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 > 047.再见——非人的白哲瀚

047.再见——非人的白哲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为是小年,虽然华夏人近些年来崇尚洋节,但是对于这种比较传统的节日还是很重视的。

    楚云扬晚一点会回家吃晚饭,他自己当然想要拉着乔歆瑶一起了,不过却被乔歆瑶拒绝了,一来名不正言不顺,二来她也不能不管离歌啊!

    所以最后的决定就是楚云扬回家去吃晚饭,然后晚一点的话再回来陪乔歆瑶和离歌。

    虽然对于这种节日乔歆瑶没有任何的期待,但是大家还是会为了过年而准备很多东西,离歌就是其中之一,这些天他几乎天天逛超市,买了好多过年要用的东西,昨天用了半个晚上装饰所有房间。

    此时家里看上去喜气洋洋的,但是年味十足恍惚的回到了小时候那种总是期待过年的年纪了一般。

    因为今天乔歆瑶、楚云扬会在家,离歌和楚云扬早早的就下厨准备午饭,楚云扬晚饭要回家吃所以他们在一起这顿就要早一点吃,楚云扬走了之后离歌自然会安排他和乔歆瑶的时间。

    两个美男下厨,不管做的怎么样光看着就会觉得赏心悦目了,乔歆瑶什么也不会只能坐在一边看电视,身边坐着爵士,但也是难得惬意。

    无聊的打了三个哈欠之后,乔歆瑶终于决定出去透透气,不要在房间里憋着了。于是对厨房里的两个人道:“你们两个先忙着,我带爵士出去散散步。”

    穿上厚厚的羽绒服,乔歆瑶招呼着爵士一起出了门。因为过年小区里也是张灯结彩的,出来散步的人脸上也是微笑的。

    对于爵士这个小区的人也都是有所了解的,虽然爵士长得比较凶猛,但是却是一个脾气非常温和的狗狗,小区里很多孩子都很喜欢它。

    “爵士,妈妈带你出来散步有没有觉得开心?咱们似乎好久都没有这样单独相处了。”现在她可以说是单独相处,但是以前却要用相依为命来形容,果然是处境变了好多。

    爵士的大脑袋在乔歆瑶腰上蹭了蹭,高加索一辈子只认一个主人,他喜欢乔歆瑶,非常喜欢。

    乔歆瑶因为它的动作笑了起来,心情再次提升了一个层次,看着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很和心意。

    “歆瑶,本来还想给你个惊喜的,没想到啊你早就知道了,不过也没什么,我很高兴你能出来接我。”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黎轻寒,一脸感动的将乔歆瑶抱在怀里。

    乔歆瑶的脸埋在他的胸前,尴尬的吐吐舌头。她怎么知道他今天会回来,因为相信他所以根本就没有调查他的事情,这次只能说是凑巧,不过这话说出来可就伤人了。

    乔歆瑶乔歆瑶回抱住黎轻寒,表示了一下自己对他回来的欢迎,而后问道:“你这些天都去了哪里,怎么去了这么久?”

    “怎么你想我了吗?如果你想我了要说啊!我就是在千里之外也会马上赶回来的。”黎轻寒这话有揶揄的成分,但是更多的却是真心的。

    乔歆瑶白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打击他的话,反而似乎很哀怨的样子。“就算我真的想你了也不敢打扰你啊!你可是黎家少主,做的都是大事!”

    黎轻寒无奈的揉揉她的头发,将她更用力的抱紧在自己怀里,笑的很愉悦,胸腔的起伏充分的证明了这一点。

    笑了一会终于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了,这些天对她的思念也因为此时感受着她的体温而得到了满足。“你还真是……不过我真的很开心你会这样对我说话。”

    实在不知道应该怎样来形容黎轻寒了,所以乔歆瑶干脆就不说话了。黎轻寒知道她会这么说是因为自己这几天的不告而别,一直来没有对她说出自己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她会在自己回来之后就说这样的话也是情有可原的。

    “好了好了,我们先回家好不好,等到了家我会给你解释我这几天到底是做了什么。”说着黎轻寒拥着乔歆瑶,招呼着爵士进了小区回家。

    楚云扬和离歌看到黎轻寒的时候并没有过多的惊讶,虽然他们之前也是不知道黎轻寒会回来的,但是按照华夏人的传统,小年也是要一家团聚的。

    黎轻寒拉着乔歆瑶坐在沙发上,然后总自己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大包的资料,然后将那些东西直接交到了乔歆瑶的手里,其中还有一叠的照片。

