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若你尚在 > 第15章 去北方

第15章 去北方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丁旭初来北方,一下飞机就感觉出气温的落差,钟婕给他收拾的行李中并没有带厚衣服,也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没打算让他在这边待太久。丁老派来的司机来的早,臂弯里抱着一件厚外套,在那举着牌子找人,瞧见丁旭的时候很快挥舞了一下牌子。

    丁旭走过去,司机把带来的衣服给他,顺手接过他的旅行包,笑呵呵道:“丁旭是吧,还适应咱们这边的天气吗?丁老怕你冷,让给带了件衣服,快披上吧,这两天咱们这儿降温呢,别感冒了。”

    衣服吊牌还没摘,显然是丁老嘱咐人刚准备下的新衣,丁旭穿上之后暖和了许多,跟司机道了谢。对丁老他还是有几分感激的,当年父母出事之后,他的身份尴尬,也没有什么前途可言,更是像只丧家犬一样灰头土脸地北上来投靠亲人,偏他又心高气傲,没少吃亏。也只有爷爷,不计回报的帮了他几次,对待他的态度一直没有变过。

    司机挺能聊,在路上先跟丁旭说了路过的几个景点,见丁旭兴趣缺缺,又转了话题跟丁旭聊丁老的近况,“老爷子现在自己一个人住呢,你能来陪陪他老人家,他心里也高兴。”

    丁旭微微坐正了身体,道:“一个人住了?”

    司机道:“可不是嘛,我们劝了好几回,让老爷子去住楼房去,可谁也劝不动,非说住习惯了带院儿的,住楼房不舒坦。那边其实附近设施也齐全,就是没个人照应,还真不放心,幸亏你能来,呵呵。”

    司机说话不得罪人,丁旭被他妈扔过来的事儿到他嘴里,成了丁旭来照顾老人尽孝心。

    丁旭“嗯”了一声,情绪不是很高,他额头发热,身上有些不舒服。

    等到了丁老的住所,司机帮着把他的行李拿下来,又从后备箱里拿出些日用品,帮着给送进去,收拾好了,这才离开。丁旭他妈说的太突然,家里也没个准备,老人不想委屈了丁旭,重新给买了一套新的让他用。

    丁老招呼他来客厅跟自己聊天儿,指着桌上的点心和饮料,笑道:“饿了吧,先随便吃点垫垫,一会爷爷让厨房给你做好吃的。”

    丁旭多年没见爷爷了,记忆里老人是得了重病去世的,这会儿冷不丁瞧见,眼眶有些潮湿。

    丁老以为丁旭是无法接受突然来北方的决定,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手,道:“你爸妈工作忙,你来这儿陪陪爷爷,好不好?这里的学校也挺不错的,爷爷已经给你办好转学手续了,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两天,再去学校?”

    丁旭点头没有反驳,“好。”

    丁老瞧见他这样心里也挺不是滋味,但是儿子当年的选择他也不能说什么,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没想到会在丁旭这么大的时候,那不争气的儿子和儿媳会闹起来。那两个人,还不如眼前这个半大的孩子懂事。

    丁旭晚上吃的不太多,丁老准备了一桌子菜,又不停劝他,他咬咬牙又吃了小半碗饭,饭后就隐隐不舒服。等到了晚上,胃里一阵翻腾,去洗手间吐了两次,回来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发起烧来。

    老人睡眠浅,听到丁旭这边有动静,起来看了看他,这才发现他病了,连忙叫人送去了医院。

    丁旭大半夜的高烧不退,丁老也跟着忙活了一晚上,在他身边照顾。

    丁老一子两女,儿子在南方发展,女儿却是都就近留在了北方。丁旭的两个姑姑一大早接到电话也都赶来了,看到老爷子在病房里照顾了丁旭一宿没能休息,又是心疼又是担心,道:“爸,您这样不行,这孩子有医生照顾呢,您自己得注意休息啊,这不还有保姆和看护吗,您就别自己劳神了……”

    另一个年纪小点打扮的时髦些的小姑也开口说话了,比起大姐,她言语里就刻薄了许多,“就是,别把他照顾好了,您反倒累病了,爸,您现在多大年纪了,怎么能干这种事儿呢!再说了丁旭一个男孩,被那边娇生惯养的,换个地方就生病,您能照顾一次,以后还次次这么照顾呀……”

    丁老爷子压低声音,不悦道:“你们别说了!”

