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此女太费心 > 第一百十八章

第一百十八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安安……”

    那人听见声响,连忙转过身来,赫然便是闻雨棠那精致的面孔。

    闻雨棠看见门口站着的是费安安和另一个她不曾见过的女孩子,心里一惊,她不是要两个星期之后才回来吗?!怎么现在会在这里?!

    “你不是要两个星期之后才回来吗?!”

    闻雨棠强装镇定,面色却有些发白,藏在背后的手微微颤抖。

    费安安没有做声,默默地看着她。

    为什么闻雨棠会在这里?!

    虽然刚才她藏得快,费安安却还是看清了,她手上拿着的正是一件白色的男士衬衫,在这个房间里,除了高渐离,还能有谁的东西?!

    白榆清看看费安安的反应,又抬头冷冷地瞥了一眼那头的闻雨棠,轻轻一哼。

    身材相貌气质,都比费安安要高一些档次,怪不得她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高渐离的房间里,偷嗅他的衣服,想必这就是费安安跟她提过的那个闻雨棠了,名气不小,手段却欠高明。

    “上班时间,空无一人的总经理办公室,闻总监在这里做什么呢?!”

    白榆清懒懒的挑了挑眉,开口道,声如落泉,听来甚是冷冽。

    “我……”

    闻雨棠心头一凛,急忙开口想辩驳,却又哑口无言。

    她有什么理由站在这里呢?!她与高渐离不过是上下级关系,费安安不在的这个星期里,她也曾努力过,想要以不光明的手段将高渐离夺回来,那么就算方法卑鄙,她也愿意去做,不过尤其让她觉得自己可笑的是,高渐离除却工作上的事,私底下不愿同她多说一句话,更别说两人单独相处了,他连一个接近的机会都不给自己,她又怎么能乘虚而入呢?!

    想来便觉得苦涩,闻雨棠干脆闭上了嘴,紧咬唇角,面色苍白。

    白榆清还想开口,费安安却拉住了她,面无表情地像闻雨棠走去。

    “安安,我……”

    闻雨棠似乎是想解释什么,开了口却说不下去。

    费安安不作声,向她摊开手。

    “拿来。”

    她的声音完全没有平时的温和细润,听来跟方才那个女孩子的冷冽有些相近,闻雨棠一顿,将手里的衣服递还给她,扭过脸去,表情似乎有些屈辱。

    费安安抓紧了手里的衣服,当着闻雨棠的面扔进了垃圾桶。

    闻雨棠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盯着垃圾桶半晌,才红着眼睛抬起头来。

    “你!”

    “不看旧事,只看前程。”费安安迎上她的目光,眼神没有丝毫的退避,“闻总监这么聪明的人,我想你应该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已经失去的东西,何必还要苦苦纠缠?!很多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没有办法回头,更何况那个人根本没有要回头的意愿。”

    “或许你觉得我看起来是个软弱又好说话的人,但是事实上,我是个十分小气的人,我很不喜欢别人惦记我的所有物,狗急跳墙,兔子急了也咬人,闻总监,这次我可以当做没看见,但是下次,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费安安冷然道,眼神突然有些像高渐离的锐利如刀,牢牢地锁在闻雨棠身上。

    在一瞬间,闻雨棠有种错觉,自己眼前站着的人,并不是费安安,而是高渐离。

    闻雨棠踉跄了一下,抓着桌子的手瞬间收紧,指节直至泛白。

    费安安扭头就走,行至门口,却又顿住。

    “闻总监,好歹我们是同事,我劝你一句,该放手的趁早放手,该丢掉的情绪也赶紧丢掉,执着于一个不中意你的人,并不是件好事,人生那么短,何苦折磨自己?!”

    闻雨棠愣住,半晌才回过神来,再望出去,门口已经空无一人。

    她无力地软倒在地,眼泪瞬间盈眶,啪嗒啪嗒落下来,润湿了柔软的地毯一角。

    折磨?!这个词用的可真是恰当,在一段只有自己在意的感情里苦苦挣扎,这不是折磨是什么?!

    亏她还自以为比费安安聪明,却连这个道理都看不透,当真是好笑。

    闻雨棠苦涩地扯了扯嘴角。

    之前,她见费安安似乎并没有多在意高渐离,便觉得这个女孩子对自己没有丝毫的威胁,只要她挽回高渐离的心,那么又何须在乎一个费安安?!现在看来,却是她一开始就看错了,费安安那是不在意高渐离,不过是还没触及到底线,不好发作罢了,高渐离呢?这一个星期她算是看清楚了几分,从头至尾,高渐离便不曾对她有过丝毫感情,即便费安安不在,他也绝不可能为自己驻足,连拥有不曾有过,又何来挽回这一说?!