    乔歆瑶奇怪的拿出那些资料,当看完了那上面所写的东西之后,乔歆瑶看着黎轻寒的目光满是复杂,但是最多的是感动。

    黎轻寒拿出的资料不是别的,正是乔歆瑶正在着手查找的,关于秦潇死亡事实的证据,当然这些证据还不是特别有指向性,但是已经看出了调查者的用心。

    “黎轻寒,谢谢你!”本来对自己的亲人说谢谢乔歆瑶觉得太矫情了,但是想到黎轻寒为自己做的这些,要是不说点什么的话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

    “看你这表情我这半个月的调查结果似乎你已经早就知道了,况且我这样做也不是为了让你说一声‘谢谢’的。”看乔歆瑶没有半点惊讶的样子,黎轻寒就已经猜到了。

    “因为这个事情已经被诸方势力多出封锁了,所以想要调查起来实在是太难了。国内的袁系和魏振生确实是脱不了干系的。”黎轻寒,指着一摞资料递给乔歆瑶。

    听了黎轻寒的话乔歆瑶以手抚额表示很头痛,现在知道了是魏振生他们乔歆瑶却一点也不开心。倒不是多么的念及旧情,而是因为这件事情还没有真正的查清楚,就像黎轻寒刚才说的,国内的,还有国外的势力呢!

    “你说的这些今天早上瑶瑶也告诉我们了,不过她的大都是推测,并没有找到任何的证据,没想到你竟然找到了。”楚云扬坐到黎轻寒身边,搂着他的脖子笑道。

    “不然你以为呢,出门半个月才查到这些,说起来也实在是汗颜,但是却也能知道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黎轻寒将楚云扬的手扯了下来,他还是不习惯和人亲近。

    黎轻寒拿出的那些资料之中,就有袁系领导人和R国政府首脑之间的通信,都背拷贝到了U盘里保存,刺杀严克强的杀手和袁系领导人之间的交易情况。

    “那么现在你们打算怎么做,要把这些东西公布出去吗?这要是被民众知道了,袁系领导人绝对要下台!”离歌从厨房走出来说道。

    “这是根本就不能那么做,瑶瑶并不希望华夏内乱,而且这些东西也不足以对付魏振生。这里面并没有魏振生和袁系领导人交易或者合作的证据。”楚云扬摇摇头,有些低落。

    “确实是这样的,魏振生作为军方人士,和政界人士来往也不算什么,而且他这个人很干净绝对没有任何的负面新闻,所以如果只是说他和袁系领导人关系密切的话根本就不可能伤到他。”黎轻寒也点点头。

    “就是这么回事!就算袁系落马了,也完全找不到任何能够牵连到魏振生的线索,因此就算是我们心知肚明却还是不能将魏振生怎么样,反而让他警惕了。”乔歆瑶托着腮,手肘支在沙发旁的扶手上。

    不想要在继续这个话题,乔歆瑶觉得需要好好的想一想,而且他们的目的既然是挑起战争,那么接下来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的。

    “你一出门就是半个月,就算是去找这些证据了,但是似乎也不需要你自己亲自去吧!”托着腮眉眼弯弯的看着黎轻寒,乔歆瑶笑着问道。

    黎轻寒也微微一笑,“我这几天实际上是去了M国,黎家在M国也有自己的势力。之前M*火王约翰在宴会中暴毙,他的手下一直在抢夺地盘。”

    乔歆瑶点点头,约翰是被他自己的幕后老板杀死的,而他手下的势力因为他的突然去世而分化成了很多个小势力,也让原本占据M*火市场百分之七十份额的约翰集团彻底的分裂。

    乔歆瑶当时就知道那些小势力一旦从约翰集团分裂出来必然要被人重新整合的。而以前约翰还在的时候,他自己占了军火市场的百分之七十,另外的百分之三十则是由劳恩所在的约翰逊家族占有的。

