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 > 054.下药——刺了劳恩两刀

054.下药——刺了劳恩两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所有人都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就见一个宛如王者的混血男子走了进来。男子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目光一直投注在乔歆瑶身上。

    看清了来人是谁乔歆瑶的头就更痛了,这个劳恩是怎么回事,难道不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吗?虽然约翰逊家族明面上是做正当生意的,但是这里的人都不是一般人,谁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堂堂华夏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家里办的宴会,请来了黑手党教父,这话怎么说都是好说不好听啊!乔歆瑶真心的不希望影响到沈家。

    所以劳恩还没有走到近前,她就不善的问道:“你怎么来这里了,好像没有邀请你吧!”

    乔歆瑶的话让劳恩脸色变了变,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毫不留情的嫌弃。乔歆瑶还真是为他开创了一次又一次的第一次。

    没有发怒劳恩笑着看向她。“说这样的话不就见外了吗?我好不容易来了华夏国一次,有这么大的事情发生怎么能不来凑凑热闹,沾沾喜气。”

    “劳恩,你刚才说了什么,你没有开玩笑吧!”黎轻寒已经站了起来,看着劳恩的目光很不善,似乎想要透过他的身体看到灵魂一般。

    乔歆瑶懊恼的瞪了黎轻寒一眼,这个时候问他一个问题做什么,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劳恩可不是一般人,他就喜欢看别人忙乱,看别人惊慌失措,典型的心里有坑。

    劳恩看到了乔歆瑶瞪视黎轻寒的动作,眼底笑意一闪而逝。“我说要和他们公平竞争,反正你都已经放弃了管这么多做什么?”劳恩看着黎轻寒。

    黎轻寒虽然心里有气但是却不能多说什么。而乔歆瑶也是毫不留情的打击他。“劳恩,我对中年大叔没有兴趣,所以你还是放弃比较好。”

    劳恩不以为意的指向孟离歌,“那么他呢?孟离歌又算是怎么回事,我和他似乎也没有差几岁吧!”

    “你自己也说了你和他还是差了几岁的,你就是比人家老。人家还能说自己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你就只能说是三十多岁的中年大叔…”乔歆瑶故意打击他。

    果然年龄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劳恩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改变自己的年纪,所以即使心里气的要吐血却也只能忍了。

    “说了这么多其实还不是因为你对孟离歌比较偏心,我要求公平对待,你不能这样直接否决。”黑道头子现在在乔歆瑶面前让她给他将公平,怎么听怎么觉得怪异。

    “开什么玩笑,这也要公平,你以为这是在菜市场买菜,还要给你伦亮成金?劳恩,你什么时候这么幼稚了?”乔歆瑶看着他,不明白他来这凑热闹也就算了,竟然还真要跟自己理论这些?

    “你爱怎么说我就怎么说我吧!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求你给与我公平对待。而且我远道而来可是客人,你应该厚待我一些。”劳恩对乔歆瑶眨眨眼,然后目光越过众人落在离歌身上。

    其实他一直都很疑惑,这个孟离歌不是一直都很喜欢秦潇的吗?那时候他和秦潇还是合作关系的时候,离歌就曾经和秦潇一起去M国见他。

    作为一个男人虽然自己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但是却也看得懂离歌眼里的秦潇是怎么样的存在,那是男人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才会有的眼神。

    但是现在秦潇刚刚离去多久啊!离歌竟然就和乔歆瑶在一起了,这是不是太快了?他对离歌印象一直都很不错,所以真是不愿意相信。

    那么难道是自己弄错了,乔歆瑶实际上并不是喜欢离歌,而是自己想多了?但是劳恩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的。

    “劳恩,你都是大叔级别的了,能不能不要说这么幼稚的话,别跟我提公平好不好?”乔歆瑶对他表示很无语。

    劳恩点点头,“确实如你所说,既然你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么我们就不谈什么公平不公平的。”难得的劳恩在争取了半天之后,竟然这么轻易的放弃了。

    乔歆瑶狐疑的看着他,这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听取了别人的建议,他根本就是一个很固执的人啊!奇怪啊奇怪。

    所谓是出反常必有妖!而接下来劳恩的话就印证了这句话的正确性。“乔歆瑶,既然你不愿意和我说公平,那么我们就来谈恩情吧!”

