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论系统的男友力 > 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瑶恭恭敬敬将乔逸然和系统请了进去,又请来了家主主母,先是对自家人说明了乔逸然身份——或者说系小桥的身份,柳家的人也是受宠若惊,一流世家末列的人都能将他们轻松拿捏在手心,更不用说是超级世家的人,更是难以企及的存在,他们已自动将系小桥划为乔家势力的人,谁让他打着乔少爷的名号呢?别说是乔家少爷的挚友,就是个跑腿的他们也不敢怠慢啊。

    而系小桥身份明显不低,能带着乔少爷的贴身护卫,还有三星医师的能力摆在那里,或许他此次真能助柳家一臂之力。

    例行的场面话和寒暄后,柳家终于切入正题,因为乔家是看着柳瑶面子上来的,因此柳瑶便负责把事情讲了一遍。

    不出乔逸然所料,果真是因为柳月与齐方两家公子的事。柳月是庶出,并不是主母的女儿,是柳瑶的亲妹妹,从柳瑶对待主母小心翼翼拘谨的态度和曾经柳瑶到三流小城求学的情况来看,柳瑶怕并不受主母待见,若不是因为此事要借她的关系,只怕主母绝不会让她坐在这儿。

    不过与外面谣传的版本不同,在柳瑶口中,柳月竟是不曾心许任何一家公子,只因为样貌出众得了两家公子的青睐,这才惹起事端。

    听到这话,主母冷笑一声,“母女当真一个样。”

    柳瑶低下头去,不敢做声。

    柳家主此刻心思全然不在妻女身上,他柳家如今看似风光万丈,两大世家公子都看上他的女儿,连日来如攀比一般,两家送来的东西是越来越好,谁也不肯输谁,但是柳家主知道,稍有一点差池行将就错,整个柳家便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不说他,只怕所有人都清楚得很,所以柳家众人才会惶惶不可终日,寝食难安。

    “系公子。”柳家主拱手道:“我一个小小柳家,实在高攀不上齐方那样的大家,可两家少爷不肯放手,因我小女惹得两家结怨实非吾等所愿,以医师您的身份,想必齐方两家也愿意看在系医师颜面上宽恕我等一二。我知此等举动唐突,但恳请公子援手,我柳家上下必定感激不尽!”

    话说得漂亮,努力拔高“系小桥”身份,却华而不实,这柳家主也不是什么实诚人,他们可都忘了,除开乔逸然自己心底打的主意,他可是看在柳瑶面上来的,无论柳家主还是主母却都没把柳瑶放在眼里,看来柳瑶在柳家的日子确实难过。

    乔逸然放下茶杯,“柳姑娘。”

    柳瑶抬起头,“系医师?”柳瑶也改口不再称公子,规矩且生疏的称他为医师。

    乔逸然道:“若是姑娘有难处,我定当鼎力相助,这事儿虽然难办,我却还能周旋一二,全看姑娘如何思量。”

    主母当即低喝,碍于外人在场,她才压着声音,“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求系医师!”

    乔逸然皱眉,他搁下茶杯,发出不轻不重的响声,“柳夫人此言差矣,柳姑娘对逸然有大恩,我这是帮他还债呢,何须柳姑娘求我,应该是开口吩咐我便可啊。”

    主母尚在发愣,柳家主却听出了乔逸然的不悦,急忙好声劝道:“瑶儿。”

    这温声细语反而听得柳瑶一阵心酸,但此事她不能不理,因柳月而起的事端,如今威胁到整个柳家,母亲懦弱柳月无能为力,若她不为这事奔波,母女三人的日子只怕越发难过。

    “系医师。”柳瑶起身行礼,“还请助我,若能解此难,柳瑶甘愿为奴为婢、做牛做马。”

    比起柳家主一句感激不尽,柳瑶的话明显重得多。甘愿……这么一个优秀的姑娘,如何甘愿,只不过现实压得她抬不起头,不得不妥协。

    乔逸然上前将她扶起来,“柳姑娘以后可对我省了这些虚礼,也不需要姑娘降了身份为奴。我方才倒是想到一个法子,你们听听尚可行否?”

    柳家主急忙道:“愿闻其详!”好不容易等到一个看似强大的援手,柳家主是生怕乔逸然反悔,他为这件事焦头烂额颇久,如今也是实在没辙了。

    乔逸然勾起一笑:“且听我道来……”

    又一日过去,关于柳小姐和方、齐两家少爷的事有了最新消息,本来快要熄下去的热度,噌地一下猛然拔高,这回几乎是大街小巷无人不谈,不为其他,就为这事儿突然扯进了四大家之乔家的人!嘿,乔家!