    约翰逊家族是M国的老牌黑帮组织,在M国黑道的影响力要在约翰之上,约翰一旦死了,劳势必要的将他的势力吞噬掉。

    转眼过了三个月的时间,在乔歆瑶来京城之前去拉斯维加斯的时候,劳恩已经收复了约翰不少的势力,军火市场上也已经占了百分之六十的份额。

    “我之所以会去M国就是要在劳恩没有完全的掌控M国的军火之前,将剩下的部分收归到我的手下。”黎轻寒将自己去M国的目的说了出来。

    乔歆瑶点点头,其实早就可以想象出来的,只是她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黎轻寒的意思,还是黎青通过长老们传达给黎轻寒的。

    “对了,我这次回来还带了一位朋友,希望介绍给你认识一下,待会我想请他过来家里,你觉得怎么样?”黎轻寒试探的询问一下乔歆瑶的意思。这是他们共同的家,他没有权利随便就带谁过来。

    乔歆瑶蹙了一下眉头,对于黎轻寒所说的朋友她真的没有什么兴趣,但是黎轻寒第一次开口自己也不好拒绝,而且认识一些能人也不是坏事。

    这样一想乔歆瑶也就释然了,于是在黎轻寒注视的目光下点点头。“正巧今天是小年就请你的朋友来我们家和我们一起过吧!”

    黎轻寒听她答应了舒了一口气,但是听到她后面的话笑道:“这就不用了,对于他而言小年不算是什么节日,因为他是一个M国人。”

    听了黎轻寒这样的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乔歆瑶觉得怪怪的。而事实也证明了她的感觉没有错,因为当黎轻寒的朋友出现的时候,乔歆瑶直接惊讶了。

    “劳恩,怎么会是你?你不在M国呆着怎么跑到华夏来了,你也不怕行踪暴露了被仇家追杀?”来人竟然是劳恩,乔歆瑶惊讶过后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所以也不招呼他,反而有些嫌弃他的感觉。

    劳恩冰蓝色的眸子在看到乔歆瑶的那一刹那闪过一丝意外,但是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而乔歆瑶的话也并没有牵动他的情绪。反而笑道:“华夏可是你们离社的地盘,作为盟友的我要是在这边出事了,你也要负责任的。”

    劳恩一点没拿自己当外人的跟着乔歆瑶直接就进了客厅,完全把招呼他来的黎轻寒给忽略了,而离歌和楚云扬他更是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一般。

    乔歆瑶现在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很平淡,但是心里确实很懊恼的,劳恩都已经到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了,而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一直以来离社和龙麟战队都是自己的骄傲,离社的情报组织也不比龙麟战队差什么,现在她没有真正掌控龙麟战队,但是离社也实在是让她失望了。

    劳恩刚坐到沙发上就见一道身影以一个难以想象的速度想自己扑来,他抬手挡住却玩了那么一点点,一双纤细的仿若无骨的小手就那么扣在了自己的咽喉处。

    乔歆瑶这一出实在是出人意料,劳恩倒是还好面色没有怎么变化,但是黎轻寒、楚云扬脸色却是完全的变的很难看,而离歌只是看了一眼继续回去做饭。

    黎轻寒和楚云扬并不知道乔歆瑶和劳恩之间的渊源,黎轻寒是知道劳恩身份的,楚云扬也知道一些现在见到乔歆瑶这般,他们都以为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

    乔歆瑶扣住劳恩的咽喉的手慢慢的用力,劳恩的一张白皙的俊脸慢慢的变得红起来,气息也变得有些不稳,有着窒息的前兆。

    “劳恩&8226;约翰逊,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既然你说我们是盟友就请拿出诚意来,不要以为离社换了主人,就能人人拿捏。”乔歆瑶一把松开了扣着他咽喉的手。

    劳恩得以好好的呼吸,急切的做了几个深呼吸来缓解自己因为差点窒息而跳动异常的心脏,整张脸上还是一副淡淡的笑容,似乎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般。

    乔歆瑶其实觉得挺没意思的,她也感觉到了劳恩对她的歉意,否则他是绝对不会允许一个陌生人将他的生命掌控在手上的。

    劳恩的身手和当初的秦潇不相上下,比起现在的乔歆瑶那就是不只强上一点了,他想要摆脱乔歆瑶的控制可以说是易如反掌,而他没有那么做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做法伤害了盟友的感情。

    乔歆瑶的警告在他儿中就像是一阵风,过去了也就算了。他对乔歆瑶笑笑:“如果我说我来之前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我想给你一个惊喜你肯定不会相信吧!”