    恩情?乔歆瑶蹙眉,自己和劳恩之间有什么恩情可谈的?上次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劳恩实际上也没有帮上什么忙,主要还是兰斯在出力不是吗?而且最后她得到的也是兰斯的股权啊!

    “很抱歉,劳恩先生,我还真不知道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存在了恩情?”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之后,乔歆瑶看向劳恩。

    劳恩高深莫测的看向乔歆瑶,那眼神还真是有些诡异,让乔歆瑶有些发毛。“乔歆瑶,刚才是你自己承认的你是秦潇的女儿吧!”

    一瞬间的乔歆瑶就明白了劳恩的意图,这个家伙不是一直都很大方的吗?怎么面对自己的时候就要这么小肚鸡肠了,这是怎么回事?存心郁闷自己是不是?

    “你似乎已经有些领悟了,我其实也不想为难你的,但是欠了别人的就是要还不是吗?你们华夏不是说‘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吗?”劳恩笑的很欠扁。

    乔歆瑶眼角狠狠地抽了两下,然后笑的尴尬。“华夏人其实都是施恩不图报的,所以还是算了吧!”

    “可是很抱歉我不是华夏人,所以还是不要和我说什么施恩不图报这样的话了,你知道的我是做什么的,唯利是图嘛!”劳恩倒是拒绝得快。

    乔歆瑶有些懊恼的的瞪他一眼,“那你到底是想要怎么样,直说吧!除了以身相许,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劳恩听了乔歆瑶的话之后尴尬的咳了两声,他其实是想说让她以身相许的,毕竟这在华夏古代不是很流行吗?才子佳人英雄救美以身相许的。

    劳恩的表情已经充分展示了他的心思,很多人都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劳恩先生竟然真的想要乔歆瑶以身相许,他劳恩可是架子数百个亿美元的大富豪,至于跑到华夏来逼婚吗?又不是娶不到媳妇了。

    见这么多人围着他们,劳恩和乔歆瑶都是有些不愉快的,所以劳恩说道:“这是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一谈吧!既然是让你偿还恩情自然要慎重再慎重,放心不会让你以身相许的!”

    乔歆瑶点点头,对李伟宸和楚云扬道:“你们还是也找个凉快地方呆着吧!估计是这里太热了,你们都有点头脑不清醒了吧!”

    楚云扬笑容灿烂,他知道这话乔歆瑶主要是说李伟宸的,他和乔歆瑶是什么关系,他相信乔歆瑶一直都知道他的想法。

    李伟宸却是眼底一沉,连带着身上的气息都有些阴冷,但是还是对乔歆瑶点点头。“我想我也需要冷静一下,只不过刚才的话你还是认真地听比较好。”

    乔歆瑶和劳恩离开之后楚云扬和李伟宸也出去了,然后黎轻寒和离歌叶离开了,顾青看他们都走了也追了出去。

    他们都走了之后宴会有再次继续,而此时沈宏邦、严克强、楚南、李孝廉四个人坐在一起,几人都是沉默的看着彼此。

    之前楚云扬和李伟宸的闹剧若他们已经不介意了,看得出来乔歆瑶是一个识大体的,所以就算是他们真的和乔歆瑶结婚了也不需要入赘。

    而此时他们之所以沉默的原因是因为劳恩。“今天这样的宴会你应该没有邀请其他人吧!劳恩约翰逊是怎么来的?”楚南望着沈宏邦说道。

    沈宏邦皱眉,他要怎么解释这件事?劳恩当然不是他请的,但是他确实是出现了,良久沈宏邦觉得还是实话实说吧!“我怎么可能邀请他,我根本连他进了华夏都不知道。”

    他是华夏军方的委员长,在华夏军队有很大的权利,而且一些秘密部门还是由他领导的,但是即使是这样的,他还是不知道劳恩是什么时候来华夏的。

    “这……”楚南有些难以置信,但是也知道沈宏邦是不会说谎的,他说不知道就应该是真的不知道才对!

