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论系统的男友力 >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帝国学院此去参加学院大赛的学院共有五名,剩下那名和乔逸然等人没什么交集,一直到出发当天几人才正式碰面。

    “各位好啊,我叫常乐,经常的常,快乐的乐!”

    名字和人很配,乔逸然想,看上去是个很乐天的人。

    常乐的头发比较短,尚不及肩,并不是时下主流的长发,打理得齐整,看惯了长发偶尔换个风格,倒也清爽。

    常乐抓抓头,“咱们几个里论实力我大概是最差的,还请大家多担待哈。”

    几人也礼貌地和他打过招呼,怎么说也是通过学院选拔赛上来的,再差能差到哪儿去?

    “不过我运气很好,”常乐拍拍胸脯,“跟我走你们也会好运的!”

    乔逸然:“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虽然运气和玄妙,但有时候真无法否认它的作用,甚至是决定性作用。

    席少游忽而道:“你就是那个传说中运气非常好的常乐?”

    常乐:“应该就是我,哎呀你认识我?”

    席少游:“不认识,听过。”

    乔逸然:“很出名?”

    乔逸然真正呆在学院里的时间不算长,许多趣闻要事没听过太正常,系统同理,而乔凡,是属于完全不关心那种。

    却没想到乔凡居然接了一声“嗯……”

    乔逸然惊讶了,“你也知道?”

    乔凡点头。

    居然连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乔凡都知道,常乐是有多出名!

    想想常乐的好运,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席少游:“他是踩着条件进学院的。”

    乔逸然:“这样的人挺多啊。”

    “录上的第二天就是他生日,也就是说如果第二天来,他年龄就不过关了。”

    乔逸然:“哦,那运气不错。”

    “五人一组去训练,丛林里煮汤,食材里加错了东西他们没人认出来,但那里面有他不爱吃的菜就他没碰,所以最后其余人回头在床上躺了两天就他逃过一劫。”

    乔逸然:“唔。”

    “学院里的擂台赛,他的比赛有一半轮空,对手总是各种各样的原因无法上台。”

    乔逸然:“……唔。”

    “剩下那半里,大部分人是自灭的。所以现在他是学院里现在全胜的保持者。”

    乔逸然:“……”

    常乐:“啊哈哈哈我只是运气比较好而已。”

    ……而已?这能叫运气比较好而已!?

    席少游道:“诸如还有魔兽发狂就他一人没事、寻宝总是他遇上好东西等等,所以,是传说中的运气。”

    乔凡也严肃的点头。运气好到这份上已经不是一句简单好运就能概括的,完全可以理解为这人气运加身受到眷顾,和一两次好运不同,次次如此,好运就是他的武器了。

    乔逸然顿时郑重起来,“我能跟您握个手么?”

    常乐楞了一下才握住他的手摇起来,“可以可以,你好你好。”

    两人握着手晃了半天,准确来说是乔逸然不想放手,系统不高兴了,礼貌性握手哪有握这么久的。

    乔逸然:“别闹,我这是在沾好运呢。”

    席少游觉得这主意好,沾喜气,于是他抓过常乐的手摇起来,乔凡想了想,闷声不响地也把手伸了出去。

    “你不和他握手?没关系,来来,我分你点儿。”

    乔逸然捧住系统的双手,系统的手依然温度很低,别说是肌肤相贴,就是抱个暖手炉也得好半天才能染上温度,苍白又冰凉。

    “我不需要他的好运。”系统任乔逸然捏着自己的手,口中却道,“想要什么自己去拿就行了,你想要什么,我也带给你,成为你的好运。”

    “哈哈哈!不一样不一样。”乔逸然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意外之喜和预定内的成功带来的感受可不一样,作为人类,不去发现有趣的事怎么能行。”

    “对对。”常乐赞同,“是这个理儿。”

    常乐道:“说起来,我们选个队长怎么样,五人一起参赛,还是选个队长比较好吧?”

    乔逸然:“有必要吗?参赛全是个人项目最后累算积分来判定总分最高的学院胜出,没有团队赛,队长不是必须的吧。”

    “别这么说嘛,就算有导师安排,我们也要自己统筹下行动对吧,这个时候队长的作用就很明显了,比方说两方吵得快打起来……”

    乔逸然无语:“所以队长就是和事老是么……”

    系统道:“我无所谓,反正无论谁是队长,我只可能听从我主子的命令。”

    乔凡默默往乔逸然身边一站,意思不言而喻。

    席少游嘿嘿抱着脑袋用大拇指指向乔逸然,“我暂时和他们是同盟。”

    常乐以拳敲击掌心,“那么队长就决定是你了,乔逸然,众望所归啊!”

