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被雷劈回小时候 > 第141章 超额付出

第141章 超额付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中午两点过,余志清和余天周从城里卖完菜回来时,还特意的给余明月买了一条粉色的连衣小花裙,一双水蓝色带着蝴蝶花的小凉鞋。

    就连余明艳,也拿了自己的私房钱,给余明月从城里买回了一对粉色的发卡,她自己也买了对同样款式的,只不过是她喜欢的红色。

    收到生日礼物,余明月倒不觉得意外,但也忍不住的开心了一把,当下就回屋换上了新裙、新鞋子,还把余明艳送的粉色发卡分别别戴在了头发两侧。

    对于余明月的新裙子,余明艳倒是不眼馋,因为早在今年正月十八她满七岁生日时,余明月就已经买了条水红色的小花裙送她,而且还一并买了双红色有小熊图案的小皮鞋给她,她今天就是穿的这一身进的城,如今又让余明月给她别戴上了那对红色的发卡,可以说从头到脚都是一水的红,成了个好看的小红人儿了。

    只不过短袖裙子配皮鞋穿,在这年代好像显得有些古怪,余明艳虽然年纪小,但也不影响她的审美观,此时看到余明月的一身打扮后,也隐隐觉得她自己穿得有些不妥当,暗自打算着,明天进城时一定要带上私房钱,找机会买上一双价格不贵的小凉鞋穿穿。

    余明艳的小心思余明月并不知道,她只想着今天她过生家里有好吃的,虽然她还没权请其他亲人来做客吃一顿,但却打了主意思要让营养一向不良而有些干瘦的余明艳好好吃一顿,试穿完了新衣服后,不等几个大人话完家常,就带着余明艳躲到外边玩儿去了。

    等几个大人说完话。余志宗要带着余明艳回家时,哪里还看得见两个孩子的影子,见余志宗喊了几声没人应,余天周也开了口,说就让余明艳好好在这玩儿一天,天晚了余志清再给送进去。

    找不着人,赶着要回家下田干农活的余志宗也只得应了离开。等余志宗离开没多久。余天周和余志清吃过饭刚抗着锄头准备下田时,余明月就带着余明艳从屋后跑回来了,看着余明月进门四处一打量后一脸的得意。父子两人哪还没猜到余明月之前那点小心思,赶紧的催着两个孩子去吃饭。

    余天周有些哭笑不得,出了门后就跟余志清笑道:“看小月这丫头,真是鬼精鬼精的。把她大爹那倔强性子可全是摸准了。”

    余志清听后,也是忍不住的苦笑。要说那余志宗。在常人眼里都是有些憨,而且一副很好说话商量的样子,但其实余志清心里很清楚,他亲大哥余志宗心里的主意可是正得很。更是个认死理的,也许是因为余天向以前交待过,不许余明艳老在这边蹭饭。所以每次余明艳在余明月家这玩儿,到了饭时前。余志宗只要得空,都回出来把余明艳找回家。

    今天明眼人都知道余明月家有好吃的,刚才余明艳要是在余志宗跟前的话,不管谁劝,按以往的经验余志宗也是要把余明艳给抓带回去。

    当天,因为是余明月过生,孔明英留在了家里,下午太阳还高高的才五点过,就早早做好了一盆子干煸兔子,一盆子干野菌炖鸡,还煮了块腊猪头肉,蒸饭煮着青菜汤的时候,就让余明月姐妹到田里喊余天周父子回家吃饭。

    一顿饭三个肉菜,在这年代很多人家过年也吃不上这么丰盛,就是去年十月、十一月、和腊月孔明英、余志清和余天周先后过生日时,也没办得这么丰盛。

    但此时,看着一桌子的肉菜,余天周很是高兴,特意的把年前江老爷子送他的茅台拿了出来,和余志清两人一人一杯的喝了起来。

    就是余明月姐妹和孔明英,也喝起了余天周今天特意从区公销社买回来的橙子汁,只有孔小玉因为还做着月子,还不能出屋,所以饭菜是孔明英和余明月给她端到屋里吃的,橙子汁这种冷饮料,自然也是喝不上了。

    在这年代,小娃娃过生日,条件好的人家每天早上就是给孩子煮上一两个水煮蛋吃,顶了天的也就是买双新鞋子,或是买件新衣服什么的,条件不好的人家,遇到正是困难的时候,孩子连个水煮蛋都吃不上。

    此时,一家人边吃着丰盛的饭菜,边闲聊着田地里的锁事、城里菜价的行情,就算是余天周偶尔感叹说起那些年的苦日子时,他的脸上也都是灿烂满足的笑容。一家人如此高兴,不光因为今天是余明月的生日,更多的是,在吃着这可口饭菜的同时,大家都清楚,他们一家的日子如今是越过越好了,也越来越有盼头了。

