“乔歆瑶,我说过不会的,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乔歆瑶却收敛了笑容,看着黎轻寒冰冷的桃花眼,眼皮半垂遮掩了一部分眼底的情绪。伸手打掉他放在自己脸上的手,冷哼。“黎轻寒,你是对你自己太有信心,还是觉得我会因为为你放弃什么?”

    “虽然现在我还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当初乔家的事情和黎家有关,但是我可以肯定黎家在其中一定起到了某种作用,更何况要一直觊觎乔家宝贝的不也是黎家吗?”乔歆瑶冷漠的开口。

    这也只是猜测,但是黎远洲真真的死在黎青的枪下那可是她亲眼看到的事实,不管是不是故意的,她都要黎青给黎远洲偿命,但是这话却不能对黎轻寒说。

    “黎远洲,你清醒一点吧!黎家和乔家已经注定不可能和睦相处了,乔家那一夜死了多少人,你知道吗?”乔歆瑶冷哼。

    她并不是真的乔歆瑶,对于乔家灭门的事情她是亲身经历的,她不可能做到对那件事情无动于衷的,别说她现在不爱黎轻寒,就算真的爱惨了黎轻寒她也绝对不能在这件事情上妥协。

    黎轻寒眼底的戾气聚拢,但是又在瞬间消散,他看着乔歆瑶良久,最后只是叹了一声说道:“这件事情我们先不要谈好吗?”

    乔歆瑶没有拒绝,她知道黎轻寒既然说了这样的话其实就已经在动摇了,给他充足的时间让他去想清楚了也好。

    很快,他们就到了黎轻寒位于京郊的小庄园,只是坐在车里乔歆瑶就知道这里并不是表面上看得那么简单,不说五步一哨三步一人,但是高科技的设备却是到处都是,而且也确实隐藏了不少人在暗处。

    乔歆瑶毫不怀疑也可以很实在的说即使是自己也不能从这座庄园里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看来自己答应黎轻寒和他来这里是错的离谱了。

    但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买,乔歆瑶也只能认命的仔细观察这里的一切,如果黎轻寒不放她离开的话,她也要找机会离去。

    对于这座庄园黎轻寒是有绝对的自信的,所以即使知道乔歆瑶在观察这里的防守,他也没有制止,只是看着她的目光满是挫败。

    黎轻寒怎么说也是天之骄子吧!从小到大不知打有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想要和他在一起,他要是对那些人笑笑都能让她们笑一个月。

    但是现在他诚心诚意发自肺腑的想要和乔歆瑶在一起,而她倒是好对她满心的防备不说,还总是说将会成为敌人。

    黎轻寒其实有很多话想要和她说,他想告诉她自己对黎青没有半点的父子之情,就算她真的和黎家对上,自己也会站在她这一边的。

    但是这样的话他却是说不出口的,现在乔歆瑶对他抱着怀疑的态度,他不管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的,所以他干脆不要白费口舌。

    进了别墅一个老管家冯叔迎了上来,老人家笑的很慈祥带着乔歆瑶和黎轻寒一起上了二楼里面的房间,推开门笑道:“之前少爷吩咐了,我就派人收拾好了,乔小姐看看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这间房子乔歆瑶看了一眼心中颇有些无奈,为什么呢?这个房间的主色调是粉红色,其他的请大家参考欧洲中世纪的公主的房间想想,看来这老头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公主对待了。

    黎轻寒在看到房间的时候也是惊讶了一下,但是看着乔歆瑶觉得其实还是很配的,乔歆瑶本身就是高贵大方很有公主范的。

    冯叔在她们进了房间之后就退下了,他是这座庄园的管家,也是黎轻寒最信任的人之一。虽说黎青是黎轻寒的父亲,但是冯叔才是给他父爱的人。

    房间的摆设都很欧洲风,乔歆瑶真的不明白冯叔怎么会认为自己喜欢这种风格,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黎轻寒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药箱,刚才在车上他虽然给乔歆瑶的脚按揉化瘀,但是毕竟只是简单处理,还是需要用要去才能让她尽快好起来的。

