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掳妻成婚 > 第八十七章 哄哄总裁大人

第八十七章 哄哄总裁大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捧着那两样东西,见天色已近黄昏,由是走过去:“老公,那个,我们晚上在这附近逛逛夜市如何?”

    顾灏南瞥她一眼,眼神是对她少有的几分凌厉:“理由。”

    傅雅想着刚刚在礼品店里买东西时想好的台词:“刚刚礼品店的老板给我介绍,说附近的夜市也有很多平时少见的新鲜玩艺儿,我刚刚买的这两个小礼物不算是在满意,想去那个夜市去看看,雨霏又不缺钱,喜欢的东西恐怕早都有了,也不用我买什么,我想多买些新鲜的小东西,总有一个她能喜欢。”

    怕他会说没有必要,她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我们女人之间在某些方面还是共通的,不管她会不会喜欢这些礼物,但只要她看到了,她也会领这份情,你难道不心疼她吗?我想多挑些小东西送给她。”

    他抬腕看表,皱眉:“这个时间?”

    “现在已经快到5点了,夜市基本6点多就已经出摊,听说就在附近,咱们四处走走,找到那到夜市街的时候估计时间也差不多。”她笑。

    结果顾灏南状似不经意冷瞥她一眼,那眼神仿佛是在说:谁要跟你四处走走?

    “老公~”她伸出手,去挽住他的手臂,难得撒娇似的轻轻摇晃着:“我们一起走走,逛逛夜市,就像那些平平凡凡的小夫妻一样,顺便也散散心,怎么样?”

    很显然顾灏南没有和她一样的想法,他低头,看看她紧紧缠在他手臂上的她的手,抬眼,目光扫过她,一副勉为其难的模样。

    两人这样徒步行走,她又故意在附近街景比较好看的地方转了转。

    终于到了那条夜市街的时候,已经快到6点,这种季节的6点,天色已擦黑了许多,他们穿过灯火霓虹的马路,走到那条街。

    在看见前边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时,傅雅忽然犹豫了一下,有点担心顾灏南这种人会不适应夜市这种嘈杂的环境,结果看了他一眼,却见他面色依旧波澜不兴,但目光在触及那些路边摊并不卫生的烧烤时,眉宇终是微微拢了拢。

    傅雅拉着他一起走进熙熙攘攘的人群,夜市里有很多人都是这附近的居民或是A市的一些来往的游客,十分热闹,傅雅很久没有逛过夜市,有些兴致勃勃,虽然现在不是炎热的夏天,但毕竟A市的冬天很少下雪,今天又不算特别冷,这种夜市的环境里,人又多又挤,鼻间满是交错的汗味烟味香水味烧烤小吃味等等各种味道,她急忙费力的要从这一片人群里挤过去,却因为人太过拥挤,本来挽在顾灏南臂上的手忽然被旁边穿过的一个人瞬间隔开。

    她募地转头,却被几个人推挤的连连向前走了十几步,仔细向人群里看去时,顾灏南已不见踪影。

    她一急,低咒了声,正要走回去,却是忽然耳边传来一阵搔乱,又是一阵推挤,她忙伸手要去抓些什么好稳住身子,却是穿着高跟鞋的脚下一踉跄,瞬时向后跌去。

    惨了!这种人多的地方,真摔倒就是百分之八十的几率会被活活踩死!

    一只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腕,她赶紧就着那只手站稳身体,却见是顾灏南穿过人群走过来扶住自己,顿时道:“你刚刚跑哪去了?”

    他扶住她,嗓音依旧清冷:“你确定这种地方能买得到想要的东西?”