    “那么照你这么说的话,他来这里并不是冲着你来的,而真的是因为歆瑶?”严克强听了沈宏邦的话之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这又是什么原因,之前劳恩也说要和那两个孩子公平竞争,这话本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很认真了。”李孝廉想了想说道。

    楚南点点头,算是认同了这话。“看来这次劳恩来华夏还很有可能是因为乔歆瑶这孩子,但是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劳恩都已经三十岁了,以前也没有女朋友,怎么突然就喜欢上了比自己小了这么多的歆瑶?”楚南是一万个不理解。

    沈宏邦他们几个也是同样的不理解,对劳恩他们都是掌握了一些资料的,当然也知道劳恩三十岁了但是还是一个处男,根本就没有任何和女人相处的经历。

    道上还有一些关注他的人一直都在猜测他到底是不是同性恋,否则三十年时间里竟然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也没有利用女人发泄过生理需要,实在是说不过去。

    而今天劳恩可是充分的表现了他对乔歆瑶的兴趣,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很认真并不是开玩笑,而且他年纪不小了确实需要结婚。

    “很有可能是因为拉斯维加斯的事情,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吧!只是不知道中间有发生了什么,只是米高丽酒店的股权变动已经显示了不是吗?”李孝廉突然说道。

    李孝廉是外交部长,所以关于外交的事情他知道的是最多的。拉斯维加斯爆炸案发生的时候他虽然没有去,但是却是时时的关注着。

    当时被炸死的游客之中就有三名华夏人,所以华夏驻拉斯维加斯大使馆一直都在处理这件事,自然也就关注了同样被炸了广场的米高丽酒店。

    而他当时只是听说米高丽酒店在被炸后的第三天召开了股东大会,而在会上出现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代表着秦志让出了拉斯维加斯的所有地盘,而兰斯当时也直接将自己的股权转赠给了那个少女。

    之前李孝廉并没有注意这些,因为这不是他所该管的,他是外交部长不是情报处长,而且当时他觉得那女孩也就是秦志的亲戚,接受了他的生意,但是没有能力所以就干脆让出拉斯维加斯的地盘。

    但是今天他看到乔歆瑶和劳恩之间的熟络,就突然想起了那件事情,乔歆瑶很有可能就是那天的那个女孩,而他深信这一点。

    “照你这么说那也该是兰斯喜欢歆瑶,而不是劳恩吧!要知道将股权转送的人是兰斯,而不是劳恩。”严克强是知道事情的经过的,所以说的很自然。

    李孝廉和楚南看向严克强,他还真是知道的不少呢,看来似乎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呢?不过听了严克强的话之后,楚南犹豫了一下之后还说道:“今天下午的时候军区资料室被人秘密潜入了。”

    “你说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也没听你们上报,首都军区的那个资料室里不是有心研制的武器的资料吗?”沈宏邦震惊的差点喊出来,强行压制自己的声音,用只有他们能听到的声音道。

    楚南脸色很不好看,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兵,这还是第一次出了这种事,对他来说也是奇耻大辱了。“事情本来是要上报的,但是被林福成和侯永顺压下来了,我……”

    他是想要上报上面知道的,但是林福成和侯永顺都说这个事情要是让上面知道的话,他们一个个的都要承担责任。到时候很有可能都要降职,当然了这都是最好的情况了,要是真的严重的话他们很有可能要上军事法庭的。

    楚南是很正直,但是却也不能一个人对抗那么多人不是吗?要知道机密丢失牵扯到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作为最高层的领导下面还有很多负责人都要被牵连。

    而且机密文件并没有丢失似乎只是被人用相机将文件内容摄录进去,而且要不是那个潜入者在离开的时候被正巧发现,他们也不会知道机密被盗了。

    “这件事情还只有我们知道吧!既然如此还是先不要声张了,我会派人秘密调查的,你现在突然提出来,是不是怀疑……”沈宏邦满身的冷气,机密丢失他怎么可能淡定。

    楚南点点头,“你们觉得劳恩是那种儿女情长的人吗?他都三十岁了还没有谈过恋爱,现在会为了一个女孩子就只身涉嫌的来到华夏?”

    “你是说他为了追求歆瑶只是一个幌子,很有可能之前在军区偷盗武器资料的就是他的人?”严克强将自己理解的意思说了出来。

    楚南再次点头,声音有些阴沉。“你们不是也知道吗?在约翰死了之后,M国的军火市场就差不多都被劳恩接手了,作为世界最大的军火商之一,他需要的是货源。而E国狂风最不缺的就是货源了。两家的竞争很激烈,要想取胜他只能出奇招。”