    让乔歆瑶坐到床上,黎轻寒帮她把鞋子脱了,当看到她现在还穿着那一身狼狈的小羽绒服的时候,黎轻寒轻轻一笑。

    他以前见过的乔歆瑶一直都是光鲜亮丽的形象,不论是公寓初见她那一身*的小可爱,还是后来交流会的骑马装,总是惊艳比较多的,像此时这么狼狈还是第一次。

    “好了,在家里难道你还觉得冷吗?衣服又不是租来的你少穿一会也不亏!”难得的黎轻寒有了很好的心情和乔歆瑶开玩笑。

    但是下一刻他的眼中就已不复之前的温柔,可以说是满眼的暴躁,身体甚至都在剧烈的颤抖,可见他的情绪是多么的激动。

    乔歆瑶有些诧异,忍不住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就见自己露在外面的脖子上深深浅浅的几道吻痕还没有完全消失。

    这吻痕是楚云扬和离歌留下的,他们似乎是都想要证明什么,所以这个很难记都比较深,即使是过了一两天也还是没有消失。

    轻轻一叹,其实这样也好让黎轻寒能够知难而退,之前她说的那些什么立场的话或许对他不算什么。但是现在让他亲眼见证自己已经不是完璧,他没有必要再继续执着。

    但是乔歆瑶似乎忘了这是什么时代,这里不是古代婚前性行为很正常,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取回来的妻子第一次都是给自己的。

    黎轻寒可以不在乎她是不是完璧之身,但是真的看到这样的事实,他还是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了。

    放在床边的药箱被他愤怒的甩出去很远,他突然欺身来到乔歆瑶面前,那双眸子就像刚才以为她死了一样的血红,只不过那是收拾悲痛,这时候是愤怒。

    面对这样的黎轻寒乔歆瑶突然有些胆怵,她不怕他和自己硬碰硬,但是就怕他用这种沉痛的目光看着自己,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一样。

    黎轻寒的手指在颤抖,至今不复之前的温热,反而沁着冰寒之气一般,他的指尖轻轻的划过她脖子上的吻痕,带着让她都跟着瑟缩的颤抖。

    现在乔歆瑶毫不怀疑,自己身上的痕迹刺激了黎轻寒,同时也深深地伤害了他,但是那又怎么样,她爱的终究不是他!

    黎轻寒一张俊脸布满寒霜,看着乔歆瑶的目光满是不可置信,这才多久的时间,那时候在华瑞的时候她还是好好地,心里也没有装着任何人。

    可是现在呢?她居然允许别人在在她身上留下这样暧昧的痕迹,如果不是她心中所系之人,她怎么可能容许?

    这才多久的时间,自己只不过是在京城里一个月没有见到她,她的心里居然已经住进了一个人,怎么会这样谁能告诉他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也在努力,他也能宠她、纵她,给她想要的一切,而她却总是防着他,想要和他保持距离,甚至是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平,别人可以轻易的进驻她的心里,而自己却只能这样看着这些痕迹愤怒,悲伤?

    突然黎轻寒抬起那双血红的眸子看向乔歆瑶,让后者本能的瑟缩了一下。她怕他这样的眼神,就像是那位嗜血王一样,那是一种见惯了死亡对鲜血的渴望。

    突然明白黎轻寒必然是嗜血王的徒弟,所以他才会这么年轻就掌握了那么好的暗杀技术。

    这样的黎轻寒让乔歆瑶本能的觉得危险,但是她那本能的自我保护的动作却是在此的刺痛了黎轻寒的神经,他没想到自己一心爱护的人居然怕自己。

    从愤怒变成心伤黎轻寒的情绪很强烈的传达给了乔歆瑶,她觉得自己胸口闷闷地,她不喜欢他这样的情绪,黎轻寒就应该是那种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人,而不应该是因为这点小事就愤怒悲伤的人。

    “你告诉我是谁?楚云扬还是那个离歌,乔歆瑶你怎么可以……?”黎轻寒的语气中是慢慢的伤心,他一心想要呵护在手心里的人,却没想到被别人染指了。

    她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子,怎么可以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一直都想要将她呵护着长大,就像自己的兄长对待秦潇一样,但是他的珍惜难道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吗?

