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此女太费心 >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真的不会?!”

    费安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听到了什么?高渐离完全不会跳舞?!她还以为天底下没有这男人办不到的事呢,没想到他居然不会跳舞!

    “不会很奇怪吗?!”高渐离站在一旁,长身而立,手里捏着一杯香槟,侧头看了费安安一眼,淡淡说道,姿态很是高大,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就算是承认自己不会的东西,依旧是这么气势十足。

    “没有没有。”费安安连忙摆手笑道,“不奇怪,一点都不奇怪。”

    看着大厅中央一对对如同蝴蝶一般轻盈起舞的众人,费安安不禁有些脚痒,无奈无人作伴,只好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

    高渐离见她一副很想去的模样,顿了顿,问道,“你会跳舞?”

    “对啊!”费安安侧头得意道,“学了很多年。”

    闻言,高渐离微微敛了敛眼,正在犹豫要不要舍身博心上人一笑,一旁便传来了一个年轻的声音。

    “Ann,既然这样,我可以邀请你吗?”

    费安安一转头,白杨正跟商婷一同站在一旁,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

    白杨是个二十五岁的大小伙子,中澳混血,一头褐色短发耀眼炫目,五官精致,一张娃娃脸看着比实际年龄还要再小上几岁,眉眼间很有些小孩子的温厚,一看就是个老实孩子。

    正如他的英文名Ben的含义,他高大强壮,可爱随和,还有些沉静温柔,不过他的个性还是有着外国人的直率和热情,心性单纯,什么事都直接表现在脸上,一猜便知他心中在想什么。

    就像他今晚刚从澳洲回来,见到费安安第一眼就两眼放光,看高渐离脸色不对,商婷才连忙把他拉走,结果一回来,这热烈的眼神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对费安安有好感。

    “你太过分了,Ben,我跟你聊了这么久你居然不跟我跳舞!”商婷在一旁叫道,作势生气地挥手打他。

    白杨呲着牙往边上躲了躲,热烈如火的目光重新盯着费安安,“因为我喜欢Ann,Ann,你有男朋友了吗?”

    高渐离在一旁早就黑了脸,眸光阴沉的扫了费安安一眼,这女人怎么走哪都给他招麻烦?!

    费安安被白杨突如其来的告白吓了一跳,看了商婷一眼,商婷无奈的摊手,“我已经帮你挡了一晚上了,他刚到这儿就想跟你说这话来着呢!”

    费安安苦笑不得,她可是什么都没做呢!从小到大追她的人不少,但她可没碰到过这种才见第一面就中意自己的人,难道外国长大的孩子一见钟情的概率比较高吗?!

    眼前,白杨一脸殷切的看着自己,一旁,高渐离那自动冰箱的冷气正嗖嗖嗖的往外冒,费安安不禁轻笑,他可真是个醋坛子……

    “不好意思,Ben,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费安安冲白杨歉意的笑了笑,伸手挽住高渐离的手臂,高渐离身子忽然僵了一下,旋即又放松了下来。

    白杨听了略略一怔,那热烈的目光却是丝毫未减,“没关系,我会继续追求你的。”

    这话一出,费安安也是愣住了,高渐离盯着白杨的黑眸眯了一下,危险至极。

    “只要你没有结婚,我都有追求你的权……哎呀!”白杨正说着,人却被商婷扯出了老远。

    “Ben,我看我们还是去跳舞吧!”商婷几乎已经可以听见高渐离那暗自磨牙的声音了,急忙拉着白杨,赶紧撤离现场,不想白杨却似乎完全看不见高渐离的神色一般,仍旧热情的大喊道,

    “Ann,我待会再来找你!”

    “噗……”看着远去的那两个身影,费安安不禁笑出了声来,白杨这种耿直的性子真的很可爱,公司里那个整天大大咧咧的姑娘小唯跟他倒是蛮合适的,见谁都是一副灿烂的笑脸。

    “哼!”

    费安安正想着要不要跟白榆清说,给他们两个介绍一下,耳边就传来一声冷哼,抬头一看,高渐离早就气呼呼的走出去老远了。

    “喂喂喂,你想走去哪里啊!”

    费安安跟着他出了大厅,转进了回廊,见他一直走,赶紧快跑两步,拉住他无奈道。

    高渐离瞥了她一眼,凉凉的开口道,“被人告白你很开心是么?”