    也是,一开始,他们说好便是各取所需,不过是一对男女在这繁华城市中寻找各自的一点安慰罢了,她动了心,动了感情,是她错了的,现在也怪不得旁人。

    闻雨棠呆坐了片刻,最后咬着牙站了起来,不再看垃圾桶中的白衬衣一眼,转身出去。

    是啊,该扔的就该扔掉,她本来就不该惦记了这么久,那是早该扔了的,就此别过吧,那段只有她一个人纪念的过去。

    “咔哒。”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关上,房间里重新恢复寂静,光亮的铁桶中,白色的衬衣上,一道隐晦的光辉一闪而过,随即便是隐于阴暗中。

    安静的电梯中,白榆清低头瞥见费安安轻轻攥紧的手,不由得轻笑。

    “我还当你一点都不紧张呢?放心,闻雨棠刚才那样子,明显就是一厢情愿,跟高渐离应该没什么关系。”

    费安安将心口憋着的那一口气吐出来,拍拍胸口,摇头道,“高渐离对我什么样,我最清楚,我是担心闻雨棠跟高岳峦说点什么,高岳峦本来就不喜欢我,要是闻雨棠再去告状,恐怕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同意我跟高渐离在一起了。”

    白榆清点头,这倒是事实,未来公公的看法确实很重要。

    “我要不晚点把那衣服捡回来吧,丢了怪可惜的。”费安安摇头惋叹道,“那牌子的衣服一件至少要一千多呢,这样以后就算被高岳峦抓小辫子说我浪费,我还可以反驳一句。”

    “……”

    “清清,你说呢?”

    “费安安。”

    “嗯?!”

    “你以后出去不要说我认识你,丢人。”

    “……”

    宽敞的办公室。

    “米广廷可能这两天就会被放出来了,取保候审。”

    沉沉的嗓音响起,闫轲皱着眉,手上捏了一支笔,轻轻敲着桌面,一身简单干练的休闲装,窗外的阳光照进来,英气逼人。

    “怎么?”高渐离轻挑眉梢,有些意外,“违规发放高额贷款,罪这么轻么?”

    闫轲摇头苦笑,“不是罪轻,是后台强硬,不知道米家找到了什么靠山,上头居然放下意思来,要从轻处理。米广廷担任行长这么多年,没出过别的错,一点烂帐都没有,我就是想施压也没借口。”

    叶木看了看高渐离的脸色,迟疑地开口插了一句。

    “要不我让人查查米家还有没有别的问题?!”

    高渐离摇摇头,表情放松下来。

    “算了吧,给他们一点教训就行了,没必要花那么多时间在他们身上,不过,闫轲。”高渐离转过头去,嘴角的笑容有几分冰冷,“米家可以算了,米城不能放过,我的人已经查到他在哪里了,如果他回国,你应该有办法吧。”

    闫轲也笑,“这是当然,他的黑客行为已经造成了万彩的巨大经济损失,可以申请通缉,你把资料给我,剩下的就不用你操心了。”

    见他们两人三言两语就定下了一个人的未来,叶木不禁有些冷汗,还好他是高渐离的人,如果是对立面,只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高渐离!”

    三人正说着,办公室里却突然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高渐离抬头看了一眼,嘴角便马上扬了起来。

    闫轲向门口望了一眼,也笑了,起身过去拉住费安安身旁的白榆清,望了一眼费安安的丝巾,便戏谑地笑了。

    “安安,今天可有二十多度呢,你也不怕捂出痱子?!”

    叶木闻言,差点扑哧一声笑出来,费安安这模样,谁都看得出来是欲盖弥彰,偏偏也只有闫轲会这样故意招惹她了。

    费安安登时红了脸,抱住自己的脖子,狠狠地瞪了一眼闫轲,“要你管!你家住太平洋啊!”

    闫轲摇摇头,十分欠扁地得意道,“我这是在关心你,你没听说过一个词吗?纵欲过度,很伤身的!”

    这话一出,一旁听着的叶木忍不住呛了自己一口,开始四下游离目光。

    这种话他实在是不该听的,他抬腿想走,才想起来,这是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能走到哪里去?!便只好抬头可怜兮兮地看了一眼高渐离,心里哀嚎着,总经理!我不想因为知道太多被炒鱿鱼啊!

    幸而高渐离已经起身,走到费安安身边,拍了拍她的背,帮她顺下那口噎在胸口下不去的闷气,转头淡淡地瞥了一眼闫轲,眼神颇有些同情。

    “伤身不怕,就怕你连这种伤身的机会都没有。”

    说罢,便拉着瞬间得意翻身的费安安出了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此女太费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幕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幕秋并收藏此女太费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