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危险距离 > 第21章 .09.11丨西瓜灯丨

第21章 .09.11丨西瓜灯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靳邵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那根名为理智的神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他缓了缓神,强大的自制力让他没有失态。

    将她的手拿下牢牢箍.住,靳邵冷淡地看着女人,“我没想到你这么急着推销自己。”

    听到他的话,施瑜也不生气,反而笑的冶艳逼人,“我觉得我们的相性会很好,比如身体很合拍之类?”话说到这儿,施瑜顿了顿,然后暧昧地看了一眼他的下.身,“明明就有感觉,口是心非的男人……”

    靳邵眉皱得更深了,不知道哪句挑动了那根绷紧的神经,箍着她手的力道也变大,声音隐含怒意:

    “你给我闭嘴!”

    “……嘶,疼……”

    施瑜倒抽一口冷气,身上那逼人的气势褪去。

    靳邵不知想到什么,随即松开她的手腕,头也不回冷声道:“医生一会儿就到,老实待着。”

    说完,离开了包间。

    “噗嗤~”施瑜笑了出声,“这么不经逗,居然炸毛了?”

    看了眼青紫色的手腕,施瑜一点儿都不在意地揉了揉,“看来白绪雅搭上温柔体贴的靳文曜不是没有道理啊,这性子若非是靳家继承人,谁能消受?”

    话到最后,施瑜笑叹了口气。

    安城的一切就跟做了一场梦似的,心底某处空空落落,隐隐生疼。

    哪怕真是一场水月镜花,可存在必定留下了影子。

    烙印在心底深处,无法拔除。

    然而,她现在所做的一切仿佛是在加深那个印记。

    又仿佛在确认着什么。

    施瑜一直活得清醒极了,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可是,她停不下。

    从前她不是没听说过靳邵的名字,也在很多场合上见过这位靳家的嫡长子。

    然而,对她没有任何影响,不起一丝波澜。

    哪怕他是白绪雅的未婚夫,她也从来没有在意过。

    直到那阴差阳错的相遇,颠覆了她所有认知。

    也颠覆了她的平淡如水的人生。

    死水出现波纹,又如何安于现状?

    所以,她是不会让那个男人跟个没事人一般离开。

    施瑜抱膝坐在沙发上,蓦地想起阿瑾对她说的话,放开自己会活得更轻松。

    她也知道知道自己有些偏执、一根筋,无法释怀过去,一如母亲的事。

    终其一生,她都不会回到那个家。

    不在意的,任它来去自如,不起波澜。

    在意的,不折手段也不会放弃。

    一如当年,她想要和阿瑾站在一起,不是单方面地接受她的善意。

    然后,她做到了。

    施瑜微微笑了起来,她是不会输的。

    这时,叩门声让她回过神。

    她起身前去开门,看到是身穿白大褂的两个人,以及面色冷漠的靳邵。

    施瑜顿了顿微笑侧身让开。

    “请进。”

    走进包间,靳邵坐在施瑜对面的沙发上。

    另一边医护人员看向坐姿优雅丝毫不像伤患的施瑜。

    在靳邵的示意下,一位年轻的医生在施瑜面前半蹲下,客气礼貌地说道:

    “失礼了,请忍耐一下。”

    说罢,动作很轻地替施瑜卷起一小节衣袖。

    看到宛如霜雪的手腕上肿起来的刺目青紫色,以及上面的明显指痕,医生微凉的指尖搭在上面,柔声道:

    “会有刺痛的感觉吗?”

    视线一直落在靳邵身上的人终于回了神,回道:“没有。”

    搭在手腕上的指微微用了点儿力,“这样呢?”

