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被雷劈回小时候 > 第218章 乌龙事件

第218章 乌龙事件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转眼就过,离余明月3月1号开学只有五天时,余志清已经算是学车有成,乡政府出面帮办的驾照还没发下来呢,余志清就准备这天去把那解放牌的大汽车给买了开回来。

    家里要买新车这么大的事,余明月当然不落人后,一早就跟着坐在拖拉机的副驾上,跟着一路进了城,准备去把把关。再一个是她对她老爸开大汽车的技术,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她老爸学车时,一直是乡政府司机周学东带着开的那唯一的一辆小吉普。

    乘着余明月又进了城的机会,孔小玉又背又抱的带着两个小儿子去了一趟王校长家,跟王校长商量从下学期起余明月不到学校上课的事。

    王校长初是不赞同的,他只听说让学生跳级,哪听过只每学期交了学费就让孩子呆家里,然后只参加每年的升级考试的,所以严厉批评了想让孩子在家干活的孔小玉一顿,他可不希望折损了余明月这么好一个学习的苗子。

    但后边经不住孔小玉说了她家里各种难处,又求了半天的情后,王校长终是答应反应到中心校,如果中心校的领导同意,再同中心校把这情况反应到区教育局,收教育局做决定。

    开学前的一天,心里一直打鼓的孔小玉终于等到了王校长的回复,说是只参加考试不行,得每月加学校接受班上各科老师对孩子学习的考核,如果不合格就得让孩子回学校,而且前题还是余明月开学后,得带到区教育部门去,通过了相关人员出的测试题才行。

    正好在家里听到王校长亲口说出这消息的余明月瞬间乐疯了。当时就乐得原地蹦了几蹦,把旁边的王校长搞得又气又笑的说教了几句,孔小玉却是一脸溺爱的把余明月抱在了怀里。

    看得王老校长有些无语,摇头叹息了半天。他真搞不懂这家正为钱在拼命的几个大人,说他们疼孩子吧,可怎么能只交学费而不让孩子到学校念书呢?一个孩子就算再能干,每天在家能帮着大人干多少活啊。

    可说他们不疼孩子吧。自开学以来。这余明月小同学身上穿的衣服算得是学校里最好的,学习用品也是老贵的,就说这孔小玉此时对孩子也是宠爱得紧。这......唉~~~

    越想越纠结的王老校长在余明月家也呆不下去了,长长叹了口气后,又交待了几句要让小孩子休息好和进区里测试的时间后,打了个招呼出了余明月家大门。他是实在搞不懂这家子人。

    3月1号开学的时候。跟着余志清乡下城里的跑了五天的余明月,也对她老爸的技术放下了心。一早余明月就被孔小玉带着到学校照常交学费报名。

    “呵呵,快看,班长来了,班长的双胞胎弟弟也被带来玩了。快哟,冲啊,看谁今天能抱到班长家的弟弟。”

    嗓门大的杨小宝这么一嚎。早前已经被家长带着来到学校报名的小男生小女人们也欢呼起来,有叫班长的。有叫‘余明月’这三个字大号的,呼啦啦围到了余明月周围,叽叽喳喳的有逗两个小家伙的,有各自讲着他们自己嘴里那些听不清的内容的,吵得余明月头都大了,却是一句子都没听明白他们各自在说些什么。

    孔小玉和两个坐在木制婴儿车上的儿子也被围在中间,有些好笑的看着被年纪大小不一的几十个孩子围在中间,眼睛都呆直的女儿,嘴角咧了又咧,最终还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天天得面对这些叽叽喳喳的孩子,难怪她女儿一听不用天天呆学校后,会高兴成那样,应该也是原因之一吧。

    在看到余明月拍了几下手掌吼着喊停后,先提醒了那些逗大龙小龙的孩子们别乱摸她弟弟,这才叫孩子们一个一个说话,每听完一个孩子那些或算得重要(挣钱),或鸡毛蒜皮的小事时,都会点了头轻笑着给上句回复时,孔小玉眼睛突然有些发酸。