    “当然开心!哪个女人被人喜欢不开心啊?!”费安安有心看他吃瘪,故意理直气壮的点点头。

    高渐离冷哼道,“我之前跟你说的时候,你看着可不怎么开心。”

    “你们两个怎么一样?”费安安火上浇油,做吃惊状,“你都快三十了,人家白杨才二十五,比你年轻五岁呢!”

    “费安安!”这话一出,高渐离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浑身上下笼罩着一种风雨欲来的压迫感,他一步一步将费安安逼到了墙角,凤眸微眯,咬牙切齿道,“你的意思是我比不上他?!”

    “我哪是这个意思?!”费安安心里打着鼓,心虚的将脸扭去一边,嘴硬道,“那你年纪是比他大嘛!”

    “难不成你真打算跟他怎么样?!”高渐离怒气冲冲的将她的脸扳回来,忍着怒气耐心劝道,“安安,他太年轻了,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心能不能定下来,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对你到底只是一时起意,还是真的对你有情,万一他最后发现那一点点动心的感觉不过只是环境使然呢?那你……”

    “扑哧--”

    费安安看他认真解释的模样,实在耐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高渐离脸色更是难看,她对别的男人有想法就算了,自己跟她好好分析,她还笑的出来?!

    “算我多管闲事!”高渐离被她气的不行,撒手退了两步,转身便打算走。

    费安安连忙拉住他,走上前去,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啾了一口。

    高渐离不由得一怔,低头看着她。

    费安安抱着他的脖子,嘻嘻的笑,“高渐离,我原来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可爱呢?!明明是自己不喜欢白杨,还硬要把人家的一腔真心说成这个样子!”

    高渐离内心的小算盘被她说破,脸颊顿时红了一下,不自在的挪开目光,清了清嗓子,否认道,“我没有。”

    “我刚刚不是说你是我男朋友了吗?你跟一个比你小五岁的人置气,就不怕别人笑话你?”费安安笑道。

    “哼,刚才不就是拿我当挡箭牌吗?你以为我不知道?”高渐离趁势揽上她的腰,脸上却依旧是冷冰冰的模样,不满的哼道。

    费安安瞪了他一眼,一把拍掉他的手,“谁说我刚才是拿你当挡箭牌了?”

    高渐离一怔,看了她一眼,见她正压着笑看着自己,一双乌溜溜的黑眸晶晶亮,心中一喜,连忙问道,“你……答应我了?!”

    “那什么……”费安安摸了摸脖子,颇有些气短道,“我想了想,还是对你负责比较好,要不咱俩试试吧。”

    费安安心想,他这样一个平时精明的不行的人,今天怎么就不懂她的意思呢?当下只好脸颊微红,直截了当的说出来。

    高渐离看了她一眼又一眼,见她真没有玩闹的意思,登时喜不自胜,脸上灿烂的笑开了,连连点头道,“好。”

    为了配合生日舞会的气氛,大厅附近明亮的灯光已经尽数关掉了,只剩下墙上几盏昏黄的小探灯,照的那精致的玻璃底砖益发玲珑剔透。

    高渐离就站在费安安的一步之外,昏暗的灯光下,他带笑的眉眼更显深邃,宛如黑洞,仿佛直直的要把你吸进去一般,费安安能清楚的看见他满面明朗的笑意,一时间便移不开眼睛了,有些微愣。

    跟在他身边这么久,费安安似乎没有见过他开怀大笑的时候,平日里面对外人,他更多的是客气疏离的假笑,亦或是让人心里发凉的轻勾嘴角,即便是私下里对着自己,最多也只是眉眼带笑,唇角微扬,这样乍见他粲然的笑容,却是与以往不同的亲切,很有些迷人的魅力。

    “哎,我刚才说的是试试!要是试过之后觉得不合适,还是要分手的,你明白吗?”费安安戳戳他,补充道。

    “明白!要是不合适,你想怎么样都行!”此时此刻,高渐离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心中却是暗自想着,分手?她想得美!既然答应了,他又怎么会给她分手离开的机会?!

