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被雷劈回小时候 > 第112章 款待二姑妈

第112章 款待二姑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余明月突然间六神无主的模样,余天向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稍一犹豫后,压下心里的疑惑却不再多问,而是满脸慈爱的笑着,摸了摸余明月的头顶。

    “呵呵,我们小月可一直是最聪明的呢。”余天向话毕,看向两个女儿和儿子余志宗笑道:“这腌橄榄哪里是你们妈说的秘方,就是她们那地界山货多,吃这些东西的方法也多,你们外公还在世时,家里条件也好,你们妈平日闲着没事时带着家里的婆子瞎琢磨,当时她腌哪些橄榄,还真就是找这山上的红浆草腌的。”

    余天向难得提起往事,就这几句,倒也真是勾起了几人的好奇心,余明月也不例外。

    就余明月所知,她亲奶奶算是亲爷爷的童养媳,但前世偶然间,听她外公提起过,说她奶奶娘家曾经是哪个地方的大土司,身份算得很是显赫,但却因为参加逼迫谁谁抗.战来着,一夜间家破人亡了,她奶奶是从小与她爷爷定了娃娃亲的,就被家里逃出来的老仆人给送到了余家来。

    对于亲人,余明月向来是在意的,前世时也就记在了心里,此时听到余天向主动提起她奶奶来,立马就立直了耳朵,想了解得多一些。

    余天向是看出了几人好奇的表情的,但却真不想提起往事,只不在意的笑道:“那些都是老黄历了,是是非非都是过往云烟,也没个提头,如今国家政策越来越好,大家日子也越过越如意,你们还是好好的过好往后的日子。那才是正头。”

    余天向在儿女中,是很有威信的,他这么一说,也再没人敢问,余明月见今天是听不到什么故事了,也倒没什么惋惜,她爷爷说得对。一切都是过往云烟。想来她奶奶那方也没什么亲人了,提起也没有什么意义,关键是被这事这么一打岔。大家别再纠结着红橄榄的事就好。

    余明月心里,此时还是有些后怕的,她当时就想着要腌出最好的橄榄挣钱了,都没想过这方法还是她亲爷爷亲自教给她的。这世她亲爷爷还没动手腌过红橄榄呢,她就这么华丽丽的腌出来卖的。还胆大的把成品背到了师父的面前,真是找死的节奏。

    好在,这红浆草真是这里满山箐都有,而腌的方法也并非是她亲奶奶家什么秘方。不然她真要完完了。

    经了这事,余明月是下决心,以后做事时。一定要更加小心为上才行,后边也没人再提什么橄榄的事。这事也就这么过了。

    一大家人乐和了一天,早早吃了下午饭后,余志芬和余志慧也要分别回家了,走前都应下了余明月请求的事,余志芬说今年秋天,就会帮余明月收集些毛桃核,并看看山上能不能挖到板栗幼苗一类的果树,她家住在大深山区里,这些东西好找。

    而余志芬家也住在山区,却是另一个方向,她答应过过得几天不忙时,就夹些葡萄枝给余明月家送过来,她家门前就有棵大大的桂圆树和荔枝树,因为是很老的品种,吃的人不多,如今虽然过了年,但果核也好找,会一并给找了带些过来。

    把两个女儿送到门口,余天向就着余明月早前说起那陈局长的说法,让两个女儿家也长个心眼,能种就多种些果树,说政府的政策越来越好,既然是领导都提醒过的,就不是什么坏事。

    这事能经亲爷爷交待一句,余明月倒更是安心了,两个姑妈向来听亲爷爷的话,想来真会记着多占地种果树的。

    余明月今天可是高兴了,见两个姑妈都上了路,就高高兴兴的回了家,也就没看见,在她转过身后,余天向站在大门前,看着她小小的背影,久久回不过神。

    直到四下无人时,余天向才是抬头望着无云的天空,暗自感慨:唉,金乌依娓,你是不是一直在天上看着我们?小月竟然会腌你们金乌家族祭祀时用到的这种红橄榄,味道还一分不差,这是冥冥中的天意,还是巧合?我怎么感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预感,好像....好像什么呢,我自己都说不清.....唉~

    一声感叹后,天空依然万里无云,连丝风都没有,余天向失望又觉得有些无稽的摇了摇头,再次叹息一声,佝偻着背进了家门,吱呀一声,把开着那扇老旧的木门关了起来。

    在余天向的记忆中,金乌依娓,小小年纪就长得一副水秀钟灵的模样,对于彝学汉学都有研究,可谓博古通经,对彝人的巫术更是有一套完整的掌握,她曾经是彝人部落最最显赫又神秘的彝人大毕摩(大巫师)之女,被家庭选定的特殊天定接班人,却因当年战争的缘故而家破,后被家中忠仆送到了有旧交的余大保长家中,成了余天向的童养媳,也是余天向后来钟爱一生的妻子。