    “你是说他盗取我们的武器设计资料,是想要开发新式武器来抢夺时常,和狂风竞争是不是?”这次李孝廉也听懂了楚南的意思。

    “嗯,我确实是这么想的,难道你们不觉得很有可能吗?否则劳恩为什么会出现在华夏,而且还是秘密的不让任何人知道。”楚南按照自己的猜测说道。

    沈宏邦却摇头,显然的不赞同。“我倒不是说这是肯定和劳恩没有关系,但是仅仅凭借他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华夏就说是他做的,实在是太武断了。”而且他看乔歆瑶的眼神可不像是随便,而是真的喜欢。

    为了自己喜欢的人男人会很疯狂,尤其还是像劳恩这种以前三年十年都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和女人相处的家伙,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看得上的,肯定是要马上抓住的。

    所以沈宏邦是相信劳恩绝对有理由为了乔歆瑶而来华夏的,爱情本来就是靠积极的,如果他慢了一步很有可能就输得彻底了,而且……

    “劳恩隐藏他的行踪这是很正常的,约翰逊家族根本就不是做正当生意的,他可是M国的黑道教父,黑道世界六王之一。为了避免让那些仇家盯上,他难道不应该隐藏自己的行踪吗?”倒是李孝廉为劳恩说话了。

    “是啊!看来这个失窃的事情也绝对不简单啊!我们也不能这么草率的就下结论,而且劳恩可不是一般的人。最好有确凿的证据否则他离开华夏之后,就真的没有办法拿他怎么样了。”严克强认真的看向楚南和沈宏邦。

    “这事还是等调查结果出来再说吧!而且我想问问新药的意见吧,或许这件事情她能够有其他的不同的见解也不一定。”接收到严克强的目光,沈宏邦说道。

    然后他又安慰性的对楚南道:“这件事情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就算你要上报的话,林福成、侯永顺他们那些人也会坚决否定的,所以这事还是只有咱们几个知道就行了。”

    乔歆瑶和劳恩出了宴会厅,本来乔歆瑶是想要和他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的,但是劳恩却不同意,一定要乔歆瑶和他去他住的酒店,说是有东西要给乔歆瑶。

    乔歆瑶本来是想要拒绝的,毕竟之前劳恩说了那样的话之后乔歆瑶就会觉得他不怀好心,但是最后看着他湛蓝色的眸子里的认真,乔歆瑶决定相信他一次。

    所以两个人直接上了劳恩的车,车子一路上很顺利的就到了劳恩入住的酒店,是华夏最大的连锁酒店企业沈氏集团名下的帝都。

    直接上了劳恩所在的1314房间,按照乔歆瑶的想法劳恩应该住在总统套房才对,但是他只是要了一个比较高档一些的房间,虽然也很好但是和总统套房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将乔歆瑶带进了房间,劳恩仔细的扫视了房间的所有地方,最终在确定了没有任何监控或者监听设备的时候才开口。“你先做吧,我给你煮一杯咖啡。”

    “都已经这么晚了还喝什么咖啡,你不是说你有正事和我说吗?既然是正事,那也就不用那些有的没的了,直接说吧!”乔歆瑶可不敢喝他的东西,要是下药了怎么办?

    劳恩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心里懊恼得不行,没想到乔歆瑶对他这么不信任。无所谓的坐在她对面。“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算了吧!反正不是我招待不周。”

    脸色不是很好看的瞪了他一眼,哪来的那么多废话,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快点说正事,一定要把我带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看乔歆瑶似乎有些不耐的感觉,劳恩也没有了说笑的兴致,从刚才的浅笑温柔一瞬间的变成了嗜血严肃。起身走向了房间办公桌打开抽屉拿出了一个文件夹。

    乔歆瑶一直都盯着他的动作,她对劳恩说不上放心不放心,一直都是当做合作伙伴的,所以她还是想要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劳恩将那包东西拿过来之后直接扔到了乔歆瑶面前的茶几上,然后冷冷的对她说:“看看吧!里面的东西说实话我是真的感兴趣。”

    莫名其妙,他感兴趣的话就自己留着好了,干嘛非要让自己看呢?乔歆瑶拿起来那个档案袋,知道里面应该是一些照片,在想会不会是一些限制级?

