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竹马使用手册 > 第44章 情钟情种(完)

第44章 情钟情种(完)

作者:青青绿萝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离开叶老头家里,明薇站在院中踌躇,不知该不该去见仇英子,唐黎知道她心中的顾忌,仍然笑嘻嘻的:“不怕,有我呢。”

    明薇鼓足勇气去敲门,来开门的依旧是那个英俊男人,他还记得她,双目凝视,微微露出笑意:“是你。”

    她一刹那心跳如雷,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胸腔,直到唐黎按了按她的肩膀,在她耳畔小声道:“镇定点。”

    明薇深吸口气,露出笑颜:“路过这里,来看看仇教授。”

    “请进。”

    仇英子看起来口角年轻:“欢迎,你是来看老叶的吧,他怎么样了?”多少年老朋友了,也不是没有感情的,仇英子眼中的关切不似作假。

    明薇淡淡道:“他祝福你。”

    仇英子松了口气,眉角眼梢升起欢欣之意,那个男人立即握着她的手,两人深情对视,仿佛视旁人于无物,看起来肉麻,明薇却有点羡慕。

    唐黎却看着那个男人,眼中精光四射:“仇女士,我很好奇,你的这位伴侣是个什么来头?”

    他这句话一出口,仇英子勃然变色:“你说什么?”

    “他是什么人?”唐黎一指那个男人,悠悠道,“恐怕,不是凡人吧?”

    仇英子生硬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们刚刚听说了你的故事,三十年前,你被一位神秘人所救,三十年后,你又遇见了他。”唐黎的语气不疾不徐,循循善诱,“你认为你身边的这位男子就是当初救你的恩人,是也不是?”

    仇英子没说话。

    “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是个科学家,可是你竟然会相信所谓的山神,就让我很好奇了。”唐黎好整以暇,“而且看年纪就知道,三十年前,他还不曾出生,可是你这样确信不疑,想来是发生过什么令你相信的事情。”

    “更让我觉得非同凡响的是,我从他身上感觉到了强烈的能量,他可以影响人的情绪,可以轻而易举让人对他产生强烈的好感,这样的能力,不像是普通人会拥有的。”

    唐黎咄咄逼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稍安勿躁。”他嗓音柔和,“我没有任何恶意,我也是真的爱着英子,想与她白头到老,你们何必打破砂锅问到底,为什么不成全一对有情人呢?”

    唐黎看了明薇一眼:“你对他人造成了影响。”

    他诚恳道:“唉,那是我与生俱来的能力,我并非故意对他人造成影响,我心中只有英子一人。”

    仇英子感动极了,握着他的手,泪花涟涟:“我知道,不枉费我等你那么多年,我知道你会出现的,我有预感。”

    明薇皱起了眉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他与仇英子对视一眼,像是在商量什么事情,最后仇英子说:“我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们,但是有条件。”

    “你说。”

    “你们明天再来。”

    明薇不满道:“既然要坦诚,为什么要等到明天?”

    他幽幽道:“如果不能等到明天,那我们是不会说的,你会谅解的,是不是?”他看着明薇,叫她根本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

    明薇心中暗暗恼怒,却不能抗拒。

    唐黎叹了口气:“好吧,我们明天再来,希望能够得到令大家都满意的答案。”

    他露出感激的笑容来,亲自送他们出门,明薇走出大门,突然回首:“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秦,单名一个钟字。”

    明薇心神不宁,还是由唐黎开车送她返家,顾朗已经回来,见到她那样,先是吃了一惊,旋即责怪唐黎:“你怎么照顾她的?”

    “唉,实在不怪她,那个男人有点古怪。”唐黎自来熟地倒了杯酒,“我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顾朗露出诧异的表情:“有什么古怪的?”

    “他有一种能量,应该是他与生俱来的,”唐黎思考了一会儿,“能影响人的脑部活动,让人产生爱上他的错觉,恭喜恭喜,你不是真的爱上他,否则我真的是不甘心。”

    明薇牵牵嘴角,靠在沙发里:“同喜同喜,幸好不是真的输给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女人。”

    唐黎笑道:“你也真不容易,能够分辨出来这是一种影响而不是爱情,仇英子就不行,她已经深深爱上他。”

    “但是他也爱她,那就无所谓了。”明薇反驳道,“最要紧是两情相悦。”

    顾朗不得不打断他们两个人的爱情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他们说明天告诉我们,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明薇发牢骚。

    唐黎答道:“我相信他们会告诉我们缘由,但是……他们人明天肯定是不在了。”

    明薇大吃一惊:“什么,那我们赶紧走!”

