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被雷劈回小时候 > 第255章 赫阳

第255章 赫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为方便亲们阅读,两章合一章)

    见到赫阳的那一瞬,余明月石化了。

    此时,余明月脑中只有一个想法。他,怎么会来外公家?

    不过只呆了一瞬,脑海中一片混沌的余明月就本能的看向站在不远处,正与李国英二叔说话的孔明富。

    因为就算是在前世,余明月想要答应赫阳的‘求婚’时,都从没想过,也不敢,有一天会把赫阳带到孔明富的面前。

    并非是害怕两人相差了12岁的年纪,孔明富会反对。而是当时已经32岁的赫阳,在遇上20岁正念大二的她时,已经有了一个结婚6年的妻子。

    余明月很清楚,当孔明富知道这样的情况时,会对她有多么失望,会如何揍她一顿后把她赶出家门。

    前世,从念初中起,她假期就开始在区里的小饭馆打工。自上了高中一直到大学,不管是周末或是假期,她都得打零工努力挣些钱充当一部分的学费。

    从初中到大学,她做过的工作已有数十份,可以说,再苦再累的工作她都不怕,只要能领到工资就行。

    上初中时,年纪小还算是童工,所以只能在小餐馆、小食店、夜宵店、烧烤摊找到洗碗工或是服务员的工作。

    上了高中后,也不再是童工了,能在大型的中餐厅、火锅店、渡假村找到工作。高二的第二个学期起,渡假村经理对她很是照顾,所以周末或是假期,她就一直在渡假村老板汪总,也就是汪洋的赌场里当服务员。

    虽说赌场服务员听上去不好听。但其实工作很单纯,就是给下注的客人填号,然后拿着客人要买的号码和筹码,来回于客人与下注台之间跑腿。

    当时她很喜欢这份工作,因为在赌场上班,不但包吃包住每月有400块的工资,每天基本都会有客人在某一次下注赢了钱后。给服务员点小费。每个客人给的不一定很多。但运气好时,一天下来收到的小费多时能达百元。

    上了大学后,每天下午上门给孩子当补习老师。周末给一些店铺或是公司发传单,假期里当服务员时,每天早上送报纸、送牛奶。

    她从不会去挑工作。因为一心只想得到更多的工作机会。

    可大二那年的暑假,很多餐厅招服务员时。特别说明不招用只在假期打工的学生,她好些天都没找到合适的工作。

    后来。经同班女同学周艳介绍,就跟着周艳一起到市中心的一家高档酒吧当了一名女服务生。这还是因为周艳的堂哥周宏在这家豪华酒吧的保安,周宏和经理的关系不错,所以经理这破了例。

    可她。却不太能适应这份工作。

    因为酒吧有规定,在给客人服务的时候,不管是倒酒、上果盘吃食。或是撤盘等等的服务,都得至少用单膝跪地的姿势进行。

    见到客人必须打招呼。而且还是得至少45度的弯腰鞠躬。

    不说工作服的裙子有多么短,光是这卑躬屈膝的服务方式,她就有些不能接受。因为就算以前当服务员,虽然经理也要求大家做到礼貌、热情、周到的服务质量,但根本不需要做到这种卑躬屈膝的程度。

    可她很清楚,她需要钱,她必须努力的挣上一部分的学费,尽力减少外公和舅舅们的压力。

    当听周艳说,在酒吧上班,一个月不但有600块的工资外,还会有开盖费的提成,有时帮客人结账还能得到找零的小费,每月大概能领到800多块工资时,她决定克服心里障碍,坚持在酒吧工作。

    就这样,在那个暑假里,她过上了有规律的生活。每天早上送报纸、送牛奶,下午给一个上小学六年级的小男生当补习老师,晚上七点半,准时到酒吧上班。

    一切好像都很顺利,一个多月晃眼就过去,就在离开学不足一星期时,却出现了意外。

    那天晚上快近凌晨时,她负责的包间里客人走后,她正在打扫卫生,周艳说想上厕所,请她帮忙照看一下豪华包间里的客人。

    不说周艳对她有恩,帮找到了这份工作。就算只是一起上班才认识的同事,相互帮忙也是应该的,她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可刚一走进包间,还没适应包间里闪烁的灯光,就被一个肥胖的男人一把抱进了怀里,一只手在她身上乱摸不说,其中一只手更是摸在了她的腿上,而且还有顺势而上的趋势。

    活了20年,她从没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过也只是在被吓呆了片刻后,马上知道发生了什么,根本不及多想,本能的,抬起没被禁锢住的右手,给了那至少三四十岁的胖男人一巴掌。

    “啊!臭**,你活腻了敢打老子!”

