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已经黑了,今晚旧院子里却格外明亮,这可难得一遇。光下人影幢幢,晃动的不仅是影子,只怕不少人的心思也在跟着闪烁不定。

    旧院子的人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因为院长竟然带着众长老移驾旧院。哇,乔逸然心底嘲到,这可真是无上光荣,平时别说踏足这里,就是听到“旧院”两个字,这群人就仿佛是听到什么恶心的东西。可平日里高高在上如孙长老,现在是怎样一副表情呢,脸上堆满讨好的笑意,恭敬低头,不敢看偶尔又实在忍不住去看,仿佛能得一眼余光就是天大恩惠,又是看谁、想得谁的青睐呢?

    乔逸然看着那群完全陌生的人,为首的一中年男子在他踏出屋子后就将目光牢牢锁定在自己身上,如果不是他掩饰不住的情绪流露,乔逸然几乎想立刻逃走,天知道他花了多大力气才保持脚步留在原地不动。

    这个男人太强了,而系统在他脑海里出声,已经拔高到一级警戒模式,这个男人,是个八十二级的灵武尊!乔逸然在他面前如同一个刚离开新手村的遇到满级大号,能不怕么。

    乔仙儿轻轻看了一眼,并不作声,默默回到乔灵儿身边,男子一步步从陌生人群里走出来,尽管他在努力刻制,但面部肌肉还是出卖了他难以自已的激动,乔逸然捏着拳头看着男人慢慢靠近,那人肯定也能看出他的戒备,最后在两步远的地方停下,虽然看得出来他其实还想更靠近一些。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低声道,声音低,可以更好掩饰声音里的颤抖不稳。

    ……其实我并不太想用某个名字。乔逸然道,“孙长老给我起名为乔二。”

    被点名的孙长老身子抖了抖,包括他在内的学院掌权者们都想到了不太妙的事。尊者对乔二的态度,以及都姓乔……

    难道只是巧合!?想到可能出现的最坏结果,他们已经开始心跳如擂鼓,双腿打颤,冷汗直冒,半是紧张,更多的是担心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

    男人听到“乔二”这个名字没多大反应,他几乎已经确定乔逸然是自己找的人,既然是被收养,起的名字不好改了就是,但寻找了十几年的儿子终于出现在他眼前,男人反而胆怯起来,害怕空欢喜一场,明明急不可耐,却还是循规蹈矩发问,“你父母呢?”

    乔逸然看得出来男人的小心,越是小心,越是证明他的重要性,但他不是真正的乔二,所以他没亲子相见那诸多的复杂感情,他只想尽快尘埃落定,究竟是什么样给他个准话。

    于是乔逸然拉了拉嘴角,似笑非笑,“叔叔,这里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弃婴,你问我父母,我也想找个知情的人问呢。”

    大概是被一声“叔叔”戳到了痛处,男子脸色变了变,乔灵儿忍不住嘟囔,被乔仙儿捂了嘴,男子苦笑着摇摇头,终于是敛好了自己情绪。收敛情绪的男人面上看起来很冷漠,长了一张轮廓分明俊朗的脸,却冷冷清清一副看淡一切了无生趣的模样,乔逸然觉得自己总算是明白,吴晓那句白瞎了一张好脸是个什么感觉了。

    男人重新开口,声音平稳,“我是乔家之主乔晟,你……这位小友,你的乔家身份玉佩可否借我一观。”

    苍云帝国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乔家之主乔晟的名头,乔逸然还待说什么,乔晟却先动作了,他不等乔逸然把玉佩拿出来,反而将自己的玉佩推了出去,浮空飘在乔逸然身前。

    乔晟道,“罢,这是我的身份玉佩,上面的禁制除了我只对我妻儿自行解开,你可试一试。”

