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萌主驾到 > 112章 难以亲近

112章 难以亲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刚开始死活不愿意,但受了伤后,我妈以死相逼,他没有办法只好答应每晚回山庄,也许现在养成习惯吧,很少有外宿的毛病。”陆怡玲回答。

    “这山庄外观看上去很古朴,有些年月了吧?”风杀问得云淡风清。

    “比我年龄大。”陆怡玲好像还有话说,但终究没在吱声。

    三人继续往里走,快行到路尽头时,陆怡玲突然说要回去。

    “有些不舒服吗?”喻桐问她。

    陆怡玲摇摇头,“ 我爸生前禁止我跟我哥来这里,说前面有高温地下水,怕突然喷发引发意外,我们还是回去吧。”

    风杀应了一声好,向尽头望了一眼后带着陆怡玲与喻桐折返。

    回到山庄,陆怡玲出了一身汗,别了喻桐与风杀上楼洗澡。

    喻桐随着师父到了后院工人房,喻桐把早上沏好茶端着师父,还未坐定就被风杀问了话:

    “你上次说那后山有些眼熟?”

    喻桐点点头,“走到山间感觉更强烈,难道我梦到过那个地方?”

    风杀抿了一口茶,“我们是冬月二十三从青岐谷出发,在外面等了十一天,也就是腊月初四上了雪域,当日我跟你一起坠入悬涯来到现世也是腊月初四。“

    风杀顿了顿,“你说掉到半月山庄是四月尾五月初的时节,这样说来将近五个月的时间,你去了哪里?”

    “是呀,我去了哪里!”喻桐喃喃低语。“我来现世时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难道是被人救了去。”

    “是救了去还是掳去,谁也不知道。”风杀又抿了一口茶。

    “那我还是我吗?”喻桐产生了怀疑。

    风杀放下茶怀,伸手托起喻桐的小脸。看得仔细,“你还是我的喻桐,只是你身上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从为师当日把你从半月山庄抱走时就感知到了。”

    “是呀。当时我失了灵力,师父却没有责备。”喻桐垂下眼,“后来您告诉我是天灵决作的决定,我就释然了。”

    “为师撒谎了,”风杀站起来,“你身上的灵力没有消失,而是被强压下来,而这股力量为师不知道是什么,撒谎是怕你鲁莽行事。最主要的是我又不在你身边。害怕万一。”

    “我身上的这股力量是蛊吗?”喻桐问道。

    “蛊?”

    喻桐点点头继续说道。“我到极思堂时就被人操纵过一次,您说是不是有人在我消失的几个月里种了蛊,而这种蛊会被人误认为是一种力量。”

    风杀想了想随后摇摇头“不可能。你身上并没中蛊的迹象,当日操纵你的可能是一种巫术。”

    喻桐叹了口气。“我很迷茫,感觉真相就在眼前,而我却抓不住。”

    “不要着急!”风杀说道,“目前我们起码知道曾若想从你身上找到圣珠,而这颗圣珠一定威胁着神秘人,要不然他不会出手救你。”

    “那神秘人究竟要干什么?”喻桐开始发牢骚,“他把我们引到现世来只是为了天灵决吗?如果是要这样东西,我们杀魔域王时,他可以先下手为强。”

    “你分析的很对!”风杀点头,“为师也怀疑他的目的不仅仅是天灵决,而是一个更宠大的计划,一个需要我们参与的计划。”

    喻桐的小脑袋可想不通这种复杂东西,她睁着大眼看着师父。

    风杀看着她的表情轻轻一笑,“放心吧,不管是曾若还是神秘人,他们都需要我们,只要处理得当,我们会知道越来越多的秘密。”风杀帮自己续了杯茶又说道,“现在我们跟谁都不能做敌人也不能做朋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都想当黄雀,我们要让他们以为自己是黄雀就行了。”

    喻桐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她把自己的脑门拍了拍,“不管了,不管了,我以后就听师父的,你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复杂的事情您来思考。”

    风杀一笑,“为师愿意为你思考任何事情,也愿意为你承担所有的责任,只是这命运之轮转到何处,为师不能控制。”

    喻桐靠在风杀的肩头,感叹这命运的变幻无常,“真希望一睁眼就回到千年,然后到一个无忧无虑的地方看日出日落,安静地生活下去。”

    “那个地方有师父吗?”风杀有些动容。

    一句话又把喻桐逗笑了,她坐直身子表情认真地说道,“当然有师父,不断有师父还有师娘,还有一帮师娘生的小家伙,我呢,就帮师娘带小家伙,让师父跟师娘天天恩爱!”