    随着那男人一声嚎叫和随后的一声怒吼,她被那男人一巴掌打在脸上,随着惯性,摔倒在包间那厚厚的长毛地毯上。

    她感觉,脸上除了开始被打时那一瞬后就麻木了,但两边的耳朵却都嗡嗡直响。

    也就在这时候,随着闪烁的灯光停止,包间里变得通亮的同时,原本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也停止了。

    那男人嘴里怒骂着冲上来还要打她时,被同行的两个男人架住了,三个陪酒小姐中的一个,艺名叫张玲玲的女人,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你没事吧,快出去躲开。”

    虽然耳朵还在嗡嗡作响,但还是听到了张玲玲在她耳朵轻声说的话。看了一眼被打后对着她怒吼的男人,和那两个虽然边劝边架住人,却也用能杀人的眼光瞪她的男人后,感觉张玲玲又推了推她手,她这才反应过来,转身跑出了包间。

    她当时只想离开这里,所以连一声谢谢都没来得及跟张玲玲说。

    “别跑!给老子回来!今天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这小**.......”

    听到身后传来胖男人的叫骂声。她没有停下,跑得更快,一路上有几次险些撞到了人。

    但最终,还没跑出大厅,在经过收银台前,就被人从后面一把抓住了头发,然后。被揪头发的人用力往旁边一甩。

    刚感觉头皮痛得喘不上气时。后背也传来一阵巨痛。

    她仰面摔在了距离刚才所站位置至少三米多远外的地上,眼睛能看到头后方一尺来远处倒立着那闪闪发亮的玻璃收银台。

    全身上下都感觉痛,但她不想哭。因为哭就是示弱。但身上的那种疼痛,还是让眼泪从眼睛里冒了出来。不过眼睛却死死瞪着那胖男人。

    还没等她缓过气来,就看到那胖男人抬腿照着她头上踩了下来。

    “小**,还敢给老子瞪眼!”

    她恨这胖男人。但第一反应就是要躲开,可全身像是脱力了一般。身体根本不听使唤。她除了尽力偏过头,其它什么都做不了。

    “砰!”

    “啊!”

    身上没有预期的疼痛,但却听到一声男人的惨叫,她吃惊的转过侧开的头时。看到那胖男人愤怒却吃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胖男人起身,不顾跑进来的保安的劝阻,边走过来。边用手指着她这一方,怒骂着:“狗.日的龟儿子!你tmd敢给老子管闲事。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有种你再来一下试试,老子.......”

    感觉到头上方有个黑影,她抬起头时,就看到身旁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她看不清他的长相,但从下往上,却能看到他那张如刀削出来的长下巴,和明显很挺直的鼻梁。

    她看到他的下巴抽动了几下,然后发出一声好听的冷哼,再然后,她看到他利落的抬起腿,一脚又踢在了走过来那胖男人的肚子上。

    “啊!”胖男人哀嚎一声后,又摔倒在五六米远处刚爬起来的地方,发出“砰!”一声闷响。围观的人群中,传出数声女人被吓到的尖叫声。

    “你是谁?哼!老子今天只问你,还想挨几下?竟然敢到老子这来惹事,不想死就快滚!”

    他的声音很冷,特别是最后那句,让她觉得也许下一刻他真会杀了那胖男人。她并不害怕,因为她很感激。而且还觉得这声音很好听,很有磁性。

    不过那胖男人再没机会冲上来了,因为同行那两个男人这时死死架住了怒骂着又要冲上来的胖子。

    “对不住啊赫哥,王哥...喔,不,王伟刚出来,今天一高兴就喝多了,我们马上就走。”其中一个高瘦,手臂上纹着一条张牙舞爪的世龙的的男人边点头边说。

    “是啊,是啊,王伟今天确实喝高了,实在不好意思了赫哥。”另一个矮小有些胖的光头男人也是如此说。

    也许是见这被叫赫哥的男人没反应后,两人又道了几句歉,才是拉着那个气恼得涨红了脸却只敢死咬着牙的胖男人直接出了正门。

    他刚才好像说,这是他的地方,难道他是就酒吧的老板?在这酒吧上了近两个月的班,还真只见过经理,没见过老板。

    正猜测着帮助自己这男人身份的时候,他却已经蹲在了旁边。

    这才看清,这是个不光很高壮,而且还很英俊的男人。皮肤有些黑,刀削一般菱角分明的国子脸,浓黑的剑眉,单眼皮却显得大却双显出几分凌厉的眼睛,高而挺的鼻子,嘴唇有些薄,给人一种冷峻的感觉。