    金乌家族的神秘与能力,在金乌依娓偶尔的提及和做派中,多年来已经深入了余天向的心中,这么多年来,余天向时常都在想,如果人世轮回真与妻子所言及那样,也许他的妻子真的如离世时说的一样,会尽全力一直守护着他们这个家族。

    而余明月从小的聪慧,与近段时间表现的种种不可思议的异常,在余天向心中,正是以那不可解释的存在为基础,进行着自我解释衡量的,不得不说,余天向书虽读得不少,但还是守着老一代的传统,是个非常迷信的人。

    什么是迷信?什么是巫术?什么是真理?在当余明月的自21世纪被雷劈死,灵魂却意外的回到了80年代的儿时,还意外的自带了一个随身空间起,谁就说得清楚呢。

    余明月不知道这些,为了早日发家,挣上更多的钱,也为了让家里的大人少辛苦一些。她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忙活,转眼就到了正月初六,余志慧很是守信的,把葡萄枝给送了一蛇皮代过来,还带来了不少的桂圆核荔枝核。

    余志慧来时,无事很少来家里的余天向也破天荒的跟着来了一趟,余明艳当然也是跟着来了。这天是家里进城卖菜的日子。家里也正好只有余明月在家。

    余明月是欢喜的,在她的记忆中,这还是她二姑妈第一次到她家来。也不管两个大人如何劝阻,余明月铁了心的要好好款待她二姑妈一顿,把葡萄枝放到阴凉的灶房角落后,就开始烧水准备磨刀霍霍向鸡兔。

    余天向见劝阻无用。又想要进些日子两家的关系,和孔明英夫妻态度的转变。也倒也再劝说什么的,反而帮着打起了下手,这让余明月倒是松了口气。

    说实在的,就算杀鸡宰鸭这些事。在前世她是再熟练不过的,可要用如今这不足六岁的小身体来干,还真是有些吃力。

    边忙活着做饭菜。余明月边跟余志慧聊起了她家那边的近况,并时不时提及一两句从农牧局陈局长口中。听来那些农村发家致富的新理念,当然了,这陈大局长只是个挡箭牌而已。

    想到二姑妈余志慧家所在那叫陈家弯的山村,余明月都有些头痛,在余明月前世的记忆中,那小山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就那么一个几十户人家的独村,前世直到2008年后,因为政府提倡村村通公路的政策后,才是修通了第一条能通四个轮子车辆的弹石公路,村里的经济,可以说是全区最为落后的。

    所谓弹石公路,就是挖通了路基后,在上面铺设上鸡蛋大小的石子当路面,车开在上面一直得、得、得的颠簸过不停歇,很是磨人不说,运个水果什么的,明明又鲜又好的水果装上车,如果装时不讲究,等跑完那十几里的弹石路后,好水果也能颠成擦伤的烂水果。

    想了很多,但余明月还是希望余志慧家也能早早多种些水果或是桑树,卖不卖得成钱先不说,而是为借此能占上更多的土地,九几年后退耕还林的政策一下来,到时她二姑妈家每年也能得上一大笔的国家补助,将来政府的政策下来,修通了弹石路,只要运输时更上心些,水果也是能卖不少钱的。

    前世时,那小村先是响应了政策号召,栽桑养蚕,日子过得好了些,后来就是不少年轻人进城打工,把日子过得更好了后,再后来就是种果树了,自2008年后,不少人种石榴、芒果、核桃一类的,还是挣了不少钱,算是真正的脱贫致富了。

    按照前世的了解,余明月是下足了心的,游说余志慧多种树,哪怕是桑树,前世她就听二姑妈余志慧说起过,因为人手不足,所以占荒山栽桑时,落了后,家里没有多少桑树,也养不了多少的蚕。

    这倒是让余志慧是有些不解了,不时皱眉思索,搞不明白她这小侄女是杂的了,直到余天向也出了声,把余明月家与城里农牧局长家的关系大体的一说,让她多听听这些意见,说这是城里专管农业的领导的话,只会对不会错,余志慧这才是记进了心里。

    几人说着话,时间也过得快,孔明英和孔小玉干农活回家,一见家里来的客,都是愣了一下,孔明英闻着大锅里漂出的鸡肉香,轻轻的皱了皱眉,把旁边同样闻到味有些紧张的孔小玉惊了惊,生怕孔明英说出什么伤人的话来。

