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掳妻成婚 > 第九十三章 你怎么了?

第九十三章 你怎么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秦牧来站在电梯外一边接电话一边瞪自己,她十分牛气的朝他撇了一下嘴,得意的看着电梯门渐渐关闭。上得二楼,瞥见左侧第一间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微微开着,里边有几个男人交谈的声音,似是在聊什么工作,傅雅转身在办公室门外站了一会儿,看着上边贴着许鸣督察几个字,脑子里恍惚闪过那几个艳`照视频里那肥的流油的男人赤`裸的背影,顿然想吐。

    直到办公室里走出几个穿着检察官制服的男人,那其中有人接受过她的采访,认得她,一看见她就对她笑了笑:“傅小姐?”

    傅雅带着三分客气的笑意,点点头,须臾直接敲门而入。

    办公室里只坐了许督察一个人,刚一进去,看见那肥壮的身子,都不用看脸,她就知道这一定就是许督查。

    “你好,许督查,我是秦氏媒体财经部的主编傅雅,不好意思,讨扰到您,请问……”她走到他办公桌前,做了自我介绍,正要继续说来此的目的,却是当那个男人抬起脸来的刹那,到了嘴边的话骤然噎住,她一副见了鬼似的表情,僵硬的看着那张让自己瞬间冷汗涔涔的脸。

    那许督查乍看她一眼,仿佛对她也有几分印象,先是一愣,目光顺着她干净白晰的脸莫名的直接向她胸前一扫。

    傅雅一阵反感,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脸色僵白道:“不好意思,我可能走错门了……”话落,转身便要走。

    “等等,傅小姐?!”那许督查叫住她时,声音里带着几分威胁又带着几分疑惑,忽然站起身,直接走过来,挡在傅雅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

    傅雅忍不住向后退一步,眼神有些闪烁:“我还有急事,麻烦许督查让一下……”

    “我说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呢,原来是你?”那人的声音带着几分下流而暧昧的笑,上前一步。

    傅雅顿觉脊背发凉,抬眼看着他眼里的几分猥`亵,恨不得直接抓起手边办公桌上的一只杯子直接砸到他的那肥硕的猪头上,忍了又忍,才平声静气道:“许督查在说什么?我不懂,麻烦让开,我来这里是办工作,请别耽误互相的时间!”

    “工作?不然咱们两个先聊聊私人的工作怎么样?”他一步一步靠近,笑的满脸淫·靡,伸出手就要来摸她的下巴,她忙要闪身躲开,却没注意到身后挡在自己的办公桌,身体顿时贴靠在办公桌边缘,脸色煞白的瞪着他那只恶心的朝自己下巴伸过来的手。

    “这里可是检察院!”她咬牙警告,双目赫然怒目而视,脸上的煞白和眼中的退缩被极力的掩饰,却是紧咬着牙关压抑着心头那蹿升而上的熟悉的恐惧。

    “检察院又怎么样?还不是我的地盘?这么多年不见,既然你自己送上门……”他意有所指的瞟了一眼她白晰的脸,仿佛情不自禁的直接就要抚上来。

    傅雅骤然一个用力,将他一把推开,闪身就要走,却是手腕赫然被拽住,他顺手跨步上前把办公室的门锁上,她一见门被锁,脸色更是难堪到了极点,在他伸手来拉扯自己衣服的同时举起包在他头上狠狠一摔。

    “啊!你这个泼妇!”

    她在他骂出声来的同时回头吼道:“王`八`蛋!”话落,便要去拽门。

    手下用力的去掰着门锁,脑子里一片恍惚,七年前在那间废弃仓库里的记忆一瞬间全部向她袭来,赤`裸的身体,那些同样赤`裸的男人脸上恶心的笑容,那一双双猥琐的眼睛,一只只向她身上伸过来的手,阴暗潮湿的地面,冰冷的身体,那不堪入目的回忆……

    这个许督查,怎么会是他……当年在废弃仓库里把她直接压进角落里的那个胖男人!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还拥有一个如此冠冕堂皇的身份!

    “当年让你跑了,老子这七八年常常做梦都能梦到你这小丫头的身体,既然是你自己送上门,还想跑?!”

