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被雷劈回小时候 > 第224章 念念不忘

第224章 念念不忘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1990年春到夏天几个月里,余明月与孔兴刚和余明艳合着伙,光靠收村民孩子采来的蕨菜和三月里的野梅子,就让余明月又挣上了一大笔钱,空间里的存款已近两万。

    蕨菜台,除了每天收的一小部分被三家的蔬菜铺子零售掉,大部分则是晾晒成了干货,大头卖到了区土产收购站,一小部分则是像头年晒出的野菌干一样,批发卖给了开干杂货铺子的余志芬家,由余志芬家以高出批发价五分的价钱零售。

    雨季就要来的时候,孔兴刚也终于顶班放羊的人手,以每月80块的工钱,请了村里天天放牛的张老头帮放羊。这六十多岁的张老头也是个老实本分的,老伴死得早他家就一个儿子和儿媳妇,孙子孙女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初中,家也钱正是紧张的时候,放起羊来很是尽心。

    已经18岁的孔兴刚抽出了身后,除了家里农活重时帮着孔明富在田里忙活外,有时也跟着余志清出门收菜,顺便跟余志清学学开汽车。

    但大部分时间,孔兴刚都是跟着余明月一起忙活三人合伙的小生意,这倒是让又要忙生意又要管理操心几十亩新果园的余明月轻松了不少。

    余明月是很了解这小舅的,自孔兴刚把大多精力都投到合伙生意上后,余明月选了个周末,把孔兴刚和余明艳在一起后,对三人占有合伙生意的股份又划分了一次。

    算是个大人了的孔兴刚占五成股,天天在家忙活生意的余明月自己占了三成股,还在天天上学是真正的小屁孩子的余明艳,占了两成股。

    孔兴刚虽对这划分还有些意见,但才开口嘀咕了一句。就被余明月给果断的驳回了。对于她来说,要不是怕这天生就护食的小舅有意见,她觉得之前那样平均占股的做法也没什么不对,毕竟都是她最亲的亲人。

    了有孔兴刚的加入,农历六月里山上的菌子大量生长的时候,余明月也扩大了菌子的收购范围,让余志清到各村或是别乡收菜时。都给当地的村民留了话。说他家以去年相当的价钱收菌,鲜货干货都收。

    余志清宣传很到位,而且这年代头脑灵光的农民也不少。到了六月几场雨后,邻近几个乡都有人骑着自行车,几十斤或是一两百斤的拉了货来他家门口卖。

    看着每天湿货干货加着至少都能收到几百上千斤,余明月和孔兴刚笑得是见牙不见眼。

    家里种下了两亩多葡萄。虽然是第一年挂果少,但近千近的葡萄也在水果店里卖出了2元一斤的高价。每天还卖断货。

    除了送给政府大院三家几十斤尝鲜,剩余的卖得了2400多块钱,家里几个大人也是欢喜得很,余志清更是决定。明年要把两亩多粮食和自留田都种上葡萄。

    到了八月中旬山上生长的菌类越来越少,开始改收起了锥栗果时,三人聚在一起算了笔账。三月不到的时间光靠着收菌的,就挣了6700多块钱。孔兴刚分得了3300多块。余明月分到了2000来块,占股两成的余明艳这个刚上三年级的小学生,也分得了1300多块钱。

    为了庆祝这季的大丰收,三人商议一阵后,各自掏钱找了余志清帮忙买回来了一大两小三辆自行车。

    一段时间里,每天中午不忙和吃完晚饭后,余明月就和孔兴刚、余明艳三人在大门前的马路上边笑闹边学骑自行车。余明月是装着不会骑,闹出不少笑话,但孔兴刚和余明艳这两个倒确实是不会骑的。

    余明月看孔兴刚已经学会后,她也‘才’跟着会学了,余明艳年纪小些,虽然她的是比成年人小了近半的儿童自行车,但也学了近一星期才学会,看着余明月和孔兴刚两人熟练的骑着车在公路上比赛,把她羡慕得不行。

