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美的时光,遇见你 > 第79章 连锁反应给她的人生带来了翻天覆地(一万求首定)

第79章 连锁反应给她的人生带来了翻天覆地(一万求首定)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雨果简直无法接受印象中那个脸像圆盘,总是傻笑的男孩变成了这个样子,“你整容了吗?”

    脚面终于好多了,男人放下脚,潇洒的理了理头发,“怎么可能,纯天然。”

    “哦,”雨果点了点头,上前拉住他的衣袖,抬头笑眯眯的看着他,“你怎么在这。”

    “这家公司是我的。”

    “哇!”雨果眼睛瞬间被点亮了,“老板。撄”

    “嗯,”男人应着,拉过她,“我带你去吃饭。”

    雨果跟在他后面,想着时间可真是一把雕刻刀,若是大街上见了,她肯定认不出来他就是壮壮,就是田暮玺偿。

    田暮玺比雨果大六岁,和雨果家住对门。生下来的时候很大,田爷爷就给他起了个小名叫壮壮。

    杨蓉生产那天,夏爸爸不在家,是暮玺的妈妈把她送到了医院。刚上小学的田暮玺也跟着去了,和妈妈一起等在手术室外面。

    小雨果很快就被抱出了,包在红色的襁褓里,身体小小的,小脸红扑扑的,小嘴粉粉嘟嘟的,一点都不像别的孩子,皱皱巴巴的,很漂亮,很可爱,看的暮玺眼睛都直了。

    自从后,他经常去雨果家看小雨果,和她玩。小雨果大点后,就抱着她出去玩,给她当大马骑,导致田妈妈都觉得,自己儿子从小长得壮,就是为了雨果准备的。

    小雨果上小学时,暮玺直升了初中,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就更多了,一起上学,中午一起吃饭,放学一起回家,还要一起写作业。两个人好得不得了。

    时光飞逝,直到暮玺去市里上了高中。暮玺记得那天雨果哭的特别惨,在他的怀里一直哭,大喊着别走别走。

    之后他每周回来都给她带礼物,带好吃的,但到底离得远了。雨果渐渐地有了自己的新朋友,新生活。

    暮玺因为爸爸调职搬家前的那天,站在院子里的那颗玉兰树下等她,可直到晚上十点,她都没出现。第二天搬家时,杨蓉才告诉他,雨果和朋友去野营了。

    虽然遗憾,但他想着以后多的是时间,多得是机会见面。却没想到一别就是好几年,等他再回去的时候,才知道她的爸爸去世了,而她也因为错过了高考离开了家,出门打工去了。暮玺看着杨蓉满头的白发,很心疼。但他更心疼雨果,不知道小小的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最后一次有她的消息是和凌辰在一起,他指着手机屏幕上的雨果笑道,她是未婚妻。暮玺看着屏幕上靠在凌辰怀里的女孩,简单的白衬衫,恬静的笑容,可爱的小酒窝,还有让人无法忽视的眼睛。他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小青梅,知道她过得好也算是了了他的一桩心事,但又觉得酸酸的,说不出来的那种感觉。突然想起了三岁那年,他抱着她,她伸出胖胖的,白白的小手去摘白玉兰花,然后别在耳后,她笑着,天地就亮了。

    渐渐的,当时的形象和对面的那个撑着头看他的女孩重合了,仿佛这些年的时间都消失了,好像他们一直在一起,从来没有分开过。

    “你结婚了吗?”雨果感兴趣的问:“把我侄子带过来我玩两天呗。”

    他哭笑不得,“没有,女朋友都没有。”

    “为什么?”

    “你呢?”暮玺问,“有男朋友了吗?”本来是平静的语气,却带着他无法说明的紧张。

    “没有。”雨果摇了摇头,“挣钱最重要。”

    “你家的事我听说了,”暮玺试探的问,看她没有反感继续道:“为什么当初不找我。”

    “不好意思,”雨果想到他离开她都没有相送,内疚道:“那个时候没有送你,我很自责。”

    “那为什么之后不给我打电话。”

    “对不起哦。”雨果抿了抿唇。小时候嘛,容易恃宠而骄,总想着他会主动联系她的,最后没等到,她哭了一鼻子后,下定决心忘了他。而这个大竹马,真的就随着时间淡却了。

    “没事,有缘总会见面的,”暮玺拿起勺子,盛了一勺子豆腐,放到她张大的嘴里,“就像现在这样。”