    她顿了顿,转头看看四周的人群,有些不确定:“应该有吧,一般在夜市里新奇的小玩艺儿很多的,那个礼品店的老板说在这条街中间的路段就能找到。”

    说着,她转身就要再走进去,却是刚一转身,腰身忽然一紧,顾灏南揽住她,将她搂在怀里,本来整洁的熨贴的衣服因为这来来往往拥挤的人群而有些褶皱。

    记得他向来超乎寻常的干净,现在却只能皱着眉,一路拥着她向夜市街的中段走。

    心头一暖,熟悉的被呵护的感觉再度上涌,被牢牢的困在他的臂弯里,脸贴着他的胸膛,鼻间是那股熟悉的独属于他的清冽如泉的气息,她正感动着,想着他是不是消气了。

    “灏南,我们去吃烧烤怎么样?”她抬起脸凑近他。

    结果两人已差不多走到了这条街的中段,他本是覆在她腰间的手便毫不留恋的拿开。

    傅雅心里一沉,有点无奈的看他一眼,莫名觉得心里抽痛的厉害,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做。

    他仿佛是往常的神色,眼神是淡漠疏离,似是在等她买完东西,眼里看不出太多情绪。

    ——那他爱你么?——

    那句话又回荡在耳边。

    傅雅定定的看着他,忽然听见他手机在响,但是响了很久,不知他是因为这人群太过嘈杂没有听见,还是不想接。

    “不是要去挑礼物?”见她杵在那里不动,他勉强好心的提醒她一句。

    傅雅仿佛这才回了神,转过身往旁边靠近摊位的地方走,眼前却是不断闪过顾灏南的脸。

    清冷的,严肃的,疏离的,淡漠的,微笑的,认真的,温柔的,心疼的,担心的,平静的,挑眉的……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眉目已在她脑中如此清晰……

    她蹲到几个摊位边看着那些摆着的小玩艺儿,还果真如那家礼品店的老板所说,这里确实有些希奇古怪的东西,不过如果不在那家礼品店先买两样东西,估计那老板也不会告诉她。

    傅雅一眼就看中了一个似是琥珀才质的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凤花纹的笔筒,拿起来看了一番,踌躇了许久:“老板这个怎么卖?”

    “三百五。”

    “三百五?”傅雅惊了一下。

    近年琥珀这种材质的东西价位突飞猛涨,这么一只雕刻的如此精细琥珀材质又十分透彻的笔筒只要三百五十块?这只笔筒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看来这老板不识货。

    傅雅不动声色的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接着气定神闲的将之放了回去,不甚满意的说:“就这么一只不是晶石也不是塑料玻璃的东西就要三百五十块?老板要不要这么黑呀?”

    那老板看她一眼,思讨了一下才问:“你想多少钱买?”

    傅雅伸出两个手指头。

    那老板愣了一下:“二百?”

    “二十!”

    那老板一脸看神经病似的瞪着她,似是要发火,傅雅一看,顿时拉长了脸,起身做势就要走,一转身就看见站在她身后的顾灏南,正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

    似是被她这种变`态砍价的方式煞到了。

    “二十?你当我出来摆摊是要饭的?八十块,要就拿走,不要的话就算了!”那老板忽然嘟囔了一句。

    傅雅顿时转身,仿佛很大不情愿的瞄了一眼那老板重新放回原位的东西,低下头又看了看:“三十块,怎么样?”

    那老板斜她一眼,见她那眼神似乎并不是特别想买,有点担心这生意做不成,顿时放低了声音:“这样吧,各让一步,五十。”

    “成交!”傅雅不动声色的从包里掏出一张五十块递给那老板,接过笔筒后,转过身,立马脸上笑的满脸桀桀,一脸捡到了宝贝似的表情,小心翼翼的摸了摸手里那雕刻的栩栩如生的龙凤花纹。

    抬眼看向顾灏南,他却是睨了一眼她手中捧着的琥珀笔筒,仿佛早已看出这笔筒确实是个好东西,但贪到这种小便宜,也不至于高兴成这样。

    他拿她有些莫可奈何,终是终究眼里蕴了丝笑,却是收敛的极快,在她诧异的盯着他看时,已经恢复了一张扑克脸,还是黑桃k的。

    傅雅仿佛是看出了什么端倪,又看了他几眼,才转身继续去买东西

    在这小半圈转了近一个小时,又买了一些小玩意儿,其实傅雅之前在礼品店里买的东西就还算合心意,只不过是想和顾灏南出来散散心,结果貌似他不怎么太领情。

    在路过几个路边烧烤摊时,她摸了摸肚子,又转头闻了闻,发现一间烤串的味道很香,顿时走过去,低头看了眼火炉上的一排烤肉串,忙笑眯眯的回身去拉顾灏南的手:“老公,你吃几串?”

