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掳妻成婚 > 第七十六章 停不下来的节奏

第七十六章 停不下来的节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傅雅惊讶地看着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还撒娇起来了?见到他那双含着炽热的眼睛,瞬间被吸附了。

    等她回过神来时,整个人都被他抱着怀里。

    脸越来越近,耳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猛然间醒过来,一把将他推开,捡起地上的袋子,转身走进了厨房,丢下一句话,“我要做饭。”

    将冰箱关上那刻,回头看了一眼外面,刚才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喘气地如此厉害?刚才差点就被他吃豆腐了。虽说他们已经那个了,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勤快吧,那天后,她还有些不舒服。

    想到这里,一阵烦躁。

    一个小时后,傅雅将做好的饭菜端到餐桌上。

    不想他主动走过来帮忙,主动拿了筷子和饭碗。

    “你坐着就行,我来盛。”

    既然他想绅士一回,那就让他表现表现。

    这是他们第一次这么安静地坐下来吃晚饭。

    饭间,她忍不住偷瞄他,刚才他还像是个想吃腥的孩子,这刻又变回了平常的样子,真是让人不理解。去,让你装!

    草草吃完饭,顾灏南在饭间接了一个电话后,便匆匆回到了书房。

    傅雅将餐桌清理干净,不时往楼上看,这个男人真tm的!刚勾引人家,现在却装得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

    一个人就这么安静地躺在房间里,翻了无数次身,数了无数只羊,好不容易就要睡着的时候,身子一紧,整个人像是小猫一般,被主人整个人搂在怀里。

    纤细的腰肢被强健的手臂搂着,呼吸都困难。耳边呼吸加重,冰凉的触感在耳后蔓延。

    傅雅有点不耐烦,推开他的身体,“别闹了,明天我要去上班。”

    “有没有想我?”

    这是什么问题?上次后,她差点没疼死!那可是第一次,到现在还隐隐作痛,他居然还问想不想,此刻恨不得将他踢下床!

    这么一想,堂堂顾氏总裁居然被自己踢下床,这要是传出去,可就是爆炸性新闻了。

    扑哧一下,傅雅终于是忍不住笑出来了。

    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一愣,“笑什么?”

    “顾总,终于露出你的本性来了。”

    傅雅想得肚子都疼了,四肢也开始动来动去,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这般模样能不能激起某人的*。

    不经意对上一双热情似火的眼睛,那双眼睛由刚才的墨色变成了红色。

    脸上的笑容也不自觉地停住,紧紧地尽在咫尺的眼睛,这个眼神明显有点吓人。

    傅雅想翻身,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几乎是用啃的,嘴唇上的肉都差点被他咬下来了。

    她倒吸了一口气,想用手推开,可是手被他紧紧地牵制住了。

    “顾灏南,你放开我!”

    这句话刚说出口,整人被翻了一个180°的大转弯,她坐在他的身上。

    “傅雅,是不是应该为生baby做准备了?”

    “你疯了?”

    “难道你不想让孩子传承我们两优秀的基因?”

    “顾灏南,那次是因为我们喝醉了,所以我原谅你了,可是这次我绝对不会让你乱来的。”傅雅犹豫了两秒,“再说我们迟早是要离婚的,这孩子肯定不能要,我不想让孩子一生出来就没有爸妈。”

    话刚说完,腰间的力道顿时松开了。

    虽然结果是她想要的,可是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什么时候我说要和你离婚了?”顾灏南将她抱在自己的大腿,身体与她贴的更近。

    傅雅有些不适应这般距离,“迟早的事情,我想好了,到时净身出户,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能不能通过关系将结婚证上面的军章弄掉,早知道你是军人出身,打死我也不会嫁给你。”

    “这可由不得你。”顾灏南一把将她压在身下,“以为你是那种让男人没食欲的女人,可是现在觉得你就是罂粟,让人欲罢不能。”

    “顾灏南,你不要乱来。”傅雅有些害怕,只得紧紧咬着唇,闭着眼睛,誓死不从的样子。

    “我可以不乱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离秦牧那小子远点,你是我的女人。”

    一早去超市买东西,他睨着她,讥诮的冷笑道:“怎么?怕你的秦牧误会你?”