    “呀,志慧来了啊,咋能让你做饭菜呢,你快歇着,我来。”孔明英意外的没说什么难听的话,一进灶房把背篮一放,边接过余志慧手里的锅铲,边瞪了余明月一眼道:“你姑妈可是客人呢,怎么还让客人做饭了,真是不懂事。”

    这一眼中的不高兴,余明月是看懂了,忙是笑着上前拉了孔明英,撒娇耍懒的讨好道:“呵呵,人家还小嘛,奶奶做的饭菜最好吃,让奶奶又是干活又是做饭,真是辛苦奶奶了,一会儿我给奶奶您捶捶背。”

    “呵呵,你这小马屁精。”这话孔明英很是受用,心里原本的不快消了大半,不轻不重的狠拍了余明月的屁股一下。

    余志慧向也是个通透的,忙接了余明月的话音道:“二婶,真是不好意思啊,一过来就给你添这么大的麻烦,让你老忙完地里的活,还要忙活着张罗饭菜,我这做小辈的真是没脸了。”在余志慧看来,只要能让她兄弟在这家好处,对这孔老太婆说点好话并不算什么,这话说得也就很是谦卑诚恳。

    “呵呵,说什么呢。”见余志慧这般做派,孔明英心里的火算是消完了,反而大方道:“志慧难得来一趟,平日里请还请不来呢,做饭我是做习惯了的,可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你们快些到堂屋歇会儿吧,你也难得来,去跟孔小玉上堂屋里做着喝喝水说说话去。”

    余天向看着孔明英如此,早年心里不平的怨气,又淡了些下去,跟孔明英客气了两句,才是跟着孔小玉一起往堂屋走。

    直等余明月帮忙张罗好小吃食,带着小尾巴余明艳往灶房去了,余天向才是看了看门外,叹道:“唉,日子往后能这样过,我也安心了。”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孔小玉听懂了,余志慧也听懂了,余志慧看了孔小玉一眼后,看着余天向劝道:“爹,你也想开些,以前的老事我们大家也都别计较了,只要我兄弟往后能过的好,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你说是不是?”

    余志清是如何被强抱到这个家里来的,当年已经十三四岁又正好在场的余志慧心里太清楚不过,只是因为余天向当年我交待,所以从没对人讲起过,早年看到余志清过的日子,心里的怨气是不少的,几次忍不住想来余天周家吵闹,都是被余天向给阻止了。

    正月初二回娘家时,听余天向说了不少余志清在这家里地位的变化,和余天周孔明英两老口的转变,此时再亲眼见过后,心里的火气消了不少,进而劝起了余天向。

    孔小玉却不知道这些,只当两人是对她家男人这些年,在这家受的苦表示的不满,生怕两人心里还窝了火,忙是跟着劝道:“是啊,大爹,我二姐说得对,大爹你也看到了,虽然志清在家里是做不得什么主,但自有了小月后,我妈和我爹两老也变了不老少,自从家里开始卖菜后,还一阵阵的给我们两个些私房钱,我和志清手里也松动了不少,两老越来越开明了,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过的。”

    讲到女儿余明月,孔小玉脸上有着忍不住的自豪。

    “嗯。”余天向点了点头,轻笑道:“你妈就是个顺毛驴,你以后记着别和她针尖对麦芒的吵,小月从小就是个有眼色的,硬是天生就是你妈的克星,呵呵,这小丫头,看如今把你妈给哄得,硬是把她当宝贝一样的,看着你们过的好,我也是放心的,我们老一辈的,其实也没什么想法,你们可别自己在心里瞎琢磨。”

    看着如今的情景,余天向心里虽还有着怨气,但也是决定要彻底的放下了,老一辈的恩怨,本就不应该牵扯到小一辈中,只要小得过得如意幸福,那些被压下来这么多年的老事,提了有害不益,这些当年他忍敢吞声时,就想到过了。

    带着警告意味的看了余志慧一眼,余志慧了然的点了点头,算是又一次向余天向做了保证。要说自她小兄弟当家被余天周两老口强行抱走,她心里没怨气是假的,但自从嫁了人,经历了更多的事后,年近中年的她,对这些恩怨情仇,也有了新的看法,以她爹当年忍气吞声的选择,有理解了。

    再大的恩怨,哪有日子过得好实在。(未完待续)

    ps:亲们,更新来了,今天两更喔,祝亲们新春大吉,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被雷劈回小时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娃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娃娃并收藏被雷劈回小时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