    “嗯,”雨果高兴地点了点头,“以前我还想着,你笨笨傻傻的,长得后肯定要我养的。却没想到你现在成我老板了。不错嘛!离开我,智慧渐长。”

    他宠溺的笑,想着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在学校巧舌如簧,可只要见到她,就只剩下傻笑了。

    “我很想你,”雨果突然很认真的看着他,觉得就像自己是漂浮在海面的孤舟,看到了壮壮,就看到了港口,“真的,一直都没有忘记你。”她突然就落泪了,太激动,太幸福了。

    暮玺走到她身边,把她抱到怀里,亲切道:“我也是,我的小青梅。”

    年少的记忆永远都是纯粹而美好的,仿佛和灵魂相融,一辈子都留有余味。

    吃完饭后,暮玺送雨果回了家。站在小区门口,看着金锦公寓四个大字,好奇的看着雨果。

    雨果知道他要询问的是什么,解释起来很麻烦,敷衍道:“我找了一个保姆的活,下班后帮主人收拾收拾家,然后住在这里。”

    “是一家人吗?”

    “他不住这,”雨果解释,“我只负责照看和打扫。”

    “嗯,进去吧。”暮玺一只手牵着她,另一只手掏出门禁卡。

    雨果看着他手里的卡,惊讶道:“你怎么会有?”

    “我也住这。”

    “真好,”雨果高兴地笑着,“以后又能一起上下班了。”

    “嗯。”

    雨果停在门口,“那我上楼了,再联系。”

    暮玺看她像个天真的孩子,笑的傻兮兮,却很可爱,就和以前一样,特别的招人疼,不由得拉过她,吻了吻她的额头,“我爱你,小青梅。”

    雨果虽然知道没什么,但脸还是红了,握住他的衣角抬头,“我也爱你,大竹马。”

    “上去吧。”暮玺看着她恋恋不舍的背影,心里的缺角终于补全了。

    雨果的初吻就是被暮玺夺走的,九岁的暮玺看着三岁的雨果靠着沙发吃奶,粉粉的小嘴不停地吮吸着奶嘴,鼓起的小脸白而嫩。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被萌化了,扑上去,握过她手里的奶瓶,啃了一口她嫩嫩的唇。

    她呜了一声,就嚎啕大哭起来。他哄了半天都哄不好,语无伦次道:“我爱你,果果,我答应你,会把所有的零食都给你吃的。”说着掏出书包里姑姑给她从国外带回来的零食,“本来想我们两一起吃的,现在都给你。”

    然后雨果就被收买了。之后他只要有零食,有新的玩具,总会被雨果打劫一空。

    渐渐地习惯以后,他就主动上缴了。每次看她大口大口的吃着,而他只在一旁巴巴的看着,虽然很馋,但却很幸福。

    --

    雨果没想到会在房门门口看到顾梓翰,他还穿着正装,靠着门,低着头,透着忽视不了的伤痛和疲惫。

    雨果看了看,才发现都六点了,本来这个时候他应该把饭送过去的,连忙上前,抱歉道:“对不起,我忘了时间了,我不是故意的,我。”

    她没说完就被顾梓翰抱住了,抱得很紧,仿佛下一秒她的身体就会嵌进他的身体,“别再这样了,我求你了,别让我联系不到你。”

    “别,别抱这么紧,”雨果呼吸急促道:“不能呼吸了。”

    他非但没放反而抱得更紧了,“答应我。”

    “嗯,好,我答应,答应。”

    --

    雨果看着坐在对面一眼盯着她的顾梓翰,锋利的眼神,像是要把凌迟了似的。

    雨果为难道:“我都道了好多遍歉了。”

    “每次我一放手不管,你就像一只找不到回家的猫。”

    “拜托,”雨果真不知道他这样是为什么,不耐烦的抿着嘴,“我去做饭。”

    顾梓翰看着她的背影揉了揉额头,试着舒缓自己紧绷过度的神经。每一条她不回的短信,每一个她不接的电话,就像在他的心上上了发条,越来越紧,仿佛下一秒就要抻断了。

    吃完饭后,雨果看着坐在客厅看电视的顾梓翰,试探的问:“你,还不回去吗?”她想赶他的,可实在是因为这房是他的,自己没有立场。

    顾梓翰瞥了她一眼,没搭理。

    “要不,我给你收拾收拾屋子,你睡里面。”

    “你困了就去睡,”顾梓翰声音有些生硬,“不用管我。”