    傅雅蹙了蹙眉:“什么我的秦牧?我和他根本就没关系好不好?”

    “没关系?”他的声音淡淡的,仿佛是在咀嚼着她的话,唇边讥诮的味道不减反增。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和他没关系!”她接过导购员递过来的袋子,买了一堆的洗漱用品。

    “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嘛?莫非你想和那小子私奔?”

    傅雅回头看了她一眼,堂堂顾氏总裁,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呢?

    为了这次出差,她又买了一套新衣服。结果从五楼一路向下,直到回到一楼时,手里已经拎了四五个大包小包,一边走一边眼里放着光,回头看看始终都没有一丝不耐烦的顾灏南,只觉得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这男人怎么忽然对她这么好霸道?

    难不成是忽然发现他这个老婆貌美如花?忍不住想要来勾搭她?

    想着,傅雅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当即脸上的自恋便瞬间消失。

    还貌美如花?再过几年,她特么直接老成如花还差不多。

    再难不成是发现她天真可爱善良活泼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于是决定开始追她?

    再换另一只手去摸摸另一边的脸,嘴角直接抽了抽,傅雅啊傅雅,你那里天真可爱善良活泼了,那种圣母玛丽苏式的女人跟你完全不挂勾!你就是个俗之又俗的小市民呀小市民……

    往自己脸上贴金不成立,那难道是他是想补偿她些什么?

    思来想去只觉得这个想法比较贴近现实,也是最大的可能,便在走下电梯时故做大度的转身对他咧嘴一笑:“我忽然发现……”

    话音刚起,便嘎然而止。

    她惊愕的看着那道站在电梯后面四方镜柱旁的那道身影,只是一眼便整个人都顿住,色若寒噤。

    察觉出她表情的不同,顾灏南淡淡睨了一眼她所看的那一方向,却没看见什么。

    “你该不会连这商场的镜子也想搬走。”他笑道。

    傅雅募地敛住神色,迟疑的看着顾灏南眼中自然而然的淡笑,再又看向那边的四方镜柱,刚刚那道身影,在顾灏南侧首去看的时候便已闪身躲到了那柱子后面。

    见她眉心微拧,依旧盯着那里,顾灏南再度回首,依然什么都没有,反倒是在那四方镜柱旁边是一家婚戒专柜。

    他俊挺的眉宇微挑,似笑非笑的睨着她那整个人愣愣的表情,直接转身走了过去。

    见他竟然走过去,傅雅更是愣住,以为他也看见了那柱子后边的身影,刚想抬手拉住他,却见他竟然是朝那边的婚戒专柜走了过去。

    她僵了僵,有些疑惑,抬步走向他,同时侧首又看了看那个四面都是镜子的方柱的那一边,不见人影,那人显然是已经走了。

    低头看了一眼时间,都已经这么晚了,就算是有什么人认识他们,巧合的偶遇,也不应该在这种商场快要关门的时间,又是那种怪异又冰冷的眼神,除非……

    那个人是跟着他们过来的!

    下意识的看向身旁的男人,察觉他竟然正在看导购员拿出来的两对婚戒,这才回过神,怔然的问:“你在干吗?”