    他从她身后直接圈抱住她,低下头就朝她耳根后边就要亲下来,傅雅拼命挣扎,张口想要喊人,却骤然被他捂住嘴:“唔唔……唔……放……开……唔……”

    就在她的衣领险些被扯开的瞬间,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敲响。

    傅雅悬起的心终于稍稍放了下,身后那恶心的许督查同时愣了一下,靠近在她耳边的嘴里骂了一句,赫然一把将她推开,她忙拢紧领口,贴靠在门边,双眼死死瞪着他。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不以为然的瞟了她一眼:“我警告你,别把今天的事和当年的事说出去,否则……”他眯起眼,忽然笑的一脸淫·靡:“别怪我把你当年在那间废弃仓库里赤身裸`体的照片公开出去……”

    傅雅深呼吸一口气,不敢置信的瞪着他,却是同时,他上前一把将门打开,推门而入的人是陆哲浩。

    陆哲浩把一份牛皮纸袋拿了进来,交给瞬时换上一副正经脸色的许督查,同时回头似是在寻找什么,直到看见正靠在墙边脸色苍白的傅雅,不由的走过来:“傅雅?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刚刚跟傅小姐开了一个玩笑,结果她胆子太小,吓着了!”许督查顿时笑呵呵的说。

    陆哲浩迟疑的看着傅雅僵白的有些不同寻常的脸,正要继续问,却只见她紧握着手中的包,头也不回的冲出了门。

    “……”

    “哎,陆总跟傅小姐认识?”许督查在陆哲浩要追出去看看之前,一把拉住他,笑呵呵的谈天。

    陆哲浩看了他一眼:“是认识,许督查问这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傅小姐人不错……”他摸着大腹便便的肚子,笑的很是客套。

    傅雅奔出检察院,找到自己的车,将车开出停车场,向前开了一段路,便有些坚持不住,骤然一个急刹车,将车停在路边一处临时停车位,低下头,趴在方向盘上,浑身是止不住的颤抖,不知是因为被当年深植心底的恐惧再次侵袭,还是因为怒气升腾。

    包里的手机响了很久,她才坐起身,抬的擦了擦眼泪,从包里翻出手机看见是一串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才接起:“喂?”

    那边先是一阵沉默,她不耐烦的一边擦着湿润的眼一边等着电话那边说话:“喂?你好?”

    “傅小姐这么激动?听着声音,该不会是激动到哭了吧?”许督查的声音如鬼魅一般低森的自电话那端传来。

    她一听见这道声音,便脊背一凉,骤然挂断电话,靠在座椅里,胸口起伏越来越大,明知没有可能,但却仍然有一种仿佛被人如影随行跟踪一般的感觉,募地回头看向身后以及四周,看不见什么可疑的人和车,才吐了口气,紧咬着唇瓣,双眼发直的看着前方,目光有些空洞。

    很多难堪的过往与不愿想起的回忆纷纷涌了上来,那些在她生命中犹如噩梦的日子,那些恐惧与冰冷集于一身的可怕的童年,那些寒冷的自己蜷缩在床上忍受过一个个冰冷的冬天的夜晚,那些嘲讽与谩骂,那一夜在废弃仓库的绝望,那几日在皑皑雪地里忍受风吹雪打却小强般的存活了下来的十七岁的傅雅……

    她忽然想笑,却是瞬时笑出了眼泪,抬手捂住嘴,低下头贴靠在方向盘上,肩膀忍不住的轻颤。

    直到电话再度响起,她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募地看向放在副驾驶位上的手机,眼里侵染着几分恐惧彷徨,直到看清了上边的号码显示的是林舒雅的名字,她才正了正神色,收敛了一下情绪,伸过手去接了电话。

    “傅雅啊,你在家没有?妈这几天没什么事,想着你和灏南还有半个月就结婚了,我刚刚给灏南打电话,这孩子居然都已经安排好了,但是我呀,这就是急性子,妈想陪你去看看婚纱,你在什么地方?妈去找你?”林舒雅的声音在电话那端传来,和蔼可亲又带着满满笑意的声音瞬间安抚了傅雅波动极大的心。

    傅雅低下头,将电话轻轻那远了一些,长吐了一口气,才若无其事的对着电话道:“妈,我在上班,过两天是周末,我们周末去拍婚纱照,我都已经是您的儿媳妇了,只是一个婚礼走个过程而己,您不用这么操心……”

    “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媳妇,哪能不操心?我这还心心念念的等着早一天抱上小孙子呢,不紧张着你,我还能紧张谁?你可不像雨霏这死丫头,一天天的在家里跟他爸别扭着,她这几天正打算继续回美国呢,怎么劝也劝不住。”

    傅雅笑笑,没有答话,此时此何,她已没什么心力去做什么。

    “这样,既然你们周末去拍婚纱照,我就和雨霏周末去看你,你上班吧,妈不打扰你了~”那边林舒雅笑着说了两句,便很是理解的直接挂了电话。

    傅雅脸上维持的笑意渐渐垮下,放下电话,抬手抚了抚额,转头看向那边向自己走来的穿着交警制服的人,不由的看了一看时间,知道自己霸占这个紧急临时停车位已经许久了,便落下车窗,有些歉意的朝那交警点了点头,便直接将车驶入车流当中。

    回到公司时,她刚将车停下,便瞥见那边的红色法拉利的车窗缓缓落下,秦牧一边用着蓝牙耳机在和什么人通电话,似是在谈什么公司,眼神略有些严肃,目光却是同时朝她这一边瞟来,很显然,他在等她。