    “没想到那柳月的姐姐竟然是乔家少爷的大恩人!难怪柳家敢惹上方齐两家,原来是背后有这么大座靠山啊!不会是假冒的吧?”

    此话立刻被鄙夷:“你以为南城郡这样的大城,明目张胆冒充乔家的人能活几刻钟?傻了吧你。”

    “嘿可不是!柳瑶也是个谪仙般的人物,听说乔家捎来东西,她还得了乔少爷亲自给铸造的剑!依我看啊,没准那乔少爷是心悦人姑娘家也不一定啊!”

    “就是!”有人一拍大腿:“还说恩人的妹妹怎可随意许人,非要搞个比武招亲,却是闭门,除了收到请帖的家族,旁人还不能看,唉好心痒。”

    “内幕知道的多了对我们这些小百姓也不见得好,咱们啊还是管好自个儿吧!”

    ………

    此刻柳家校场内却是好不热闹,乔逸然造势非常成功,南郡城有头有脸的人来了不少,考虑到给比武留下足够的空间,还婉拒了一部分人,柳家主是巴不得所有人都来才好,连日来愁眉苦脸的神色终于被换下,容光焕发,瞧瞧这场面,多长脸!

    外人把“系小桥”划为乔家人,乔逸然便顺水推舟,言明就把乔少爷的旗号打出去,柳家主心里自然是高兴得不行,毕竟三星医师跟乔家的身份一比,还真就不算什么,但嘴上他还是要意思意思,“这样好么?”

    乔逸然高傲道:“说句俗气点的,我跟他的关系已经好到穿一条裤子!乔家那些人都得把我当少爷一样供着!万事我担着。”可不是穿的同一条裤子,当少爷供着么,因为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啊。

    柳家主喜笑颜开,立刻着手去办,请帖连夜赶制分送出去,来的人着实不少,因为都想来一探究竟。

    等人领着柳月过来的时候,乔逸然已经被各个世家的人众星捧月般围着了。

    “系医师,下次见到乔少爷,还请多多美言几句,吾等仰慕乔家已久。”

    乔逸然笑得脸快抽筋,“一定一定。”

    同等级的家族中,能进驻皇城并站稳脚跟的家族与别家的地位迥然不同,皇城是龙潭虎穴却也是福泽宝地,想扒上大船的人太多了,就连来势汹汹的齐家方家也是卑躬屈膝。

    原本心怀忐忑的柳月看得目瞪口呆。

    虽然听过姐姐这个朋友的来头,但这本事也太大了!哦……姐姐说我们这等人,在人前是不能将系医师这类大人称为朋友的,是唐突了人家。

    柳月垂着脑袋,规规矩矩朝柳家的长辈行礼,然后也不忘给乔逸然行礼,毕竟今天的安排很大程度上是她重要转折点,自然会无比重视。

    柳月果然也是个美人,跟姐姐的脸蛋很像,整个人却更青涩温和,没有柳瑶成熟的韵味,各有各的美,难怪那两个小子会被迷得七荤八素。

    说来方家和齐家争着要柳月的两个小子也不怎么成器,但事关颜面,家族里的人也就惯着,心想不就是个小家族的庶出女儿,至于这个小家族会被压迫到什么样他们是一点都不在乎,但现在横空出现一个代表乔家的人,意义就大不一样了。

    “主角到齐了。”乔逸然笑,“具体事项由我来说明吧?规则很简单,说是比武招亲,大家之间也不要伤了和气,这上台的人嘛,就由侍卫代替主人出场就好,谁家侍卫能打败乔少爷的贴身侍卫,便有资格迎娶柳月姑娘,如何?”

    乔逸然算是给足了各家颜面,今儿来的人其实除了齐家方家,根本没有人想打这个擂台,为了一个庶女再去跟齐家方家杠上,得不偿失,谁也没有那个兴致。柳月是漂亮不假,但也并非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何必呢?当初还有人笑,不如两个公子分娶柳瑶柳月两姐妹,不过到这地步他俩争得不仅是人还有气,所以就非柳月不可。

