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若你尚在 > 第66章 傅家兄弟

第66章 傅家兄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孙穆带了两个人上车,一路上肖良文也没有说自己要去哪里,只跟着丁旭。孙穆也不好半路把人赶下去,旁敲侧击的问了,才知道原来这人今天晚上还要蹭住。

    “今天晚上还要打扰你们一下。”肖良文说的客气,但是坐在那一点都没有下车的意思,紧跟着丁旭行动。

    孙穆看他一眼,这人一身衣服穿戴的朴素但是手腕上那支表却价格不菲,看着也不像没钱的主儿,手指在方向盘上烦躁地敲了两下,试探道:“这附近有几个不错的酒店,我那边一室一厅太小了,床都不够睡,怕委屈了你。”

    肖良文装作想了一下的模样,摇头道:“算了吧,太晚了不安全。”

    孙穆看他一米八几的个子,黑着一张脸坐在那闷不吭声的样子,没看出哪儿不安全来,这搁在外面,也是别人担心人身安全吧?他越是这样跟着,孙穆就越是忍不住警惕。

    丁旭动了下身体,立刻就被肖良文在暗处握住了手,拢在掌心紧了紧。他看了肖良文一眼,也不好赶他下车了,肖良文这段时间心眼小了很多,现在要是赶人,保不准以后还要折腾回来。

    车上一阵沉默,丁旭觉得气氛有些压抑,就找了话题跟孙穆聊天,问的都是关于丁老的孙穆倒是也配合。

    “爷爷现在怎么样了,身体好些了吗?”

    孙穆道:“还是老样子,静养吧,医生也没有别的办法,年初那三个支架放上去之后好点了,但是支架也不是万能的。”

    丁旭跟着点了点头,又小声问了几句丁老吃饭和作息的小事,孙穆也一一回答了。他们对老人的健康情况都已经有所准备了,但是真到了这个时候,心里还是挺难受的。

    “晚上不方便探望,你先跟我回去住一晚,明儿一早咱俩一起过去。”孙穆道,“我正好去替我妈,这两天都是她陪着老爷子。”

    丁旭点头道:“好。”

    正说着车就开到了孙穆的住处,孙穆帮着丁旭把行李提上去,肖良文在后面沉默地跟着。

    孙穆住的地方是几年前家里提前给他买下的,寸土寸金的位置,一套房子不大,一室一厅。孙穆把人带进来之后,三个男人一站在那就显得空间更小了,丁旭累了一天就先去洗漱了,留下他们两个在客厅。

    孙穆揉了下鼻尖对肖良文道:“不好意思啊,不知道丁旭还带朋友一起来,也没准备多余的床,你睡沙发不介意吧?”

    肖良文看了里面的床,又看了孙穆,想也没想就拒绝了道:“没事,沙发给丁旭睡,随便给我一条毯子我打地铺。”就一张床难道还要丁旭跟这个表哥一起睡?

    孙穆原本想自己在卧室打个地铺凑合下,听见肖良文这么说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不是滋味,他表弟到了他的地盘上,怎么就能让这么一个傻大个随便安排?孙穆道:“不用了,我俩挤挤,你睡沙发。”

    肖良文把毛毯铺在沙发上,道:“丁旭不习惯跟人挤着睡。”

    孙穆站在那看他,有些不耐烦道:“他有什么不习惯的,前几次也是这么睡的……”

    肖良文把手里的毛毯往沙发上一扔,也站起来看他,他个子高,站起来很有压迫感。孙穆也不差,在警校训练的一身腱子肉站在那跟个小霸王似的,看着肖良文也没挪地方。

    丁旭洗漱完出来的时候,两个人明枪暗箭地已经是互看不爽了。

    孙穆看他出来就问道:“丁旭,你睡哪?”

    丁旭没跟之前几次一样睡卧室,指了指铺着毯子的沙发,道:“我睡沙发就成。”

    “随便你。”孙穆把手里的棉被留下,闷闷地回了卧室。

    肖良文在客厅打了地铺,北方供暖,并不冷。

    白天飞机气流颠簸,丁旭有些疲惫,很快就躺下睡了。只是闭着眼睛没睡一会,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一抬头就瞧见了肖良文。他吓了一跳,压低声音道:“你大晚上不睡觉,干什么?”