    小姑还有些不乐意,撇着嘴小声嘟囔道:“怎么还不让说了啊,真是,弄一个麻烦来干嘛,当我们这是托儿所呢,谁有空给她照顾孩子呀……”

    她和x省那个嫂子关系一直都不太好,加上大哥结婚之后和这边走动的也少,钟婕那个当嫂子的也从来没给过她们什么好处,反而整天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仅有的几次带着丁旭回来探亲的时候,也没少拿孩子炫耀。她和大姐家里也都有小孩儿,但是考试和比赛都没有丁旭优秀,被压了十几年,心里难免就对丁旭也多了几分不喜。现在丁老又维护丁旭,她受不了自然要反驳上几句。

    丁旭虽然发烧,眼皮重的睁不开,但是也能听到一些。他脸皮上烧的发烫,恨不得现在就能自己坐起来,不要任何人照顾,也不给任何人添负担,但是手臂却沉的像灌了铅,一点都不听使唤。

    丁旭半睡半醒的过了一天,半夜里感觉到有人给他换冷毛巾,手掌粗糙温暖,他渐渐安稳下来,沉沉睡去。

    到底还是年轻人,身体底子好,等到第二天丁老再来的时候,丁旭已经退烧了,自己在那吃了一碗粥,看到丁老来,忙起身道:“爷爷……”

    丁老挺欣慰,拍了拍他的手,让他回床上去,问道:“没事就好,昨天吓坏我啦,还有哪不舒服没有?”

    丁旭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了,给您添麻烦了。”

    老爷子看了看他手背,突然瞧见那多了一块乌青,还想再瞧的时候,丁旭有点不自在的把袖子落下来一点盖住了。他这里没有人陪床,保姆去回家拿饭的工夫,手背就鼓针了,也没什么大碍,就是他皮肤白显得青紫一块有点吓人。

    丁老也是想到了这些,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又问道:“你这还有什么需要的没有?你跟爷爷说,千万别客气。”

    丁旭想了想,道:“我想打个电话。”

    老爷子笑了,“也好,我昨天已经跟你爸妈说了,他们听到你生病也挺担心,你再给你妈妈报个平安也是应该的。”

    丁旭答应了一声,丁老让人拿了台无线电话来,留着让丁旭用,他工作忙,就先走了。

    丁旭先给他妈打了一个,钟婕反应还挺热情,似乎已经忘了前两天打了儿子的事情,她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自己心里没有那点不痛快了,权当丁旭也都忘了一样,在电话里叮嘱丁旭要照顾好老爷子。

    “妈妈工作忙不能过去,你替妈妈多跟爷爷聊天,也讲讲咱们家的事,还有你爸。”她带着抱怨道,“你爸老是这样出任务、出任务,成天不着家,你跟你爷爷说下,让他管管。”

    丁旭心里有些不耐,但还是听完了钟婕的话,只是没有像之前一样给她一个确定的答复,只说:“我知道了。”

    钟婕没听出来,她也一直没有被丁旭反抗过,还以为丁旭依旧听自己的话,带着点得意的挂了电话。

    丁旭握着电话想了一会,又给肖良文打了一个。

    那边接起来很快,肖良文的声音很快传递过来,“喂?丁旭!我等了好长时间了,怎么样,一切还顺利吗?”

    丁旭往后倚了下,让自己的姿势舒服了些,道:“嗯,挺顺利的,昨天就已经到了。就是感冒了,没来得及给你打电话。”

    肖良文道:“没事的,现在呢,好点了吗?”