    乔歆瑶狠狠地对他瞪过去,勾起一抹笑意,反问道:“这话要是我说给你听你会相信吗?劳恩大叔,你太老了,对我说这样的话我不会觉得很荣幸的。”

    她心情不好,自然也不可能让这个惹自己生气的家伙心情好。果然她的话说完,劳恩的优雅出现了那么么意思的裂痕,但是最后还是被忍住了。

    “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男人和女人不同,男人则是越来越值钱,更何况是我这样一个不论是自身还是家世都极其优越的钻石王老五。”劳恩看着乔歆瑶,他对她颇有好感,被自己喜欢的人叫大叔,还说不可能感兴趣那是什么心情?

    乔歆瑶撇撇嘴,对于劳恩的说辞虽然明白是事实,但是更多的却是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过自恋了。“你来华夏是想评估一下离社在我手中是否还有成为你的盟友的资格吧!”

    对于乔歆瑶的话劳恩没有反驳,这也是他来华夏的目的之一,但是却并不是乔歆瑶所说的那样。自从在拉斯维加斯分开之后,他觉得自己对这个小女孩真的不是一般的感兴趣。

    今年已经三十岁了,作为约翰逊家族的继承人,他不能总是任由自己的性子,而且他也确实到了应该结婚的年龄了不是吗?

    所以他这次来华夏就是为了将乔歆瑶变成他约翰逊家族的主母,至于离社是否符合成为他盟友的标准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以后会变成一家,他会帮助离社继续壮大的。

    劳恩的沉默相当于默认了刚才乔歆瑶说的话,虽然她是这么想的,但是劳恩一点不解释还是让乔歆瑶觉得自己很挫败,有种颇为无力的感觉。

    看着劳恩那双冰蓝色的眸子,乔歆瑶深呼吸了一下,问道:“难道说在米高丽酒店的时候你站在我这一边只是因为我长了一张酷似秦潇的脸?”

    虽然前世今生的都是自己,现在重生了没费什么力气就能接手这样庞大的势力,但是乔歆瑶还是不希望别人只是因为这张脸,她想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劳恩反倒是被他的问题给问愣住了,沉吟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开什么玩笑,就算是当年面对着秦潇的时候我都没有什么感觉。”

    乔歆瑶听了这句话颇觉火大,差点又扑过去掐死劳恩。“那你倒是说说那时候为什么会在米高丽酒店帮我?”别怪她问这个问题问得太迟,因为她就是秦潇,即使现在是乔歆瑶的身体,但是有的时候还是会把自己当成秦潇,所以一点也感觉不到别人对自己的特殊。

    劳恩对于她这些傻问题有些无奈,但是看着她一脸的坚定,他也只能无奈的回答:“你以为我的情报网是做什么的?当你在纸醉金迷和段长山见面之后我就知道离社有了新的主子。”

    望着那双瑰丽的紫眸,劳恩难得的笑的温暖。“约翰逊家族和离社的合作有着坚定的利益基础,即使秦潇死了,还是能够继续下去。”

    乔歆瑶点点头这一点她一直坚信着,因为对于金钱没有什么概念,所以乔歆瑶和劳恩的合作,给了他比其他想要和他合作的合作者更多的利益,劳恩是一个合格的商人自然会作判断。

    “离社是秦潇和黎远洲一手建立的,他们两个都是能人,我一直相信他们选出的继承者绝对不会是平庸之辈,而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我其实没有做什么。”劳恩很是无奈的说道。

    经他这么一说乔歆瑶突然想起来之前自己是派段长山联系了劳恩的,只是后来出了拉斯维加斯事件,她就给忘记了。

    听了他们之间的对话,黎轻寒和楚云扬也终于没明白这两个人并不是仇人,恰恰相反他们还是合作伙伴,盟友的关系。

    黎轻寒突然想到自己和劳恩的相熟,眼中冷冷的凝结成冰,射向了劳恩。“劳恩先生,你要和我一起来华夏不会就是为了她吧!”