    风杀的眼垂下来,“原来在喻桐心里师父永远是师父,成不了其它。”

    “当然,师父是喻桐这一生最重要的人,我一直把您当父亲看待,不,当成喻桐的天,喻桐心中最伟大的神。”

    “你把我放在最顶端,这对我来说是一段无法逾越的距离,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风杀说完叹了口气。

    喻桐怔怔地看着师父,读不懂他脸上的信息。

    风杀在半月山庄一个星期后,开始跟随陆昊然外出。而陆昊然的毒舌仅仅是针对某些人,对于风杀这种沉默少语洞查一切的人,他没有心情也找不出什么地方可以为难,于是三个人出去时,程和负责处理各类事务,风杀只需面无表情地站在陆昊然身后,而这种不露生色的站在一旁就震慑到很多人,不出两日,k城上上下下都在打听陆昊然身后的那位冷面煞星是何方神圣。

    喻桐的生活也在发生改变,除了早晚帮陆昊然端茶倒酒外,她余下的时间就是陪陆怡玲聊天,看她上网。还有就是约上风谷子跟柳兰打扑克牌,喻桐惊人的学习能力慢慢显露出来。

    “在青岐谷这么用功就好了!”喻桐每晚在被窝里感叹。

    这些时日里,最最郁闷的是陆昊然,他看到喻桐的时间越来越少。除了早上接水时的手指触碰,晚饭过后就见不到人影,喻桐完全被陆怡玲霸占,霸占去的还有代班保镖风杀。

    半月山庄的小公主陆怡玲已经没有兴趣管咖啡店的生意。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风杀大人吸引,以请教防身术为由要求风杀教她武功,而风杀问了一句陆先生觉得呢,就在陆昊然的默许下答应下来。

    陆昊然以为风杀陪这个烦人精妹妹,自己何许有时间跟喻桐独处,被想到,陆怡玲连喻桐也拐跑了,而他每天只能呆坐在屋里看电视。

    “每天那么早跑回来干什么!”陆昊然又开始摔摇控器。

    第七个晚上,陆昊然暴发了。他在晚饭桌上开始发脾气。“喻桐。你怎么拿酒的,你确定酒杯里倒的是我要的酒吗?”

    喻桐挠挠头,她不敢确定瓶身上的洋文是不是陆昊然所说的酒。

    “晚饭后跟我下酒窖吧。我好心再教一遍。”陆昊然甩了一句。

    喻桐小声地嗯了一声,风杀却叮嘱了一声好好记。

    晚饭过后。陆怡玲照例缠着风杀,完全听不进风谷子晚饭过后不易运动的建议。

    喻桐则拿着笔纸跟着陆昊然身后下了酒窖。

    陆昊然轻步地踩着台阶下到酒窖里,坐到供休息的沙发上翘起了大长腿。

    “不是去认酒吗?”喻桐问。

    陆昊然看着喻桐,“你这几天都干了些什么?”

    喻桐愣了一下连忙说道,“我,我没有做错事!”

    “想我了没?”

    喻桐透亮的大眼像星星般忽闪了一下,然后呈现出茫然之光。

    “你过来!”陆昊然放下长腿,用手指勾了勾。

    喻桐几乎是用挪的方式走到他面前。

    陆昊然双手握住她雪白的手臂用力地拖到自己面前,“没有想是不是?”

    “想呀!”喻桐回答的并不肯定。

    “想我什么?”陆昊然歪着头问。

    喻桐缩了缩脖子,她感到陆昊然的口气里更多地是质问,这个信息很危险,说不准下一秒会发飙。

    嗯~陆昊然的鼻子在冷哼。

    “想,想你在外面干什么?”喻桐回答的口是心非。

    但陆昊然很受用,他把喻桐的双手放在自己肩头上,仰着脸看着她,唇间温柔一笑说了句,“我好想你!”

    喻桐的心又开始挣扎,一半警告自己不要在乎他的话一半又沉沦在他的声音里。

    “这几天你总是重复着‘主人,你的水!’、‘主人,你回来了!’、‘主人,你的酒!’这三句,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给我,我的心好难过!”陆昊然说完指了指自己的心。

    喻桐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去回应,这种亲近对他们来说是不合时宜的,她也猜不准陆昊然曾经跟多少人说过同样的话。

    “喻桐~”

    “告诉我怎么识别酒,我保证下回不会拿错。”喻桐从他肩头缩回手,向后退了退。

    “傻瓜,我刚才只是找借口跟你独处。”陆昊然又捉住她的手。

    喻桐低下头手指拧着自己的衣角,几乎用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你不必这样子。”

    陆昊然站起来,扳正喻桐的肩头,眼里的柔情能化水,“我每晚都梦见你,醒来后用足够的忍耐力克制自己不去找你,想着过一会就能见到你,过一会就能触摸到你,但是,看着你递完水就转身,我很失望!”

    喻桐捂住自己的耳朵,摇着头说道,“求你不要说了。”

    陆昊然闹不明白她的反应,这种情话他也是第一次说,没有想到对方反应没有预想的好。

    “我果然不适合说这种话!”陆昊然尴尬地摸摸眉梢。

    “请你以后像对待赵婶或是程和那样对我,不要说奇怪的话也不要做奇怪的事,像今天这种独处的事也不要做!”喻桐大声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萌主驾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C颜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C颜小姐并收藏萌主驾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