    她看了一眼,想了想,便朝他那边走过去,站在车外淡看了他一会儿。

    “对,直接让他们把分红的项目提升20%,否则不签,嗯,先就这样。”他说完这句话,便摘下耳机,侧头瞟了瞟她,示意她上车。

    傅雅没有动,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想起当年在废弃仓库时,秦牧和景轩冲进来的那一幕,虽然之后的事情因为她当时惊吓过度有很多都记不太清楚,但是她永远都记得,是秦牧和景轩救了自己,当初如果不是他们,也许傅雅已不会再是傅雅。

    见她神色不是很自然,秦牧冷冷看了她两眼,才道:“去过检察院了?”

    她点头。

    “见过许督查了?”

    她默然,抬眼注视着他。

    结果秦牧只是冷哼了一声:“我警告过你,检察院的事情你别去管,你这女人非要逞强,现在傻了?”

    “你才傻了!”她瞪他,却是转而抿着嘴,脸色难看的不说话。

    当年的事情只有他和景轩还有背后的主谋傅染知道,她实在不愿意这件不堪入目的回忆再被其他人知道,可是没想到当年的人会就这样出现在她面前,这样的震惊和恐惧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他现在反倒会说风凉话来挖苦她。

    秦牧忽然道:“当年那件事情,顾灏南是不是不知道?”

    她顿了顿,却是蹙起眉,没有回答。

    “你想一辈子隐瞒他?”他拧眉。

    “其实如果他知道一些大概的蛛丝马迹,或许他很快就会知道,但我宁愿他永远都不知道。”她回答,目光坚定。

    秦牧顿时冷冷的哼笑出声:“我是不是该庆幸自己比他更了解你的过去?”

    傅雅没什么表情:“你错了,有什么好庆幸,那些过去,都是我不愿想起甚至宁愿选择性失忆的去忘记的过往,对我来说,那一些都和现在的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不需要每一天把过往的伤痛和屈辱整天挂在嘴边,可怜兮兮的去寻求别人的同情和拯救!”

    “是吗?”秦牧忽然低笑:“所以你由始至终对我的排斥,只因为我是你那些想要忘记的过去的其中一个回忆?”

    傅雅抿唇,不语,默默望着他眼里渐渐的冷冽。

    面对她的沉默不语,他只是漠然瞥了她一眼,车窗缓缓向上关闭,隔绝了他的目光他的脸,红色法拉利骤然绝尘而去。

    直到他将车开远,傅雅才转过头,望着那车身远去的方向,轻叹:“秦牧,对不起。”

    之后回到公司时,为了掩饰脸上的疲惫和之前有哭过的迹象,她先去洗手间洗了脸化了个淡妆,强打起精神去工作。

    下午本来要去盛世集团采访的小陈,突然有事情,所以就拜托傅雅了。

    在盛世撞见刚刚下楼要去办事的何秘书,何秘书一看见她就笑道:“是来找总裁的?”

    “我替同事过来的。”傅雅笑着说,不过想想,也不知道顾灏南现在在做什么,更随口问:“灏南他……在开会?”

    “没有,顾总在办公室。”何秘书笑笑,说道:“正好,刚刚王主任新拿了一包上好的碧螺春过来,我正打算过会儿给顾总泡一杯茶,这会儿有点急事儿要出去,不如你帮我给顾总送去?”

    说着,何秘书把一只精致的茶罐递给她,眼神里很是有成人之美的意思:“顾总平日虽工作忙,但却不喜欢喝咖啡,据说是曾经在美国时常因熬夜工作而不停的喝咖啡,现在一看见咖啡就想吐,所以平时除了喝清水之外,我和其他助理常会给他泡些清淡的不伤胃的茶。”

    傅雅不免咧嘴一笑,点点头:“谢谢,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她看了一眼时间,泡了一杯茶,小心翼翼的端着,直接走向顾总办公室。

    本来是想敲门的,但是还没抬手去敲,眼前的门便豁然被人自里面打开,顾灏南乍一看到门前的傅雅,静默了两秒,似是没料到她会站在这里。

    傅雅怕手里的杯子烫到他,本能的想后退一步,却是同时,顾灏南唇角微微上翘,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打量着她这一副认真的表情,轻笑道:“怎么是你?”

    “我来做访问,刚遇见何秘书,他说让我帮你泡杯茶过来……”她盯着他疏朗清俊的眉眼,很喜欢他在公司一身正装的样子,帅的简直迷死人。

    然而顾灏南没说什么,忽然伸出手,轻轻挑起她的下巴,细细的打量着。

    这……这是干吗?她傻眼。

    “你今天哭过?”他皱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掳妻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薇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薇茵并收藏掳妻成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