    乔歆瑶,你要何其残忍啊!明知道我是真心的喜欢着你,但是你确实一直不肯面对,现在竟然还能如此漫不经心的用这些很急来刺激我。

    是的,谁西安爱上了就注定要吃苦头,但是这也应该有一个限度不是吗?伤害一个爱你的人你难道就觉得快乐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黎轻寒用力将乔歆瑶里面的衬衫也给扯开了,那下面莹白肌肤上点滴那红梅绽放着,刺激的黎轻寒眸子更红,似乎要滴出血来。

    她真的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但是她一直坚信早点让他认清了真相,那么日后对她的伤害会少一点。所以乔歆瑶压下自己对他的愧疚,“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是自愿的。”

    将他的所有希望都破灭了,她是自愿的不是任何人逼迫的,她自愿因为她喜欢那个人,愿意托付那个人,所以不要再喜欢她了。

    黎轻寒会扯碎她的衣服并不是要对她施暴,而是想要确认。男女之间情到深处难免会有一些失控,但是只要及时的打住就好了。

    他还是抱着幻想的,希望那只是一时间的意乱情迷所造成的,并不是真的做了那种事,但是看到她身上几乎布满了的吻痕,他不能再自欺欺人了。

    乔歆瑶一直都在注意着他的神色,此时看到他的眼神乔歆瑶很无奈,也是倍感压力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她没吃过猪肉也是看过猪跑的,知道男人是不能被刺激的,一旦刺激到了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但是这也不是她想的啊!

    乔歆瑶一直盯着黎轻寒,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黎轻寒居然什么也没有做,竟然从床上下去然后将那个被他甩了出去的医药箱又捡了回来。

    然后他什么也没有说的坐在了床边上,将乔歆瑶的那只受伤了的脚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然后拿出点打药酒给她揉脚。

    他的力道有些重但是却还是那种能够承受的范围,而且想要将於肿揉散也确实要用一些力道的,所以他也没有趁机收拾她,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但是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发生,他那眼底的血红色还没有完全的消散,乔歆瑶一点也不怀疑或许自己在刺激他一下,他就可能失控。

    但是乔歆瑶不敢,她不知道真的失控了的黎轻寒会做出什么事情,但是她相信那绝对不会是她想要的。

    黎轻寒的动作看上去很从容,但是那手心的颤抖还是能够感觉得到,他现在应该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宣泄自己的强烈情绪吧!

    终于按揉的动作结束了,乔歆瑶的背部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心理压力太大了。他哪怕愤怒的嘶吼也比这样的沉默对待要好吧!

    黎轻寒放下她的脚,然后起身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此时他的情绪看上去已经恢复了,就好像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这样的他反而更加有压迫力,让人不能忽视。

    但是就当乔歆瑶以为他会离开,并且想要松一口气的时候,他却再次开口了。“乔歆瑶,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是我的未婚妻,是我认定了的未婚妻!”

    听到“未婚妻”三个字乔歆瑶的愤怒就掩饰不了,这三个字就想要束缚住自己的一生吗?黎轻寒,难道是她太高看他了吗?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反感这三个字吗?

    轻蔑地笑起来,乔歆瑶此时觉得真的很好笑,“黎轻寒,你以为就凭你这三个字能代表什么?而且你所谓的‘未婚妻’也只是你自己这样想的,我不承认、黎家也不会承认。”

    这话确实是戳中了黎轻寒的软肋,黎家是绝对不能在接受一个来自乔家的女人了,所以他想娶乔歆瑶很困难。黎青不会同意,就连一直站在他这边的长老们也不会同意。

    面色冷沉,“不管你怎么想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不管你现在爱不爱我,我都要折断你的羽翼,把你禁锢在我的身边!”

    说完黎轻寒直接拿着要想就出了门,乔歆瑶看着他的背影气的要死。“黎轻寒,姑奶奶今天也告诉你,想要让我爱上你窗户都没有。就算你能够禁锢我的身体也不可能禁锢我的灵魂。”

    “身体也好,至少比什么也得不到要好上很多不是吗?乔歆瑶,既然你不稀罕我爱你,那么就把你的这份身体流下来陪我吧!”本以为已经离去的黎轻寒突然又转了回来。

    乔歆瑶听到她的话真的是非都气炸了,“黎轻寒,你是想要做什么?你家就算把我留在这里又能怎么样?我不快乐你也不会快乐的不是吗?”

    “是的,你说得对,把你禁锢在我的身边你不会快乐。但是把你放开了我也不会快乐,既然都是不快乐我宁愿让你在我身边。”黎轻寒就在门外,但是乔歆瑶却看不到他,所以并不知道他在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

    “黎轻寒,你变态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对我很不公平,这世界上没有人规定你爱我我就一定要爱你。”她真的是被他气死了,她不怕硬碰硬,怕的是别人服软。

    而黎轻寒显然不了解她,竟然和她用这种强硬的方式交流。“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这个世界上什么时候有过公平,乔歆瑶你自己信吗?”