    乔逸然还以为常乐的提议多少有自己想当队长的成分在里头,可看他的脸色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说起来……

    乔逸然:“我本人还没同意呢。”

    常乐哈哈大笑,“就像你说的,人生要找点乐趣啊!”

    乔逸然:“……”

    我当队长是给你添乐子?毫无逻辑啊。

    最终到底有没有队长这个头衔没有确定,但众人以乔逸然为首已经潜移默化成为事实,是否真的有头衔也没那么重要了。

    五名参赛弟子,三名导师,三名随行护送一行十一人踏上了前往四方谷的路程。从国境来看四方国与苍云帝国相去不远,但实际路程可不短,乔逸然注意到他们坐骑的飞行速度比他成人试炼时乔家拿出来的坐骑更快,或许是因为路途不同,选取的坐骑也更快。

    他们计划用三天时间抵达四方谷,坐骑虽快,也需要一定时间休息。

    路途中最常见的打发时间方式是聊天和游戏,常乐很喜欢说学院的趣事,乔逸然在学院呆的时间不长,听起来也很有意思,而且他还听到了老熟人的糗事。

    “……然后啊,那人,我想想,对,叫木高,木高就被揍趴下了。啊哈哈你说什么事儿啊,自找的,他当时气得脸都白了。”

    乔逸然心想木高还是那么个性格没变,几乎脑海里能完整想象出当时的画面。

    “这事儿很有意思,但还是不多说了。”常乐盘起腿,“毕竟后来木家被灭门,时值学院休假,木高也没能幸免,挺可怜的。”

    乔逸然一愣,“灭门?木高一家?”

    “对啊,”常乐点头,“木高的家族小虽小,怎么说也是皇城里的,一族被灭门这事儿好久没在皇城里出现过了,当时挺轰动的。”

    皇城里,天子脚底下一族被灭门的确不是小事儿,以武为尊的世界各处打杀算是常事,但皇城是戒律最严的地方,要在这里动手,你也得自己掂量掂量,巡城官兵若是瞧见主城里的斗殴,管你是不是灵武者照拿不误,因为这些官兵,他们自身也是灵武者。

    你要用拳头解决,那就用更硬的拳头让你服帖。大陆上的任何国家中,都是皇城里秩序最良好。竟然敢在皇城做出灭族的事。

    乔逸然:“木家一个也没剩?”

    “据说是的,有没有可能有一两人幸免就不清楚了,总之木高的确出事了,学院里已经给他消籍了。”

    乔逸然对木高的印象没有停留在最初,留在他们并肩与木月作战的时候,那时候他以为木高兴许能浪子回头变好,没想到……他究竟变成什么样子,却是再也见不到了。

    他们并不熟,完全算不上朋友,仅有的一点交情,因为乔方横在中间甚至说不上好坏,但乍一听到生命逝去的消息,乔逸然还是忍不住动容,毕竟是他见过的活生生的人,他们之间也没什么你死我活的深仇大恨。

    “查出什么了?”这么大的事儿发生在皇城里,众人不可能无动于衷。

    常乐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就算官府查出什么,也没道理知会我们对吧,了解事情后续的恐怕只有查案的人和能打探到消息的认了,反正我是不知道的。不过大多数人都认为是仇杀,这没什么好猜的啊,灭门啊,多半还是为仇,他们一个小家族,能有多宝贵的东西。”

    乔逸然本想点头,却忽然想到乔方。乔方这样的人愿意出手帮木家,必然有所图,如常乐所说木家能有多少东西让他图?在乔家的时候乔方不曾受过半点亏待,有什么是他想要、乔家给不了而木家能给的?

    木家或许……真有什么宝贝?所以可能不是仇杀,而是为财?

    席少游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根草茎,他瞥了乔逸然一眼,“嘿,你想什么呢?”

    乔逸然:“就是想到以前还跟木高接触过。你还与我们对战,有印象么?”

    席少游摇头晃脑,“谁啊,印象不大,跟你打那会儿就记得你跟另一个使火的,别的连脸都想不起来。”

    席少游跟木高的接触不过那一次,而且连名字跟脸都没记下,听到木高没了当然也没有感觉。乔逸然心底莫名生出一丝苍凉,一个人活着或是死亡,那本是一件大事,但对有的人来说不值一提,你别期望从他身上看到什么,有的只是事不关己的冷漠。

    世上生生死死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木高若是一族都没了,谁来替他伤心呢,朋友?乔方……他会么?