    肖良文压上来,双手撑在丁旭耳边,跟他咬耳朵,“那个人说你以前跟他一个床睡。”

    “什么那个人,那是我表哥。”

    “又不是亲的。”

    肖良文看着他,说的话热气吐在丁旭耳边,“如果我是他,就算是亲的又怎么样。”

    丁旭被他这样没脸没皮的劲儿给弄的有点头皮发麻,瞪他一眼道:“你别胡说八道。”

    肖良文看着他有些不满:“你跟他一个床睡,都没跟我说。”

    “那也是没办法,地方不够只能挤一下……”

    肖良文忽然安静下来,覆在丁旭身上盯着他看了一会,眼睛危险的眯起来。

    丁旭被他压在沙发上沉甸甸的翻不了身,紧张地吞咽一下,小声警告道:“你别胡闹,在这里……不行!”

    肖良文盯着他不放,哑声道:“那你亲我一下。”

    孙穆就在一门之隔的地方,丁旭有些紧张,肖良文没多闹他,只坚持让他亲自己一下。丁旭看了孙穆房门一眼,见那边依旧是黑漆漆的没有什么动静,这才硬着头皮微微抬起身子去亲他。

    肖良文没动,丁旭第一下亲到了下巴上,第二下的时候就学聪明了点,伸出双手去勾住他的脖子把人拉低了一点,侧脸去亲他双唇,贴在那一下,又轻轻咬了一下,“行了吧?”

    肖良文“嗯”了一声,亲回去一下之后,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去睡了。

    第二天孙穆起来的时候肖良文已经晨跑回来了,还带了三人份的早点,一点客人的意思都没有。孙穆性格里也是有点霸道的,跟肖良文在一起恨不得比赛互相圈地盘,看谁占地更多,没说上两句话,就分别给对方打了一个“性格不合”的标签。

    孙穆带丁旭去医院看丁老,正想着怎么让这个客人离开,那边肖良文自己就先走了,在丁旭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又指了指手表,走的干脆利落。孙穆站在车旁看他,吸了一根烟,觉得这客人还算识趣。

    尽管路上孙穆一直说丁老那什么都不缺,丁旭还是半路去买了些水果带上。

    老人住的疗养院是在香山附近,从几年前开始就住进来了,虽然这里有专门的医生照顾,但身体这段时间也越来越不好了。年初的时候心脏又做了搭桥手术,但是也没有过多好转,医生也束手无策,只能看他自己的意志力撑下去。

    丁旭到的时候,老人正在病房里一个人下象棋,看到他进来推了一下鼻梁上厚重的镜片,用带着软针管的手冲他招了招,笑眯眯道:“丁旭来啦,来来,陪爷爷下一局,那几个老家伙下的都太臭了,这段时间可把我闷坏喽。”

    丁老说的是隔壁病房的那几个老首长,有时候会一起下棋,他们儿女也都忙着工作,只剩下这帮老家伙在这里自娱自乐。

    丁旭陪着丁老下棋,老人一边下棋一边跟他聊天,“最近学校怎么样啊?大学课程忙吧,小旭专业课又拿了第一吗?”

    丁旭放下一枚棋子,道:“我今年毕业了,以后就没有什么名次了。”

    丁老举着棋子愣了一会,这才笑道:“你看看我,都老糊涂了。”落下棋子,又问道,“那你毕业有什么想法没有?想去哪里发展啊,要不要来京城,跟你几个表哥一起工作,孙穆那个臭小子打小儿最不听话,没想到考的单位离家最近,警校毕业之后留在城区分局,呵呵。其余那几个单位也还不错……”

    丁旭没吭声,只是专注地看着棋盘像是在想下一步该如何落下。

    丁老叹了口气,道:“丁旭啊,你的户口在爷爷这里,你爸妈的事虽然也有一些影响,但是也可以留在京城进设计院,那边政审爷爷帮你写推荐信,影响不大……”

    “您别替我费神了,我没打算进设计院,想去下面历练一下。”丁旭把一枚棋子放下,慢慢说道,没带一点脾气说的更像是陈述句。“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您不用担心了。您身体好,比什么都让我高兴。”

    丁老笑了一声,也没再强迫他,丁旭从小就省心,跟他这几年的时间也没有给他添过麻烦,就是因为这样才让老人心里总有一点愧疚,觉得应该弥补这孩子一点什么。他看了丁旭,问道:“小肖是不是一起来了?”