    虽然家里人时常取笑女儿小气,但她知道,她的女儿有多大气,有多善良。她不会记错,这些孩子中的大多数,都是在她那个‘梦’中欺负过她女儿的,可此时,在面对这些孩子时她女儿心中显然没有半点的记恨,俨然是把他们都当成了朋友。

    朋友?不对,她家小月应该都没把这些孩子当成朋友,至少没当成像小义那孩子一样的朋友。因为她家小月此时脸上虽然挂着亲切的笑容,但眼睛里却没有在家里高兴时带着的笑意,只有被哪个孩子问到弟弟的事情,她女儿看向两个小弟时,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眼中却挂着满满的得意与疼爱。

    这样前世的区别,旁人也许半点看不出来,但她这当妈的却看得清清楚楚。

    不愧是亲妈,孔小玉终是在发现,余明月面对同学时脸上笑得亲切甜美,但平静无波的眼神没有半点喜乐,有种让她说不上来的疏离感时,发现了余明月并不同于外人看到的另一面。

    发现这一事实的孔小玉只稍一回想,瞬间就明白了她女儿这样的性格,竟已经不是一两日了,而是很多年来都是如此。孔小玉觉得如果她没记错,她的女儿就像现在这样,只有对家人和一部分亲近的亲人才会露出真性情,更是对她们这些亲人全心全意的付出。但却把她口中所谓的外人,都关在了心里那扇无形的门外。

    对这些所谓的外人,应该表现出高兴时,她女儿虽也会笑得很甜,也很有礼貌,但却就是这太甜太礼貌的模样,反而往往透着股说不上来的疏离。

    这以后可怎么办?难道就要看着女儿这样下去,除了亲人都不对旁人敞开心扉?在这一刻,‘敞开心扉’这刚从电视剧里学来的四字形容语,被孔小玉贴切的运用了一把。

    不过孔小玉还没有时间想更多时,一些个看见她的学生家长。已经说笑着起到她跟前,边逗着去抱坐在婴儿车的里大龙小龙,边跟孔小玉拉着家常套起了近乎。

    孔小玉在这时,本能的扫眼去盯余明月,却见余明月在看到小弟被人抱起后,脸上瞬间闪过一丝像是防备的神色,眼中的目光更是有些冰凉冰凉的。但却又转瞬消失不见。变回如刚才一样甜甜的大笑脸,但眼中却依然平静无波的与同学说话。

    孔小玉心有些像被人纠着般疼,出门一路来时大好的心情。已经消失无踪,有些心不在焉的应该着村里围着她的一群女人。

    报完名孔小玉本是打算和余明月谈谈心的,可看着余明月已经开始指挥着一群不同年级的孩子开始了扫操场,她旁边又有几个同生产队的女人拉着她说话等着她同路时。只得作罢。

    中午余明月还没回家时,现在不再每天早上拉自家货到长寿路。而是改成天不亮就拉着一大汽车货到长寿路那边院子里批发蔬菜给小菜贩的余志清已经回到了家。

    看到余志清几下扒拉完饭,就要开着汽车出门跟村民收订蔬菜的余志清,孔小玉终是再忍不住了,她心里有些话得说点出来。听听别人的意见。

    叫住了余志清后,孔小玉斟酌了下,才道:“志清。你说...你说我们小月的性格要是一直这么..额,这么有些孤癖。以后...以后她怎么交得到更多朋友,长大以后......”