    两人在外头扭捏了一会儿,回到大厅,众人已经一对一对欢乐的跳起舞来了。

    费安安侧头挑眉,看着高渐离,威胁道,“我要跳舞,你去不去?!”说着她的眼神往另一头正跟白老爷子说笑的白杨身上瞟了瞟。

    “去!”高渐离本想找借口拒绝,一看费安安的眼神,连忙咬牙答应下来,不情不愿的任由费安安牵着进了舞池。

    费安安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的芭蕾,后来她觉得自己的气质不适合这么女神范的舞蹈,便转头去学了爵士,从小到大,粗粗一算,大部分的舞种她多多少少都会一点,拿手的便是爵士,华尔兹之类的交谊舞也是有过接触。虽说许久不曾练习过了,但从小学到大的东西那是浸淫到骨子里了的,这会儿跳起舞来,仪态依旧十分吸引人。

    在场的人们看见她的舞姿,都是不禁暗自赞许,结果一转头,瞧见她的搭档,心里便是不禁好笑。

    一个仪表堂堂的大男人,看着气质相貌平日里应该也是居于上位的,这会儿却是走足无措,手脚都不知该往哪里放,慌乱间,半曲不到,便已经踩了女伴好几脚,样子有些狼狈。

    “嘶--”费安安又被踩了一脚,不禁倒吸了口冷气,向后退了一步,差点撞到后方转过来的人,高渐离连忙伸手将她捞进怀里。

    “算了,我认输,这东西我真的学不会。”高渐离难得示弱,眉头微皱,苦着脸说道。

    “哼!回去教你!我就不信教不会你!”费安安本是信誓旦旦的拍胸脯保证一定教会他,结果却不甚如意,她也是有些挫败,听高渐离这么说,不甘心的说道。

    高渐离失笑,见她的脚似乎有点被自己踩伤了,也不多话,拉着她躲过了翩翩起舞的众人,到一旁休息处坐下。

    将她的鞋子脱下来一看,脚趾已经红了一片。

    “都说我不去了,现在这样,你满意了?”高渐离见了,不免有些心疼自责,抬头无奈的叹气道。

    “没事,只是蹭红了而已,不怎么疼。”费安安明白他,笑着安慰道。

    话虽这么说,高渐离轻皱的眉头却依旧未曾松开,仔细查看并没有太大问题,才小心的帮她把鞋子穿上。

    一曲终了,白霖骁再次走上了高台,笑着指挥几个工作人员将一个足足有五层的翻糖蛋糕推了上来,说笑了两句,便将切蛋糕的长刀递到了白榆清的手中。

    “生日快乐!”

    见白榆清预备切蛋糕,众人开始欢呼大喊,见状,白榆清一向冷冰冰的脸上也浮上了一抹动人的笑容,素手轻轻抬起,正欲往下切。

    结果,“啪!”的一声,全场一片黑暗,灯光顿时全灭。

    “怎么回事?”

    一时间,众人有些慌乱起来了。

    “啪!”又是一声轻响,高台后方突然大亮,费安安定睛一看,墙上竟然是一片投影幕布,上头是白榆清的一幅幅照片,从小时候到现在,一幕幕的影像慢慢划过,伴着悠扬的音乐。

    费安安在后头静静的看了一会儿,惊奇的发现,几乎每一张的角落里都有一个闫轲的身影。

    “你说让我考虑好我们未来该怎么走的时候再来找你,我认真想了很久,考虑好了,所以今天我来了。”闫轲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费安安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他正从下方慢慢走上台。

    白榆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脸色白了一分,脚下不禁后退了两步。

    闫轲最后站定在白榆清面前,微微屈膝,单膝跪了下去,眼神是她未曾见过的温柔宠溺,“你也问过我,能不能忍受日后一辈子都跟你呆在一起。清儿,这个问题我也想好了,我的回答是,求之不得。”

    他手上轻轻一转,一只闪闪发亮的钻戒展露在了众人眼中,他的目光殷切又真诚。

    “但是现在,我也有个问题要问你,白榆清,你愿不愿意,考虑一下嫁给我?!”

    “哇!”人群中有女人艳羡的感叹声传来,不过几瞬,只见人群全都拥到高台边上,众人全都在欢呼叫喊着,“嫁给他!嫁给他!”

    费安安也被挤到了最前方,看清台上白榆清的表情,她不禁皱了皱眉,她这可不是接受惊喜开心雀跃的表情!今晚可能不会如闫轲所想的那般美好……

    ------题外话------

    已经很努力码字了,但是无奈速度太慢,最近准备期末考试,又很忙,实在抱歉啊,各位……接下来五章都努力四千字以上,希望大家原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此女太费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幕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幕秋并收藏此女太费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