    “先生,这是今年法国最知名的珠宝设计师Vera亲手设计的最新款钻戒,而这边的是铂金对戒,也是知名设计师Vera今年最得力的作品,全球限量5对。”导购员满脸殷勤的详细介绍。

    “喜欢那一个?”顾灏南回头看她。

    她所有的动作和表情滞了滞,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才道:“我不喜欢钻戒,仅仅是看起来漂亮,但是带在手上平时工作的时候很碍事,所以就不必……”

    她的意思是根本就不用买戒指。

    “那就这对。”不等她说完,他直接对导购示意将那对简单却工艺十分精细的铂金对戒拿过来,接过那只红色的丝绒戒盒,取出那枚女款的戒指,再看看她左手正拎着那些大包小包,右手正好没有拎东西。

    他唇线一弯,示意她将手抬起来。

    傅雅迟疑的看着他眼中温浅的笑,看着他手中的那枚铂金戒指。

    她是第一次发现一个男人仅仅是这样拿着一枚小小的戒指都能这般肆意优雅,温润如许,本是应该想要说些什么,或者问些什么,却是鬼使神差的乖乖抬起了手,在手刚刚抬起的那一刹那,他便直接握住她的手,执起她的手背,将那枚铂金戒指轻轻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指上一阵微凉的触感,使得傅雅浑身一个激灵,当那枚大小惊人的合适的戒指完完全全套牢住她手指的那一瞬间,她仿佛感觉心尖上有什么东西在颤动,仿佛就如同这无名指一样,被完完全全的套牢,不松一分,也不紧一毫,就那样的相得益彰。

    “呀,大小正合适呢!看来这对婚戒正适合二位,本来铂金戒指是无缺口的,若大小不合适就只能专门重新订制,没想到这对戒指真的就是为你们而设计的!这戒指带在这位小姐手上真是漂亮极了!”导购员一张嘴抹了蜜一样的在一旁夸赞。

    虽然这是导购的职业素养,但她有一句话说的没错,这戒指真的就仿佛是专门为他们设计的一样,大小完全吻合,分毫不差。

    傅雅呆呆的看着自己右手的无名指,直到顾灏南本是执在她手背上的手忽然将她的那只手轻轻纂在掌中,她才抬起眼,惊愕的看着他眼中淡然如常的温和。

    然而这自然而然的温情却叫她彻底的疑惑,直到他放开她的手,示意导购刷卡的时候,她用左手捧着那只微微发烫的右手,澄澈而明亮的眼睛就这样看着他的身影,眼中多了一份探究。

    可是心头这蹿上来的那一种陌生的幸福,竟美好的超乎了她的想像。

    这样一个男人,在她险些因为陆哲浩的利用而粉身碎骨的时候将她从悬崖险侧拉出,即便他也有他的目的,但却始终都没有要伤害她的意思,他给了她尊重,给了她纵容,给了她时间,也给了她想要的平静。在顾家所有人都不相信她,在她立于那些人面前被众矢之的时候,给了她最大的信任和包容,还有维护,如果说没有动过心那才是假的。

    就因为害怕会泥足深陷,于是她本能的想要逃,本能的想要避开,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忍不住时时追逐他的身影,单单只是一个背影,竟都会让她看到失神。

    而他就那样耐心的陪着她逛商场,帮她提着另外几个包装袋,一直就那样安静的陪在她身旁,明明他们的交集并不多,可为什么,竟仿佛有什么东西如同抽丝剥茧一般,渗透进了骨髓,竟生生的牵动了她所有的神经……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她本以为不会在与她有什么交集的高高在上的男人,竟成了她随时随地的一种期待。

    但是她不懂。

    他忽然间对她的好究竟是因为什么?他们不是要离婚麽?真的是搞不懂,她自己也开始糊涂了。这段关系究竟会走向何处?

    为了这次出差,她准备不了少东西。

    其实她也不知道出差的内容是什么,只是总编让她尽快赶到美国那边去。

    她虽然不是第一次出国,出国就是件让人郁闷的事情,各种准备行李,生怕忘记没带什么。

    傅雅用了一天的时间在准备行李,而顾灏南就那么一整天都陪在身边。

    两人互相不理对方,憋了一整天后,傅雅终于说了句,“你饿不饿,要不要去外面吃点东西?”

    顾灏南漫不经心地拿着手机,“你去美国见谁?”

    “不是和你说了吗?是工作!”

