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掳妻成婚 > 第七十五章 我饿了

第七十五章 我饿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已分辨不清,更因他刚刚那句话而疑惑的睁开眼,他同时将她的双腿分开的更大了些,手顷刻果绝的将她已滑落到腰间的套装向下扯。

    “喀——”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开门的声响。

    心头仍狂跳不止,此刻她更因那一声响而浑身僵直,猛地抬眼与他在黑暗中对视。

    他好看的眉宇微蹙,眸色微凉的看着她,显然是因为这忽然走进家门的人而带着满满的疑问和被打扰了的不悦。

    “我弟弟……”她用着很小很小的声音在两人依旧贴合的唇边粗哑的说。

    他所有的动作都顿住,但仍旧保持抱着她将她禁锢在墙边的姿势,傅雅却是早就被外边的声音一下子就给吓的清醒了,忙抬手要将他推开,手一触到他丝毫不肯后退的胸前她便咬着牙低道:“是我弟弟回来了……我来F市出差,在他这里暂住!”

    “你快放开……他会听见……”她知道这样忽然被中断,顾灏南此刻一定恨不得把傅景轩给扔出去,可毕竟这里是景轩的家,她那敢乱来!那小子要是知道她现在这里的状况,非得气吐血了不可!

    他墨色的眸子就这样凝着她,显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傅景轩刚一走进门,便发现客厅的灯是亮着的,而门口的地上是傅雅扔下的包,由是转眸看了一眼紧闭的卧室门。

    “这女人不是说晚上有应酬吗?难道已经回来了?”径自嘀咕着,他便缓步走过去,侧首贴在门边听着里边的声音。

    一听见门外靠近的脚步,傅雅瞬间汗毛竖起,想起卧室的门只是被关上了却并没有锁,她和顾灏南两个又衣衫不整的,瞬间心就提到了嗓子眼,顿时满眼央求的看着仿佛根本就不打算放开她的顾灏南。

    他却是忽地眼底闪过一缕促狭的暗光,在她一边小心的要推开他,一边用眼神求他停下来的刹那俯首再次俘住她的唇瓣,更深更狂烈的在她口中翻转,下身的隔着薄薄的衣料贴在她腿根处,她倒吸一口气,他却骤然将她搂紧。

    “唔……”她怒冲冲的小声呜咽,完全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生怕傅景轩会听见,抬起手在他肩上打了一下,示意他别乱来。

    同时,门外传来傅景轩的声音:“傅雅?你睡了?”

    她立时瞪大双眸,挣扎的动作越加剧烈。

    顾灏南却像是故意的一样,完全不理会她的恐慌,贴着她狂跳的心口,转首含住她的耳垂刻意的撩拨。

    她忍住到了嘴边的呻`吟,低下头猛地一口咬住他的肩膀,报复似的狠咬。

    她咬的越狠,他在她耳边的吮吻便如反噬一般吻的越重,她甚至能清楚的知道明天早上她耳边一定会有完全遮盖不住的红痕,她明天还要上班,这样要怎么见人……

    想到这些,她忽然用力的一把推开他,也不知道是顾灏南放手了,还是她真的太过用力,他就这样被推的向后退了两步,然后她便匆忙站到门边,手握着门把,小心的听着外边的声音。

    顾灏南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小心翼翼的举动。

    “真睡着了?”见里边没什么声音,傅景轩在门外停留了一会儿,便转身去洗澡。

    听见浴室里传来的哗哗的水声,傅雅顿时长吐一口气,猛地转眼看向顾灏南,心下开始发慌。

    本来她以为景轩在家,这样她把顾灏南带回来,只要解释一下他的身份,再说他喝醉了,景轩再怎么样也不会说什么,可现下……这状况,却显然是已经不太好解释……

    如果解释,恐怕也会起到越描越黑的反效果。

    “他不知道你结婚了?”他睨着她的动作,出口的声音不冷不热的,显然是因为就这样被打断而非常不甘心和不愉快!

    傅雅嘴角一抽,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小心的将房门锁上,须臾转身,见他正抬手揉着眉心,便小声道:“他毕竟不知道你在这里,也没见过你!等我弟弟一会儿睡着了,我出去给你找醒酒茶。”

    他薄唇微抿,淡淡看着她眼中的躲闪:“你不打算告诉他我在这里?”