    她什么没有见过,就算是限制级的那也不怕,所以很有种英勇就义的感觉就拆开了档案袋,但是当她看到了里面的内容之后就不淡定了。

    突然站起来指着劳恩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窃取国家机密你知道那是什么罪吗?这里可是华夏不是你的M国。”

    她的语气有些狠,职责的意味一点也没演示,要不是知道自己现在还打不过劳恩,乔歆瑶此时很有可能直接动手打他一顿。

    没错档案袋里面的那一叠照片,实际上就是楚南他们刚才提过的那些武器研究资料,而此时他们就在乔歆瑶面前展示着。

    而劳恩在被乔歆瑶一通指责之后并没有任何的不快,只是很平淡的看着乔歆瑶,就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

    乔歆瑶知道他是在疑惑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他是以黑道身份认识她的,作为一个黑道老大她表现的这么热血实在是让人很诧异。

    乔歆瑶又怎么可能告诉他,自己虽然混黑道但是那只是为了增加自己为家人和黎远洲报仇的筹码,实际上她更喜欢军队的身份。

    虽然很不理解,但是劳恩还是尊重她的,所以直接说道:“你不要误会了什么,这个东西是之前出现在我的房门前的,我出去的时候人已经没有了,只有这么一个档案袋。”

    说到这里劳恩看向乔歆瑶,似乎是在确认她到底有没有相信,但是看乔歆瑶一副让他继续的样子,他的心情终于好了一些。

    “因为没有看到人当时我也没有敢动它,后来确定里面不会有什么炸弹之类的东西之后才打开的。见了里面的东西,我本来是很高兴的,但是后来一想它的出现实在是太诡异了,肯定是有什么阴谋的,所以……”后面的话劳恩没有说,因为被乔歆瑶抢白了。

    “所以你才会突然出现在我的宴会上,说的那些话是加上就是想要把我带到这里来,把这东西给我看是不是?”乔歆瑶在说的时候还松了一口气。

    劳恩当然知道她松气是因为什么,就不明白了自己喜欢她,她至于摆出这么一副受到煎熬的样子嘛?好像他就是洪水猛兽恨不得马上离开。

    虽然心中的想法不是这样的,但是劳恩还是点头承认。“是啊!这事情我越想越觉得实在是蹊跷,怕是有什么阴谋吧!所以就想着还是要找你这个盟友商量一下。”

    劳恩并没有正面承认乔歆瑶的话,但是也没有否定她的话,而他的回答却让qq西游以为自己猜对了,对劳恩也没有了之前的防备。

    其实劳恩很优秀,要是喜欢她想娶她为妻,这对于任何一个女子而言都是幸福的,最起码很有成就不是吗?但是乔歆瑶不同了,她现在有楚云扬、离歌和黎轻寒,要是再和劳恩有什么纠葛的话,自己都受不了自己。

    “你能不能说的仔细一点,这东西是怎么出现的、什么时候出现的?你难道没有查到一点蛛丝马迹吗?”乔歆瑶看着那堆照片,抬头问道。

    劳恩一直都在注意乔歆瑶,听她问话就回答。“事情大概是五点左右吧!我当时正在洗澡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就去开了,但是什么人也没有看到。”

    话说到这里劳恩语气冷酷了几分。“那个人应该是知道我的习惯的,我每天四点多的时候都会洗澡,所以他才选择这个时候送着东西给我。我出去之后没有发现人当然会派我的人去找,但是却什么也没有找到,一点线索也没有。酒店的监控全部被换了方向。”

    也就是说一点证据都没有留下来,那么也就同样的找不到那个真正的盗窃者,劳恩也就要承担盗窃华夏军事机密的重罪了。

    一时间乔歆瑶也觉得有些凝重,这是到底是谁做的呢?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此时脑海中浮现了一张吓哭小孩子的脸,会是他吗?

    不是没有可能的,那个人做事一向都是不能用正常思维思考的,至少乔歆瑶从来没有了解过他,今天一见越发的觉得这事他做的出来!

    “那么这些照片你打算怎么处理呢?我可以帮你把他们送回去,那样的话这件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好了。”其实乔歆瑶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劳恩想了想笑道:“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想讲这些还回去,毕竟这对于现在的我而言是很重要的,反正也不是我偷的。不过你既然说了,我也不能让你没面子。”

    乔歆瑶对他翻了个白眼,这说的是什么话,哪有他这样的。这玩意现在就是烫手的山芋,谁拿到了都是看得到吃不到,还要让别人虎视眈眈的盯着,最后变成什么样子还不好说。

    这项武器研究最初是在华东军区进行的,但是后来因为秦潇这个主要负责人去世了,所以将研究的所有数据和人员都转交了首都军区。

    所以乔歆瑶才会在打开了文件看到照片就一眼认出来是武器信息,这根本就是她曾经和专家连夜开会讨论的新式武器嘛!