    “走?”唐黎慢条斯理品着酒,“走有什么用,他们还是不肯告诉你,等到他们远走高飞了,我们自然也能得到想要的答案了,岂不是两全其美?”

    明薇顿足:“不,我的意思是,仇英子走了,叶老头怎么办?”

    顾朗按着她的肩膀,把她按回沙发里:“这也没有办法,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权利追求自己的爱情,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一段感情都能得到回报的。”

    明薇呢喃道:“等了三十年呢,就这么一场空吗?”

    这两个男人都没有回答她,只是长长叹息了一声。

    次日中午,有快递小哥送了一个大包裹过来,唐黎正在厨房里做饭秀厨艺,一看见那个包裹,把铲子一丢给顾朗:“这是什么东西?”

    顾朗手忙脚乱抢救差点糊了的菜,特别无奈地和唐黎说:“你怎么和她一样急性子。”

    正说着,唐黎已经签收了包裹,小心翼翼把它放到桌子中央,也不拆,反倒是闭着眼睛冥思着什么。

    顾朗不去打扰他,上楼去喊明薇起床,她昨晚上长吁短叹了大半夜,天光乍亮的时候才刚刚睡下,可是一听见有消息,挣扎着爬起来,顾朗和她说:“唐黎还在下面,你好歹梳梳头洗把脸啊。”

    明薇恍然,折回洗手间草草洗漱一番,匆匆下楼:“怎么了?”

    唐黎直接盘腿坐在了地板上,姿态与平日里风流随意的模样大为不同,明薇放轻了脚步,但是唐黎还是很快睁开了眼睛:“里面的东西很奇妙,我前所未见,想来我们要的答案就在其中了。”

    明薇迫不及待拆开了包裹,出乎预料的,那只是一个花盆和一本黑色的笔记本,明薇摸不着头脑:“仇英子是干什么,送我一盆花?”

    那个花盆普普通通,看不出什么特殊之处,里面的植物已经枯萎,只留下杂草一蓬,她翻开那本笔记本,第一行字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以下内容是对原笔记进行归纳总结后的结果,删除了部分专业性较强的内容,使得阅读性更强,更容易理解,而括号部分则是当事人的反应。

    笔记的标题是叫《青种种植观察笔记》,事后想起来,这个名字取得也大有韵味。

    “这颗种子,是在一次野外考察的活动中意外得到,从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我就知道它和我有缘分,经过长达半个多月的观察研究,我发现这颗种子十分健康,栽种的成活率极高。

    我决定尝试种植。一切都十分顺利,它发芽了,以我的知识,竟然不能分辨出这是什么科目的植物,这超过了我的知识范围。

    更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在夜晚,我好像听见它在对我说话,我一直相信植物是有生命的有灵魂的,却也从来没有亲耳听到过它们开口讲话。

    这肯定是我的错觉吧。

    (看到这里,明薇大惊小怪地喊了一声:“这有什么,植物成精了呗。”唐黎和顾朗都没有理睬她。

    后文还附上了许多照片与观察数据的记录,在此省略不计。)

    它慢慢长大了,约有等人高,当我站在它面前的时候,总觉得心情很好很放松,所以我也愿意和它说说我的心事。

    三十年前,我在昏迷中被一个神秘人士所救,我没有看清他的长相,却知道他肯定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可是当我醒来的时候,他却不知所踪了。

    此后的日子,我一直都在寻找他,可是却一无所获,老叶他们总说我是糊涂了,但是我不相信,我确定有那么一个人在我濒临死亡的时候,将我救出生天。

    (明薇道:“你们有没有觉得仇英子这个简直像是少女日记,充满了粉红色的气息?”

    唐黎道:“她一辈子在寻求爱情,实际上是一个很浪漫的人物,爱情与年龄无关。”

    明薇便感慨:“她最后求仁得仁,也算幸运,否则这一辈子实在是浪费了。”)

    七七四十九天以后,它已经长得十分茂盛,在盆中难以容纳,我只能换了一个花盆,午夜时分,我听见有人和我说话,所以我起身走到阳台,就看见这棵树发出了爆裂声,它的树干从中裂开,最终断裂成两半。

    他就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我。”

    笔记到这里就结束了,停在了最关键的地方,明薇心中震荡,竟然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唐黎继续把本子往后翻,仇英子过了一些日子以后终于又补上了几段话:

    “上苍不曾薄待我,我等待多年,终于将他等到。”

    “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已全部告知,还请往后再也不要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了。”