    “都这么晚了,就先……不告诉他了……”她头疼的抚额。

    顾灏南不动声色的看着她那一副很犯愁似的动作,雅人深致的眉宇轻扬。

    “他多大?”

    “比我小一岁。”

    “为什么怕他看见我们?既然他已经不是孩子,必然明白我们住在一起没什么不对。”他的声音淡淡的,能听出来并不是很高兴,但却终究还是隐忍不发。

    傅雅沉默,靠在门边不说话,伸手将衣服理了理,将滑落至手臂的肩袖拉回到肩上:“那不一样。”

    看着她这动作,顾灏南顿了顿,转身走到床边,不再看她。“他应该已经睡着了,我去给你倒一杯醒酒茶。”她索性直接转移话题,转身便走了出去。

    十分钟后,她轻手轻脚的端着用刚刚烧开的热水泡好了的醒酒茶走回卧室,却见顾灏南已坐在床畔,头轻轻倚靠在床头,竟似乎睡着了。

    她愣了一下,忙走过去,将手中的水杯小心的放在桌上,借着昏黄的床头小灯的灯光观察他,见他是真的睡着了,而不再像上次那样装睡的逗弄她。他周身本是浓重的酒意虽已不如刚进门时那样浓烈,但却依然清晰,她笑叹,到底他今晚是清醒的还是醉的?

    小心的拉起薄被轻轻盖在他身上,终究也没去吵醒他。

    今天的顾灏南似乎是有什么心事,可依然那样沉静莫测,让人无法看透,周身散发出的疏冷亦比过去多了许多,她能看的出来。

    黑暗的卧室内一片寂静,她低下头,看着旁边的相框,

    久久的没有动作。翌日清早。

    傅雅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她猛地睁开眼,翻坐起身,同时睡在另一侧的顾灏南亦是抬手揉了揉因昨夜的宿醉而酸胀的眉心,睁开眼只一秒,便转眸淡看了她一眼,眼神平静。

    “傅雅!你把我牙膏放那儿去了?”傅景轩的声音在门外伴随着敲门的声音一起彻响,过了半分钟,发现里面没回应,更是用力敲了敲:“傅雅!别睡了!你给我出来!你把牙膏藏那儿去了?”

    傅雅嘴角一抽,侧目悄悄斜瞄着顾灏南的表情,见他坐起身,显然是仍有些头疼,脸色依旧有些苍白,但却是揭被下了床。

    “哎,你干吗去?”她忙一把拉住他的手,小声问。

    “开门。”他淡淡说了句,便要继续走向房门。

    “不行!”她低呼着更是牢牢紧抓着他的手不放:“要是让他知道家里莫名奇妙多出个人来,还在我这里住了一夜,他非气疯了不可!”

    说着,她倏地爬了起来,双手一边紧抓着他的手,另一边挪动着屁股直接从床上下来,然后一转身便挡在他面前,伸开双手以着势必要挡住他去路的姿势:“不能出去!不能开门!”

    他拧眉:“傅雅,有些时候我真是看不出来,你究竟是胆大还是胆小,这有什么好隐瞒?”

    “你管我胆子大不大!我不让他发现你在这里当然有我的理由!”她用眼神剜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看看被敲的直震动的房门。

    “傅雅?你是不是醒了?你刚在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傅景轩敲门敲的有些不耐烦,索性直接转动门把手就要推门而入:“我进去了!”

    手转动了两下门把手,却发现门被锁了!

    他神情一滞,一脸古怪的低头看着门把手,又转动了两下,发现真的锁住了!

    这女人在他家里睡觉居然都敢锁门了?她在防谁?防狼?还是防他?谁是狼?

    “嘭嘭嘭——傅雅!开门!”他骤然用力砸着门:“把门给我打开!你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还是在你房里藏了小白脸了?开门!”

    本来只是他的一句玩笑话,却令门里的傅雅整张脸都煞时白了一下,顾灏南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这一副说谎快要被人戳穿了似的表情,冷冷的勾起嘴角,转身便要去开门。

    “不许开!”她忙抬手拦住他。

    终于,傅景轩仿佛听见了她在里边的声音,但却没有听清楚,立时眉宇微皱,更觉得古怪,贴在门边疑惑的问:“你是不身体不舒服?怎么说话这么小声?快给我把门打开,要是生病了我送你去医院!”