    其实这个武器因为之前研究遇到了瓶颈,一直还没有攻克这个难关,所以还只是一个鸡肋的东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典型。

    劳恩要是想要这个武器的话,还需要投入不少的人力物力进行开发,虽然有很多数据了但是真的研制成功也不是易事。

    乔歆瑶对劳恩虽然不是十分了解,但是却知道他是不会做这种对自己没有什么利益的事情的,他打可以等到武器研制成功之后再来偷盗。

    而且别人不知道乔歆瑶是知道的,劳恩来华夏才多长时间,部署盗取军事机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时间根本就不够。

    “这东西就先交给我处理吧!你也别想着这个武器了,等它研制测试成功之后还不得两年啊!那时候什么都可能变了。”乔歆瑶看着那文件对劳恩比较善意的建议。

    这次劳恩没有唱反调而是直接就点了头,“放心吧!我刚才也就只是说说,我还真就没有想过要来华夏盗取这东西。”

    乔歆瑶点头,起身走到落地窗前从这里可以看到灯火辉煌的首都街道。“你没有想过那是最好了,这件事情是什么目的还不知道,不过你也要小心一点。”

    如果真的像是她想的那样,这是黎青安排的,那么就是说黎青已经开始注意到劳恩了,并且想要动劳恩。

    此时乔歆瑶心里是很复杂的,黑道六王代表的是黑道真正的老牌势力,他们的实力根本就不是楼兰会新晋的那几位黑道新贵所能比的。

    而黎青竟然已经将主意打到了劳恩身上,那是不是说黎家或者说黎青的真正实力其实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而将这样强悍的人作为自己的敌人,压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当然最令乔歆瑶担心的还不是这一点,而是黎青对她的态度,他似乎是知道她就是秦潇,而对他没有半点的想要铲除的意思,还似乎有些纵容,这是她不能想象的。

    “怎么了,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担心,放心把这件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自然会应对的,想让我客死他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劳恩见乔歆瑶眉头紧锁以为她是在担忧这件事,心中还有些感动,开口安慰她。

    但是他的话在乔歆瑶听来根本就不是安慰,但是她此时思绪纷乱根本就没有时间来思考劳恩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只是沉默着看着窗外。

    劳恩没想到乔歆瑶会这么一副担忧的样子,在他看来这根本就不是事,虽然这是一个阴谋,且不知道主谋是谁,但是他对自己很有信心,没人能够要他的命。

    劳恩不再说话,看着乔歆瑶,向着窗前走了过来,一步一步,走的轻轻的,慢慢的,却让乔歆瑶感觉到了一种强大的压力,一时间回魂了。

    几乎贴近乔歆瑶的时候,劳恩停住了步子,乔歆瑶愣愣的看着他,突然感觉一双大手轻轻的抬起了她的下巴,乔歆瑶的头微微的抬起。

    眼前一暗,劳恩的脸覆了上来,薄唇覆盖在了乔歆瑶柔软的唇上,眼睛一瞬间睁大,满眼的不敢置信。乔歆瑶的心几乎都停止跳动了,劳恩在吻她?他吻她?

    劳恩的吻并没有他给人的感觉那般的强势,淡淡的温柔的缠绵的轻轻吸吮着她的唇瓣,而他强烈的男性气息也充斥着她的鼻端。

    乔歆瑶被他突然的举动而乱了方寸,但是这也就是那么一瞬间,回复了清明之后她自然是一把的推开他,并且愤怒的低吼:“你做什么?”

    劳恩并没有因为他突然推开自己而生气反而是笑着对她道:“乔歆瑶,你既然是秦潇的女儿,想必应该知道秦潇欠了我的究竟是什么吧!你不会是想要赖账吧!”

    他这么一说乔歆瑶之前还有些恼羞成怒的小脸一瞬间的染上了红霞。想起当初自己对她的那荒唐的承诺,此时她真的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当初劳恩帮了秦潇的一个重要的忙,可以算是救他一命吧!当时劳恩是要好处的,秦潇就随口说我温妮三分钟怎么样,就当作答谢了,而当时的劳恩直接就不提报答的事情了。

    谁能想到到了今天劳恩居然旧事重提,并且还想要自己履行这个承诺吗?乔歆瑶看着他,希望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按照之前的说法应该是你来问我三分钟,我这不过就是先收点利息而已。”劳恩纤长的白皙的手指尖轻触着他自己的薄唇对乔歆瑶笑道。