    除了主人立刻对某人解开禁制,的确是可以事先下好特定禁制,乔逸然了然,伸出手去。

    在乔逸然轻松握住玉佩后,乔晟面上一片平静再没什么波澜,心中也只剩一句——果然如此。只因这孩子,实在跟他娘亲长得太像了,眉眼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第一眼就让他深信,这人就是他的孩子。

    他看着乔逸然将玉佩捧了,一步步走到他面前捧上,心中一片柔软,十六年,终于找回来了,他的孩子。

    旁边另一少年含笑走到乔逸然旁边,“快叫父亲。”

    乔逸然看了他一眼,少年跟乔晟像了个五分,其实若单论鼻子眼睛,可以像六七分,但是少年面上带着春风般和煦的笑容,跟乔晟一张阴沉的脸完全不同,就是迥然不同的气质给相似度打了个大大折扣,乔逸然看了看乔晟又看了看少年,那人愉悦道,“我是你大哥,乔瑾。”

    乔逸然一愣,“亲的?”

    乔瑾也一愣,“当然。”

    乔晟觉得自己应该为了名誉说点什么,“你同父同母的亲哥哥。”

    乔逸然心虚的笑笑掩饰自己脑补一堆花心男三妻四妾深宅内斗的脑洞,重新将玉佩捧起,“父亲。”又朝乔瑾,“大哥。”

    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一改从前的温顺平和,乔瑾已经很多年没见父亲笑过了,如今乔逸然一声父亲换来他一个笑,虽然转瞬即逝,但看的出来父亲心情的确很好,他也是真开心,能将自己的弟弟找回来。

    乔晟似乎是想抱抱乔逸然,最后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好孩子。”

    一场认亲就这么简单结束了,不论乔晟十多年的煎熬苦寻和内心的激动,父子相见既没有涕泪纵横,也没有互诉衷肠,甚至乔逸然内心毫无波澜,虽然很对不起乔二,但拜入乔家对他来说的确只是一个可用因素。

    这比原本想象中更好,没想到居然是家主之子,乔逸然知道,今后虽然为人仍需低调,但再不用夹着尾巴做人了。

    乔晟的感情不像是装的,虎毒不食子,当年如何会被弃、以乔家的实力为何这么多年没能找到他等,这些问题他当然要一一弄清楚,毕竟关系到以后的路。而既然替了人家儿子,叫一声父亲也没什么,毕竟血缘关系是真的,而以后只要判定乔晟是真对他好,他也会好好尽孝,这就不仅是替乔二尽孝了,而是真真正正在这个世界上活成他自己,拥有他该拥有的,无论是人脉关系,还是亲情友情甚至爱情。

    从他到来的那一刻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乔逸然,没有原本的乔二了。

    乔晟似乎还想和乔逸然说说话,但他已经多年不曾与人谈心,面对这个失散多年的孩子,一时半会儿竟也说不出什么,只希望孩子不要觉得自己冷落了他才好。明明两个儿子都已经长大,乔晟却又体验了一把初为人父的感觉,但当年的自己和如今的自己,到底不同了。

    日子还长,人回来就好,多年来的,可以慢慢补偿,只是母爱……乔逸然的脸让乔晟不可遏制的想起妻子来,胸中又是一阵痛楚与酸楚翻滚。

    你看到了么,我们孩子回来了。

    虽然乔晟表面上看去还是那副表情,但乔瑾最会看,关心道,“父亲?”

    乔晟摆摆手,他转身朝院长等人道,“小儿承蒙你们照顾,乔某感激不尽。院长等可有什么想要的或者想办的事,但凡不违背天道人伦,只要乔某能做到的,必定达成。”

    乔家家主的情可不是那么好得的,多少人都盼不来的天大机会,而且看看人家说什么,不是必定尽力,而是必定达成啊,这么难得一遇的机会,连跟来的乔家其他人都忍不住露出歆羡的表情,把握住这个机会,一步登天也不是难事啊!