    有了自行车是很实用的,至少余明月和孔兴刚到别村收货,或是通知要收什么新货时,也倒是轻松不少。

    对于余明艳来说,却有了些烦恼。每天一去学校或是放学,她骑着自行车屁股后边却是追着呼拉拉的一群同学,有想搭车的,有想骑骑她自行车的。把技术不太好,又是把新自行车当宝贝的余明艳搞得很苦恼。

    其实这阵子,也不光是余明艳这个孩子有烦恼,孔明富一家和余明月跟父母也觉得很烦,而且全是因为那董子贵竟然不开蔬菜店了,而是说要到市中心地段开家以卖云南菜为主的高级餐厅。

    余明月很清楚,这董子贵是看着陈强食店旁边那家租户不租后,陈强家就租下了那间门面扩大了店面,生意还那么火爆,所以董子贵眼馋了,觉得做餐饮比卖菜更挣钱。

    在四川地界卖云南菜?虽然孔明富对做生意懂得不多,但还是知道肯定挣不了钱的,孔明富不想去管董子贵,直接进城了一趟,把跟在在城里边带孩子边卖菜的孔小菊给骂了一顿,让孔小菊别光顾孩子,由着男人胡搞瞎搞的败家。

    知道这事后,余明月也是气得不行,虽然正收松子忙得不行,但还是在十月初五这天,跟着一早拉菜去批发的余志清到了长寿路。

    跟孔小菊分析了一遍董子贵那主意的各种不靠谱后,余明月才道:“四姨,你带着孩子在店子里卖菜几个月,挣下这一万来块得多不容易,这事你可要拿准主意,别让我四姨爹把这血汗钱给败了,实在不行你就把钱收好别可他,看他怎么到市中心去开什么高级餐厅。”

    “小月,你真觉得开家云南菜的餐厅真这么不靠谱吗?去年我和你四姨爹在县城打工的时候,就是在县城里最大那家餐厅打工的。我在厨房里洗碗,你四姨爹在厨房里切菜打杂,你四姨爹......”

    “四姨,难道你自己也想把挣到的这些钱都投资来开这么一家餐厅?”余明月皱了皱眉头。如果是她四姨想开。那她倒是得好好帮着策划一下了。

    “不,也不是,只是....我就是看着你四姨爹对这事很上心,想着店子开起来,他肯定会更用心经营的。再说,钱...钱也不是我管着,都在你四姨爹那呢。他今天已经到市中心广场边找空铺子去了。”孔小菊说时。有些心虚的看了余明月一眼就低下了头。

    “什么。我们不是都说让四姨你自己管好钱嘛,你怎么.....唉。”余明月对这四姨有些无语了。

    想了想后,余明月一咬牙道:“这样吧四姨。他要开我们也不管了,但这蔬菜店子你还是得开着,现在我外婆喜欢时常帮着你带带小牛牛,吃饭也是跟我外婆那搭得伙。早上批菜也这么近,就算他去开餐厅不在店里你一个人也忙得过来。你别把这一个月挣几千块的生意丢了。”

    说到罗正芬如今的一点点变化时,余明月嘴角翘了翘,心情好了不少。她外婆,终是开始慢慢发生改变了。改变得比前世更早了四年。

    不过只一顿,余明月忙又一脸正色的看了孔小菊,补充着道:“四姨。这次你可记住了,你自己在蔬菜店里挣到的钱。不管他说什么你可也别再给他了。”

