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若你尚在 > 第74章 突发事件(2)

第74章 突发事件(2)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方川那边的事丁旭并不知道,但是从方川急匆匆挂断电话和刚才的语气,丁旭也能觉察到事情不对,他想了一下,又打给了肖良文。

    肖良文的电话没有接通,丁旭发了信息给他,大概跟他讲了下。

    等到傍晚的时候,肖良文那边才回了简短的一条信息:我知道了。

    丁旭盯着那条信息反复看了几遍,眉头拧起又松开,最后还是深呼了一口气,让自己静下心来不再乱想。

    肖良文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莽撞又独断的人,也没有跟那些势力有什么瓜葛,应该不会再做出什么危险的事……丁旭这么想着,更像是在劝解自己,但是他也知道刘子珺在肖良文心里的重要性,刘子珺的事,他总是隐约有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孙穆从外面如果,卷着衣袖走了两步又倒回来道:“你在这呢,走吧,老爷子叫你去下棋,说我手太臭了不跟我玩儿了。”

    丁旭站起身来,跟着孙穆出去,低声询问道:“爷爷身体最近怎么样?”

    “你要是当面这样叫他一声,估计老爷子都能不用拐棍站起来。”孙穆低声笑了下,“你是不是不好意思这么叫?”

    丁旭嘴角动了下,道:“是有点。”

    孙穆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道:“我妈那个人,有的时候说话是不太好听,你听见几句也别往心里去。你喊了这么多年爷爷,不管你是不是……我们都拿你当一家人,老爷子疼你,你知道。”

    丁旭看了他一眼,孙穆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胡乱揉了头发一下咧嘴笑了下,推着丁旭去了丁老那边,“走快点吧,记得去了跟老爷子说我给你喂药了,别一会又嘟囔我不管你。”

    丁旭笑了下,道:“好。”

    丁老坐在沙发上,正戴着老花镜对着一盘棋研究,看到丁旭过来忙冲他招手,灰白的头发在昏黄的灯光下更显老态,声音里带着一点笑意:“丁旭啊,快来,刚摆好,来下一局啊?”

    “好。”丁旭答应了一声,坐下来跟丁老下棋,他心里想着事总有些心不在焉。

    丁老看了他一眼,道:“最近,好像没怎么见着小肖啊?”

    丁旭拿着棋子的手愣了下,这才道:“他出差。”

    丁老摸了下巴的胡子,点头道:“这样啊。丁旭,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儿?什么都可以啊,说出来给爷爷听听,帮你出主意。”像是启发他一眼,老爷子又举了几个例子道,“像是工作啊,还有感情啊什么的……你这么大了,在外面有没有喜欢的人?可以带来给老头子看看嘛。”

    丁旭没吭声,迟疑着把手里的棋子放下。

    丁老跟着他落子,又笑呵呵道:“我都这把年纪了,什么都见过了,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想的我也能理解。你要是觉得喜欢,我怎么都支持你,就有一点,咱们这么优秀可不能委屈了自己啊。”

    最后一句像是玩笑话,丁旭听到耳中却不免想的更多,他抬头看了丁老,老人眼神清明和善,让他心里一时放松许多,清了清喉咙道:“我……”

    丁老停下手中的棋子,看着他说话。

    “我下次,带他来看您。”只不过一句话,丁旭就说的有些口干舌燥,他低着头不敢看丁老。

    丁老点了点头,赞许道:“这就对了,你们一起过来,我这个身体越来越差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多看你们几次,孙穆他们几个皮小子我是一点都不担心,就是你啊,从小这么听话我怎么放心哟……”

    “您身体很好,医生检查过了,不要乱说。”丁旭咳嗽了一声道:“该您落子了,爷爷。”

    这一声“爷爷”叫的丁老愣了下,但是很快就又绽出笑容来,连连点头道:“好好,我们下期,爷爷等着你带人一起来。”

    丁旭在疗养所陪了丁老几天,过敏症用对了药,很快就消退了下去,只是天气还冷,咳嗽总是好不利索,在外吹了冷风就会忍不住呛咳几声。丁老不舍得他走,硬是把他留了下来让他多住了几天。

    这段时间京城倒春寒,下了一场小雪,空气里冷得要结冰。

    京城的胡同里也冷的够呛,不少人家点了煤炭,房顶的那层雪粒子还没散去,晚上一冰冻的硬邦邦的,那层寒意顺着墙壁一路到了屋里,地上走路重了都觉得跺脚疼。

    徐敏抱着孩子缩在一个狭小的出租屋内,她身边摆着一个黑色的旧皮包,里面鼓鼓囊囊的装满了东西,距离床铺不过半米距离的矮桌上放着一些拆开的饼干和矿泉水。而她怀里紧紧抱着的,就是她的儿子,那个瘦小但是看着还是健康的男孩儿,男孩正在啃着一块饼干,吃的很仔细,连手心的饼干渣都舔干净了。