    傅雅一边拦住顾灏南,一边回头朝着门口喊了声:“我没事!牙膏在盥洗台下边第三个格子里,我昨天放在里边忘记拿出来了!我昨晚上应酬喝了太多酒,现在脑袋疼不想起床!你别管我!”

    傅景轩站在门外,听见她这样说,便打消了疑心,嘴里刁着没有牙膏的牙刷,回头看了看浴室,正想走回去刷牙,忽然,又听见房间里有奇怪的动静,猛地拉住脚步。

    “傅雅,你把门打开,让我进去。”傅景轩站在她卧室门外,淡淡的说了句。

    本来以为他会老老实实的去刷牙准备上班了,没想到刚走没两步就又退了回来,傅雅顿时烦躁无比的抬起手抓了抓头发,又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正一副淡定的神情抱着胸,俨然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的顾灏南。

    “别出声!”她又小声叮嘱了一句,然后转身走到门边,贴着门听了听外边的声音,然后再退回到床边,对外边说:“我头疼!懒得起来!你快点收拾完上班去!”

    外边没了动静,傅雅再一次翻身下床悄悄走到门边贴在门板上朝外听了听,果然没有动静了灏。

    应该是傅景轩不打算再吵她,所以走开了,她又一次吐了一口气,抬手一边舒展着手臂,一边回头看那边似笑非笑的顾灏南,知道他是杵在那儿看好戏,她顿时笑的一脸洋洋得意,小声说:“怎么样?还是成功被我支走了吧?我自己的弟弟,轻轻松松就能搞定!”

    “他就是这样从小被你糊弄着长大?”顾灏南不以为然,笑意添了几许讥诮。

    她脸色一滞,他接着便是一脸嘲意:“果然是有其姐必有其弟,这么牵强都能相信。”

    靠!敢情他这是在变着法的嘲讽她的智商!

    她做势便要回敬他一句,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脆响,她还没反映过来,身旁被她轻靠住的房门就自外向里的推开。

    傅景轩刚一推开门,便发现门上的重量,这才发现她竟然倚在门上,本来满心的孤疑更重,直到房门被完全打开,他前脚刚一迈过去,就与顾灏南打了一个照面,双脚赫然僵住。

    直到他走了进来,她仍旧没回过神来,满眼惊愕的看着他。

    顾灏南在傅景轩走进门时,神色未变,依旧淡然自若,却是当目光落在他的脸上的那一刹,眉间的情绪隐隐有些波动,却是眨眼即逝。

    “你怎么进来的?!”傅雅回过神来,瞬时瞠目结舌的瞪着他。

    傅景轩没说话,目光始终停留在顾灏南身上,沉默着将一把钥匙扔向她。

    傅雅本能的抬手接过他抛过来的钥匙,低头看了看,这才无语的抬起头。

    她居然可笑的忽略了这里是他的家,他怎么可能没有卧室的备用钥匙!原来刚才他忽然没了动静是去找钥匙去了!她怎么不知道傅景轩这丫什么时候也变的跟顾灏南一样的腹黑!

    “他什么人?”难得的是,傅景轩没发火,声音平静的有些不像他,冷冷的看着里边不动声色的顾灏南。

    傅雅却是猛地像是想起了什么,抬眼看向顾灏南,果然,他虽然面色波澜不惊的,但却一直在看傅景轩的脸!他们两个至少有两三分相像,而傅景轩跟顾远衡的相似度更甚,连她早都发现了,现下顾灏南又怎么可能一点都看不出来。

    她没有回应,傅景轩硬生生的将视线从那个与自己有几分相像的男人身上移开,转头看着她眼中的懊恼,眉心深拢:“傅雅,你给我解释清楚,他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而且是这个时间?一大清早的在你房里?!”

