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论系统的男友力 >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午宴大宴群臣,晚宴宴请皇亲内臣,今天只怕是很晚才能出宫去。午时群臣将自己的得意寿礼展示出来,琳琅满目眼花缭乱,论珍稀程度不相上下的太多了,太后对每人奉上的东西均表示满意,但她真正喜欢什么却无人能看出,乔逸然想太后久居宫中什么奇珍异宝没见过,如今年岁已高,能真正打动她的,只怕不是这些金银珠玉,她真正期盼的,也只有她自知了。

    午宴后有安排好的助兴节目,皇家搭建一处井字形建筑围成的台子,建筑回廊用屏风隔开当做看台使用,每一个席位虽然非常宽大,但最好的观赏位子自然只有靠在护栏边上的位子而已,因此屏风隔出的席位里只有一桌两椅,供两人使用。

    比起歌舞戏曲,太后似乎更喜欢民间杂耍小玩意儿,因此皇帝专门遣人去寻了两个最有名声的杂耍班。若是曾经,乔逸然可能还会有那么一丝丝兴趣,但如今他是灵武者,杂耍的高难度动作在他眼里,就真没什么看头。

    还不如看书呢,就要在这儿坐一下午?乔逸然无趣极了,把下人遣出去,自己拿起茶壶倒茶,坐他对面的乔瑾看了一眼,“都凉了,让人上来换茶吧。”

    苍晔十分积极扭头就喊:“来人。”

    乔逸然搁下茶壶,“所以,你们也凑到我们的席位来做什么?”

    标配一张桌两把椅,乔逸然和乔瑾二人的席位却又招来了几个人,苍晔来的时候还自带椅子,他也就算了,秦耀和肖磐直接让人再添了张桌子,往他们这儿凑热闹来了。

    顺便一提肖磐手上还抱着肖妃的小公主,咿咿呀呀摆着小手。

    “就是,”苍晔对秦耀和肖磐道:“你们凑过来做什么。”

    乔瑾丝毫不给他面子,“逸然的‘你们’里面,也包括您啊太子殿下。”

    “太后让小辈们都随性些,我这不是来找你叙叙旧么。”苍晔轻轻松松就找理由搪塞过去。

    秦耀有点不好意思,“出门前父亲交代,我最好跟其他四大公的小辈待在一起。”当然他父亲的原话不止这么点,还有未尽的话——跟他们待在一起,免得你惹出什么祸来。

    肖磐则道:“我看你们都在这儿,以为有什么事,我也就过来了。”他握着小公主两只藕白小手摇了摇,小公主嘿嘿直笑。

    “再说,”苍晔道,“你俩不也是换席换到一起的,咱们都没差好吧。”

    乔家兄弟俩干咳一声,他们原本对席的都是妙龄女子,商量之下两兄弟才换到一起,也好在两个姑娘都还好说话,也识趣,秦耀和肖磐的情况估计也差不多,见乔家兄弟脱离魔爪,他们干脆就搬了过来,虽然靠近回廊不是最佳观戏位子,但反正他们对无聊的戏码也没兴趣。到时候有人问起来,大不了就四大公家的孩子打包推出去当理由,反正这么干的又不止他们一个。

    乔瑾看了苍晔一眼,“你呢,跟对席的人说过了?”

    “说过了。”苍晔放下杯子:“那姑娘,很可能成为我的妃子。”

    乔瑾手一顿,“……是么。”

    苍晔苦笑一声:“我跟你们不一样,灵武力高强的人至少能活百岁,而我呢,大概至多能活百岁。便是没有人扇风,到了一定年龄,父皇也会嘱我娶亲纳妃的。”

    “那到时候少不了要恭喜你啊。”

    乔逸然莫名觉得,乔瑾的语气听起来不是很痛快啊。

    “诶诶今天不说这些,来来阿瑾弟弟,你知道么,阿瑾以前可喜欢一个姑娘,我都以为那肯定是他夫人了。”

    乔瑾咬牙:“殿——下——!”

