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若你尚在 > 第25章 喂水

第25章 喂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丁旭是陪同父亲一起去的,隔着铁窗看到那个眼睛锐利的男孩,他对肖良文的印象并不深刻,倒是以后的数次见面,乃至被捆绑在这个人身边的那些日子,让他记忆深刻。

    他十八岁那一年,父母被革职查办,几十年的牢狱之灾,让两人一夜之间苍老了,而远在北方的丁老一生清誉全毁,愧疚之下主动引退,不久之后也郁郁而终。

    他的人生计划全都被打乱了,母亲的咒骂和疯狂让他差点无法支撑……而除此之外,他得到的,还有校方义正言辞的一封退学信。

    人们对待落水狗总是要忍不住再痛打一顿,仿佛这样才可以将平日里的怨气出尽。尖锐的话语,凌乱的拳头,教会了丁旭自保这件事,至少,再次打架的时候要先护住颈部以上……

    可无论怎样,人都要活下去。

    他独自一人坐了40多个小时的火车去了北方,他已经不再是天之骄子,甚至连一个普通人都算不上。

    他像是浮在半空中看着那个过去的自己,看到那个狼狈又挺直了脊背的自己在火车上穿梭着,走近了那个黑漆漆的过道,也看到那个背在肩上的旅行包,以及和自己擦肩而过的人……

    火车上声音杂乱,但是所有的声音都像是在水里过了一层一样,丁旭一句也听不真切,只感觉到自己被那个家伙连人带包一起紧紧地拽住了,抱在怀里。

    那个人抱的很紧,胸膛热的像火炉,从抓到自己的那一刻开始就不肯松手。

    似乎是受到梦中的影响,丁旭不耐烦的皱起眉头去揪扯胸前的衣领,他觉得气闷,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耳边有什么人在说话,“……对,半夜忽然高烧的……急诊……打针……”

    丁旭抱住那个人,他觉得难受,可是除了他的名字别的喊不出来,“肖良文……”抱着自己的胳膊又收紧了一些,低沉的嗓音在耳边轻轻响起,“丁旭?”

    丁旭?梦里的人也这么喊着他,在他身后递了一个钱包给他,依旧是竖起来的毛刺儿头发,看着就觉得一定硬的扎手。那个黑小子把钱包塞到他手里,连同已经掉出来的身份证。火车上用惯的伎俩,却是最让人防不胜防的。

    丁旭握着钱包的手想要收回,想说声感谢的话,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他的手掌。那个黑小子靠过来,将他挤在角落,火车一瞬间进入隧道,周围很暗并不能瞧见他的表情,耳边是火车开动时的轰隆隆声——

    丁旭。

    低沉的声音这么喊着他,气息在他耳边甚至周围紧紧的围住,让他不能逃开。

    ……我要你!

    火车驶出隧道时的轰鸣声乍响,路边的灯光闪过,光影落在用手臂围住自己的人脸上。不知为何肖良文的脸已经是成年时候的面貌,毛刺儿头,硬的扎手的头发,面容显得有几分狠厉。他忽然笑了,跟野兽一般的眼睛里也是难得的温和。

    谁叫你一次次跟我纠缠不清的?我们在一起吧!

    那个人宣布着。丁旭气愤,使出全身的力气去踢打着他,他已经这么惨了,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还要这样羞辱他?!他的家,他的前程,他的学业、亲人……都已经没有了,为什么还不放过他?

    一瞬间纷繁的记忆错落而至,丁旭脑仁儿被那些东西塞的生疼,很多已经忘掉的耻辱重现,让他再次经历了一遍磨难,他不能哭。哪怕是父母在狱中自杀,祖父因此一病身亡,哪怕是他被赶出家门身无分文,独自生活……他活下来了,他做到了对自己的承诺,一定要活得比别人更有出息!更有骨气!!

    可是,肖良文,为什么是你?

    为什么你要不停的出现在我生命里?从x市到遥远寒冷的北方,为什么偏偏遇到的是你?一次次的相遇,经意的,不经意的,到后来的抵死纠缠,肖良文,你为什么要破坏我的生活?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能过上正常人的日子……

    “丁旭,不要难过……”耳边的声音还在说着,并试着小心翼翼的去亲吻他的眼睛。

    眼泪并没有亲吻而止住,反而流的更凶了。混蛋!你怎么知道我难过?你凭什么说我在难过?!