    边聊边吃,一顿饭吃到天黑大家才都歇了碗,一家人坐在堂屋里,边听收音机边说起了办满月酒的事,事还没落实完,就听到余志宗在大门外叫门了,原本余明月和余明艳两个小孩子,对办满月酒的事就插不上嘴,一听到叫门声,撒腿就跑去开门。

    余志宗向来话少,但每次见到亲侄女余明月时,还是喜欢憨笑着和余明月说上几句话,直到快接近正房的堂屋时,余志宗却是收了一脸的憨笑,闭了嘴,只是木着脸走路。

    “哥,吃了饭没?要是没吃就赶紧跟我去吃点,我们也才歇碗。”余志清已经一脸笑的等在堂屋门口了,问候的话也是农村里来客时,大家最习惯问出的一句话,只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比普通人之间亲近得多。

    看到余志清等在堂屋门外的院坎边上,余志宗脸上露出同样亲切的憨笑,冲余志清点了点头“在家里歇了碗才来的,给二耶,二婶打个招呼就要回去了,家里那些明天要卖的菜还没收整好。”

    兄弟两人边走边草草打完招呼,余天周和孔明英也从堂屋里走了出来。

    “志宗哇,要是吃得早就再吃点,都是亲戚你可不要客气。”虽然刚才在堂屋里就已经听余志宗说吃过饭了,但此时孔明英还是一脸的客气。做势就要往灶房走。

    余天周也是劝道:“对,志宗啊,我们两家都不是外人,来了家里就别客气,饭菜都还有,早前开了瓶好酒也都还有大半瓶,我和志清正好陪着你喝一杯。”说着就要去拉余志宗往灶房走。显得很是热情。

    余志宗急得直摆手:“才歇碗呢。二婶你别忙活了,我就是来接小艳回去的,顺便来跟你和二耶打声招呼。今天这丫头在你家一玩就是大半天,叨扰你们了。”余志宗虽然木纳,但与人交往的礼数却是很周到。

    余明月站在一边,心里有些纳闷。虽然农村里来了亲戚大家都显得很热情,但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余明月还是觉得今天晚上她爷爷奶奶都热情得有些不正常了。

    细想了一下也没个头绪,但是余明月看得出来,两个老人都是真心在招呼余志宗,所以也没再多想。开始顺势跟着劝余志宗留下。

    这些年,余志宗和余志清两兄弟还真的很难得一桌吃次饭,更别说一起喝顿酒了。余明月心里清楚,她爸爸其实一直很喜欢和亲大哥聚聚。去年冬天家里杀猪时请了亲爷爷这来吃杀猪饭,她爸爸脸上的笑一天都没停过,吃饭的时候还亲热的与她大伯坐了一条凳子,他们兄弟两个边低声聊天边不时的举杯,虽然最后她爸爸喝醉了,但酒量也算是超常发挥,究其原因,就是因为那天她爸爸心里太过高兴。

    不过,就算后边连余志清都跟着劝,但余志宗还是以要回家收整菜为由,没松口。余志清虽然真的想跟余志宗聚上一聚,但看到余志宗态度坚决,再想着余志宗许是家里真有事,也只得把余志宗送出了门,在门口时,兄弟两个倒是说了两句贴心话。

    余明月跟着余志清站在公路旁边,父女两个看着余志宗带着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的余明艳走远后,才是手拉手的回了正房堂屋,又接着开始商议办满月酒的事。

    余明月过完六岁生日后,一星期转眼就过去,四月二十四,孔小玉出月子的日子到了。

    四月二十四一早,天刚蒙蒙亮,孔明富手上的电子表传出一阵滴答滴答的闹铃声后,孔明富一轱辘就起了床,穿好衣服还没听到床上有动静,就转身推了推还在床上熟睡的罗正芬。

    “哎,赶紧起来收拾收拾啊,等小兰她们跟着把菜送出去,就回来跟着你去给小玉送月米。”

    话说完一阵,还不见罗正芬有动静,孔明富心头一把火就升了起来,但想到今天送月米的事出不得差错,就又强压下心里的怒气,放缓了语气道:“快些起来了,我们这头月米的习俗讲究地是去得越早就越吉利呢,早前你可就应下了要去送月米的事,小兰都去给小玉通了气了的,大龙和小龙现在可是一天一个样,又壮实又听话,你正好今天去看看他们。”