    乔逸然惊讶:“真的假的,我怎么没见过这样一姑娘。”如果是乔瑾很在意的人,这么久以来乔逸然不可能丝毫没瞧出端倪啊。以乔瑾对人好就会一心对他好的性格,真有这么个姑娘在,乔逸然肯定都该见过多少次了,哪会从来连点风声都没听过。

    苍晔不为恶势力所迫,尽管乔瑾已经掐上他的腰把他掐得龇牙咧嘴,苍晔一边拍着他的手一边道,“真的真的,我跟你说啊……”

    对于自家哥哥的八卦,乔逸然展现出了充分兴趣,洗耳恭听。

    “都说了不是那个意思!”乔瑾难得的重了口气,“只是一段时间里的玩伴罢了,她是一家仆的远方侄女,那段时间没人照顾托身而来,那时候年纪还小,我怎么可能乱起心思。”

    “哦哦恼羞成怒了你看。”苍晔朝乔逸然笑道,“明明我到乔家的时候,就见你盯着人家小妹妹移不开眼,阿瑾弟弟你敢信,这家伙就只默默看着,我估计八成连小手都没牵上,哪家少爷胆子这么小啊。”

    在一旁被迫听到的秦耀想,我也没摸过姑娘小手啊。

    那时候苍晔还能随着人出宫,比现在自由,他就记得小乔瑾嘴角噙笑,看着个小女娃在院子里扑蝶,他或许觉得小女孩儿扑蝶的画面很美,苍晔却觉得,他安安静静站在那里的画面更能入眼。

    乔逸然追问道:“后来呢?”

    “后来……”苍晔笑得无赖:“我也不知道咯。”

    “嘁——”

    哪有说到一半倒人胃口的,苍晔解释,“我是真不知道啊。”

    “别看他了,他的确不知道。”乔瑾看着杯子里漂浮的茶叶,“后来那个小女孩儿回去了,听说她在十四岁的时候想投奔亲戚也成为我们家家仆,不过在半路上失去了踪迹。我也是一次偶然问起才知道,我知道的时候……她已经失踪两年了。”

    “额……”

    苍晔没想到这故事后来竟是如此结局,乔逸然瞥了他一眼,苍晔悻悻道歉:“对不住,我不知道……”

    “没什么,反正你对不住我的地方又不差这么一件事。”

    苍晔尴尬,乔逸然也尴尬,早知道还是不八卦的好,他弱弱道:“大哥……对不起……”

    “逸然又没有错。”乔瑾换上笑容:“错的是某个人,对吧。”

    苍晔含泪控诉:“你个弟控!”

    乔瑾:“嗯?”

    苍晔:“我是说,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各家自己带来的护卫是不能如平常一样隐匿在暗处或是贴在主人身边,宫里有宫里的规矩,井字形的建筑有分层,在最下方给各家护卫们也分出了席位。这里不是看戏的最佳位置,他们当然也不是来看戏的,只要视线随时能捕捉到主人的地方就是好地方,因此,四大公家的护卫们,挤在了同一个地方。

    给护卫划的地盘没有那么精致但更是宽敞,四大公的人在一个地方,还能泾渭分明分成四派,与其说是故意隔开,不如说是气氛就这么自觉分开了。

    肖家的护卫闹成一团;秦家的护卫们开着不着边际的玩笑,说着根本笑不出来的冷笑;白家的护卫之间完全没有任何交流,站得笔直坐得端正,周围空气都是冷的;乔家……虽然也几乎没什么交流,也是严谨端正,但有一个耍宝的团子在,让乔家护卫们的气氛跟白家迥然不同。

    福豆手里把玩着一个空杯子,乔家护卫堆里那只狐狸,他只看一眼就能确定跟斗兽场里把秦耀的铁爪狂狮烧成灰的那只狐狸一模一样,除了多出来的那根尾巴,其余地方都是相同的。由于从小接受的训练,福豆好的可不止耳力,还有眼神。

    那条尾巴也不知道是之后长出来的,还是说只是两只刚好相近的狐狸,不过就算他真的是把铁爪狂狮烧掉的那只狐狸,福豆也不打算做什么,更何况这狐狸还是乔家人的,少爷只能为他的铁爪狂狮节哀咯。

    “诶诶福豆子你看,又有美人看过来了,那边那个,养眼吧。”

    “得了人家又不是看你。”福豆嗤了一声,要说这里最惹眼的,除了乔家那个满脸冷漠的美人护卫不作他想。福豆见着他就一个想法,这世上真有人能长得这么好看啊。

    “那人是我的菜,那脸,那身段,啧啧。”

    跟福豆说话的这人视线不经意正好从系统身上扫过,福豆立刻就明白他说的是谁,秦家这边护卫嘴巴里开起玩笑来口没遮拦,但拿外人说道的时候也懂得分寸,起码除了他刚示意的福豆,别人听不出来他意所属的是谁。

    “得了吧就你,”福豆毫不客气打击,“你这脸跟身段,倒贴都没人要。”

    “怎么这样,”那人嚎叫一声要扑上来,“你也不要么?”