    “嘶……疼……”

    这时,靳邵也看了过来。

    医生感觉到那股莫名的压迫感增强,却依旧尽责地说道:

    “您错过了冰镇的最好的时间,所以难免会肿起来,不过好在没有伤到骨头,只要休息几日用些药消肿散去淤血就好了。”

    话落,医生身后的助手拿过了一盒白色的外用药和纱布之类的东西搁在边上。

    医生接过,将白色的药膏均匀地涂抹在肿起来的地方。

    一股清凉的伴随着植物的清香传来,施瑜原本恹恹的精神也好了很多。

    等伤处缠上白色纱布,为了美观,没有显得太难看。

    “注意避免过多用手上的右手,免得加重。”

    医生指着白色的药盒说道:“这个外用一天两次,可以让旁人帮您换,第二次最好是晚上睡觉前用效果会更好。”

    “好的,”施瑜笑道,“辛苦了。”

    等医护人员走了,外面天色也开始按下。

    靳邵看了眼施瑜,“等会儿跟在我身边,酒可以不喝。”

    施瑜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但还是点了点头应下了。

    出了门,施瑜跟着靳邵穿过华丽欧式复古风的走廊。

    坐上电梯,靳邵按下一个数字,不一会儿电梯停下

    施瑜走出电梯,回头看向男人,见他不动,“你怎么了?”

    靳邵深吸了口气,面色如常,“没事。”

    谁料施瑜根本不理会他的话,走到他跟前,拉起他的手,微讶:“你的手,很凉,是出汗了吗?”

    靳邵一言不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他以为她会松开手。

    偏偏她笑得一脸得意,仿佛窥知了什么秘密似的,“你不会怕坐电梯吧?我记得royal大楼72层……哎?”

    施瑜话仿佛被什么劫走,环在她腰间的那手力道可不小,并且隐隐有威胁之意。

    “闭嘴。”两个字,代表了靳邵此时心底涌上来的莫名狂躁。

    不过短短几天时间,这个女人以意想不到的速度让他的情绪屡屡失控。

    如果那一日在a市没有遇上这个女人,没有多管闲事,没有指名让她代言……

    事情会不会就不至于发展到这个地步?

    然而,没有如果。

    他需要确定心中所想,虽然他从来不相信那种莫名其妙的直觉。

    可是最近发生的种种让他无法不在意。

    根深蒂固的家族传统教育熏陶,让他从来都不会失态于人前,一切都在运筹帷幄之中。

    无论什么事,都会完成得很完美。

    然而,施瑜的上出现让他猝不及防。

    不管什么时候,都让他精神无法集中。

    看着她的时候,那种感觉尤为复杂理不清。

    靳邵对自己这种心理感到可笑。

    而怀里的人此时稍微老实了点,没有再做多余的事。

    穿过走廊,迎面走来一个人。

    走进了,施瑜也看清了那人。

    “靳、靳总?!”唐千曼看到被靳邵以绝对禁锢的姿势搂在怀里的施瑜,面露惊讶,“瑜姐,大家就等你们了。”

    “呵~”施瑜看着她笑,“抱歉,因为我稍微耽误了点时间。”

    这话说的暧昧不清,也极其容易让人忍不住多想。

    而此番却被靳邵以这样的姿态搂在怀里,丝毫不避讳别人的目光。

    然而,靳邵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

    为什么莫名地对这个女忍如此容忍,甚至做了从前不会做的事。

    这种莫名其妙的举动,令人感到好笑。

    他松开自己的手,却发现女人的手紧紧抱住他的胳膊不放。

    对上她那灿烂的笑容,靳邵竟一时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门口的侍者看到俩人,微微躬身行礼,然后将门推开。

    靳邵施瑜走进的时候,大家视线看了过来。

    “迟到那么久,必须罚酒!”林光远旁边的男人明显喝得微醺,大声说话的时候,其他人也都看向靳邵。

    施瑜也看向靳邵,微微笑着,什么也不说,看着模样十分乖巧。

    靳邵一言不发,与施瑜走到空出来的位子坐下,然后接过倒好的酒一饮而尽。

    威士忌,虽然加了冰块,可量并不小。

    而今天的靳邵似乎与往常不一样,竟没有如往常一般当做没听见,而是实打实地喝了起来。

    第七杯的时候,施瑜伸手一档,眯眼笑道:“我来。”

    靳邵冷眼一瞥,却见施瑜抓着他拿酒杯的手,毫不在意地就这他的手把杯子里的酒喝完。

    然后,凤眸微挑看向刚才说话的男人,笑:“罚酒完毕,接下来我们玩什么呢?”