    徐敏一手抱着儿子,另一只手抓着一份检测结果。她认真看了很久,即便自己是护士也被那些专业名词绕的云里雾里,只在重点标注出的那个配型合适的数值上死死盯着多看了一会,手指有点微抖,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激动的。

    她的孩子,有救了。

    从那天拿到刘子珺女儿的这份检测报告,看到她的□□和自己儿子相同,她就知道自己的儿子,不用死了。

    石晖那个王八蛋,自己染上那种嗜好,吸、喝、赌博做尽了,瘾劲儿一上来整个人就疯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都能做出来,甚至都敢把自己儿子的器官抵押出去卖钱!那种人根本不是她这样的小老百姓能对抗的,签了合同,就等着送去医院,能救一个成年人的肝脏手术哪里是一个孩子能做的了的……那根本就是用命换命啊!但是石晖已经拿了钱去挥霍一空,即便她报警,也对抗不了暗地里的报复。

    要不是刘子珺这个女人突然出现,徐敏也想不到解脱的方法。

    刘子珺出现的时候,徐敏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带在身边的那个小姑娘,跟她的儿子一样,却穿的好照顾的更好,但是就算是这样,也不过是一个病秧子,还是活不了太久的病秧子。

    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命运的不公,为什么都是嫁给石晖这个王八蛋,刘子珺可以活的这么好,她的儿子要死了啊,为什么刘子珺的孩子还可以继续求医、还可以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

    当有次听到刘子珺需要骨髓的时候,她心里那股愤恨一下喷涌而出,又是要用钱买命……这些人都该死!如果不是有人用钱开了这个头,那么石晖怎么会有机会卖了自己儿子的肝脏?如果不是这些人用肮脏的钱来砸光人的理智,她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去死!

    这样想着,一个疯狂的念头涌了上来,她带刘子珺的女儿去检测,并且在约定的手术时间送了刘子珺她们去那个私人医院。她送了童童进手术室,从后门带着自己的儿子和刘子珺给的钱,逃离了。

    她欺骗了刘子珺,也欺骗了那个惹不起的人物,但是她不敢做的太绝,□□是匹配的,那个大人物会被救活,那么她也不会被追杀。只要躲过刘子珺和她的那些人就好……

    徐敏看了一眼旁边塞满了钱的旧皮包,哆哆嗦嗦的抱着儿子,那么小一个孩子,在她怀里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她心疼的亲了他一下,眼泪顺着流了下来,落在孩子脸颊上,她又赶忙用粗糙的手擦拭去。她的儿子才这么小,石晖那个人渣怎么舍得、他怎么舍得把自己的亲骨肉卖了啊!想到这徐敏就忍不住红了眼眶,抱着儿子更用力了几分,直到怀里的孩子喊疼,这才恍然醒悟过来,松开一点,给了小孩一点水看他喝了睡着,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

    窗外有风声吹过,带起什么刮落在窗户上,像是有人敲窗一样,徐敏警觉地直起身子盯着窗外看了一眼,等了一会没有什么动静,才慢慢坐了回去,一副惊弓之鸟的模样。

    石晖联络的那个人也好,还是刘子珺也好,都是她现在的噩梦。

    她在这里躲了好几天,从带着刘子珺给的钱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就在恐惧,她下意识的找地方藏起来,把自己和儿子保护好。但是这样的恐惧如影随形,她无法避开,一连几天晚上做梦的时候,梦到的都是一个梳着两根羊角辫的小姑娘在喊她“阿姨”。

    徐敏轻轻拍了两下儿子的背,低头看着他,没等哼上两句就被撞门的声音吓得猛地站起来。

    门外“砰砰”的拍门声,紧跟着就变成了撞击!不知道有几个人在外面不停的喊着“这里!在这里!”声音越来越嘈杂,徐敏的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她嘴唇抖动两下,却一个字都发不出,只能在那些人破门而入的第一时间抱紧了自己的孩子,瞪圆了眼睛看着他们。

    外面七八个男人站在那,门板几乎是被拆卸下来,一个长相斯文白净的男人走进来,他扫了一眼徐敏,目光落在她怀里的孩子身上,眼神阴鸷的可怕,“把她们带走,孩子也一起。”

    徐敏竭尽所能抵抗着,恐惧让她说不出话,只能大声尖叫,她怀里的孩子也哭了起来。“啊啊啊——不!放开啊啊啊啊!!!”

    男人走过来毫不留情地把一块带着酒精味道的手帕塞进她口中,顿时气味冲上来,让徐敏眼泪鼻涕都流下来了,狼狈不堪。他眼里一点同情也没有,全都是恨意,恶狠狠地道:“你想想你之前做了什么,你害了谁!想起来了吗,想起那个小女孩叫什么了吗!!”

    徐敏拼命摇头,哭喊和口中的酒精棉布让她呼吸困难,甚至还呛咳了几下。

    方川看着她这样,心里生出一股扭曲的快意,他不对女人动手,但是也有破例的时候,如果这个人伤害了他的家人,他才不管是男是女!他的童童,要不是他去的及时,就已经死在手术台上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若你尚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爱看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看天并收藏若你尚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