    最后一点的希望也彻底的破碎了,乔歆瑶狠狠地瞪他一眼,然后像是就义一样扑向劳恩,柔软的红唇贴在他的有些凉薄的唇上。

    明明说好了是乔歆瑶吻他的,但是他似乎觉得这样的浅尝辄止不能满足,所以在她没有任何防备下,舌尖探入了口中,吻的迷乱而急促。

    他吻得急切,完全不似之前的温柔缠绵,乔歆瑶的身子软软的被劳恩托着抱在怀里,想要捶打他,但是手却被他紧紧地握在手里,唇被急迫的吻着索求着。

    似乎不满足这样的吻,劳恩的手急迫的探入乔歆瑶的衣服内,想寻求更多,乔歆瑶感觉那只手探进,甚至一瞬间的恢复过来,一把推开他。“劳恩,约定立刻没有说你可以……”

    丫的,那那人果然是恶劣的,她可是只是为了偿还当初的恩情才吻他的,他倒是一脸的陶醉,还吃她的豆腐。

    见乔歆瑶居然推开了自己,劳恩感觉着手指间上的温热,扬起一抹笑容。“好吧!算是我的错,不过三分钟时间没有到,我要继续。”说完唇再次贴上了乔歆瑶柔软的香唇。

    有了之前的经验,劳恩这次倒是规矩了,三分钟一到乔歆瑶再次推开他。说实话她不讨厌他的吻,可就是因为不讨厌才让她心惊,想要逃开。

    深呼吸想要让自己的心脏恢复正常,但是乔歆瑶却感觉全身都热烘烘的,手不自觉的像脖颈下的衣领抓去,将最前排的两个纽扣扯开,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她这才感觉到舒服了。

    但也是这样的情绪让她一瞬间的瞪大眼睛,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劳恩,指着他半天才道:“劳恩,你居然给我下药了?”

    确实下药了,而且还是催情药,而且就是下在了他自己的唇上。刚才他主动吻她之后曾经很陶醉的用指尖轻触唇瓣,就是那时候把药涂到唇上的。

    可怜乔歆瑶什么都不知道因为第一次没什么事就直接贴了上去,现在她到是想到了可是已经晚了,“劳恩,你……”

    劳恩本来也不觉得自己的这点小伎俩能够瞒过她,但是至少也是在她药性发挥的时候才能发现,那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不是吗?

    “我说了我需要一个公平,而且你一直都不相信我是认真的。告诉你,我来华夏只是为了你,为了让你能够成为我的妻子,我约翰逊家族的女主人。”劳恩严肃的说道。

    “你在开什么玩笑,我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劳恩你给我解了这药!”催情药不是无解,想必劳恩应该有办法。

    “这药是专门为女人准备的,根本没有解药而且对男人也没有作用,所以……爱莫能助!”劳恩到是摆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气的乔歆瑶牙痒痒。

    不仅身体感觉一片的燥热,同样的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根本就动不了了,像是瞬间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和T3倒是有些像,但是她T3早就免疫了不是吗?

    因为身体的脱力,乔歆瑶向着前方跌去,自然不能摔倒而是落入了劳恩的怀抱,随之而来是的是他炙热的吻。然后他一个用力将她抱了起来。

    几步就来到了床前,将乔歆瑶虚软的身子放在了床上,她的身子刚沾到了床,迷乱的心神瞬间一醒。慌乱的想要推开劳恩,却被他的大手罩住了眼睛。

    突然失去了光明,乔歆瑶心底本能的感觉到恐惧,之前想要做的事情因为这份情绪而被打乱,一时间失去了先机。

    乔歆瑶感觉那双大手拿开,慌乱的睁开了眼睛,也只是一瞬间,劳恩的手再次的覆了上来,身子也压了上来,庞大的身躯让她觉得很有压力。

    “劳恩……你不能……唔……”乔歆瑶眼睛再次被蒙上,薄唇再次的被吻住,要说的话也再次的吞进了她的肚子里。

    对于他之前说的事情乔歆瑶并没有认真地听,此时她真的很懊恼,劳恩这个混蛋竟然对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原谅他的。