    众人讶异地看着施瑜,眼底都闪着一种名为八卦的光。

    谁料施瑜只是笑笑,佯装看不懂。

    倒是唐千曼眼底闪过一丝复杂。

    因为各自带了女伴的缘故,并未叫公主。

    气氛热闹,靳邵却仿佛没有任何波动,静静地看着玩得十分开心的大家。

    视线却时不时落在施瑜身上。

    林光远将之收入眼中,在施瑜走过的时候叫住了她。

    施瑜回头看向男人,“林少有事?”

    林光远笑笑不说话,手一指安静的靳邵。

    在施瑜不解的眼神下,林光远终于笑着说道:“他喝醉了,待会儿你可得看着点儿。”

    施瑜顺着林光远的手,撞入了那双幽深冰冷的眼睛。

    细看却发现里面并没有焦距,或者说显得有些迷蒙。

    原来,他竟还有这么一面?

    倒是个意外的发现……

    施瑜也不玩儿了,走到靳邵身边,给他倒了点水。

    “喝点水吧。”

    靳邵看着她,淡淡地应了声:“嗯。”

    伸手接过,模样看起来和平时并没有区别。

    细看的话,似乎又有些不一样。

    一瞬间,施瑜的坏心眼儿就来了。

    “听说靳大少以前有过很多女人?”

    “……”

    “有这个数吗?”

    “……”

    这种问题搁在平时问,施瑜完全可以料想自己的下场。

    然而此时的靳邵只是微微皱眉,不搭理她。

    仿佛没反应过来,又仿佛根本不想回答她的问题。

    施瑜取了些食物回来,拿了桌面上的一杯冰水喝下。

    发现还是有点莫名地烦躁。

    住院那段时间被阿瑾勒令禁止抽烟,一直憋到停药。

    然而等烟瘾犯了的时候还是忍不住。

    那是她偷藏起来的一小包,偏偏还被这男人给扔垃圾桶去了。

    看来得让小助理去囤一些货才行。

    想到这儿,施瑜走到吧台上,还是先用别的东西缓缓。

    于是,她自顾自地给自己调了杯鸡尾酒。

    调酒之时的施瑜举手投足间去了妖.媚之感。

    那双凤眸认真地注视着手上的酒具,流畅优美的动作高雅地令人赏心悦目。

    这一幕自然被人收入眼中。

    酒精度数不高,很好入口。

    这也是当初为了拍戏跟一位法国高级技师调酒师学的。

    这种技能平时也很好用,施瑜本身对此也感兴趣,所以学的很快。

    加之记忆力好的缘故,对各种酒也能很快记入记忆库。

    并不花费很多时间。

    这时,林光远笑着朝她走了过来。

    “我要一杯drymartini,谢谢。”

    抬头看向来人,施瑜微微笑了笑,“当然可以,请稍等。”

    说完,将自己刚调制好的鸡尾酒搁在一旁,然后动作熟练地从酒柜中依次拿出自己需要的酒进行调制。

    酒具在手中划出漂亮的弧线,如同被赋予了生命般在那双白.皙如玉的手中游弋。

    最后一步,施瑜用水果夹夹取一枚绿橄榄放入人杯内,将调制好的鸡尾酒置于杯垫上。

    “请用。”施瑜微笑示意,那亲和的姿态跟调剂师并没有什么区别。

    林光远收回视线,面对面和隔着电子屏幕的感觉果然不一样。

    据说施瑜拍戏从不用替身,无论什么专业的动作都是自己亲自完成。

    看来,那些娱乐媒体也不是全部都睁眼说瞎话。

    毕竟,明星只要经过华丽的包装便可以成为聚光灯下的宠儿,无论有没有真才实学,只要手段高自然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

    收起自己的思绪,林光远执起酒杯,优雅地抿了一口,面上露出了一丝讶异,“据说不同的调酒师所调制的drymartini味道也不一样,这个味道我很喜欢,我想我会记住这个味道。”

    “谢谢。”施瑜微笑应着,一边开始清理器具和工作台。

    完后,施瑜道了声“失陪”便执着自己那一杯鸡尾酒回到靳邵旁边。

    林光远目送她离开,眼底不知道闪过什么,终究化为平静。

    而此时,他的女伴走了过来。

    “林少,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喝酒?”

    “这不你来了吗?”