    雨果看着他那张乌云密布的脸,感受着他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气,始终有些怕怕的,不由得慢慢起身,“晚安。”

    她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可怕,就像中了邪似的。

    -——

    雨果第二天出来时,顾梓翰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高大的身子缩在沙发上,就像被困在笼子里的兽。雨果想起了昨天的他,心里挤满了不忍,她回卧室拿了毯子,盖到他的身上。他那张绝美的俊颜带着丝丝的困惑和伤感,眉头轻轻蹙起,她忍不住伸出手,去触碰他的脸颊。想着他是不是工作出现问题了,或者是家庭出现问题了。想起那天于姐告诉她的,他也不过只是一个可怜的缺爱的孩子。

    她轻声细语的安慰,“都会好的。”

    她起身,去厨房做了早饭。她简单的煮了两碗馄饨,出来后顾梓翰已经醒了,坐在沙发上,正在发呆。

    “去洗漱吧,浴室的柜子里有没有拆封的牙刷。”

    顾梓翰看着习以为常的雨果,愣了愣,嗯了声,起身去了浴室。

    出来后,雨果已经摆好了,碟子里盛着小菜。他坐下来,沉默的吃着饭。

    雨果看他一言不发,又想起了昨晚他全程的黑脸,嘟囔道:“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吗?一大早的连个好脸都不给我。”

    “你还说,”看她没有半丝反省的样子,他啪的把筷子扔在桌子上,“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错哪里了。”

    雨果本来就委屈,看他那样更委屈了,“我错哪了?你说我错哪了?”

    顾梓翰看着又在炸毛边缘的雨果,叹了口气,沉声道:“我联系不到你,我着急,我担心,你不懂吗?”

    雨果听他这样,心里莫名的有了暖意,不由得声音也轻柔了,“我,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顾梓翰本还想再说两句的,意识到自己说了她也记不住。回头还是找两个保镖跟着她好了。想到这,他终于心安了,拿起筷子吃着饭。

    -——

    上班后,雨果就接到了通知,让她去总裁办公室。

    她见了暮玺才知道,暮玺想把她调到总裁办来,这里薪资高,和她学过的专业也挂钩,还离他近。

    “那我不是走后门了。”

    暮玺笑,“你是家属,充其量也是视察。”

    “嗯,我这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走次后门。”

    暮玺敲了敲她脑子,“你看你哪点志向。”

    雨果吐了吐舌头,呵呵的笑了两声。

    暮玺帮她收拾了办公桌,来到了总裁办。所有的人都看向他们,想着被总裁亲自送来的,肯定和总裁关系不一般的。

    暮玺帮雨果布置好办公桌,“中午叫你吃饭。”

    “嗯。”雨果笑着点了点头。

    暮玺一走,所有的人都围了上来,问她和暮玺的关系。

    雨果看了一圈八卦的眼睛,呵呵的笑着,“我是他最爱的妹妹。”

    “我还以为是小情人。”离雨果最近的肖敏拍了拍自己的心脏,欣慰道:“多亏不是。”

    随后雨果就和大家混熟了,彻底的见证了有个皇亲国戚的亲戚所带来的便利。一上午她都无所事事的坐在那,N个人过来问她要不要喝水,中午用不用给她带午饭什么的。

    中午饭时,雨果告诉暮玺所有的人都在打探他有没有女朋友,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你没有告诉她们,上班时间不准讨论私事。”暮玺说着给她夹了一筷子菜。

    “那多无聊呀,你聘请的又不是机器人。”

    暮玺喜欢这样的雨果,和小时候一样,鬼灵精鬼的。

    暮玺想起上学的时候,他每次去她班级,都是一大堆女生躲在一起聊八卦吃的,喝的,男生,老师都是她们讨论的对象,“女的是不是多大岁数都爱谈八卦。”

    “嗯嗯,”雨果边往嘴里塞东西,边点头,“八卦就是我们的营养素,你是不知道肉电话的厉害,什么信息你都能得到。”

    “那你今天都得到什么信息了?”