    最后一句分明是仇英子昨日才新添上去的,她将真相告诉他们,却也准备从今往后从世间消失,过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了。

    明薇不死心,打了个电话请人去仇英子家中,果然已经人去楼空,不见踪影了。

    “实在难以相信,那个男人竟然是从树里走出来的?”唐黎还在对着那个花盆啧啧称奇,“人居然可以从树里长出来,太颠覆我的认知了。”

    顾朗道:“物老成精,这树成精而有人形,倒也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早在很多年前就有人提出过,也许有人遵从另外一种生长的方式,谓之第二种人。”

    唐黎托着下巴:“我有不同的看法,我觉得他不是地球人,我以前说过,每个人都带有自己的能量,有人强,有人弱,而他身上的能量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人,阿薇被他影响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不是地球人?”明薇也学他坐在了地板上,“还能是外星人不成,我可没有听过谁家的外星人是被种出来的。”

    唐黎笑了:“那什么人是被种出来的?”

    “人参果。”

    顾朗纠正:“那不是人。”

    “他也只是看起来像人而已。”

    唐黎戳了戳那盆已经枯萎的植物,冥想片刻,道:“你还记得他告诉你他的名字是叫什么吗?”

    “秦钟啊。”明薇莫名其妙。

    唐黎看向顾朗,他咦了声:“这名字有点意思。”

    明薇眨巴着眼睛看着他,顾朗就笑道:“《红楼梦》里有一个和他同名的角色,是秦可卿的弟弟,字鲸卿,秦鲸卿谐音‘情经情’,是贾宝玉生活中的一粒‘情种’,秦钟,情种。”

    “青种,情种,秦钟……”明薇品味着这三个词,总觉得脑袋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就是偏生想不起来。

    唐黎已经替她说出了口:“我看,他是不折不扣的一颗情种,情之种子,有情人栽种他,就能长出自己的心上人来。”

    明薇骇笑:“不会吧?”

    “天地之大,无奇不有,我觉得这是最好的解释,仇英子日思夜想自己的救命恩人,所以情种发芽,长成了她的梦中情人,因为天生多情,所以凡是见过他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爱上他,可是他却只会爱那个亲手将它种下的人,想必如果是叶老头种下,那说不定就长出一个仇英子来了,哈哈。”唐黎的想象力之丰富,叫明薇佩服无比。

    但她依然觉得有不妥之处:“不对,那当初救她的人是谁?”

    唐黎耸了耸肩:“重要吗?”

    “你不能证明你的结论。”明薇不服气道。

    唐黎摊了摊手,道:“你说得对,这只是一个猜测,我们也不可能会有结论了,除非把它揪出来当面问个清楚,可是我想,我们再也找不到他了。”

    他说得对,明薇遗憾地叹了口气:“这样离奇的事情呢。”

    唐黎已经站起身来:“好了,此事已了,我还有事在身,咱们改日再见。”他当真是说走就走,话音刚落,人就不见了踪影。

    过了几日,明薇放心不下叶老头,又去拜访他,叶老头憔悴了很多,显然已经知道仇英子已然离开,她的劝解不起丝毫作用,此时此刻,他是千古第一伤心人。

    告辞之时,明薇突然福至心灵,脱口问道:“当初在山中救了仇英子的,不是什么山神,是你吧?”

    而叶老头苦涩一笑:“现在说来,还有什么意义?当初没有承认,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错过就是错过了。”

    明薇大受震荡,呵,如果早些时候不说,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吗?她怔怔离开了叶老头的家,茫然四顾。

    好了,故事到了这里也该结束了,至于那名神秘男士究竟是什么人,是不是人,他与仇英子到底去了哪里,日后是否还会再出现?

    那又有谁知道呢!

    作者有话要说:嗯哼,解密完毕,情钟是指叶老头情之所钟,情种是指那个男人真的是由一颗种子发芽诞生的,唐黎对此作出了猜测,但是并不全面,不是每个故事都会有谜底的~他们最后去了哪里,会不会再出现,就是以后的故事了

    下一个故事,即将出现我最钟爱的女配和男配,这个故事也是我最喜欢并且谋划了很久的故事,我觉得很有趣,希望你们也能够喜欢

    当然,关于感情戏,也会更进一步的,男女主角将进入暧昧期,要珍惜这样没有戳破的时光啊!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可能又要改名了= =但是新书名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了,编编认为是我书名太囧所以才没有点击和收藏,都快要哭了QAQ,请求大家帮忙,中了的可以作为下个单元剧的主角可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竹马使用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青绿萝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青绿萝裙并收藏竹马使用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