    “噗,又说这样的话~”

    林光远笑笑将杯中的酒饮尽,酒杯放回了杯垫上,搂着女伴的腰回到热闹的沙发上。

    坐下后,他的视线落在了靳邵的身上,刚刚他可没有忽略那道灼热的视线。

    真是罕见,靳家的人也……

    林光远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冲靳邵笑了起来。

    然而靳邵此时仿佛没有察觉到似的。

    这时,施瑜凑到他耳边问道:“难受吗?我们要不先溜?”

    靳邵转头看着她,点了点头,“嗯。”

    “那我们走吧。”

    “嗯。”

    于是,靳邵站起身看了林光远几人。

    神情看起来和往常一样,丝毫看不出醉酒的迹象。

    唯有林光远笑着朝施瑜眨了眨眼,施瑜领悟回以一笑。

    走出俱乐部的时候,发现外面竟下起了毛毛雨。

    凉风带着湿气吹来,施瑜下意识地靠近男人。

    反应过来之时,抬头便撞入那双看似冷漠却清明的眼眸深处。

    “……方玉,”男人看着她,眼底的情绪让人看不真切,竟一时无法辨别这人究竟是真醉还是在试探她。

    然而,施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唇上一暖。

    紧接着,腰被紧紧箍着,力道大到她无法动弹,“……你、靳邵嗯……”

    想说的话被淹没在了犹如狂风暴雨般激烈的吻中,渐渐地,施瑜的手无力地抵在他的胸膛,开始下意识地回吻。

    舌与舌的交缠摩挲,一个强取豪夺,一个只能被动地回吻。

    ……呼吸,也被掠夺。

    施瑜无力地攀附在他的身上,脑子也陷入了片刻的空白。

    这样的状况,不在计划内……

    男人察觉到怀里的人儿喘不过气来,恋恋不舍地离开她的唇。末了,看到她唇上的明显的湿濡,眸色加深。

    他深深地看着她,拇指不轻不重地摩挲着她的唇.瓣,低低呢喃:“别跑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方玉……”

    “……”

    那双手并没有松开她,腰被勒得生疼,施瑜稍微动了动想要他松手,谁知那手将她箍得更紧了。

    她整个身子紧紧贴着他的,男人根本无视她的挣扎,跟魔怔似的。

    “……”施瑜忽然放低声音,“我们该回去了。”

    “回去?”男人皱眉看着她,然后点点头,“嗯,回家。”

    话落,男人钳制她腰的手终于松开。

    施瑜刚松了一口气,忽然感觉到肩上一暖。

    微微抬起头,便看到他将自己的西服外套脱下搭在她的肩上,“以后多穿点。”

    外套还带着男人身上的味道,冷冽的,夹杂着淡淡的木香。

    令人无比心安,却又有点不真实。

    施瑜平下心底的那一丝异样,笑了笑:“谢谢。”

    “为什么要说‘谢谢’?”

    男人皱起眉,神情看起来十分不悦,“你刚刚笑起来,很假。”

    “……”

    施瑜想,这人是真醉了。

    就在这时,沈修德撑着伞走了过来。

    看到俩人的时候,神情明显有些惊讶,但看到靳邵的模样后又了然。

    沈修德冲她微微颔首,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却对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

    只见靳邵十分自然娴熟地在路边拦下了一辆的士。

    然后拉开车门动作温柔而强势地护着施瑜坐好,自己才上车。

    沈修德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看错的时候,这才开车赶紧跟上。

    外面的雨开始越下越密,车的窗户也显得雾蒙蒙的。

    出租车内机油的味道很大,施瑜有些晕,想要开窗户。

    靳邵伸手制止了她的动作,声音低沉而清晰,“会着凉。”

    说完,他手微微动力,施瑜身子一倒直接趴在他的胸前。

    “这样就不晕了。”

    “……”

    这时,出租车司机看向后面一对穿着不俗的情侣,那个女人看着有些眼熟,车内有些暗看不大清脸,想了半天还是没想起来。

    眼看就要过红绿灯了,司机忙问道:“请问您刚说的九龙路在哪儿?我在b市生活了那么多年,没听说这条路。”

    施瑜抽了抽嘴角,抬头道:“去issi。”

    “哦,好的。”

    说完,司机打着方向盘拐了个弯开往另一条道。

    车内,施瑜将头埋在他怀里,被他身上的味道环绕,冲淡了那一丝不适感。

    当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下,外面的雨也停了。

    突然之间,施瑜发现俩人刚从私人俱乐部出来,身上根本没有现金这东西。

    可眼下……

    施瑜正打算打电话的时候,一辆车在不远处停下。

    看到沈修德从车上走下,走道出租车旁,把车钱付了。

    而此时,靳邵不知是不是清醒了。

    他看了一眼沈修德,“你回去吧。”

    “靳先生?”