    余明月已经打定了主意,就算她有些心疼这些肯定要打水漂的钱,也不去管这好高务远的董子贵,得让董子贵砸他自己的钱去买点教训,不然长不了记性。

    虽然之前董子贵都口口声声说要一家三口去开高级餐厅,要如何让孔小菊享福,可孔小菊也真是舍不得放弃这一个月净挣三四千的蔬菜店,所以倒是一口就同意了余明月这主意。

    早前店里最先住的是董子贵就不说了,现在换成了孔小菊天天带孩子住店里,余明月是舍不得孔小菊吃苦的。没过几天,余明月就进城找了一直给她家搞建筑搞装修的熟人黄老板,让黄老板比照着罗正芬那糖食店一样,在店子后方隔着了个小些的隔间,给孔小玉和小牛牛当住屋。

    听说当天黄老板老了工人半天就装修好后,第二天余明月又进了城,量发了尺寸后,直接自己赶了中巴车到渡口商场,准备给孔小菊买张舒服的新床回来,再买个带穿衣镜的衣柜和齐全些的生活用品。

    上了中巴车,余明月直接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对于早前还开得快飞起来的中巴车竟没马上开动,余明月也没当回事,只是在听到司机喊明明是卖票员的中年人去顶班开车时,余明月有些不满的皱了皱那显得有些浓黑的柳叶眉,看向了窗外。

    “嗨,小月,还记得哥哥不?”汪洋一脸惊喜又带着些期待的看着刚才盯着窗外发呆,此时转过头面无表情看向他的余明月。

    “我...认识你?”余明月皱了皱眉,只觉得这20来岁的年轻人有些眼熟。他能叫出自己名字,那但肯定是认识自己了的,可自己......

    “呵呵,就知道你这小没良心的不记得我了,我是汪洋啊,你仔细想想,后来听你爷爷说那是你家第一次进城卖菜的时候,你跟余爷爷和余叔叔就是.......”

    “喔,记起来了,你叫汪洋是吧啊。”余明月扯了扯嘴角点点头。原来是那个被她以为有恋童癖的汪洋大海,只不过在念到这名字时,心里深入却总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但看到汪洋竟然坐到了她的旁边,余明月也没机会多想,把屁股往靠窗一头挪了挪。

    “呵呵,你这小丫头终于记起我来了啊,两年前我车子路过小区路口的时候,还经常看到你在小区门口跟余叔叔一起卖菜了,后边却好久没看到你们,我还担心呢。

    不好,前阵子我朋友到木钢医院住院,我才知道你家竟然发达了,胆子这么大占了那么大的地修了铺子不说,你家还又是开蔬菜店,又是开精口水果店的,余叔竟然还买了大汽车搞蔬菜水果批发喔,竟是比我还混得好。真是了不起。

    对了小月,你现在应是上三年级了吧,今天又不放假,你怎么跑到城里来了?”

    汪洋像个话唠一样说不停,倒是让余明月对不少刚才还疑惑的情况有了不少解,也就不奇怪这明明只见过一面的小青年,为何左一句又一句像熟人一样称呼她爷爷和爸爸了。敢情就是那什么朋友住院时。在长寿路街上遇到后所熟悉的。

    “我....我请假了。”本是想说没上学了。但对这不熟悉的外人,余明月还是不想提这事。

    “呵呵,我说呢。对了。这个周末我朋友又要从成都过来喔,他经常问起你呢,这个周末你跟你爸到城里来玩怎么样,到时我一定让他好好的出出血。请我们两到市里最高档那三星级的宾馆好好搓(大吃大喝)一顿。”

    看汪洋说得兴致勃勃,还笑得一脸的奸诈。余明月实在很无语。

    他朋友?还一起到宾馆?靠!她和那什么朋友又不认识!怎么可能经常念叨她。而且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脑子抽疯了才会跟着两个男青年往宾馆跑。也不知道这小青年代了什么主意,难道还真是被她第一次时就猜中,这人和他口中的朋友都有恋童癖?

    想到这。余明月带着警惕的转头观察了一下汪洋的表情,屁股又往窗户边靠了靠。

    “不了,这周末我有事。”余明月果断的说完后。不想再理这脸上露出八婆笑容的汪洋。

    “啊,周末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还有什么事啊?我给你说。我朋友......”