    能感觉到傅景轩身上散发的隐隐怒意,但却在很努力的克制,她张了张嘴,还没开口,傅景轩便赫然转身走了出去,用力甩开`房门,直奔客厅。

    傅雅被房门摔在墙上那重重的声响震的脸色一僵,转头看向顾灏南,后者却是淡淡的看着她。

    她看不透顾灏南的思绪,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在傅景轩的脸上看出什么,但是他这一眼,看似没什么,她却能察觉出别有深意。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忙转身跑向客厅,傅景轩已经站在客厅里,正在等着她。

    “傅景轩!”她快步走过去:“你别误会!我锁门只是因为……”

    “他是谁?”他冷冷的看着她,脸色已经铁青到了非比寻常的地步。『雅文言情小说吧』

    傅雅从没见傅景轩发过这么大的火,至少傅景轩对她从来都只是玩笑居多,这么多年两个都没有谁翻脸过,虽然她想过这事情要是被他知道了,他一定会生气,却没想到他反映会这么大,她忙抬手拽住他的胳膊:“他是……”

    “我是顾灏南!”顾灏南很自若道。傅景轩与她皆是怔住,她猛然回头看向顾灏南,傅景轩却是刹时间浑身的怒意消散了大半,与其说是消气,不如说是因为太过惊讶而敛住了许多,就这样目不转盯的与他对视。

    “你可以,叫我姐夫。”不等他们姐弟有什么反映,顾灏南便若有若无的弯了弯唇角,对着傅景轩笑的风轻云淡。

    他仿佛总是这样,平平静静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架子和刻意的的去做些什么,便可以顷刻间浇熄一场正欲燃烧的战火。

    就如同傅景轩浑身冒起的火气和她这边着急的快要直蹿到喉咙的虚火,都瞬间被他这简简单单平平静静的几个字完全的压制住。

    就如一滴苦旱中甜润的清露,沁人心脾,清新而涤荡。

    是的,他是顾灏南,就因为他是顾灏南,所以他出现在她的房间里,没有什么不对。

    她的手还握在傅景轩的胳膊上,能感觉到他肌肉的紧绷,她小心的轻轻掐了掐他的手臂,傅景轩这才低眸看着她,看见她点了点头。他瞬间俨然是气极攻心了一般深深的倒吸了一口气,再抬起眼看向已经走过来的顾灏南时,神色莫名的搀了些许复杂。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吃饭了?”

    7点半,傅雅端着碗吃着自己刚刚做的早餐,吃了几口就受不了的放下碗,抬眼看着正分坐餐桌两边的那两个男人。

    明明刚刚都还好好的,傅景轩碍于顾灏南是他姐夫的这个身份也没再发作,她又在旁边打太极一般的说着其他的事情好让他分心,终于,大家和和气气的坐下来吃早餐。

    谁知道这两人谁都不动筷子,就这样对立而坐,而且谁都不开口说一个字。

    顾灏南一直淡笑着看着傅景轩,但却是笑而不语,眸色讳莫如深,参不透他这笑里究竟隐藏着什么。

    傅景轩是面色生冷的一直凝着他,眼神复杂而冰冷,就这样坐在那里不动,始终面无表情的跟他对视。

    听见她的话,他们两人依然没有动作,傅雅无语的用手拍了拍桌子:“干吗呀干吗呀!这是干吗呀!你们两个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吃饭了?大眼瞪小眼的这么干瞪着有什么意思啊?要是互相看着不爽,出去掐一架!我绝对不拦着!”

    最可怕的是,这两人再这样一直对视下去,她都快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打算过一会儿就抱在一起认亲了!“昨天晚上……”忽然,傅景轩意有所指的开了口,话说了一半,便看向顾灏南。顾灏南眉宇一挑,迎视着他的目光,笑的一副坦荡荡,却又坦荡的仿佛真的发生了什么而根本不需要掩饰一样。傅雅不由的用力咽了咽嘴里的东西,开口道:“昨晚上我们在市委书记的饭局上偶然碰到的,他醉的都不省人事了,从我把他带回来后就一直睡到早上!”她这暗暗的撇清两人关系的话,傅景轩听后没说什么,顾灏南却是睨了她一眼,那一眼,别有意味,但显然是并不认同。而顾灏南这别有意味的眼神,傅景轩看见了,也忽然瞥见她脖子与耳根处的一块隐隐的红痕。他面无表情的咽下一口气,忽然站起身,转身往外走,似乎是去打电话。在傅景轩出去后,她低叹着抬手杵在脸上,斜飞了一眼顾灏南:“昨晚上你那个司机到底怎么回事?你醉的连路都走不稳了,他怎么还抛下你一个人跑了?”“他母亲昨晚心脏病发作。”他说。傅雅还以为是出了什么要命的事儿,这样听来,还果真是要命的事儿。怪不得顾总都醉成那样了,那司机也不管不顾的打车走人。什么人都没有自己的亲人更重要,即便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或者任何一个阶层的领导,他们给得了丰厚的薪水,却给予不了只有一次的生命。所以面对那司机的临时请假,顾灏南便连异议都没有的直接允诺他离开。“你确定,他是你亲弟弟?”就在她正在心里研究着顾灏南这个人,是不是这个社会将他完全衍化成一枚最合格的戏子,才能让他的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恰到好处,内在与外在都足以使任何一个女人倾倒。忽然,他说了这么一句话。她脑中的思维骤然刹车,迅速板住了脸色,藏起了所有情绪。看见她快速敛起了情绪,他眉宇微挑,眼中是淡淡的微笑,仿佛只是那么随口问问,漫不经心。