    “说到公平你对我有过公平吗?世界上是没有人规定我爱你你就一定要爱我,但是在你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你能不能问问你自己的良心?”黎轻寒的声音有些冷。

    不想跟他在讨论这个问题,乔歆瑶愤怒的对着门外吼道:“黎轻寒,姑奶奶要是俺么容易就被人禁锢的就不会有现在了,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自己走出去的。”

    她是谁她可是秦潇啊!想当初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把她禁锢在身边,但是最后结果呢?她不还是一样的自由?

    “黎轻寒,姑奶奶告诉你,问我就是一只雄鹰,不可能被你禁锢在金丝笼里的,除非我死了。”乔歆瑶的声音中带着某种坚决,让门外的黎轻寒不由自主的颤了一颤。

    黎轻寒没有继续呆在这里,他实在是呆不住了,因为他怕她再说出什么话来他就会动摇,他是真的爱她的,不希望她真的有一天因为自己的禁锢而……

    乔歆瑶又在那边自言自语的将自己的豪言壮语发泄了一通但是一直都没有人回应,她知道黎轻寒已经走了,所以趴在床上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伤害黎轻寒非她所愿,但是任何一个想要禁锢她的自由的人她都不可能认可。就像楚云扬说的那样,她不是需要庇护的小船,她是一艘巨轮只有他想不想停靠,没有人能够迫使她停驻,除非她坏了,那时候也就不是她了。

    她其实真的不愿意跟黎轻寒发展到那种地步,但是他不该这么咄咄逼人的,他爱她她不是一点也感觉不到,但是她还能做什么?

    一直以来总是习惯性的逃避感情,她是在黎远洲锲而不舍的追了二十年之后才刚和他在一起的,可是谁又能说在这之前她不是爱着黎远洲的?

    她和离歌二十五年的感情,现在是接受了离歌,但是前面的二十五年他就不是爱他的吗?只是因为她习惯性的要去逃避。

    之前她爱着黎远洲要一心一意的爱他,也告诉自己只能爱他,所以她无视了那些爱她的人,一心一意的只爱黎远洲。

    因为她知道爱情是自私的,每个人对于爱情都有自己的看法,爱情不是儿戏。既然爱一个人就要给他最多最满的爱。

    但是现在她接受了楚云扬和离歌两个人,将自己的爱分给了两个人,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贪心了,就因为自己的让他们没能得到一份完整的爱,是她对不起他们?

    而现在她知道黎远洲对自己的感情,但是却不能接受,她已经对不起楚云扬和离歌了,又怎么可以再做对不起他们的事情。

    更何况黎轻寒的爱是纯粹的,是值得任何人去珍惜的,不应该被自己这个本身已经是罪人的人来玷污了,所以她只有拒绝,也只能决绝。

    对黎轻寒她有更多的期待,她希望他可以过得更好,希望有朝一日他能够放下自己。不管自己心里是不是真的觉得这样好。

    黎远洲其实一直都没有走,他就坐在他们外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此时他像是一个脆弱的孩子,一个失去了全世界的人。

    爱上乔歆瑶原本是他觉得最美好的事情,他为此付出所有也会觉得开心,但是现在他开始动摇了,自己的爱对她来说真的就那么困扰吗?

    爱上一个人其实很容易,但是想要忘了这个人却很难。黎轻寒不敢肯定自己能做到哪一步,也舍不得去忘记自己深爱着的她。

    人总是贪心的,所以即使是被她这样的说了他还是不想放她自由。既然她一定要这样,那么干脆就让自己一起陪她沉沦吧!

    她说的对她不快乐,他也不会快乐的。黎轻寒真的很想大笑,乔歆瑶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但是为什么还要这么残忍?

    我将你禁锢在我的身边,那样的你不会快乐,而被禁锢在城堡中的公主也就不再是你了,可是你要我来如何选择,是完全失去,还是……

    黎轻寒就做住在哪里一整夜的时间都在看着大理石地板,思考着他的那个无法解脱的难题。

    房间里的乔歆瑶也是一整夜都没有睡,只是她并没有思考这些,她在向着自己要怎么逃出去。在观察确定了这个房间没没有任何监控设施之后。然后将黎重华交给她的那卷纸偷偷的打开了。

    早就已经很好奇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了,此时真的打开看到还是不免有些惊讶的,那些人竟然就是为了这些东西杀了乔家所有人吗?真是不可原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凌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若并收藏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