    要知道他们两个都在收约翰手下的力量,而他和劳恩成为朋友这件事情本身就有些不可思议,现在想来很可能就是因为某些人的别有用心。

    劳恩一身优雅的摇摇头,“和你成为朋友是因为我觉得你这个人不错,来华夏确实有为了她的成分,但是却不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

    劳恩在说到他们之间的关系的时候,冰蓝色的眸子暗沉了一份,儿看着他们的目光也有些暧昧、玩味,当然还有这对乔歆瑶的势在必得。

    劳恩是一个有着王者气质可以将所有人看做蝼蚁的人,而这样的人有一个共同点你那就是不屑说谎,他们做了什么就会直接说出来。

    所以此时劳恩否定了自己接近黎轻寒是因为别有用心,黎轻寒他们也就相信了他的话,实际上他也确实没有说谎的必要。

    离歌总算是将最后的菜肴准备好了,将所有菜都摆在桌子上之后,离歌招呼他们吃饭,几人起身来到饭厅吃饭。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楚云扬突然将自己忘记的事情想起来了。“对了瑶瑶,刚才带着爵士出门的时候,你的手机响了我帮你接的,是白浩轩打过来的。”

    乔歆瑶点点头,确实是好多天没有联系白浩轩了,飞龙帮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乔歆瑶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

    而提到了白浩轩乔歆瑶就想到了白浩轩的养父白哲瀚,那个称谓亚洲第一帮派飞龙帮帮主,却只是喜欢舞文弄墨的儒雅男子。

    秦潇一生有两个不愿意去碰触的男子,一个是冷漠另一个就是白哲瀚。这两个人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非常的喜欢,或者应该说是爱秦潇。

    而当初的秦潇因为黎远洲的死一直解不开心结,她觉得自己是不祥之人,亲人爱人一个个的离自己而去,不希望自己在给别人带来不幸。

    但是对这两个人又是特别的,她虽然不能回应他们的爱情,但是却希望尽自己可能的让他们能在别的方面得到的更多一些。

    白哲瀚因为是自己加入的黑帮,秦潇觉得他是喜欢黑帮生活的,所以帮他创立了飞龙帮,却不知道他会答应做帮主,只因为他以为她想要让他成为自己的一份助力。

    而秦潇当时为了冷漠训练了一支两百人的部队,这些人装备的武器都是和世界上最先进的特种兵不相上下的,而且他们的能力也和那些特种兵差不多。

    做完了这些时候秦潇就觉得既可以安心了,因此好多年都没有去见他们两个,久而久之逃避他们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回到京城的时候乔歆瑶是想过去见白哲瀚的,但是犹犹豫豫最后竟然完全的给忘记了,今天要不是白浩轩打电话过来,她估计还会继续遗忘下去。

    吃完了饭之后乔歆瑶给白浩轩打了电话,白浩轩一直都是一个寡言少语的人,即使他对她的情况也很关心,但是却不会打电话询问,今天也是借着小年要给自己说一声祝福才打的电话。

    乔歆瑶在电话中询问了一下白浩轩,白哲瀚现在在什么地方,她想要去见见他,顺便询问一下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为什么他一直在自责。

    下午的时候楚云扬回了楚家,黎轻寒也要回黎家看看,所以家里就剩下了离歌、乔歆瑶还有赖着不走的劳恩三个人。

    劳恩这个家伙早知道的秦潇的事情不少,所以乔歆瑶也就没有隐瞒他,带着他和离歌一起去见了白哲瀚。

    秦潇上将的烈士墓在石景山区,那里附近也有很多的高档别墅区,而白哲瀚此时就是住在那边的,每天都会去陵园里看看秦潇。

    乔歆瑶对于他的做法是一万个不理解,人都死了看这个是被有什么意思,白哲瀚这个人就是有太多的文人气,思想有时候就是太迂腐了。不过乔歆瑶还要感叹,这厮没有在自己死后自杀已经算是最好的了。

    石景山别墅群住的都是富贵人物,白哲瀚的别墅就在别墅群的最里面靠近山上的位置,从哪里上山去秦潇的陵墓很方便。

    乔歆瑶只要一想到自己的陵墓心里就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今天既然都已经到了这里,干脆一会上去看看自己死了之后到底被弄成了什么样子。

    三个人将车停在了别墅前,乔歆瑶深呼了一口气,然后下车直接来到门前按响了门铃,但是却一直没有人来开门,乔歆瑶皱眉难道这厮在山上?