    丁旭神情放松了一点,道:“孙穆告诉您的吧。”

    “孙穆就跟我形容了一下,说一个黑脸大高个跟在你后面,我就猜着是小肖。那孩子还是那么黑啊?真是一点都没变,呵呵。”丁老感慨道:“你们两个人这么多年还联系着呢,感情真好。”

    丁旭没回应,只“嗯”了一声,想了想又补充道:“挺好的,他一直很照顾我。”

    丁老沉默了一会,忽然笑了下,拍了拍他的手道:“看的出来,每回说起他的时候你才露出点笑模样。”老人叹息了一句,“丁旭啊,你很久没叫我一声爷爷了。”

    丁旭棋子捏在手指间动了动,到底还是没有喊出口,只低着头看棋盘不吭声。

    丁老揉了他脑袋一下,叹息道:“你呀。”

    老人模糊察觉到丁旭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是丁旭不说,他也没点破,只尽量尽自己的一点能力去多帮一下丁旭。他还是很喜欢丁旭这个孩子的,只是也没什么脸面硬留他在自己身边,丁成华做下的那些事,让老人已经把最后的脸面都丢光了。丁成华当年留下的那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这些年丁老一次也没见过,唯一见的长孙就是丁旭,他也只认丁旭这一个孩子。

    丁旭能像现在这样,偶尔来探望自己,陪着自己下棋,丁老就已经很满足了。

    一局棋下完,丁老意犹未尽,丁旭走的时候还嘱咐他明天再来。

    丁旭答应了一声,帮着老人放低了病床,让他躺下休息。看着他安睡了,这才起身从房间出来。

    孙穆在外面走廊上站着,嘴里叼着一根未点燃的香烟,也不知道等了多久,见丁旭出来就把烟拿下来,道:“走吧,我带你去吃饭,顺便认识几个朋友。”

    丁旭有点迟疑,他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

    孙穆看他一眼,叹了口气上前去勾住他肩膀带着他向前走了两步,揉了他脑袋一下,道:“你是不是傻?我能害你?要不是姥爷一直念叨着让我带你出去,我还懒得带呢……跟看孩子似的。”

    孙穆带丁旭去的地方是一个饭局,去的时候那些人已经吃了一半了,三四十人的大圆桌,坐了也就是小一半的位置,孙穆一到,就有人起身来迎他,笑着道:“来了来了,刚才还念叨呢,这就到了!”

    孙穆跟这帮人玩儿的不错,大概都是发小的关系,也知道孙穆脾气暴,没有人提罚酒的。孙穆带着来的丁旭也是一样的待遇,客气的不得了。孙穆随意带丁旭入座,低声给他介绍了两边关系比较好的几个朋友,他说要带丁旭出来吃饭,吃倒是其次,主要是认人来了。丁旭毕业了,总要和圈子里有些接触,他妈虽然总是看不上这个抱养来的堂弟,但是他对丁旭的感情还是不错的。

    孙穆正给丁旭介绍着,斜上方坐着的一位就迟疑着开了口,“丁旭?”

    丁旭被孙穆介绍了几个人,还没认全,听见有人叫他抬头去看,也愣了下,虽然几年没见了但还是能认得出那是傅家兄弟。

    傅二坐在主宾位置上,一张脸长得越发妖孽了,见丁旭看过来笑着举了举杯。傅东离紧跟着他哥坐着,这会已经有些不淡定了,兴奋地站起来隔着半个桌子道:“丁旭,真是你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若你尚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爱看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看天并收藏若你尚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