    丁旭嗯了一声,又道:“好了才给你打的电话。”

    肖良文在那边比平时话多,说了一会,又道:“丁旭,l市是不是跟你那边离着挺近的?我过段时间要去那里,没准也能顺路去见你呢。”

    丁旭心里动了一下,l市是他爷爷当时退居二线居住的小城市,离着京城三四个小时,并不是很近,更谈不上什么顺路。但是肖良文这么说起,青涩的声音里带着点兴奋,他也不忍心去打击他的积极性,点头道:“是啊,都在北方,你来了跟我说,如果……如果我不上课的时候,也可以过去找你。”

    肖良文在电话那边笑了起来。

    两个人聊了一会,挂了电话,丁旭开始认真盘算起时间。

    上一世的时候,他并没有按照父母的意愿来到北方换读其他学校,对爷爷退居二线的时间只模糊记得是在年底,现在已经是深秋,估计也没有几个月了……如果爷爷要离开京城,他肯定也要跟着的,上辈子没能留在老人身边多照顾他,这次他心里是想要弥补上的。

    而且,之前的时候,他并没有听说过肖良文曾经在这么早就离开x省来到北方,他的选择变了,冥冥中一些事情,也开始起了变化。

    肖良文离开x省的事,或许是一个转机。

    他坐起身来拿出纸笔开始涂写,但是写了一些职业规划之后,又皱着眉头把纸团成一团,扔在地上。他连自己家的事儿都决定不了,哪有什么资格去帮肖良文……他心里这么自嘲,但还是多少有些不甘心,过了一会,又起身去捡起那团纸,展开铺平了,叠好放在口袋里。

    远在x省的肖良文,也在做着准备。

    他收拾东西的时候,刘子珺坐在一旁劝他,拧着眉头也是有些担心,“小肖你跟那些人搅合在一起,他们做的事儿,你能应付吗?要不还是算了,那些人不好惹,你早点退出来,别沾这个烂摊子。”

    “没事的,子珺姐,我心里有数。”肖良文笑笑,道:“你不用担心我。”

    刘子珺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叹了口气,道:“咱们弄点烟、酒什么的也就算了,你何苦去弄玉石,又是西北,又是东北的,来回跑的多辛苦啊……”

    肖良文也不回答她,从包里拿出一块玉牌,递给刘子珺道:“这是给童童的,玉保平安,你留着给她戴。”

    童童是刘子珺的女儿,她抱着童童离婚的时候,小孩儿还在吃奶,现在已经两岁多了,很乖巧,但是身体不太好,总是生病。

    刘子珺看到这东西有些惊讶,接过来看了一眼,哪怕是在这样有些暗的灯光下,也能看出这块玉牌的刀工精巧,质地细腻。整块玉上泛着一层柔光,看着又干净又润,是有些年头的老物件了。她看了一会,啧啧称奇,又把玉牌还给肖良文,道:“这个太贵重了,童童又不懂事儿,戴着磕坏了就不好了。你留着吧,等两年有了喜欢的女孩儿就送给对方,这东西瞧着像是件古董呢。”

    “不是古董,那边的人给的。”肖良文推还给她,道:“给童童戴,玉料还是挺不错的。”

    刘子珺愣了下,很快反应过来,把玉牌收在手里,看着他叹了口气,道:“你啊,每次都跟把命赌出去一样,也不知道这性子像谁……”

    肖良文咧嘴笑了下,没吭声,把收拾好的东西又检查了一遍。他出身不好,三教九流的环境里长大,就对机会的那一丝气息更敏锐一些,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机会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刘子珺大他十岁,又是当年受过肖良文母亲恩惠的,总归有些担心,又多问了两句:“那边有没有朋友啊?就你一个人跟着过去,这人生地不熟的……”

    肖良文打断她,道:“有个朋友在。”

    刘子珺道:“就是那个经常和你打电话的?”

    肖良文揉了鼻尖一下,有点不好意思道:“嗯,我还欠他钱呢,这次去,正好把钱还他。”

    刘子珺叹了口气,道:“你长大了,自己拿主意吧,没赚到钱也没事,赶紧回来,姐这里不缺你一口吃的。”

    “嗯,知道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若你尚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爱看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看天并收藏若你尚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