    “什么?谁说我们家小月性格孤癖交不到朋友了,小时候她不爱跟人玩那是小时候,不说远了,就从她上学以后她就结交下多少小伙伴了,年前头基本到了周末早上我们家大门外边就等着十几个她的同学,后边人更是越来越多几十个几十个等在门口你事你忘记了,这么多朋友还少了,再多你就只会觉得烦了。”

    余志清说完,好气又好笑的摆了手道:“好了,我要先到外村去订些菜,你一天在家里都瞎琢磨什么呢,这十里八乡就没人比我们小月更能交朋友的了,嘿嘿。”想到年前周末大门前的盛况,余志清得意的笑了起来。

    “余志清!”被担心折磨了半天的孔小玉算是火了,连名带姓的吼完一声后,气得瞪了被吓停脚转回身的余志清责怪道:“余志清,我倒底是不是小月的亲爹啊,难道这么多年,你就没看出小月对我们这些亲人,和对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外人是不一样的吗?你就没看出小月什么时候是真心的高兴?什么时候是真心的喜欢?什么时候是真的把对方当亲人当朋友看待吗?”

    孔小玉有些歇斯底里的吼着一连甩出数个问题,余志清被问得有些蒙了。

    “这...小玉你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小月在学校出了什么事?”说到这,余志清吓得几大步又奔了回来,小心翼翼的伸手搂住了孔小玉的肩膀。

    “别碰我!你这不称职的男人。”孔小玉一下迈开余志清的手,在看到余志清带着些小心,又带着些受伤的眼神时,脑子终于冷静了些。

    “我不是...我刚才,唉~~~”孔小玉也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了,顿了下后,才是放缓和了语气道:“志清,今天在学校,我才发现小月对那些同学有些不冷不淡的...唉,也不是不冷不淡,就是小月一脸高兴的与和跑到跟前找她玩的同学说话,可她...可她笑时和在家里对着我们眼睛也在笑不一样,这个...我意思是说她对同学只是脸上在笑,但她其实不是真的想笑,你听懂没有啊,怎么自己在那傻笑,我有说错吗?”

    “嘿嘿,我以为你怎么了呢。”余志清算是放了心的笑了一下,才道:“对外人肯定跟对我们家里人不同啊,我敢肯定你说小月对学校那些同学怎么怎么个笑法,肯定跟小艳和小义这两个孩子不一样,不说远了,跟对住在我们家的小强笑时也肯定不一样。这人不都分个里外亲疏嘛,大人会这样,我们小月比旁的孩子懂事肯定也会这样了。

    以前我们小月从小就不爱与村里那些孩子玩,跟村里的大人打招呼也只是敷衍着露个甜笑,她性格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对不对?如今不是已经比小时候好很多嘛。至少她已经愿意和别的孩子一起玩了。

    要是你说什么交真心朋友,那小义不就是个好例子嘛,难道你觉得我们小月没把小义当真心的朋友?你想想,人一辈子真心的朋友那有多少啊,小月现在又还小,以后除了家里人和亲戚里的孩子,她能交到的真心朋友肯定不止小义一个对吧。”

    虽然孔小玉知道余志清没理解到她真要表达的意思。但也不得不承认余志清说得有道理。小义那孩子并不是亲人,但她相信小月肯定是把小义当成真心的朋友了,至少对着小义笑时。她家小月的眼睛里是带着笑的。

    余志清安抚好孔小玉后,心里才是长舒了一口气,他实在想不明白,女人一天到晚怎么都想这些有的没有。看来还是古人比他有见识,不然也不会有句俗话叫:女人心海底针了。

    有了余志清之前那一通的劝解。余明月再回到家时,孔小玉也放下了些心结,倒是没再找余明月谈心。

    余明月‘老老实实’在学校上了五天课后,终于在3月6号中午过后。被余志清用家里新买的解放牌大汽拉着,去中心校接了那姓钱的校长,到了区城后。听着钱校长的指引,把汽车开进了是个四合院的区教育局。把车停在了大大的院子边上。

    这年头,到教育局办事的人,不是开着小轿车来,就是蹬着自行车,或是甩着火腿挝正步来,教育局里工作的一众同志,至今还没见有开着个拉货的大汽车来办事的,更别说这新出厂的新款新汽车,这样的车,区城路上都少见。