    在乔逸然看来,就是俩中二少年,欠收拾。不过他是没好心去帮人家管教孩子,哎呀这么一对比,自家徒儿真是个让人省心的乖孩子。

    乔逸然现在说什么都是金口玉言,做什么都是明智之举,他的话出来众人是纷纷点头,好啊好。

    上台的是侍卫,就算输了也不会太丢人,起码给家族亲族是保留了颜面,不过乔少爷的侍卫守擂,这就是能打赢都必须输。

    你的侍卫赢了乔少爷的侍卫是什么很风光的事么?是啊风光,没准大伙儿都把你记住了,可你要想想后面有没有好果子吃啊!人家少爷的贴身侍卫,你就这么赢了,合适么?非常不合适!不但要输,还要让乔少爷的侍卫赢得漂亮!柳月?那根本不重要。对这一场必须会输下去的比赛,乔逸然点着让侍卫对打而非主人家战斗,也让齐家方家乐滋滋接受了提议,愿意踩着台阶下。

    齐家和方家那两个看上柳月的少爷显然还是带着不甘心,有个不知事的还想闹上两句,立刻被长辈拦下了。

    “不知天高地厚!如果柳月仅仅是个庶出女没有靠山就随你闹了,也不看看现在这里是谁在做主!为了个庶出女得罪乔家的人是疯了吗!?”

    乔逸然笃定能成功,也是因为争夺的柳月在两大世家看来并没什么要紧,这若是换成其他的,那种人人眼红的珍宝,哪怕他打着乔家人的名头恐怕也不好用,得用真正的身份乔逸然出马才能参与争斗,比方说之后秘境出世,可就热闹了。

    “今儿大家赏脸一聚,我便借花献佛,这些都是平日里我积攒的东西,还请大家收下,当彩头图个高兴。”

    乔逸然拿出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入不得眼的次品,相反样样是宝,每家一件,收得几家人笑得合不拢嘴,对系医师的好感度那是更上一层楼,乔逸然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笼络人心,起码秘境出世后,这些人愿意与他互相利用,谁能得利更多,端看自己本事。

    柳家的一场危机被乔逸然轻松化解,这便是世间弱肉强食法则,可怕到残酷。当晚柳家设宴宴请乔逸然,乔逸然也没有推辞,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他不介意再帮柳瑶一把。

    宴席上乔逸然坐主桌,除了柳家主和主母,柳家老人长辈,剩下的人使他们的亲子,主母更是不停夸奖自己的孩子,积极推荐给乔逸然,乔逸然却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推杯换盏间,乔逸然端起酒杯离开主桌走到了角落里,他是这场宴席的主角,自然是聚集了众人视线,只见他停在一张小桌前,端着酒杯邀酒,“柳瑶姑娘。”

    柳瑶急忙拉着自己妹妹起身,歉意道:“本该由我二人敬酒,可是不好冒犯主位,还请恕罪。”

    柳月道了谢,视线却越过乔逸然落在系统身上,俏脸微红,含羞带怯,也难怪,系统这张脸,纵然冷漠,也绝对是杀手。

    乔逸然朝她挤眉弄眼,“看上侍卫了?”

    柳月顿时俏脸绯红,低下头去。

    “可惜不能让给你,他可是逸然的人。”

    这句“逸然的人”可谓是听得系统通体舒畅、神清气爽。

    柳瑶赔罪,“小妹失礼了。”

    乔逸然摇摇头,举杯道:“柳姑娘,乔少爷还有句话托我带给你。带你觉得时机合适,便可上皇城去寻逸然,若是愿意为他属从,逸然必定扫榻相迎。”

    乔逸然的声音不大不小,但绝对足够旁边的人听见,这些人看柳瑶的眼神,瞬间就不同了。

    乔逸然摇头,当真是势利熏心。

    柳瑶激动不已,她原本一个庶出女,在柳家处处受到排挤打压,母女三人生活颇辛,如今有这份承诺,她知道,自己的未来不一样了。

    柳瑶激动得端不住酒杯,柳月也是喜不自禁,乔逸然适时道:“大礼就别来了,干了这杯就行。”

    柳瑶好容易稳住了心神,红着眼睛何干了杯中所剩的酒——原本满满一杯酒,因为她手抖而洒出去不少。

    乔逸然也笑着饮尽杯中酒水,顺手放下酒杯,“如此在下便告辞了,望柳姑娘珍重,来日方长,希望我们下次见面会在皇城中。”

    乔逸然对着主桌朗声说完纯当告别,也不等家主主母再有什么反应,便带着系统快速离开,那主母恨不得把他儿子塞过来让乔逸然打包带走的架势他可敬谢不敏。不过在南城郡出了名,在此地剩下的日子他都得顶着系小桥的脸过了,至于酒楼老板会注意到入住的客人中变了个人,加上城里的传闻要揣测便是老板的事了,毕竟如果他猜乔家少爷其实第一天来过后来才换成系小桥……这样的传闻对自己更有利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论系统的男友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泽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泽达并收藏论系统的男友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