    席少游咧咧嘴,“看不出来你还挺多愁善感。”

    乔逸然:“人心偶尔总有触动,不是什么坏事。”

    “是啊是啊,”席少游摇头晃脑,“偶尔触动一下不是坏事,要是一直不动成一潭死水了还有什么劲儿呢。”

    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他都想来四方谷一趟啊。席少游嚼了嚼嘴里的草根,又酸又涩一股怪味,但莫名其妙的,就是不想吐掉。

    各个学院的人纷纷开始赶往四方谷,而四方谷也在为这次学院大赛做准备。大陆各国学院精英汇聚一堂,实乃一大盛事。

    四方谷谷内来来往往布置的人看到一道身影,无论手中有多忙总会暂时停下,这人是他们即将上任的小主子,四方谷少谷主,听说以前都在清修,如今众人才得见真容,侍女们忍不住窃喜,是个英俊的少谷主。

    越往里走人越少,最后踏入空旷的大厅中,脚步声回响,在他到来之前,整个厅堂中只有一人,点着黯淡的灯光,零星的烛台灯火明明灭灭,奢华的装潢贵气中透露着一股低沉阴森,让人的心也忍不住跟沉下来,慕情忍不住想点亮更多灯火,明明灯火通明的时候大殿十分漂亮,为什么要让自己处在这样晦暗的环境中呢?

    “师父。”

    慕情走近,朝高座上的人弯腰行了个简单的礼,这是他的特权,四方谷谷主慕长天允许他不必行跪拜礼。

    高座上只洒进了点点辉光,那人穿着黑袍坐在昏暗的光线里,像一座冰冷的雕塑,不知是黑暗压得人喘不过气,还是这座雕塑让人喘不过气。

    接下来的声音证明了高座上的的确是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其他东西。

    “你来了。”

    慕情低头,“是。”

    “抬起头来。”

    慕长天苍白的脸被灯火照亮一半,高贵又冰冷,还透露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他的声音带着一点慵懒却不是刚回神或者睡醒时候的朦胧,更像是懒得费劲,只要用这一点力气就够了。

    “你现在是四方谷的少谷主,没必要时刻向人低头,哪怕是对我,行礼后就应该抬起头来。”慕长天慢慢道,“我是谷主,但你是比我更珍贵的,明白么?”

    “师父。”慕情抬起头来,动了动唇,“是……”

    他只要回答是就行了,虽然他现在并不懂、也从不认为自己比师父更尊贵。毕竟慕长天替他报了仇,将他抚养长大,给了他现在的生活、少谷主的身份,这一切都是慕长天给他的,那人对他来说永远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自己如此渺小,怎么可能比他更尊贵。

    “你的身份我还没有正式宣布,只透露了风声,学院大赛之前我会正式宣布你少谷主身份,从此以后除了我,哪怕是长老、谷里的其他灵武圣,你都不必行礼,你只需要接受他们的膜拜。”

    慕情默默听着,他只要学会去习惯就行了,十年清修不见外人能习惯,被众人簇拥顶礼膜拜,只要是师父安排,他也必须习惯。

    “记着,你现在不是我从外面捡回来的孩子,你是我的侄子,我仅存的唯一亲人,清修十年后破关继承少谷主之位。你另一个属性也藏好了,知道你是双珠之体的,除了我只有谷里长老们,你长大以前,我们谁都不会多嘴。若是有人问你四方谷藏起来的双珠之体,你回答不知就行了。”

    慕长天像是突然想起,“哦对了,慕情这个假名用着怎么样,要是觉得不合适可以改,你想用什么名字我都不会反对,不过以后你都要顶着四方谷少谷主和假名活下去,你可以慎重些。”

    慕情道:“慕情这个名字很好,师父,从此以后我就是慕情。”

    换成任何一个名字都是一样的,既然全都是假名,叫慕什么很重要?曾经的名字和曾经的自己,哪怕只有他一人记得……只有他一人记得就足够了。

    慕长天点点头,“好孩子。灯火是不是暗了些,我没注意,你站在这里,我突然就觉得黯淡的环境不合适了。”

    慕长天手指微微一动,大殿里所有的烛台倏然亮起灯火,星星点点的灯火迅速扑散开来,形成星辰之势,璀璨之光,大殿里顿时被映衬得金碧辉煌,光华夺目。

    慕情瞬间竟然有些不适地眨了眨眼,他看向高座上的慕长天,不知是不是眼睛尚未适应光线的错觉,整个大殿都亮了,高座依旧是最昏暗的地方,明明座下的金碧莲花灯灯火彻亮,是最亮的一种灯火,却还是让暧昧的光线,模糊了高座上的人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论系统的男友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泽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泽达并收藏论系统的男友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