    “嗯,”雨果想了想,小声说道:“她们都说,你喜欢男人。”

    暮玺噗的就笑了出来,连忙拿起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嘴。

    “这,谁说的?我自己都不知道。”

    雨果瞪了他一眼,得意道:“所以你要谢谢我,我告诉她们,你从小就很色,总是逮着机会就占我便宜,一个几岁的小女孩都放过的人,怎么可能会喜欢男人。”雨果越说越觉得他猥琐,自己都是被他小时候的憨态样欺骗了。

    “那我送你个礼物吧,”暮玺说着从包包里掏出一个盒子,“谢谢你为我正名。”

    “这还差不多,”雨果边说边接过盒子,打开,才发现是一只簪子,通体的碧绿,簪头镶着白色玉兰花,别致而漂亮。“真好看。”雨果突然想起了小时候,每次有好吃的好玩的,他都会留给自己。这世上,再也没有人对自己那么疼爱了。

    暮玺看她欢喜不已的样子,高兴地笑了,“喜欢就好。”

    “那你给我戴上。”雨果今天就扎了个简单的马尾,她很有兴致的摘掉头发上的发圈,“你会盘头发吗?”

    “嗯。”暮玺起身,走到她身后,他的动作很慢,手指顺了顺她的头发挽了个简单的发髻,轻轻地插上了簪子。

    “好看吗?”

    “很漂亮。”他仿佛还能嗅到她身上散发的淡淡的体香,很好闻。

    雨果回头,看着他笑问:“不过你真的一个女朋友都没有交过?”

    他露出纯净的微笑,“为什么问这个?”

    长一张娃娃脸就是好,看起来可爱极了,真想捏两把,雨果强压住捏他的冲动,“我听了你全部的历史。看看大家都多关注你,怕是你早餐吃了什么,她们都知道。”

    暮玺坐到椅子上,“她们都说什么了,我听听,看她们说的对不对?”

    雨果想了想,“就说你上了全国最好的大学,学习优异,毕业后就创立了公司,很厉害之类的。哦,对了,最重要的是,没有交过女朋友,甚至连异性朋友都很少,还和一个男人走的很近。”

    “男人呀。”暮玺想起来都快一年没有见他了,还真有点想。“那你呢?这些年过的怎么样?”暮玺一直都不敢问,怕触及到她的伤口,以及她和凌辰肯定也发生了什么,不然她也不会在这里。前段时间听说凌辰要结婚了,他也不知道雨果知不知道。

    “我还能怎样?”雨果垂下头,收拢了笑,“唉,我们就是两个极端。”其实她也不懂,似乎和自己关系好点人的过得比自己好。

    “以后会好的。”

    “嗯,有你呀,我放心多了。”雨果很欣慰的笑了,她希望他们过得好,比谁都好。

    “凌辰,要结婚了?”暮玺还是说了。

    “真的,”雨果兴奋地笑了,“真好,他终于放下了,我很开心。”

    暮玺疑惑道:“当初不是他,对你。”

    “那是我的错,”雨果说的很诚恳,“他对我很好,是我,对不起他。当时和他在一起的目的就不纯,一是我妈妈希望我和他在一起,二是我只是想找个能依靠的人,觉得自己太累,背负着家庭的重担太累。说白了,就是贪慕虚荣。”

    “果果,”暮玺心疼的叫她,起身,坐到她身边,把她抱到怀里。“没事的,都过去了。”

    “要是他不对我那么好,没准我就真嫁了。”

    “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放弃找你的。”暮玺后悔了,想着当时要不是自己的胆怯,也不会让她不安和伤心,背负那么多东西。

    “没事,他现在好就好。”雨果擦了擦泪笑了,“对了,还没恭喜叔叔,他现在是市长了。”

    “嗯,”这件事暮玺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毕竟那个时候,爸爸和夏叔叔的职位是相当的,没想到十多年以后,叔叔去世了,而爸爸却越走越高。“都是勇气好。当年站队站对了,再加上顾建华贪腐下马后,父亲才被提拔成副市长。顾家上位后,父亲才成了市长。”

    “真好,”雨果衷心的祝福,“看你们过得好,我很开心。”

    “你呀,”暮玺揉了揉她的头发,“还是没心没肺的。”

    “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吗?”雨果笑,“你回来了真好,我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其实雨果在暮玺离开之后,才在学校了解了真正的那个暮玺。他的爸爸步步高升,他的成绩也步步高升,他离自己越来越远,离记忆中的那个总傻笑的男孩越来越远。越知道,就越不敢去联系他。她怕,怕他不再宠爱自己,不再以自己为中心,甚至不再喜欢自己。甚至,他会有自己更喜欢的人,更喜欢的事,而那些却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是那样,她还不如不去联系他,就把他放在记忆里,最起码那段记忆是真实却永恒的。