    汪洋还想好好介绍一下他好朋友给余明月认识呢,余明月却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冲前方大喊道:“司机停一下,我道站了。”

    边走出座位到站边准备下车,边随意的对汪洋道:“汪叔叔我到站了,下次要是还能再见再聊吧。”说完,直接下了打开门的中巴车。

    “小月,你自己一个人到哪啊?年底这条街上贼娃子多得很喔。”汪洋有些担心的追到了车门边,余明月却是边嘴边丢下句“再见”,头都不回的走了。

    这见到个长得好看的小姑娘就转性的汪洋,让前边开车的卖票员很无语,却还是回头好声的提醒道:“老板,要是没事我可开车了喔。”

    看着余明月小跑着走远,汪洋摆了摆手道:“开吧开吧,王哥你多换我开一回儿哈。”说完直接一屁股坐回了位子上。昨天被老头子跑来教训到半夜,开了一上午的中巴,他现在都犯困了。

    唉,黑子那死小子真没运气。

    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抽了什么疯?自从那次在渡口商场见到小月后,就算被家里大人抓回了成都,还是经常跟他打听只见过一次的这小丫头的情况。

    前阵子过来办正事看地皮的时候,倒霉的发了什么阑尾炎,在木钢医院切阑尾住了十来天,都没机会再遇上小月,这才回去没一月呢,小月却被自己撞了个正着。

    难道黑子这死小子有些地方真的不正常?汪洋心里突然又升起这个让他每次想到,都不寒而栗的猜测。

    余明月下车摆脱了这个在她看来,也许是个变.态的汪洋后,直接又到了渡口商场选家具,哪里想到,刚才因为车要到站的原因,没有听到汪洋对他那口中的好朋友的一通介绍,而错过了知道那人竟是她两世都不再想见的男人。

    更没机会知道,这个连有关的人和名字都被她强压在心底深处,两世都不再想见的男人,竟然已经在1988年过年前时,见过了她,还时常念叨打听她的事情。

    一个多小时后,余明月就跟着渡口商场的送货车,把两张单人席梦思床、一张双人席梦思床、两个1米2宽带穿衣镜的衣柜、两台绿色的海尔冰箱,和一些给孔小菊买的生活用具拉回了长寿路。

    比计划中多出的东西,是余明月到了渡口商场后,临时起意买的。毕竟对亲人们,她不想厚此博彼,另亲人们产生矛盾。

    多的一张双人席梦思,是给孔明英和余天周的,一张章人席梦思,是给罗正芬的。两台冰箱,一台给孔明英和余天周这方开火的人用,一台给单独开火的罗正芬用。有了冰箱大家生活都能方便些,至于之后空出来的两张木架子床也不会浪费,余志慧和余志芬两家也用得到。

    看着东西买回来,孔明英和余天周直喊着浪费,脸上心疼钱的神情中还有止不住的欣慰笑容,罗正分虽没说乱花钱浪费的话,也是一脸高兴的翻看冰箱,还坐在新床上颠了又颠时,余明月觉得花这些钱,非常超值。

    正在装修新餐厅的董子贵晚上回到长寿路的蔬菜店里,看到新家具还听孔小菊说是余明月强送给的时,又一次有些无语的跟和孩子躺在床上的孔小菊道:

    “唉,看来你大姐家这侄女是真的对我意见大啊,我这刚去开新店还没说要搬走呢,就把住的用的给你和孩子换成高档货了。”

    “你这说什么话呢,难道这床你不睡,这衣柜里没装着你的衣服?你.....唉~~”孔小菊皱着眉头没把后边的话说完,长叹了口气。孔小菊真的想说,要想受人待见,就得自己争气,可却怕说出这话,伤了董子贵的自尊心。(未完待续)

    ps:亲们,求票票喔,推荐、粉红满数都会加更的,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被雷劈回小时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娃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娃娃并收藏被雷劈回小时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