    “擦擦!”他说完后,又抿着嘴。

    擦什么?当时脑袋还有些晕沉,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浓黑的眉毛突然皱了一下,声音很平淡的道:“你嘴角流血了,还有眼泪。”

    “啊。”她抬手往嘴角上擦了一下,这才感觉到手上传来一阵湿热,一看手背上上有着鲜红的血迹。

    原来她嘴角流血了。而且也是在这时候,她才看到,他手里一直拿着几张收银台上那种面巾纸,递在她面前。

    想到她刚才一直盯着他的脸看,才没发现这他递上来的纸巾。瞬间脸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她心里很清楚,并非是因为脸痛,而是因为刚才如花痴一般的表现太丢人,此时肯定血气上涌红透了脸。

    慌忙接着他手上的纸巾,乘着擦嘴角和眼睛的功夫,压下了心里的慌乱和尴尬。

    抬头想到道谢时,却看到他突然笑了。

    他肯定很少笑。因为那个笑容显得很僵硬。只是两边嘴角往上咧了两三下。要不是觉得他的眼里那种明显的笑意,她都不敢确定他刚才算是笑过了。

    “试试看能不能站起来?一会儿到医院检查一下。”说话时,他伸手用着适当的力气扶她站起来。

    去医院?这哪行啊。打她的人都走了,她可没那闲钱去挂急诊做全身检查。

    “谢谢,不用了,我没什么事。”虽是有些吃力。但借着他手上的力,从地上站了起来。

    心里自嘲的想。像她这种命硬得能克死身边人、连雷都劈不死的扫把星,绝对不可能挨了一顿揍就会死的。活了20年,她也就只是在三月大没被雷劈死时,进过一次医院。她从小到大连小感冒都没有过。

    自嘲过后,心里升起浓浓的自卑和失落。他这种让她觉得闪闪发光,肯定也是事业有成的男人。与她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在天,她在地。准确的说,是在地狱。

    “还是得去检查一下才行,而且这算工伤。”他又皱了一下眉。

    “不用了,谢谢赫总。”她摇对拒绝,然后点头感谢。现在她很肯定,他应该就是酒吧的老板,他帮了她,所以更不能让他花这冤枉钱。

    他又皱了一下浓黑的剑眉,说:“学生不适合在这种地方上班。”说到这时,侧头看向此时已经恭敬的站在一边的经理。

    正想帮经理解释一句,就算经理是因为周艳哥哥的关系,同意她来上班,可毕竟也是帮了她。但马上却觉得有些不对,她都不认识他这老板,他怎么会知道她是学生。

    正这么想时,经理已经颤巍巍的应道:“好的赫哥,我以后注意。”

    难道我被辞退了?那这二十几天的工资.......

    还没想完,他却转回头接着道:“假期或是周末要是想打零时工,就到广场旁边的xxx西餐厅吧,到时跟经理说是赫阳让你去的就行了。”

    原来他叫赫阳。这名字很好听,也很适合他。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本意应该不是因为她惹了麻烦而想辞退她。

    “谢谢赫总。那我...那我这个月...这个月....”心里觉得很难以启齿,但这二十多天几百块的工资对她真的很重要。

    他的嘴角又翘了一下,算是笑了,但这笑容马上就消失,侧头跟经理说:“一会把工资结给她。”说完回过头,声音里明显多了几丝温度的道:“早些回去,如果觉得身体不舒服,就到医院检查,这算工伤,公司会全部报销。”

    她能肯定,就算他刚才揍那胖男人时一脸的狠厉,但他绝对是个好人。

    想到同样家里条件不好,同样在酒吧打假期工的周艳,她想要向他求个情也让周艳去西餐厅打工。可是转头四下看了一圈,围在旁边的二十多人中,并没有周艳的身影。

    看他要离开,她再次道了谢,回更衣室换了衣服出来,然后拿着经理笑着递来的786块工资,有些失落的离开了酒吧。

    身上太痛,不能如平时一样走路回每月得花300块的出租屋,只能拦了一辆的士。比起平时的半个多小时,这次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家。

    直到躺在床上,她才有时间想很多之前心里疑惑的问题。

    这最大的疑惑,就是为什么他会知道她是学生。如果他早就知道,那么既然说不让学生进酒吧打工,不是早就应该让经理开除她吗?