    不死心的又按了两下,终于在过了三分钟左右之后,门上传来了开锁的声音,接着安全门被从里面推开,一颗乱七八糟的脑袋露了出来。

    那颗脑袋上头发并不是很长就是正常男士梳的那种长度,只不过此时它乱的就像是一个鸡窝,完全看不出一点型。

    随着这颗脑袋一点一点的抬起来,一张惨白的没有血色,且眼底一大片黑眼圈,鼻子下面下巴上都是胡茬的男子脸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这样的冲击实在是太强烈了,乔歆瑶一个没忍住就尖叫出声了:“啊……”

    因为她的叫声并不是因为见到自己这个样子惊吓到了,而是根本就不敢置信,这是两种感觉前者是不认识,而后者则是因为很熟悉所以才不相信。

    白哲瀚虽然很久没和人交流了,但是还是很敏锐的听出了乔歆瑶叫声中的意思,所以他抬头看向这个看到自己之后尖叫的女子。

    一双灵动的翦水秋瞳,浓密睫毛微翘,额头如玉般光滑饱满,小巧而挺直娇俏的鼻子,薄而红润光泽的嘴唇,乌黑的长发透着晶莹的光泽,吹弹可破的肌肤细致如美瓷。

    当然这不是重点了,重点是这张脸,这张脸不是自己午夜梦回时常看到的那个人吗?不敢置信又生怕自己一眨眼人就消失了,白哲瀚失控的抱住了乔歆瑶。

    “潇潇,潇潇是你吗?试试你来接我了吗?你也知道我过得很痛苦是不是,我知道你一直都是心软的,你怎么能看着我这样痛苦。”

    白哲瀚抱着乔歆瑶的力道一点也不轻,她都要怀疑这个已经瘦得只剩下骨头咯人的家伙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都快把自己给勒死了。

    不过听着白哲瀚那些似乎是梦呓一般的话语的时候乔歆瑶还是觉得自己的鼻子酸酸的,她白哲瀚从来都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

    忍不住伸出手回抱住他,纤细的小手在他那已经消瘦的不成样子的的背后轻轻的拍打着,希望这样的动作能够稍稍让他感觉到安心。

    而白哲瀚一直颤抖的身体在乔歆瑶的动作之下真的缓解了,他闭着眼睛希望这个梦能够一直持续下去,泪水顺着下巴低落到乔歆瑶的脖子上,让她的身体随之一颤。

    作为男人的离歌和劳恩,也感受到了白哲瀚的悲伤,看着这个曾经风流儒雅的男子此时的状态,他们两个心中也是说不出的感觉。

    离歌虽然因为秦潇的去世而一夜白头,但是他毕竟还没有让自己变得颓废,而白哲瀚这是什么都放弃了,现在的他就是一个空壳子。

    白哲瀚会进入黑道是因为一个契机,一个黑道大哥请他当军师,而他是首都大学文学院毕业的硕士生,最喜欢的就是研究诗词字画。

    这样的一个人混黑道真的很难以想象,以前的他也不过就是一个甩手掌柜,整天忙着研究看书喝茶,也没做过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

    算起来白哲瀚虽然是飞龙帮的帮主,但是却是他们这些人之中最干净的一个,他的那双手是属于艺术家的,从来只是沾过墨汁颜料,却从未沾染上半点鲜血。

    乔歆瑶被他实在是勒的不能呼吸了,只能用力的将他推开,然后大口大口的喘气。甚至伸出一只手敲着自己的胸口帮助自己呼吸。

    同一瞬间失去的温度也让白哲瀚的理智回笼,秦潇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身体还有温度,而且她身后站的是离歌和劳恩吧!他可是没有接到这两个人死了的消息,所以面前的人绝对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来接自己的魂魄。

    “你……你到底是谁?”愣了一会之后,白哲瀚踉跄的后退两步防备的看着乔歆瑶,看着她的目光中有着慢慢的疑惑和防备。

    被他防备的目光看过来,乔歆瑶的心没来由的一痛,以前白哲瀚不论是对任何人都是一副温柔儒雅的样子,防备这个词从来就和他无缘。没想到经过了这件事情,让他变了这么多。

    虽然乔歆瑶总是会说白哲瀚就是一个傻的,整天傻兮兮的,但是他对于她而言总是不一样的,白哲瀚似乎和这个世界不太接轨,但是却纯粹的让人心怜。

    “白哲瀚,我们谈谈。”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他本来就是那种“百无一用是书生”的典型,比起女生的手无缚鸡之力没有区别,乔歆瑶拉着他就和提着一只鸡没有区别。

    别墅很大只是此时一向有洁癖的某个人却能在垃圾场一般的房子里生活,实在是让乔歆瑶不得不佩服人的适应能力。

    随便的推开了一间房门,没想到歪打正着的正好是书房,将白哲瀚推着坐在实木椅子上,乔歆瑶半蹲下身子让自己的目光和白哲瀚对视。问道:“白哲瀚,你看我长得像谁?”