    沈修德视线落在施瑜身上,施瑜腰间的那手力道不减,只能冲他无奈地笑了笑。

    只希望,明天的新闻能够消停些。

    不过也好在她从前就绯闻无数,以至于那事也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加之阿瑾的介入,事情竟在一天之内平息了下来。

    想到这儿,施瑜抬眸看向靳邵。

    然而,沈修德却不是第一次遇见这情况。

    他看向施瑜,“靳先生就拜托您了。”

    说完,就走了。

    ……就走了。

    “你看他干什么?”

    “……嘶,”施瑜倒吸一口冷气,用力掰腰间的手,“我看谁是我.的.自.由,你喝醉了智商也醉了?”

    靳邵不耐烦地将她打横抱起,“闭嘴!”

    走进酒店大厅的时候,门口的经理亲自迎接,看到施瑜的时候也面不改色。

    却也十分恭敬,将其当做贵宾对待,而不是什么明星影后。

    靳邵只是冷淡地点了点头,抱着施瑜直接进了电梯。

    经理也走了进来。

    电梯上升的时候,施瑜觉得自己被抱的更紧,要喘不过气了。

    好在很快电梯停下,靳邵走出。

    前方经理拿了一张房卡帮靳邵开了门后便恭敬退去。

    这节奏不对啊,施瑜摇了摇头。

    这进展和计划中不一样,有点快了。

    微仰头,看到靳邵线条冷硬的侧脸,施瑜莫名地涌上一丝不安。

    进了总统套房,施瑜被他直接扔在了床.上。

    床很软,只是动作太突然,施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男人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

    施瑜愣住了,反射性地伸手去推他,却纹丝不动。

    反抗的双手被一只大手扣住按在头顶,却小心地避开了伤处,双.腿也被他压住动弹不得。

    施瑜挣扎之际对上那双宛如猎食者般无情而又充斥着深沉欲.望的眼睛时,终于有点慌了。

    “靳邵,你看清楚了,我可不是方……唔嗯,你嗯……”

    话音在唇.舌交缠间化为细碎甜美的呻.吟。

    这个吻时而温柔,时而狂躁,又仿佛在克制着什么。

    施瑜想要逃,却又不想逃。

    如此矛盾的情绪交织着,让她的双眸看起来有点失神。

    温热的呼吸喷在脖颈处,有点痒,施瑜躲了躲。

    然而身上之人并不放过她,细细舔.舐啃咬她的脖子,手也没闲着,一点一点在她身上的敏.感.处点火。

    直到甜美的呻.吟细碎地从她口中溢出,男人动作才稍微温柔点。

    从始至终,男人并未去解她身上的衣服,只是慢慢地熟稔地挑起她身上的欲.火。

    她身上每一处敏感点,仿佛刻印在他本能的记忆里。

    太过熟悉,了如指掌。

    她的身体在轻.颤,显得有些不安,却不自觉地回应他的触碰。

    从始至终,男人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直到看到施瑜布满了红.潮的脸颊、以及那双让人心荡神驰的凤眸露出了近似于挑.逗的微笑,“技术不错,要作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男人难耐地吸了口冷气,在身体深处,涌上了如同狂暴烈火般的感情从那双向来理智冷漠的双眸中透出,化为深沉的欲.望,“如你所愿。”

    心脏的鼓动无论多少次都还高鸣不止,不规则的呼吸变得像抽泣声一样。

    男人对她身体反应了然于心,濒临死亡的快.感让施瑜忍不住蜷缩着身体紧紧抱住他,口中吟出甜.腻.诱.人的声音。

    对她如此诚实的反应,男人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唯有那双眼睛闪过一丝柔和,却转瞬即逝。

    然后,动作稍微轻了些。

    施瑜抬手勾住他的脖颈,眼睛因高.潮沁出雾蒙蒙的湿意,嗓子也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摇头让他停下。

    男人果然停下了,然后俯身温柔地舔.舐她眼角的泪水,低沉的嗓音显有些残酷:“在你手上的伤未好之前,你的时间我会赔给你,双倍。”

    “……你……哈啊!”