    这顿饭后,傅景轩对她爱理不理。直到走的那天,傅景轩走到她房间,站在她面前。

    他抿唇不语,过了一会儿才蹙眉道:“我谈了个女朋友,我安排你们见一面。”这几天景轩虽然不答理她,但他始终都没有提起自己与顾灏南有些相像的事,那天顾灏南在离开之前,特意又看了一眼她床头的那张照片里仅仅两岁的景轩,也是没再说什么。可傅雅心里却泛起了疙瘩,总觉得他们两个之间应该是有些牵扯,但却也没勇气去捅一这一层窗户,因为她不能完全确定这对景轩来说究竟是好是坏。见他没有提这件事,傅雅松了一口气,继续叠着衣服:“女朋友啊?我明天一早的飞机,应该见不到了,等你们快结婚的时候我再找机会见吧。”说着,她抬起眼朝他笑笑:“要是合适的话,就早点结婚,你有个家,我还放心些。”看着她那一脸打心眼儿里的替他高兴的样子,傅景轩却是没什么表情,冷冷的转身,一句话不说的回了房里,再一次“砰”的一声摔上房门。傅雅大大的不解,直瞪着那房门,咬牙切齿的低骂:“臭小子,还没完没了了……”

    A市机场依旧人头攒动,傅雅走出机场大厅,刚要到停车场附近看看有没有回市区的机场大巴,忽然眼角的余光仿佛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募地转身朝那边望去。