    生病了的人呜咽出声,咬着嘴唇,发出细微的声音。

    旁边的身影愣了一下,又俯下身来去亲吻那被咬的发白的唇,不忍心的舔了舔,出血了。似乎是感受到了舌尖的柔软,病的一塌糊涂的人下意识的张开嘴,与它缠在一起……

    梦里的画面又变了,他坐在副驾驶上似乎在跟肖良文激烈的争吵,外面的雪很大,雨刮器不停地摆动仍是只能看到前方一点的距离。

    肖良文脸色也不太好,低声说了一句什么,让他勃然大怒,伸手就解开了安全带,肖良文单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想去抓他,而这个时候前方突然刺眼的探照灯打过来,让车上的两人都措不及防。丁旭唯一能做出的反应就是下意识扑到肖良文身前,挡住他……

    ……

    像是过了很久,他能看到自己漂浮在半空中,看着病床上躺着的人以及旁边高大的男人。男人紧紧的握着那双插满各类针管的手,那双手已经消瘦了许多,甚至可以说皮包骨头。

    丁旭看着那个苍白的自己,如果不是那微弱的呼吸连系着,也许自己就要消失了,脑海里不自觉的这样想着。躺在病床上三个月未曾睁眼,始终连细微的反应也不能做出,如今更是连营养物质也不再吸收,只能一天天衰弱,马上就要死去。

    高大的男人拿起无力垂落着的手背在脸上蹭了蹭,像是在对情人呢喃:丁旭,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你?你不喜欢自己被人看轻,照顾,更不喜欢这样被别人摆弄着没有尊严的死去,对不对?

    丁旭浮在空中静静的看着他,看着男人轻轻吻着,继而粗暴,撕开单薄的病号服,在苍白的胸膛上留下印记,恨不得揉进骨血里一般的粗暴性.爱,就像一个野兽。

    丁旭,你活过来好不好?我为你报仇,就算把他们全杀了也可以……

    明明下.半.身做着粗鲁的动作,男人的话却说的很轻,生怕吓到他一样。

    你不喜欢我打架,不喜欢我动枪,可是我都做了,怎么办?你再不醒过来,我会杀人的……你要看着我进监狱也不管我吗?

    出血了,平时只是红肿都会皱起眉头喊痛的人,这次连眼睑都没有明显的转动。

    丁旭,我不会再让你受这些苦了。

    男人这么说着,单手掐断了连接在胳膊手背上的那些细管,透明的液体流淌了一地,最后那细如蛛丝的束缚被放开了。

    之后的梦,像是又过了一遍人生,他无力改变父母,能改变的也只有自己,以及他从那个地方领回来的肖良文。

    依旧是顶着毛刺儿头,盗版的背包,盯着自己的双眼。

    如果上辈子是无意中走进肖良文的领土,那么这次,他选择做主动的一方。

    他也好,肖良文也好,都重新开始。他不会去上关校,肖良文也不必再用拳头拼命一生,也许只能改变部分轨迹,但是他愿意努力。哪怕改变的只是肖良文的人生。

    我们平安的相守一生,好不好?

    必须回答‘好’,因为——

    我是因你而死啊,这是你欠我的,所以肖良文你理应更加爱我……

    肖良文……

    “肖良文?”凌晨才醒来的人小声喊着什么,旁边趴着的黑小子立刻坐了起来,凑近了去听他说话,“喝水……”

    不一会儿,一杯温水小心的递过来,装的半满的纸杯凑近他的嘴巴,“丁旭,水。”似乎是觉察他躺在床上喝水十分困难,他犹豫了一下,竟然用嘴巴含着水凑了上来。

    清甜的水喂下,让丁旭喉咙舒服了不少。

    肖良文依依不舍的离开,紧接着又喂了一口水,丁旭皱起眉头,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喂完水的舌头不肯轻易的离开,试图去跟嘴里柔软的那条一起纠缠,试着躲了两下,那人立刻兴奋的大力卷舔上来,像是对待食物一般,微微带着撕咬。

    丁旭觉得疼了,他是病的没有力气,但是不代表连咬人的力气也没有了,瞅准时机,在那不知满足的侵略者上狠狠咬了一口!

    “唔——!!”

    肖良文抬起头来,眉头皱成一团,紧张的有些口齿不清,“我是怕水洒了,真的,喂你喝水……”他仔细观察着丁旭的反应,不知道是刚醒还是不排斥他,并没有做出恶心的模样,心里一时放松了不少,又看了他一眼,小声道:“疼。”

    丁旭也被他折腾的清醒了,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活该!”指了指对面空着的病床,盯着那个试图掩饰过去的人,“去那边,离我远一点!”

    肖良文听话的过去了,坐在对面的病号床上依旧在看丁旭。他觉得丁旭哪怕是发火都挺好看的,不,无论什么时候都好看,除了刚才病得无法再回应他的时候,让他觉得一阵心慌。

    “丁旭?”

    “嗯?”

    “不要再生病了。”

    “笨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若你尚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爱看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看天并收藏若你尚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