    福豆笑嘻嘻踹了他一脚,一脚踹得还不轻,“不要。我可是少爷的贴身护卫,跟你们这群妖艳货不一样。”

    “你变了,以前都哭着吵着要给我暖床的,转眼间就变心了。”

    福豆:“呵呵,有本事你现在夜里再来,我就住少爷前厢房,随时恭候大驾。”

    “嘤嘤嘤。”

    光听着没影响甚至有些耍流氓的对话,旁人一定想不到这群看起来如此不正经的秦家护卫,从小习的全是一击毙命的杀手术。

    秦家替皇帝分忧得最多的,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事,皇帝不方便出手的,全由他们来。秦家培养了许多从小开始生活在暗处练习杀术的人,挑选护卫的时候,从这些人中选出一些年纪小的,重新教授护卫应学的东西。

    福豆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从杀手营里被秦小姐提出来的那一刻,他觉得他才是真正活在了阳光底下,秦小姐告诉他,以后自己就要以成为秦少爷的贴身护卫为目标来奋斗,这跟从前的目标不一样,以前只要杀就好,现在他要学习的,是保护。

    福豆虽然正式成为秦耀护卫的时间不长,但他为之已经付出了多年的努力,他原本有一个杀手的代号,老实将,虽然是代号,听起来也比福豆这两个字酷多了。

    不过嘛,秦耀给他的这个名字,他还挺喜欢的。

    乔家的魔兽狐狸不知说了什么,几乎同时把乔家的护卫们都逗乐了,秦家有几个护卫看直了眼,一人挂到福豆身上,喃喃道:“豆子你说,乔家人挑护卫是不是还要看脸的,一个个笑起来都挺惹眼啊。”

    福豆骂了一句:“出息,卖给他们算了。”

    “你说我要不要去搭个讪?”

    “滚吧。”

    不管这些英俊的护卫吸引了多少男男女女青睐,他们到底是没时间在这种场合谈情说爱的,大家的心神都放在各家主人身上,这才是他们必须守护的事物。

    老实讲整个白天这么坐下来,乔逸然只觉得身心俱疲,不为其他,一来是无聊,二来……助兴演出后一个时辰左右,就有不少大臣带着女儿孙女或是皇女主动找到他们的席位来,说是来见个礼,实际上打的什么主意大家都心知肚明,乔逸然觉得光是保持微笑,脸都要僵了。

    而当初四大公的小辈们凑到一起简直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如此一来目标太明显,找人也十分方便,登门的根本络绎不绝,不过看着被荼毒的不止自己一个,乔逸然也就放心了。

    小公主捏着肖磐的脸,“啾啾(舅舅),呀呀,高兴……”

    肖磐苦笑,真是累得完全没法高兴。

    苍晔给自己斟了杯酒,望向皇帝所在的位子,“不知道又有多少人的女儿会入宫,都赶着把自己姑娘送入宫里,真是……”

    苍晔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三千佳丽、六宫粉黛,金碧辉煌的皇宫啊,看似人间仙境,他却知道这不过是一座奢华的牢笼,他锁住人心锁住岁月与生命,他若是有女儿,就绝对不会把她们往这个埋葬无数女孩儿青春芳华的地方送。

    皇帝看上去还十分精神威武,不过就算他已经垂垂老矣,估计也有不少人愿意把年轻的姑娘送到他身边。

    苍晔已经与普通人一般,穿起了防寒衣物,他手中握着酒杯,眼里是说不清的落寞,半响后他开口道:“阿瑾,今儿就留在宫里陪陪我呗,咱们也好久没说上话了,你去跟太后撒个娇,她保准同意。”

    乔瑾没好气道:“你怎么不去?”

    “我?呵,我已经过了撒娇的年纪啦。唉,老了老了。”

    乔瑾沉默半响:“……晚宴后我去同父亲说。”

    “诶哟阿瑾最好了,来来拥抱一下。”

    “谨言慎行,太子殿下!”

    秦耀观察了半响,最后哈哈跟坐在对面的肖磐道:“太子殿下和乔家大少爷的关系很好哈?”

    肖磐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又不是第一次见。”

    这里的人除了乔逸然他们今年是头一回见着,其余人都很熟,太后寿宴皇帝寿宴,大型庆功宴年宴,不都是这样么,见怪不怪。

    秦耀套了个没趣,小声嘀咕道:“可我总觉得,嗯……感觉更好了?”

    肖磐逗着他的小侄女,小公主似乎累了,眨着眼睛要睡觉,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把人抱着,秦耀的嘀咕他也听到了。

    “平日里不熟,不清楚。想知道你问去。”

    “算了吧。”沾到皇家的事秦耀就会束手束脚,还是不惹的好,免得闹出什么麻烦,吃不了兜着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论系统的男友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泽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泽达并收藏论系统的男友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