    “哟,怎么是钱校长啊。”一个中年男人见到大平乡中心校的钱校长从汽车驾驶室下来,有些吃惊的上前打起了招呼。

    “呵呵,杨主任你好,今天是带我们乡的一个小同学来做上次说那测试的。”说完,冲随着他身后跳下驾驶室的余明月招了招手。

    “余明月同学,快过来,一会儿就是这位老师和其它几位教师带你去测试。”

    “杨老师您好。”余明月上前礼貌的叫人时,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甜笑。心想,笑得甜点留个好印象,一会儿不求他放水通融通融什么的,但至少也不会太为难她吧,她可实在是不想天天困学校里了。

    余明月为自己谋求幸福的举动,果然获得的中年男人的好感,笑得更是亲切了不说,还逗着余明月说了些琐碎的事,一听余明月回答得条理分明,更是对一会儿测试的结果充满了兴趣,虽还差点时间才到上班时间,但看到要参与对余明月进行测试的同事都到了后,直接着招集齐了人,带着余明月进了一间三十几个座位的小会议室。

    前世的时候,余明月虽没天才或是愚蠢到被人拉去测过智商,但在上大学和工作后,却也听说过这玩意的。只是她没想到,她也会有被人抓来测试智商的一天。

    她原本以为今天教育部门的工作人员是要让她考试,可没想,一连串的回答了五个工作人员的问题后,脸上的肌肉不时就会抽上一抽的杨姓中年男人发到她手上的试卷,竟然是总数为30道的智商测试题,还说要她在30分钟内答完。

    面对眼前显然是对小孩子进行智力测试的题目,余明月的些纠结了。她这是奋笔疾书,妥妥回答上好呢,还是放点水进去好呢?但要是这被测出来低了,又抓她回学校怎么办呢.......

    “几位老师,您们好。我有个问题想问问行么?”坐在特意换过的高板凳上,余明月老实的举起了右手,得了许可后来了这么一句。

    早已在刚才用回答问题的测试方式之后,就判定余明月智力年龄至少在18岁以上的杨宏家激动的道:“喔,什么问题你说,问完赶紧的答题。”说完比了个手势,示意旁边的工作人员按下了计时器。

    “我得至少答对多少题,以后才能不用天天去学校?”

    正紧张这叫余明月的小同学是不是看不懂题目上的内容,而紧张的杨宏安瞬间有种脑充血的晕眩感。

    “你...这...我....”几次没把话说利索,杨宏安脸也涨红起来。看到这小同学竟还一脸认真的盯着他,深吸了口气后索性道:“如果都答对了,以后就同意你天天在家帮你家里干活,升级考试才参加考试了。”

    他话一说完,余明月再不管其它了,反正不用到学校上课最重要,提问等答案已经花了些时间了。得抓紧才行。

    做到后边的题目时。余明月也终于发现有一定难度,但这难度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稍难的想一想也找出其它中逻辑和规律填上了。有些稍想想,耍点小聪明填上去也应该是正确的。

    “啊,写完了?”五人中的一个中年女见余明月停了笔坐着不动,惊呼了一声。这一声所带出的吃惊,把余明月给唬了一跳。

    “嗯。那个...啊,写完了。”余明月心里吃不准,但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时,面前长条会议桌上的测试卷已经被几步冲上来的杨姓中年男人抓了去。

    看着五个工作人员明显激动的神情。余明月有些觉得不妙了,难道这刚才明显觉得有些难度的测试题,并不是针对她这样大的小孩子进行测试的。

    可虽然回到这80年代六年多。她还是记得很清楚,智力测试必须是得分年纪段的。不同的年龄测试时,得用不同的测试题。

    “天啊!竟然全对!”其中一个年轻的姑娘惊呼了一声,人少而显得很是空旷的会议室里瞬间炸了锅。

    早前说话的中年女人一把抢过了测试卷,虽然她已对正确答案烂熟于胸,但还是拿着写着答案的书核对起来。

    “这...这怎么可能?杨主任,这确实是针对18岁以内的青少年测试用的题目对,不是我看错了对吧。”中年女人声音显得有些凄厉的喊叫着那姓杨的中年男人看她手上的答题卷,五个人围在一堆围着余明月刚才答完题的测试卷,惊呼声不断。