    白哲瀚已经不是一般的惊讶了,乔歆瑶将他就这么拖进了房间里,他完全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此时听了她的话困惑的眨眨眼,再眨眨眼。

    要是以前他那张极品小受脸的话乔歆瑶会觉得这个表情很有趣,但是此时乔歆瑶觉得很惊悚,所以直接制止,“别再眨了,你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

    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白哲瀚感受着那层皮下几乎就是骨头的感觉,心中也是有些哀叹,以前自己觉得自己长得太幼稚,现在却是不像人了。

    回想着乔歆瑶刚才问的问题,白哲瀚突然想到了之前白浩轩对自己提到的事情,只是那时候他太痛苦了,根本就是有听没有懂,现在回想起来才是真的明白了。

    “你,你是……你是秦潇的侄女,你姓乔对不对?”白哲瀚有些激动地想要站起来,但是无奈肩膀被乔歆瑶按着,一百八十多公分的男人竟然抵不过一个小女孩的压力。

    乔歆瑶点点头,看来白哲瀚还没有真的与世隔绝,至少还知道自己是谁。“没错,我是乔歆瑶,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

    白哲瀚不敢置信的看着乔歆瑶,眼睛瞪得几乎都要掉出来了,看着面前那张明显只有十多岁的年轻的脸,白哲瀚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知道他不相信自己就是秦潇,所以乔歆瑶只能用其他的方式证明自己的身份。“白哲瀚,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的内裤……”

    乔歆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白哲瀚用手捂住了嘴,然后他还做贼一样的看了看四周,确定出了他们两个之外没有其他人了,送了一口气放开乔歆瑶的嘴。

    “你明明答应过我,我内裤被画小鱼的事情不告诉任何人的。”白哲瀚一脸愤恨的看着乔歆瑶,但是更多的却是害羞。

    乔歆瑶无语凝噎,拜托这到底是谁说的啊?不过心中却也还是欣慰的,白哲瀚还是白哲瀚,虽然颓废了一点,但是还是那个单蠢的家伙。

    “既然你已经相信了我的身份,那么白哲瀚我们好好地聊聊吧!当然在我们聊聊之前你先把自己从怪物变成一个人。”一脸嫌恶的看着白哲瀚的造型,她虽然没有洁癖,但是白哲瀚这样实在是太影响欣赏了。

    “你等着,你千万不要走啊!给我半个小时,不对,给我十分钟我马上就变成一个人。”说完这样的话白哲瀚直接破门而出,进了卫生间。

    离歌和劳恩之前是在客厅里找了一个稍微能落脚的地方坐下,虽然这房间里脏乱不堪,但是怎么说也是温暖的,外面冰天雪地的还不如这垃圾站。

    看到白哲瀚刚才激动地跑进了洗手间,劳恩满眼疑惑的看着乔歆瑶,“你刚才对他做了什么?他为什么突然跑去卫生间?”

    “你认为我能对一个怪物做什么?他只是看到自己的一张脸被自己吓到了,想要变成一个人出来在跟我们说话。”乔歆瑶对劳恩撇撇嘴。劳恩是盟友,但是却不是那种可以将秘密共享的人。

    说起这个乔歆瑶有些头疼了,白哲瀚那个一根筋的家伙,自己将身份告诉他,他会不会一说话就给说漏嘴了?虽然担忧,乔歆瑶还是没有让情绪表现在自己的脸上。

    劳恩根本不相信乔歆瑶的话,刚才他明明看到白哲瀚脸上的笑容,刚才还是一副要死了的表情,就和乔歆瑶进去说了两句话就活了,乔歆瑶比离歌这个神医还神了?

    乔歆瑶无视了劳恩的目光,他疑惑又能怎么样,之前到底说了什么就只有乔歆瑶和白哲瀚两个人知道,他们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了,当然前提是白哲瀚能忍得住。

    无限的忧心啊!当初白哲瀚就不止一次的在劳恩面前无意中透露了自己的信息,现在还真是让人担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凌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若并收藏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