    “那你有必要买这么多东西?我看你是准备搬家吧。”顾灏南的眼神落在她巨大的行李箱上,还有旁边一堆没整理好的东西。

    “老大说要在那边呆两个月,说是有公司的培训。”

    “培训?”顾灏南皱了皱眉。“你们需要培训什么内容?”

    傅雅皱眉想了想,确实想不出来,他们倒真的不需要培训什么,可上面发话了,自己也不能反抗公司的命令。

    “那你们公司有几个人去?”

    “公司只有我一个人去。”

    顾灏南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边已经安排好了没有?如果没有安排好,我那边有人。”

    傅雅摇头,“没事,那边已经都安排妥当了。”

    “东西也收拾差不多了,我陪了你一天,现在你该陪我吃顿饭了吧。”

    傅雅拍了拍手,“我也饿了,一起去吃吧。”

    以为街上会像往常一样热闹,可今天外面是雨天,街上行人寥寥无几,平日里晚上积聚的摊贩今天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傅雅四周张望,发现平时吃过的几家好吃的面馆都关门了。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点了。他怎么不知道提醒自己一下。

    “现在去哪里吃?”傅雅朝着这边看,发现他正聚精会神地开车,手沉稳地握着方向爬,轮廓分明的脸正朝着前方。

    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很帅。像他这个年纪,能做到今天的成绩,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

    “我很帅?”

    傅雅立马看向窗外,尴尬地哼了声,“谁看你了,别自恋了。”

    车子稳稳地停在一家高级菜馆前面。

    傅雅有些迟疑,这大晚上吃牛排能消化麽?正当她疑虑的时候,“这家沙拉很好吃,虽然我想你再胖,昨晚都把我硌得生疼。”

    傅雅脸红得不行,这大晚上说这话,不禁让她想到了昨晚,她终于还是在他的调教下控制不自己,她也明白自己的心已经慢慢地不可自拔,可她宁愿自己承受即将分开的痛苦,也不想对这个男人死死纠缠。

    两人刚走进餐厅,经理便走过来,亲自接待。

    “顾总,我们最近推出了一款新的菜式,建议您和少夫人尝尝。”

    傅雅现在有点后悔了,刚出来随便穿了一件家居衣服,一件白色的t恤,一条破洞牛仔裤,脚下一双洗得有点发白的帆布鞋,头发也是随便乱扎了一下。而坐在对面的顾灏南却西装革履的。

    那个总经理一直往她这边看,要不是在新闻上见过自己,只怕那个经理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堂堂总裁夫人居然是这个样子。

    “行,那来一份吧。”

    “你想吃什么?”顾灏南将菜单递给她。

    “我都可以。”

    “再来一瓶红酒,暂时就这些。”

    傅雅见他动作娴熟地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敦厚的唇在杯子旁边抿了抿。“不错,你喝点试试看。”

    傅雅平时很少沾酒,因为不管任何酒,只要一沾就会醉。

    可看到酒瓶上的1924年的标志时,她的心都颤抖了一下,这瓶酒估计上万了吧。这一口下去就是好几百啊。不喝白不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次喝到这么昂贵的酒。

    “那就一点点吧。”

    傅雅小抿了一口,酒入口腔,一股清新的醇香在嘴尖萦绕,带着一点凉滑入喉咙,缓缓地流入味蕾。一股迷醉缓缓地升上来。

    一小口后,傅雅开始适应这酒的味道。

    喝着喝着,便high起来了。

    “来,再来喝一杯。”傅雅举起酒杯,朝着顾灏南豪爽道。

    顾灏南皱了皱眉,刚想阻止她,谁知道她一口饮下了全部的酒。

    绯红渐渐染上了两颊,微醺的眼睛散发出一种迷人的目光,嫣红的唇被咬地鲜血欲滴。顾灏南暗暗吞了一下口水,这女人喝多了。这酒一杯下去便会醉,旁边的瓶子几乎要见底了。

    想到此,他放下手中的酒杯,悠闲自得地看着她醉酒的样子,其实蛮可爱的。其实,他这么做也是有私心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掳妻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薇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薇茵并收藏掳妻成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