    完了!余明月双手覆在小脸上使劲揉了又揉,搓了又搓,真想把自己搓出另外一副模样,让熟人看见都认不出来。惹祸了!这三个字一直在脑中像警报声一样,一声一声回荡着,提醒着她为了一心不想上学,到底犯了多低级的错误。

    余明月很清楚,她绝对不是什么传说中真正的天才,她顶多算个比常才聪明了一点点的人小小人才......天才的包袱,丢到她身上她绝对背不动!

    会议室里的惊呼声太大,而仁义区教育局到如今,也只对三个孩子进行过智力测试,余明月刚好就是这第三个,原本等在会议室外想看结果的人,除了又着急又紧张的余志清外,还有好几个教育局内部的工作人员。

    听到惊呼声越来越大,猜出是测试已经完成,结果还很惊人的工作人员已经等不住了,直接推开刚才还紧闭的红油漆铁门进了会议室,没一分钟,更大的惊呼声又响了起来。

    正想乘乱遁走的余明月刚一转身,就看到余志清一脸激动的站在门口向里张望,正想过去与他汇合,然后父女两悄悄跑路时,却被杨宏安一把抓住。

    “余明月同学,你...这些题目你是怎么答出来的,你给我...给老师说说。”杨宏安此时想到了一种可能,这是这些题目在这之前,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余明月都做过。

    当想到不排除这种可能后,他此时完全处在一种患得患失的心态中。一个不满七岁的一年纪小学生,不担拥有18岁左右的智力年龄,还完全答对了18岁以内的青少年的智力测试题,这..这哪里是用天才能形容得完的。

    他在给这孩子拿出这张测试题时,原本是一时兴起,想着看看这孩子能做出多少,然后再依次递减,看这孩子的正常智力到底处在什么水平,可竟因为这样而发现了也许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那种天才的存在?

    杨宏安问这话时,原本嘈杂声没停过的会议室突然安静的落针可闻,余明月好像都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

    知道大家都看着自己,但余明月还是咬了咬牙,做出一脸天真的答道:“老师你给那试卷上的题目,前边的几题我都会答,但后边的没学过,只知道它们是填空题和选择题,填空题是我猜着填的,选择题是胡乱蒙着选的。要是不合格,我以后天天到学校上课就是了。”

    “额.....”

    “啊?.....”

    “嗯?......”

    就在会议室里十几个人满头黑线,脑瓜子转不过弯时,余明月已经落荒而逃,拉了一脸搞不清状况,还在欢喜中的余志清向她家的大汽车逃命般跑了过去。

    刚才乘乱那会儿功夫,余明月已经打定主意了,无论如何她也不会承认这次的测试是正常发挥的,大不了她直接辍学几年,到了年纪再去托了关系参加升初一的考试。钱不是万能的,但对这种小事情花点钱还是能轻松解决的。

    余明月很清楚,以她的智商蒙蒙这小城市里对她进行测试的众人还可以,要是事情闹大了,搞不好她就要成为一个被人类当成试验品的大猩猩,最终得被科学家们拉到手术台上进行*研究了。

    直到听见汽车启动后发动机的轰轰声时,和座位上传来的震动感,余明月才终于有了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未完待续)

    ps:此果感谢@aibuke2同学投来的粉红票,感谢@喜欢阅读小说同学投来的粉红票,感谢@浅呤花未央同学投来的三张粉红票,感谢一直支持着娃娃的同学们,你们的支持就是娃娃最大的动力。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被雷劈回小时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娃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娃娃并收藏被雷劈回小时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