    可听到这话的众人却露出一副惨不忍睹的表情,好在低着头遮掩得好。他们不开心?怎么可能!得家主一诺谁不愿!可问题是,他们对乔逸然的照顾,能得到家主承诺?

    不被灭口都是好的!在乔逸然把“父亲”叫出口之后,他们心中最后那一丝侥幸,也被湮灭得干干净净。

    乔逸然饶有兴趣的看着苍山学院众人,笑道,“他们是对我挺好的。”

    众人身躯一震几乎不敢相信,乔二要为他们说好话!?莫不是傻了?

    乔逸然当然不傻,乔瑾比乔逸然大了两岁,对这个流离在外十多年的弟弟很是关心,同辈之间也好说话,父亲堆在心头问不出口的,他都可以问。

    “哦,他们对小、额小弟你是个怎么好法,我们也好谢谢人家。”

    乔逸然觉得,乔瑾停顿那一下,肯定是把“小二”这个称呼咽下去了。他觉得必须先为自己正个名,“在这之前我有话说,其实我给自己起了个名字而且以后也想用这个,乔逸然,这名字不错吧。”

    乔瑾望向自己的父亲,乔晟点头,“可以,你母亲说过只要你回来,叫什么可依你。”

    乔逸然松了口气,还是自己的名字听着习惯。“刚说到哪里了?”

    乔瑾:“说到他们如何对你好。”

    乔逸然:“哦对!他们对我好,尤其是将我带回来的孙长老,从小为了培养我坚忍不拔吃苦耐劳的精神,经常安排各种活计给我做,洗衣做饭砍柴烧水就不说了,冬雷夏雨里头披着破旧衣服门口一守几个时辰才是锻炼人呢!吃的汤汤水水原生态是好,就是有的味道略酸苦,要是能多两滴油就更好了。”

    乔逸然话一出口,孙长老脚下不稳竟然跪了,乔晟脸色立刻黑得跟锅底似的,他冷声道,“还有呢?”

    乔逸然搜索着乔二的记忆,这孩子果然是个苦命的,今儿能替他出出气也是好的。

    “嗯,那是上学以前。上学之后吧,除了孙长老,其他长老也一起关照我,做的事也都差不多,只不过我要修炼就得更有计划,毕竟白日里事情太多,彻夜无休的修炼是更能锻炼人精神,哦还有,帮师兄们做课业,尤其是孙长老的侄儿钱师兄,我从他那里提前学到了不少,十分感谢。钱师兄真挺厉害的,差点就被他打成废人啦,太厉害!”

    乔晟厉声道,“打成废人!?”

    响应他的是接二连三“噗通噗通”的跪地声,乔逸然总算也能对着他们的脸愉悦起来。

    乔灵儿小声道,“这哪是对人好啊,当什么了。”他们一群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世家子弟,锦衣玉食养尊处优,何曾受过这等苦,听乔逸然的描述,只觉得牙根发酸,再说乔晟和乔瑾,估摸着杀人的心都有了。

    乔晟对小儿子本来就满怀愧疚,当初丢了他,乔家也不好昭告天下帮着找,那毕竟是乔家家主血脉,谁能保证没有心怀不轨的人找着之后利用小孩儿进行报复呢?最怕的就是在孩子身上做什么手脚以后误了孩子终生,也更怕对乔家恨到骨头里的直接就杀人灭口。乔家善缘广,仇家也不少,是以乔家只调动了自己的势力寻找孩子,按理说乔家力量大多少事不在话下,却也多少年都没找到。

    如果丢的是年岁大点的人,留下蛛丝马迹颇多还好找,婴儿是最不好找的,因为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任人摆布,而乔二被捡回去之后最早是被扔给了伙房一个厨娘帮着带,孙长老不识得玉佩却知道古怪,嘱咐厨娘不要提玉佩的事,厨娘把他带回自己偏远的家里又绝口不提玉佩的事,或许当年有乔家派出的人上门,却也这么错过了。

    好在缘分未尽,如今终于找回来,听得多年来小儿子是这般遭遇,乔晟一面痛心自责,一面气愤不已。

    乔瑾也哼声道,“敢问哪位是孙长老?”