    也许,是在帮她之前,就听收银台里的吧员说过了,毕竟他当时正站在收银台前。

    那,他对她为什么这么好?不过,也许他对员工都是这样,是一个好老板。

    背上的疼痛和脸上的红肿,她在开学前不得放下另外三份工作。休息了近一星期。

    开学后,又得开始找新工作时,想到了他说的话:“假期或是周末要是想打零时工,就到广场旁边的xxx咖啡厅吧。”

    她需要挣钱,心里也期盼着去那家咖啡厅上班,也许还能偶尔远远的再次看见他。

    怀着这两个目的,她在开学身上有脸上的伤都好后。很轻易的找到了广场旁边的那家咖啡厅。因为它的招牌很大。从外边一看就知道肯定很高档,所以也很显眼。

    不过站在二楼才是咖啡厅的大楼下时,她也更加自卑。因为应该了他事业一定很成功的猜测。所以知道他的世界离她更加遥远。

    不过他是个很守信负责的人。因为她一到咖啡厅找到经理说明了来意,经理就笑道:“你是小余同学吧,赫总跟我说过了,你什么时候来上班都可以。我们这里工资可以按钟点结算的。”

    她第二天下午,就来到咖啡厅上班。周一到周五只是下午来上两个半小时,周末上八小时。

    她的两个目的都达到了。原来他很喜欢喝咖啡,至少一周有三天的下午,都会来到咖啡厅。坐在靠大玻璃墙那面显得很清静的一个台位上,边看着各种文件,或是边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在上边忙活。然后边喝咖啡。

    而她,每次都欣喜的抢先为他服务。因为这时候。他会冲她翘翘嘴角,而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回以他一个笑容。

    渐渐的,她喜欢上了每天下午上班时,等待他出现的日子,虽然知道他工作肯定很忙,但心里还是希望每周能多看到他几次。

    虽然知道不可能、知道不应该,但她,还是喜欢上了他。准确来说,应该是暗恋。

    一年时间很快就过去,直到有一天,在她换了工作服准备打卡下班时,他也比以往提前离开了。她走在前边,他走在后边。

    一前一后下了楼时,他突然在身后说:“正好我有事要往你们学校那方向走,我送你回学校吧。”

    他竟然连她在哪所学校都已经知道了?原来他了解她这么多了,是不是意味着......但怎么可能?

    最终,她没有拒绝,上了车。

    快到学校时,她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念书的学校?”

    他却答非所问的说:“我结婚了,六年。”

    一瞬间,脑海中只有一片嗡嗡声,就如一年前被那胖男人打了一耳光时一样。

    当车离学校越来越近时,她才哑着嗓子问:“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如果他不说,她永远不会知道。虽然心里应该明白,他这么优秀的男人,不可能三十几岁还找不到老婆,可她却一直本能的去忽视这个问题。

    然后,在不知不觉中,暗恋上了他。

    只是暗恋而已,因为她从没想,也不敢对他表白。因为她这样的扫把星,根本不够资格得到什么爱情,不够资格与相爱的男人组建一个家庭。

    因为她清楚,她这种命硬到刚出三个月就克死父母,几岁就克死了爷爷奶奶和亲爷爷的人,注定会伤害到身边的亲人。

    丈夫,孩子,肯定都在此列。

    但今天,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看出她对他的爱慕,觉得她不配悄悄的爱着他,所以叫她死心?

    肯定是这样了。不然他此时也不会一直这样沉默。

    因为想要保留在他面前的最后一点尊严,她有些冲动的说:“难道赫总你以为我喜欢你吗?你放心吧,我一直以来对你只有感激,毕竟去年你帮了我,还给了我一份稳定、收入也不错的工作。”

    心里发誓,就算再喜欢这份工作,明天也得辞职。

    他却道:“我喜欢你,至少是在你认识我之前。”

    这样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喜欢她,而且还是在认识他之前?

    难道是她在酒吧打工时,她不认识他,他却已经注意到并且喜欢上了她。还是不可能,她这样放在垃圾堆顶上都不会引人注意的人,她凭什么......

    他却接着又道:“爱上你,却是在你认识我之后。”

    爱上她?这是活了20年,第一次有一个男人说爱她。而且还是这样一个优秀得只能让她膜拜,在心里悄悄暗恋的男人。

    这太过荒谬。也许这只是在梦中。

    他的话很少,但直觉告诉她,就算此时在梦中,他说这些也并不是因为要戏弄她。

    车停到了学校门口。而学校门口每天下午,都会有很多各式各样她叫不出品牌的豪车。虽然从没人站出来说什么,但全校的师生都知道。这些车基本都是大款们开来接**的‘小三’的。

    他刚才说那些。难道是想让她也成为世人所不耻的‘小三’?她凭什么?要身材没身材,还是个扫把星,顶多脸长得还过得去。

    虽然这个世界。已经变得笑贫不笑娼。但他,又凭什么以为她一定会答应?