    孔明富压着火气好话说尽,又站在床边等了一阵,罗正芬却还是侧着身子睡在床上一动不动,让孔明富再也压不住心里的愤怒。

    “罗正芬,你给老子装死是不是?小玉还是不是你亲生的了?啊!”吼完一句,孔明富伸手用力的在罗正芬背上推了几下。

    可没想,罗正芬竟然只是把盖到肩膀处的被子又往上拉了拉,却是屁话都没一句,也不像往日那样翻起身又吵又闹的犯浑,让孔明富感觉好像一拳砸在了棉花上一样,万分无力。

    “唉~”孔明英气恼的长叹了口气,瞪着罗正芬的背,道:“作吧,就这么作吧,等到哪天儿女都离了心......”越往后越说不下去,话没说完,孔明富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出了屋。

    孔明富阴沉着脸到了院里时,他五个儿女已经在大门内开始装整菜了,孔明富稳定了下情绪,也没去帮手,开始收整起给孔小玉送月米时要带的东西。

    随后,他背上一篮子菜后,又挑上6只母鸡,安排着孔小菊挑上装了100个鸡蛋水桶,让孔小兰背了红糖、白糖、婴儿小衣服、小鞋、小袜一类东西的小背篓。就带着背了菜的孔兴明、孔兴江兄弟出了门。

    初时,看到孔明英阴沉着脸,孔家五兄妹还不明白原因,却也不敢问,直到孔明富要带着他们出门,却都没见罗正芬出现时,兄弟五人心里这才明白过来。原本很好的心情。也都变得低落起来。

    “爹,我.....”孔小兰一脸不愤,但话没说完。就被站在她旁边的孔小菊给制止了。

    孔明富没理孔小兰,只瞪了也跟着背了一篮菜的孔兴刚吼道:“小刚你添什么乱,菜留着你哥他们二趟来背,你给老子快些滚回去。煮好饭喂了猪就去放羊。”

    “又要我煮饭,我妈呢。我大嫂呢,我们家没人......”孔兴刚边小声的嘀咕着,边瞪了背了菜正要出门的孔兴明一眼,结果在看到孔兴富正瞪眼看着他时。只得撇了撇嘴,把背上的一篮菜放回了原处。

    大早上的,就吵吵闹闹。谁的心情都好不起来,孔明富见收服了小儿子孔兴刚后。也不再多说一句话,率先出了门。

    送月米用到的挑鸡用的箩筐,装鸡蛋用的水桶,和小背篓上,都贴着喜庆的红纸,正在余家大门口卖菜的村民,一看这阵势,有些人初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但转瞬就知道这是孔小玉娘家人送月米来了。

    也难怪有些人会反应不过来,按说余天周家里办月米酒,也算是大事,可今天余天周家竟然还如同往日一样的收菜,显然是要进城卖菜的,所以很多人初时都没想到今天余天周家竟然还要办月米酒。

    而且这送月米吧,一般都是每家的女人去送,特别是娘家人,更应该是母亲带队去送的,此时正在卖菜、洗菜的众人看到竟然是孔明富带着两个女儿和两个儿子来给孔小玉送月米。

    哟,罗正芬那个当娘的怎么没来?是不是又出什么马眼岔了?......不少人心里都暗自嘀咕猜测起来。

    “哟,四大爹,你家这送月米可真够早的啊。”

    “嘿嘿,四表叔家是勤快人啊,下田赶早,给小外孙送月米也是赶早。”

    ......

    一些人边跟孔明富打招呼,还边细心的观察着孔明富一行人,想从几人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呵呵,你们可不是更早,我这才从家里出来呢,你们菜都从田里收上来还快洗整完了。”孔明富如往日一般,一脸的笑,跟打招呼的人开着玩笑回着话,并没什么异样。

    就连孔家四兄妹,虽然此时心里烦死了这些人,但面上却也做出一副很是高兴的样子,时不时跟人打个招呼、开两句玩笑话,众人心里一时也拿不准了,就连在水沟里洗菜的余天周都放下心里的思量,赶紧的同余志清一起上前招呼孔明富一行。

    孔兴明和孔兴江兄弟两个把菜放到拖拉机旁边后,直接就往家里赶,如今他们家每天进城都要带1000斤左右的菜,也是十一二篮,他们兄弟两还得来回跑几趟,才能都背完。

    孔明富没管两个儿子,跟余天周客气了两句后,带着孔小兰姐妹,就直接走在前边到了余天周家大门口,从箩筐了拿出一串鞭炮,就点了火。

    “噼里啪啦.....”