    男人忽然撞入让施瑜浑身颤抖起来,只能无力地攀附着男人有力的臂膀。

    身体犹如海面上的一叶扁舟,失去了重心,只能任其所为。

    直到受不住昏睡过去,身上的重量骤然失去,耳边似乎隐隐传来一声暗哑的呻.吟。

    看着失去意识的女人,释.放.后的靳邵从她体.内退开。

    将她抱起朝浴.室走去,浴缸的水已经被放好,将怀里的人放入水中,一边取了卸妆用的东西替她将脸上的淡妆洗去,看到素净白.皙的脸庞,靳邵眼底的暗色也越来越深重。

    他深吸了口气,平复了心中的戾气,动作轻柔地替她清洗身上。

    看着她身.上雪.白的肌.肤上印着欢.好后的痕迹,眼中的寒意才稍微化去一些。

    用浴巾包裹住她的身子,再次将她抱回床.上,自己才去洗漱。

    昏睡中的施瑜微微蜷缩着身子,看起来非常没有安全感。

    从浴.室走出来后的靳邵穿着浴袍,并没有睡意。

    他走到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坐下,深邃英俊的五官棱角分明,半边陷入了阴影中。

    宛如黑夜里蔓延生长的荆棘,森然而诡秘。

    不一会儿,沙发上的手机开始嗡嗡地震动起来。

    他看了眼上面所显示的号码,拿起手机朝着书架的后面藏着一个秘密通道走去。

    外面是露天阳台,可直接将b市最璀璨繁华的夜景收入眼中。

    夜里的风还带着雨水的湿气,空气意外地很好。

    然而,此时的靳邵并没有闲情欣赏夜景。

    接通后。

    “靳先生,将施瑜小姐消息透露出去的人是……”

    听到这个并不算陌生的名字,靳邵眉心蹙起,“嗯,我知道了。”

    “那……”

    “这事交给你,明天我需要回一趟安城。”

    “好的,靳先生。”

    挂了电话后,靳邵转身回了主卧。

    施瑜明显累极了,靳邵走到在她床边坐下,看着她安静无害的睡颜。

    伸手轻抚着她的脸,眼底酝酿着谁也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如同化不开的焦墨一般,阴沉地可怕。

    “……嗯……”

    大约是感觉到脸上的凉意,施瑜无意识地躲了躲,脸蹭了蹭被子,呼吸均匀。

    看到她睡得如此安稳,靳邵却无法入眠。

    坐在床边半晌,室内灯光打下的阴影也显得有些阴森。

    室内,钟摆的声音在滴答滴答响起。

    靳邵就这么看着她,过了很久,他终于动了。

    被窝里有她的味道,让他有些沉醉,可心底的戾气并未因此而消散。

    靳邵长臂一伸,将她柔.软的身体搂在怀里。

    她身上未.着.寸.缕,靳邵就这样抱着她。

    掌心贴着她的腹部,轻轻摩挲着,身上寒意也越来越越重。

    “施瑜……”

    低沉压抑的声音仿佛在努力让自己维持着理智,而那冰冷淡漠的表情上却隐隐露出无法窥见的怒意。

    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怀里的女人。

    这时,怀里的人儿稍微转了个身,面朝着男人。

    或许是下意识地朝温暖的源头蹭去,施瑜钻进他的怀里,熟悉的气息让她感到放松。

    抱着他又蹭了蹭,只把男人蹭得倒抽一口冷气。

    顺从心底的想法,靳邵的手搭在她的腰间,不轻不重地握住摩挲着。

    他俯身吻上她的唇,掌心的肌.肤.柔.软滑.腻,令人爱不释手。

    体内的躁.动不可遏制,让他眉心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唔,旒承……别……我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危险距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瓜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瓜灯并收藏危险距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