    顾灏南嗤了一声:“不吃。”

    她面色一黑,撇了撇嘴,回身去跟老板要了二十串,等了十分钟,拿双手各拿十串,举到顾灏南面前去,十分慷慨的说:“那,吃吧,别不好意思!”

    有那么好半天,他没有动静,清冷的眸子扫着她手里的那还兹兹冒油的肉串,明显是敬谢不敏。

    这才想起他偏爱素食不喜荤腥,这种路边摊的小吃更是有几分排斥。

    她灿灿的收回手,有种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的挫败感,垂下头,心里反复说着“顾总在生气,顾灏南生气了,她老公真的生气了……”

    于是她幽幽的再度转向顾灏南幽幽的开口:“老公,我打算回公司一趟。”

    他睨她一眼,问:“干什么?”

    “我去把你中午送去的盒饭吃掉。”她眼神特悲凉。

    顾灏南干脆不理她,直接抬脚走进人群。

    傅雅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怒火蹭蹭上涨。

    “不逛了!回家!”她骤然吼了一句。

    顾灏南眉宇一挑,站在人群中本就是十分引人注目的那一个,不过时常逛夜市的这些老老少少的小市民向来不太关注娱乐新闻,当然认不出他,他转身看她一眼,看见她脸上憋着的怒火,清泉一样幽淡的薄唇边瞬时勾出一丝耐人寻味的冷笑。

    傅雅怒瞪着他,转过身,抱着怀里那几样大大小小的礼物,匆匆的走出人群,连肉串也不吃了,全都纂在手里,一脸恨恨的表情。半个小时后,傅雅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扔包,踢鞋,抱着那堆礼物走进卧室,把东西都放好,才转身走出去。

    走出卧室时,看见顾灏南反而似乎是心情好了,正姿态肆然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下马威是吧!行,你等着!”她咬牙切齿的低咒,蹬蹬蹬冲进了厨房,洗手做饭。

    厨房里时不时传来一阵咚咚咚似是用菜刀狠砍菜板的声音,顾灏南不禁叠上报纸,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显然是怕她冲动之下一不小心切到手指,结果一脚刚一踏进厨房,便赫然停住。

    只见傅雅一手掐着腰,另一手高举着菜刀,刀锋对着他,面无表情的瞪他。

    他顿了顿,看着她高举的菜刀,很是淡定的问:“做什么?”

    傅雅没好气道:“酱油没了,你去买还是我去买?”

    顾灏南的脸瞬间黑似锅贴……

    不等他有反映,她直接举着菜刀就要绕过他走出厨房。

    “我去。”他叹了口气,却是瞥了她手中的菜刀一眼,二话不说,转身走了。

    傅雅放下菜刀,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回厨房。

    十几分钟后,顾灏南回来,走到她身边时,把一瓶酱油放在她手边的橱柜上,手却是按在瓶口上没有离开。

    傅雅本来要用酱油,却看见他一条胳膊横在这里,不禁侧过头抬起脸看他一眼,却见他疏离冷淡的黑眸里尽是冷笑,她拧眉:“你干吗?”