    一等孔明富家这串鞭炮一放完,余志清也从大门内拿出一串鞭炮,在大门边上就点了火。

    “噼里啪啦......”鞭炮放完后,余志清这才是把孔明富父女三人迎进了家。

    这地方办月米酒时,都是这样的习俗,送月米的亲戚,要在主人家的大门外放鞭炮,主家也要在大门边放鞭炮相迎

    余明月一早就在灶房里煮饭,当听到第一声鞭炮响时,就知道是她外公家来送月米酒了,毕竟如今信息不发达,经济条件也差,她家亲戚虽也不算少,但会到她家来送月米酒,除了她外公家、她亲爷爷家外,可能就只有她二姨孔小琼会来了,

    她二姨孔小琼住在仁义区城边,不会这么早来,而她亲爷爷又不适合送月米酒,要等她那懒散惯了的大伯娘来的话,也得是在中午之后晚饭以前。余明月一边算计着今天要招待哪些亲戚。一边转到灶洞前,给灶里添加柴火,如今因为余天周和余志清每天都要进城卖菜,下午一两点才回来,孔小玉又做着月子,所以余明月家都改成了每天吃三餐。八点过吃早饭,下午一两点时吃中午饭。下午六七点吃晚饭。到时和城里人差不多了。

    孔明富父女三人被迎进了门后,把东西挑到堂屋放好,父女三人就都进了孔小玉屋里看孩子。

    按这里的习俗。没满月前孔明富是不能进孔小玉房里的,如今孔小玉出了月子,孔明富也第一次的得进了孔小玉的屋子,第一次看到了两个刚满月的小外孙。而孔小兰和孔小菊姐妹倒是时常在吃完晚饭后出来陪着孔小玉说话,也看过两个孩子很多次了。

    刚出生的小孩子。可以说是一天一个样,如今小双胞胎的个头每天新变化,也一天比一天胖一小圈,此时刚满月。却已经没有刚生出来时那瘦猴样,而是长成了两个白白嫩嫩的小胖子。

    早前的时候,孔明富也时常听孔小兰和孔小菊姐妹两。讲她们大姐家两个小双胞胎长得如何如何白嫩可爱,又是如何如何稀奇的长得不一样。可此时,当孔明富亲眼看到两个小外孙时,还是觉得根他想像中的不一样,眼前的两个小子,比他听来的惹人喜爱多了,孔明富抱完了大龙抱小龙,抱到哪个都不想撒手。

    孔明富虽然也有七个儿女,小孩子他可是抱过不少了,但此时却感觉抱不过过瘾一般,轮流轮流的抱了逗着他的两个小外孙。

    余明月蒸好了饭,刚跨进孔小玉屋门内时,看到的正是孔明富一脸稀罕的抱着小龙,边逗着孩子笑,边自己呵呵直笑的样子。

    余明月眼睛突然红了,悄悄的退了出来,前世的往事,仿佛像重新经历过一遍样的,一幕幕的又出现在了眼前。

    前世时,虽然她不记得她婴儿时期,她外公是否也这样抱过她,但在她表弟出生时,她已经记事了,她记得那时候路过外公家门前时,就时常看到外公抱着表弟到大门前逗弄玩耍,每次见到她时,脸上都是化不开的慈爱的笑容。

    后来,她到了外公家不久,牛桂枝与人私奔后,三岁不到的表弟天天哭着找妈妈,外公每每看着表弟和她的眼神,都变得仿佛要吃人一般,骂她和表弟时也都变得恶狠狠的,可那时外公依然没变,依然对她和表弟都是疼爱有加。

    再后来,小舅家的两个表妹先后出生时,外公还是那样稀罕着她们,小舅夫妻意外去世后,外公更是咬牙扛过了晚年失子之痛,还想着主意买了小黄牛放养挣钱,坚强的担负起了养育两个孙女成人的责任,紧接着在二舅四十岁得了儿子时,已经八十多岁又刚刚经历失子之痛的外公,虽然身心俱疲,但每每放牛回家前后,抱着小表弟逗弄玩耍时,脸上却还是带着那样慈爱稀罕的笑容,仿佛从不会为此疲倦。

    小舅夫妻意外去世不过两年,大舅却也因病去世,大家都担心外公会因此扛不住,可外公大病一场后,还是挺了过来,后边虽然小病不断,可却还是固执的坚持每天去几里外的山上放牛......

    想到这,余明月几乎差点失声痛哭,她真的不敢想,在她放牛被雷劈死后,正在病中的外公得了消息,会是什么情况。

    “噼里啪啦.....”

    听到大门边又是一阵鞭炮声传来,余明月边转身往堂屋外走,边狠狠的抬手擦了一把眼泪,下定决心,不管前世的种种是否会从她被雷劈死的那一刻停止,但这一世,一定不能再让她外公经历前世任何一种磨难,将来好好的安享晚年。在她的前世时,她外公一生都在为儿女孙辈超额付出,但这一次,就算拼了性命,也要让她外公享受到圆满的儿孙福。(未完待续)

    ps:亲们,出去玩耍了一下,断更了两天,实在抱歉,所以今天这章集两章为一章,为亲们奉上,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被雷劈回小时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娃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娃娃并收藏被雷劈回小时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