    她再穷,却也有骨气,也有她的骄傲。

    咧嘴冷笑。道:“我再穷,再需要挣钱。也不会给人当小三的。这一年来谢谢赫总的照顾,明天我会辞职。”

    说完,就去开门下车,车门却打不开。这家伙光天化日下。想干什么?

    回头怒瞪他时,他却咧了咧嘴,扬眉笑道:“嘿嘿。我也没准备找小三。”

    说完见还瞪着他,又道:“我跟她不可能会有孩子。但,我和她都不会离婚。我唯一不能给你的,只有婚姻。”

    听着他从来没有的温柔和几许失落的声音,差点迷失在其中。不过马上就醒过了神。

    “你想儿子想疯了?”她气极,原来他找上她,只是为了想要儿子。难道就是看上了她屁股比较大,比较能生?

    他笑:“只要是你生的,女儿也行。”脸上闪过一丝促狭,她瞪着他,所以她看到了。

    “我这辈子没打算嫁人,更不会给一个有老婆的男人生孩子。”

    她看到他脸上闪过一丝冷冽,或说是寒意?再或是苦涩?反正她知道,他生气了。

    但也只一瞬,他表情变为慎重,问道:“难道你如今的愿望,不是就算不能得到一个幸福的家庭,也想要拥有一个与你血脉相连的孩子吗?”

    “你...你.....”她瞬间不知道如何质问,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他怎么会知道这种事,因为她从没对人说。

    难道是因为那本......

    还没想完时,他已经伸手从座位一侧,来出一本很厚但有些陈旧的日记本,递到了她面前。

    “我的日记本!”一把抢过护在怀里。这里边记着她所有的秘密,所以她永远都把它背在身边,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发现,它不见了。

    想到那种可能性,她气极,瞪眼怒问:“我的日记本怎么会在你手上?你怎么是这样的人,你怎么......”

    “去年,你离开酒吧时,落在了更衣室。”

    去年?

    确实,她是在开学前,发现日记本不见的,虽然知道肯定是一直装在背包里,她还在宿舍和去过的地方找了很久,生怕它落到了哪个同学的手上,再次成为全校的笑柄。

    她为此惶恐了很久,直到发现并没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时,才安下了心。心想,也许是在乘公车的时候,被根本不认识她的小偷扒走了。

    从没想过,日记本竟然是丢在了酒吧员工更衣室里。那酒吧里的那些人.......

    他好像能通过人的表情猜出对方的思想,在她看向他时,他已经说道:“没人看过,呃,除了我。”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羞愧的表情,而且是一脸自得。

    这男人,太可恶了。

    “你骗谁呢?以你这样的身份,会进女更衣室?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凭什么说只有...只有你看过?”越说,越觉得不可信。

    “我说了,是在更衣室门外拿到的。你上了的士后,我有事回了一趟酒吧不行吗?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会干你脑中猜测的那种下流的事。”他显得有些生气,也拿眼睛瞪着我。

    互瞪了一会,他突然开口道:“以后,对你那个同学最好远着点。”脸上闪过的狠厉,让她心里一惊。

    她知道,他口中所说的‘那个同学’,指的是周艳。

    周艳虽在之前帮她得到了在酒吧打工的机会,但她也不是没脑子的人,自己那天出了那样的事,而周艳自始之终都没出现后,她就知道,周艳不可能成为她的朋友,而她,也再不欠周艳什么了。

    知道他说这些,是为她好。但她不想再接受他的任何帮助,任何的好。她会努力忘掉这个不管是真或是假,但第一个说过爱她的男人。

    “谢谢你这一年多来对我的照顾。明天我会辞职。”说完,准备开门下车。没有指责他偷看日记,至少这样,能感觉欠他的少了很多。

    他却根本没有开锁的意思,双眼紧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我,有自信能保护身边想要保护的人。而且,我不信命。除了不能给你合法的婚姻,我,绝对能给你一个....一个在你看来也许不算完整的家庭。”

    她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男人所说的,都是她一直压制在心底,却也是她最想要却不可能得到的。他所承诺的这些,对她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她想要就此答应。

    可此时,却又感觉到,自己竟如被扒光了衣服一般,*裸的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让她,更加的自卑,和恐惧。

    都是那本该死的日记。她以后再也不会写日记了,秘密只有藏在心里,才是最可靠的。

    她此时,只想离开,离这男人远远的。(未完待续)

    ps:亲们,为了方便大家阅读,两章合一章了,算是补更了一次哈。这是男配之一,本书还没确定男主喔,亲们留意一下,到书评区推选一个吧,娃娃到时把亲们最喜欢的一个,搞成男主,嘿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被雷劈回小时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娃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娃娃并收藏被雷劈回小时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