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此女太费心 >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愣,闫轲脸色旋即一白,“你说什么?”

    “你们自己看吧……”费安安颓然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伸手将手机递给他们,语气有些呆愣。

    闫轲连忙一把夺过手机,只见屏幕上是一条白榆清方才发过来的短信。

    “费费,我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离开一段时间。我明白,闫轲喜欢你是以前的事,但我还是没有办法释怀,我没有办法装作若无其事,他曾经喜欢过你这一点也许会成为我们之间的疙瘩,到时候大家难免尴尬,所以在我调整好自己的内心之前,我暂时不会回来,对不起。这是我自己的问题,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你不要自责。

    我爱了他那么多年,已经很累了,尽管前段时间我知道了他是在乎我的,但是我并不确定那份在乎有多重多深,我没有足够的安全感可以呆在他身边,终日患得患失的感觉真的很不好。说到底不过是我懦弱,不敢彻底放开自己去接受这份感情,我怕我付出了所有,闫轲最后会像商靖轩对你那样对我,我承受不了这种可能性。

    费费,虽然我没有告诉过你我跟闫轲的事,但我知道你都明白,想必今天你也能理解我,我从小性格就冷淡,所以一直都没有特别深交的朋友,很庆幸我能遇见你跟商婷,不要对我失望,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回来的。

    另外,麻烦你帮我转告闫轲,不要因为同情怜悯或者是从小到大的感情,才决定跟我在一起,请他好好想想,能不能忍受日后一辈子都跟我呆在一起,如果不能,就不必来找我了,也不要再联系我。最后,大家保重。”

    “啪嗒”

    一声轻响,闫轲的手无力的垂下,手机落进了厚实柔软的沙发里,滚了一圈,最后安静的躺在一边。

    高渐离捡起手机扫了两眼,眉头紧皱,白榆清这是早就计划好了,骗费安安说去补觉,其实当时出了门只怕她就是直奔机场的,这会儿恐怕已经登机了……

    商婷扔下早饭,跑过来也看了两眼,不敢相信似的,扔下手机就跑去了对面。

    闫轲愣了片刻,回过神来,咬咬牙,铁青着脸色转身奔了出去。

    费安安回头看了他一眼,刚想开口阻止,张张嘴却还是闭上了。白榆清这般谨慎的人,定然是已经上了飞机才会给他们发信息,闫轲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一点?这样拼命赶过去,不过是内心不肯放弃那即便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可能她还没走呢?可能还赶得上呢?方才费安安的心里也是第一时间这样想过。

    闫轲刚出去,商婷就从对面跑了回来,带着哭腔焦急道,“她真走了!东西都带走了!她怎么可以真的扔下我们走掉呢?!”

    “走就走!别回来算了!”费安安沉默了许久,听商婷这么说,仿若是赌气般这么说道,起身头也不回的进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摔上门。

    高渐离见状,只是轻声叹了口气,这丫头就是爱嘴硬,谁看不出来她心里比谁都难过……

    商婷闷闷不乐的坐回餐桌旁,却没什么心思继续吃早饭,草草咬了个包子,就心神不宁的等闫轲回来告知最后结果。

    费安安一进房间,就把自己扔进了大床里,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不要自责?白榆清说的简单,她这么拍拍屁股就走了,自己怎么可能不自责呢?如果不是自己的缘故,她跟闫轲也不会吵架,变成现在这样。

    “混蛋……”费安安低骂一声,把头埋进枕头里,满腹的委屈顿时都涌了上来,哭的肩膀止不住一抽一抽的。

    这到底是为什么呀?最近一段时间她似乎都是诸事不顺,又没招谁惹谁,麻烦事却是接踵而来。

    费安安已经许久没有痛快哭过了,这会儿情绪上来,一时间哭的有些停不下来,眼泪哗哗的往外流,根本不受费安安的控制。

    也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费安安有些累了,眼泪终于慢慢停了下来,只是依旧止不住的抽噎。

    这时,敲门声响了两声,随后便是高渐离的声音在外面温声响起,“安安?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费安安连忙停住抽泣,胡乱抹了把泪水说道,一开口,自己却是轻轻吓了一跳,兴许是哭久了,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

    高渐离推门进来,就看见她坐在床上,眼睛红肿,明显是一副刚哭过的模样。

    “怎么了?”费安安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嗓音,冲他微微一扯嘴角。

    高渐离在她身旁坐下,伸手轻轻拭去她眼角残留的泪水,温热的指腹滑过脸颊,费安安不禁脸上微微烫了一下。

    只听他轻叹口气摇头道,“笑的真难看。”

    “难看就别看了。”费安安轻轻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高渐离收回手,淡淡一笑,停了一瞬,而后说,“我查到白榆清的航班了,她应该是回家了,E市。”

    费安安沉默片刻,说道,“闫轲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高渐离颇有些同情道,“我看白榆清不是随便说说的,她要是真打定了主意,闫轲这会儿过去就算是跪在她面前,她恐怕都不会多看他几眼。也只能让他回去想好了再去找白榆清。”

    费安安顿了顿,微微点头,白榆清确实是那种一旦真正打定主意就不会轻易改变的人,让闫轲回去好好想想,他们各自冷静一下,也许对两个人都好。

    高渐离看着她微红的眼睛,心里不免有些心疼,侧头沉声道,“费安安,在我面前想哭也不要紧,我可以不告诉别人。”

    费安安被他这么忽然的一句话搞得有点蒙,片刻后反应过来,便是撇撇嘴,嘟囔道,“谁想哭了……”话虽这么说,心中却是一股暖流升起。

    高渐离知晓她嘴硬,只是笑笑,拍拍她的脑袋,笑道,“白榆清在家里很安全,你不用担心她,以后他们两个的事你也不要再管了,我送闫轲回去,先走了。”

    闹了这么一出,费安安哪里还愿意管他们两个的事情?当下也是乖巧的点头。

    听得外头高渐离两人离开关上门的声音,费安安才走出了房门,商婷还呆坐在沙发上,见她出来,可怜兮兮的一歪嘴角,又是一番委屈倾诉。

    费安安在心里默默的想,白榆清啊白榆清,你大概以为我们两个不会怎么难过吧?真是个任性又自以为是的混蛋……

    下午,商婷要去医院找高致焱,费安安一个人在家里呆着,却是异乎寻常的孤独。

    她以往也不乏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孤独,原来一直呆在身边的人忽然离开了,就是这么一种感觉。

    翻了翻书,十几分钟也没看进去几个字,费安安终于还是放下书,犹豫了一下,打开了对面的门。

    推开门,鼻子里还能嗅到白榆清固用的清洗剂味道,房间摆设一如既往的整洁,角落里的盆栽上泛着露珠,桌上甚至还摆着半杯水。

    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如此寻常,如果没有卫生间里置物柜残留的水印、梳妆台上一扫而空的化妆用品以及空荡荡的衣柜,来客大概都会以为主人不过是临时出门了而已。

    费安安四处晃了一圈,想了想,把那盆天竺葵抱起来,然后轻轻关上了门。

    既然说好是暂时离开的,那么她唯一中意的一盆花,费安安还是要帮她管着的,不然到时候花蔫了,她指不定还要怪自己。

    费安安一想到她生起气来横眉冷对的模样,不禁无奈的笑了一笑。

    ------题外话------

    端午节快乐,是不是说晚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此女太费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幕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幕秋并收藏此女太费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