    “我来。”他忽然笑的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此刻她手里正捏着一团肥肉。

    傅雅顿时眯眯一笑:“还是我来吧,您好歹堂堂总裁大人,哪能让您老人家经常做饭呢?古人说,君子远庖厨,小女子我这点良妻淑德的贤惠还是有的,您老请,请去继续看报纸……”

    说着,她又一脸笑靥如花的伸出一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顾灏南低头瞥着她眼里那一丝丝精光,又瞥瞥她手里那一团肉,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她有点居心叵测。

    “您这一整天日理万机的,我怎么好意思让您老人家天天做饭,快出去吧,出去吧~”傅雅努力挤出一脸的笑。

    直到这尊佛终于走了出去,虽然离开之前那一瞥的意思是懒得跟她计较。

    傅雅转回身,脸上的笑意瞬间垮了下去,把肉在菜板上一放,瞬间又是“砰”的一声重坎。

    已经走出厨房的顾灏南脚步一滞,侧首瞟了瞟厨房。

    晚上9点,傅雅将一盘盘看起来无比美味的各种炒的炖的焖的炸的蒸的猪肉牛肉羊肉肥肉一样一样的摆上餐桌,又把之前带回来的肉串用微波炉热过之后,用盘子装了出来。

    “老公,吃饭啦~”傅雅依旧一脸笑眯眯的,去把架子极大的总裁大人大人请了过来。

    顾灏南看了看桌上的各种肉,转头看她一眼。

    “看什么,吃呀,这么多东西,我特意做了一个多小时,你该不会真这么不给面子吧?”傅雅一脸自然而然的表情,把筷子摆在他手边。

    顾灏南扬了扬眉,忽然仿佛心情很好的直接坐下,面无惧色的看着满桌的荤腥,在傅雅隐隐有些诧异的目光下,和颜悦色道:“你也一起。”

    “等一下,还有一道菜~”见似乎没什么效果,傅雅顿了顿,沉着脸说了句,便转身进了厨房。

    又过了几分钟,端了一盘清炒莲藕出来,顾灏南看见她手中的清炒莲藕,眼中终于蕴了几分满意,这才拿起筷子,结果傅雅一路绕过他,转身坐到他对面,把那盘清炒莲藕放在自己面前。

    她抬起眼,对面色渐青的某人甜甜一笑,很明显,这盘清炒莲藕是她的。

    “老公,吃呀~看着我干什么?”傅雅一脸无辜的眨眨眼,主动夹了一筷子孜然牛柳放进他眼前的碗里:“难得今天做了这么多菜,你多吃一点~”

    明显看见顾灏南那向来平静的脸色由青转黑,再由黑转青,握着筷子的手骤然就要放下。

    一眼就看出来他是要起身打算自己动手弄吃的去,傅雅直接开口:“都已经有这么多菜了,这都已经吃不完,你难道还要去弄点什么?现在社会一直宣扬杜绝铺张浪费,你是总裁大人,好歹也要以身作则的是吧?”

    顾灏南唇边骤然弯出一丝诡异的弧度,没有离开,慢条斯理的夹起碗里那块他向来最排斥的牛肉,平平静静的放进嘴里。

    傅雅抬头看着他,眼神亮晶晶的。

    再然后,顾灏南连嚼都没有嚼一下,便不动声色的拽过餐桌尽头的一张餐巾纸,很是淡然的把那块咸的惊人的牛肉吐了出来,再又随手扔掉,举止温文儒雅,俊容里没有一丝怒意。

    这么淡定?

    傅雅暗自皱眉。

    她明明把半盒盐洒了进去,按理说,他现在应该十分想喝水才对,怎么没反映?

    “怎么不吃?”她装傻。

    他,云淡风轻:“无福消受。”

    说罢,起身,不急不缓的走过去给自己倒了杯水。

    看着他手里握着玻璃杯,一副气定神闲完全没被她气到的样子,傅雅面色阴沉,幽幽道:“你不吃饭光喝水是什么意思~”

    顾灏南淡淡瞥她一眼,精细俊澈的五官在柔和的灯光下泛着他自有的优雅卓尔,说了简简单单两个字:“很好。”

    “什么很好?”她挺直了脊背。

    “看来是我用错了方向。”他看了看她,半晌才道。

    在她疑惑的目光下,他“啪”地一声把玻璃杯放下:“上楼。”

    “干吗去?”她愣在那里,大大的不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掳妻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薇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薇茵并收藏掳妻成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