    只见一个身材高挑曼妙的女人提着行李箱站在那边,似乎是在远望着什么。那是……顾雨霏?她顿了一顿,正欲抬步向那边走过去,却是同时瞥见一辆熟悉的红色法拉利从架桥那边开了过来,她一怵,本能的走进暗处,只见那辆法拉利在架桥上一路开了下来,直到停车场,停在在那里等候多时了的顾雨霏面前。顾雨霏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车窗缓缓落下时露出熟悉的脸,对着驾驶位中的人扯唇轻轻笑了笑,却是笑的满脸的客气。傅雅一直注意着顾雨霏的表情,明明她刚刚在顾雨霏脸上看见一种期待,甚至当那辆法拉利开近时她眼中悄然划过的一丝欣喜,可那车现在就停在她面前,她却又笑的一脸客气疏离,看那表情像是在对一个很普通的朋友在告别,但是这在刹那间,她身上仿佛浑然天成的冷艳之感消失了很多,一瞬间清新宁静的仿佛是一个放下了架子的邻家妹妹。那辆法拉利的车牌号是秦牧的车。傅雅更是疑惑了,难不成顾雨霏肚子里的孩子是秦牧的?可是不对啊,他再混蛋也不至于去搞大自己的好哥们的妹妹的肚子吧?搞大了也就算了,在这之后还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四处勾搭别的女人?不对,她又觉得这个设想不太对,如果顾雨霏肚子里的孩子是秦牧的,顾雨霏的表情怎么那么客气淡定?可如果不是的话,那顾雨霏刚刚那隐隐期待的眼神和瞬间藏住的情绪又代表什么?一个对诸事抱以冷漠态度的冷艳美人儿在面对秦牧的时候会有这么多的情绪转变,如果说他们两个之间没什么,这似乎也不太对。没一会儿,顾雨霏看了一眼时间,又对车里的人说了两句话,便拖着行李箱转身进了机场大厅。顾雨霏应该是今天回美国,傅雅正考虑自己要不要走出去送送她,但又觉得似乎不太合适,她们两个虽然在顾家一起住了一晚,而且可以谈的来,但毕竟现在这种状况她要是出去的话,好像……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以什么样的角度呢?她的嫂子?还是朋友?正想着,那辆停靠在那里的红色法拉利忽然掉转车头,直朝她所站的暗处的角落的方向开了过来。她顿时一脸怵然的瞪着那朝自己开过来的车,车在她面前停下,接着秦牧就走了下来,见她站在那儿不动,不禁皱眉一副不满的看着她:“发什么呆?”傅雅顿时转眼看看四周,再又看看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废话,是我叫人给你订的回程机票,我怎么就不能知道你现在在这里?”他抬手双臂抱着胸,斜靠在车门边,不冷不热的睨着她瞬间发黑的脸色:“怎么?带着我的身份证自己跑了,现在不敢面对我了?”傅雅囧了,这才想起身份证的事,低头便从包里拿出钱夹,拽出他的身份证给他递了过去:“那,还给你。”秦牧嗤了一声,老大不爽的一把接过身份证揣在兜里,然后用下巴往旁边点了点,示意她上车。“别看了,我就是来接你的!”见她还杵在那儿不动,秦牧顿时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鄙视的看着她:“快点上车。”他不是来送顾雨霏的吗?怎么是专程来接她的?她怔忡的抬眼对上他的视线。回市区的高速公路上,傅雅总是有意无意的回眸看一眼开着车的秦牧,大概是她这有点太刻意了,没一会儿他就火了。“你看什么?”他忽然侧过头来,满眼古怪的瞟她一眼。“你跟顾雨霏是什么关系?”她问。“她?我和雨霏能有什么关系?他是顾灏南的妹妹。”他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接着诧异的回问她:“你认识雨霏?”傅雅差点一口咬住自己的舌头,板着脸做现一副自然而然的表情说:“我是在媒体工作,虽然是在财经部,但好歹都是一个圈子,大名鼎鼎的顾氏千金,应该没几个人没听说过吧?”他嗤笑,却没再说什么。似乎他并不喜欢讨论有关于顾雨霏的话题,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她不由的转头就这样盯着他:“我刚刚看见她在停车场等你,本来还以为你是来送她。”“她今天回美国,打电话告诉我时我正好在来机场的路上,就顺便也送送她。”他答道。原来是这样……难道是她想多了?本来以女人的八卦天性,还在暗暗猜测他们两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隐情,但见秦牧对顾雨霏的这种“只是好兄弟的妹妹”的感情,似乎构不成任何隐情。又难道刚刚顾雨霏的表情是她看错了?回到A市市区,秦牧似乎是有什么事,将她送到公司就匆匆的离开,不过在途中时因为她接了一通公司值班室的电话,发现她已经在用他送的手机,那小眼神儿就一直很得瑟。因为是星期六,下午公司里没什么人,她将带走的小型DV等器材放回办公室,又添了两个必要的表格,天色便已至傍晚,她收拾了一下便回了日暮里。之前在F市时,顾顾灏南在她那里没有多久就走了,也没有说什么时候会回A市,不过她依稀记得何秘书曾说过他这一个月内都在外地,那恐怕接下来的这两个星期他还是不会回来。就算是回来,他应该也不会来别墅。时光飞快,仅仅四五天的时间公司内部便骤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几位同事被调去了别的部门,只有她和周觅还坚守着最初的岗位上,开会时总编没有说明原因,只是隐隐的说是因为前段时间财经部门的几篇报道不得政府的心,有一套向来畅销的政治杂志被封停了。傅雅当时便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说这本杂志是由何秘书找人停掉的。

    她一直都知道何秘书这人看起来斯斯文文,但却并不简单,越懂得收敛所有情绪的人在这个社会上才能越能稳得住脚,何秘书始终都给她一种很谨慎收敛脾性的感觉。晚上的时候,买了一些素材回家,以为顾灏南不会回来,可没想到的是回去的时候,顾灏南的车停在了家门口。

    傅雅进门后,见他正从浴室里面出来。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穿着如此少的衣服。精壮的身体只包裹着一块布,能明显看得出来他的身材练过,属于精瘦的那种。

    那天后,他们真正在一起了。她从他身边走过,准备去厨房做吃的,顺便问下他想吃什么。

    结果身体一紧,被她从后面还住,“我现在就饿了,怎么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掳妻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薇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薇茵并收藏掳妻成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