    孙长老自然是大气也不敢出,他不说却有人替他说,校长第一个就把他卖了,“大人,这位就是孙长老,一切都是他的过错与我们无关啊!”

    瞬间乔家人的目光齐刷刷刺了过去,乔逸然心中感叹,卖得一手好队友。

    他当然是不乐意某些人逍遥法外,伸手又点了点,“不止孙长老啊,这些前辈平时对我也一样的。”这一点,自然是把校长也点了进去,被点的人心里就一个念头,完了。

    对于从来睁只眼闭只眼的,乔逸然想也就算了,起码他们没真正做过对不起乔二的事,不过是碌碌大众里普通的、不想给自己惹麻烦的人,剩下的人原本惧怕着乔逸然的迁怒,如今逃过一劫都是松口气,心底不由自主还带着感激。

    这就是弱肉强食世界的法则,强者一句话就可判人生死,乔逸然没那个兴趣,却也不想被人随意判定人生,所以他要变强,必须变强。

    系统突然道【赵长老,曾经单纯因为泄愤把乔二吊起来抽鞭子,三天不给吃喝,差点饿死;李长老,喜欢清秀的小孩儿,乔二大叫引来她丈夫发现龌蹉事,后来李长老气不过私下把乔二毒打一顿,见着三回,基本有两回都要被打;周长老……】

    乔逸然飞快把系统的话用自己的方式又说了一遍。

    李长老的事被当着面戳破,乔家人眼里皆是不可置信,灵儿仙儿两个小姑娘更是红了脸,随后而来的轻蔑鄙视,让她一介女流之辈,如今除了害怕得胆战心惊,还羞愤欲死。

    乔晟真是好多年不曾像今天这样,大喜大怒情绪变换如此之大了,他看了一眼乔逸然,“你想怎么处置他们?”

    是个人都能听出来乔逸然方才一通赞扬全是反话,乔逸然道,“不急,这之前我有事想请教各位长老前辈们。”

    乔逸然嘴角的弧度慢慢拉直了,笑意散去,留下铁硬的神情,“谁派人要杀吴晓的?”

    众人心头一惊,低着头交换视线,乔逸然哼道,“别说没当场杀死就不算,今天要不是碰到乔姑娘,吴晓就没命了,这分明是置他于死地,吴晓平时没跟谁有深仇大恨,这是做给我看吧?有什么直接冲我来不行么,害我朋友又是想干什么?”

    虽然他们低着头也显而易见,基本大家都在朝孙长老那边偏头歪头,孙长老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他是逃不开了,终于硬着头皮开口,“此事我们确实不知。”

    “那就麻烦你们查出来!可不能这么算了。”

    乔瑾道,“要查不如让我们的人去做。”

    乔逸然仿佛恍然大悟,“好啊,不过到时候麻烦各位前辈亲自将凶手绳之以法,顺便让我瞧瞧,是哪儿的好家伙。”

    他转身朝乔晟行礼,“可否劳烦父亲助我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查案不是他的专长,既然有帮手,何乐而不为,乔逸然一点也不客气。

    乔晟对着儿子脸色缓了缓,“你不必跟我如此拘谨客气,”他招来身后站着的侍卫,“这些都是乔家的护卫,你想查什么,吩咐就是了。”

    众护卫也单膝跪下齐声道,“但听小少主吩咐!”

    看他们穿着同款的衣服,原来是乔家护卫,乔逸然摸摸鼻子,“不好意思父亲,习惯了。”

    这回真不是装,入乡随俗安分守己,乔二又是个身份低的,出去一溜的师兄师姐长老前辈各个都要行礼,还真惯了。可听在乔晟耳里,更心疼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论系统的男友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泽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泽达并收藏论系统的男友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