    此时温香软玉在怀,劳恩又是想着得到了她她就会对自己亲近一些的想法,自然是不会轻易放开她的。

    乔歆瑶已经彻底的放弃了抵抗,既然抗拒也没有任何的用处,那么还不如享受了,等明天自己恢复了,肯定要让劳恩为今天晚上的行为付出代价。

    只是乔歆瑶终究是低估了这位保持了三十年的处男的男人的勇猛吗,一个晚上他几乎都在动着,而她已经或过去两次了,知道天边泛起鱼肚白了,他才停下来拥着她一同入睡。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其实药效早在做完的时候就已经解了,但是很可惜那时候乔歆瑶心有余力不足,根本就没有力气反抗了。

    此时睁开眼就能看到睡在自己身边的劳恩,这个男人真的长得非常好,宛如希腊太阳神一般棱角分明的俊脸,白皙细致如同婴儿的皮肤。因为熟睡而没有半死戾气的优雅,他是值得任何一个女人追逐的。

    但是只可惜乔歆瑶身边从来不缺少这样的人,而劳恩又恰恰的犯了她的禁忌,要是还能这么和睦相处的话那就不是她乔歆瑶了。

    掀开被子乔歆瑶感受这辈子之下两个人光溜溜的身体,小脸顿时黑的能滴出水来,一脚就将熟睡的劳恩踹下了床,昨天不是很厉害吗?还睡什么?

    劳恩被突然踹下床即使是反应得快,但是最好还是摔下去了。他也是有起床气的,但是看到乔歆瑶的那一刻所有气都烟消云散了,一脸讨好的看着她问道:“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说的好吗?”

    早?乔歆瑶看着窗外的夕阳,这还叫早?当然现在也不是讨论是不是早的问题,乔歆瑶怒瞪着劳恩,“把衣服穿上!”

    劳恩本来想着就这么光着吧!但是看乔歆瑶不善的脸色赶紧穿好衣服,而乔歆瑶也是围着浴巾的,两个人一个坐在床上一个蹲在地上。

    “劳恩你好大的能耐,你知不知道你昨天的行为叫什么?”乔歆瑶看着蹲在地上一副面壁思过的劳恩,突然觉得游戏挫败!

    “叫什么?”劳恩抬头看着她,因为刚刚睡醒的缘故,乔歆瑶整张小脸都是粉粉嫩嫩的,让人好想抱着狠狠地亲上两口。

    乔歆瑶被他那色咪咪的眼神直接就触怒了,想也没想直接拿起放在茶几上水果篮里的水果刀,向着劳恩就刺了过去。

    劳恩也没想到乔歆瑶会这么生气,在国外很多时候不都是通过性行为交流的吗?在他看来乔歆瑶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就算昨天是他下药不对,但是发生了关系之后她就会忘了。

    但是很显然他是不了解乔歆瑶的,她此时懊恼的恨不得杀人,而此时整个房间里除了她自己就只有劳恩一个人,不能自杀就只能杀他了。

    他拿着水果刀扑向自己,劳恩当然第一反应就是避开,因为他的避让她的进攻,两个人一来二去的就在房间大打出手起来了。

    劳恩的身手比乔歆瑶要好,当初比起自己也不差,现在的乔歆瑶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劳恩怜惜她,只是陪着她发泄,并没有真的动手。

    而劳恩也发现了,乔歆瑶似乎是真的想要刺自己两刀才能发泄一般,要是不让她如愿的话估计是没完没了的,而且劳恩也想看看她到底能不能下得去手。

    而想象和现实的差距永远都是无法逾越的,当劳恩放缓动作之后,乔歆瑶的动作却并没有停。五厘米的水果刀有三厘米直接插进了劳恩的腹部。

    而这并没有结束,将水果刀拔出来之后,乔歆瑶又对着他的腹部另一个位置刺了进去,一瞬间的鲜血流了出来。

    两刀之后乔歆瑶似乎不生气了,将刀子拔出来随意的扔到地上,然后拿起自己的衣服向着洗手间走去。在进入洗手间之前,她回头冷冷的对劳恩说道:“劳恩,这次只是一个教训。TMD再敢算计老娘,老娘直接废了你的命根子!”

    说完甩上洗手间的门,她的人也进去了。

    劳恩看着自己腹部的伤口苦笑,就如乔歆瑶说的她确实是手下留情了,只是伤了他腹部没有要害的部位,连血都没有出多少,这次是真的意在威慑。

    只是……劳恩放缓自己的身体让自己靠在床边,唇角上扬露出一抹笑容。她还是不忍心的,说明她的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凌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若并收藏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