    —下午雨果去给顾梓翰送饭,这些日子她总过来,前台都认识她了,什么都没说就让她进去了。

    顾梓翰仿佛也习惯了,到点就等着雨果。雨果去的时候他正坐在沙发上看书,能看出来,他现在一天比一天闲。

    顾梓翰放下书,抬头看着雨果,“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她穿着改良旗袍的,白色的布料上点缀着一朵浅蓝色的小花,简单而淡雅。头发完成了简单的发髻,白玉兰簪子画龙点睛的穿插其中。今天的雨果很赏心悦目,再加上满脸的笑容,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好事。他也能感受到,最近的雨果一天比一天快乐了。

    雨果呵呵笑了两声,不动声色道:“吃饭吧。”说着把餐摆放到桌子。

    “从明天起你就不用送了,我去你那吃就行了。”

    “不忙了吗?”

    顾梓翰接过雨果递过来的筷子,“会闲一段时间。”

    雨果坐到一边,看着吃饭的他,不觉得看呆了。他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收敛了所有的锋芒,越发的有内涵,沉稳了。就像大男孩蜕变成了男人,蜕变成了成熟的男人,蜕变成了有魅力的成熟男人。气质蹭蹭的往上涨,再加上那张颠覆众生的脸,真是让人看了就移不开眼。

    顾梓翰放下筷子,转身看着雨果色眯眯的傻样,慢慢的靠近她,“口水都流下来了。”说着,手指轻轻地划过她的唇角。

    雨果的脸红的都要滴血了,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雨果尴尬的向后仰,想离开顾梓翰的视线,却觉得头发一松,才发现他把自己的簪子拿下来了。

    顾梓翰看着手中的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簪子,漫不经心的问:“谁送的?”

    虽然他笑的很轻松,却还是让她有一种被压迫感,“老板。”

    顾梓翰猛然觉得雨果就是天生的招老板体质,不觉烦恼道:“人家送你就要。”

    雨果知道他想歪了,鄙夷道:“我认识他,他是我大哥哥。”

    顾梓翰觉得自己的情路注定不顺,以前有沈邱,终于她忘了沈邱了,却因为自己荒唐的过去不接受自己,他正在改邪归正呢,这又冒出来个大哥哥?真是。

    顾梓翰无奈的问:“什么大哥哥?”

    “说起来故事太长,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雨果想着,若是暮玺认识了顾梓翰,肯定会对他的事业有帮助的。他可是顾大少呀,多少人想认识呀。

    “那就概括说一下。”

    “青梅竹马。”

    顾梓翰觉得自己被人狠狠地扇了一巴掌,蹭的就站了起来,有个刻骨铭心的前男友就够了,竟然还是什么青梅竹马。顾梓翰终于能体会到顾梓晏的心情了,就应该把这女人关起来,把所有的苍蝇都隔绝在外。

    雨果看着怒视自己的顾梓翰,结巴道:“怎?怎么了?”

    顾梓翰稳了稳自己的思绪,对雨果露出一个笑,想着不能自乱阵脚,他们的关系才刚刚稳定。

    顾梓翰看着散着发的雨果,呆萌的看着自己,冲她招了招手,“过来,我把头发给你理好。”

    雨果应了声,起身,走到顾梓翰的身边。

    他伸出手,拿过她黑亮柔顺的发,挽了个好看的发髻,用簪子固定好。

    雨果看了看玻璃上模糊的自己,“你手还挺巧。”

    “嗯,以后每天都给你梳。”

    雨果想着自己还是别打扰他了,看着他说,“那我就回去了。”

    “我也没什么事,”顾梓翰看着收拾好桌子的她,“带你出去玩。”

    一说起玩雨果就心惊胆战,她可再也不想去了,那些刺激的玩法她真是怕了,“玩什么?”

    “走。”顾梓翰拉着雨果往外走去。

    车很快就下了高速,伴随着太阳的下山,天地顷刻间暗了下来。雨果侧目,看着他沉稳的侧脸,突然很想伸手去摸一摸。

    顾梓翰很享受雨果的目光,语气里带着喜悦,“我发现你总是色眯眯的看我。”

    雨果打趣道:“这么一张脸,不让看多可惜呀。”

    车子驶进了盘山公路,夜幕降临,远处的山林只能看见模糊的轮廓,星子隐隐的藏在夜幕里,像个躲迷藏的孩子。

    到达山顶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雨果看着离自己很近的天空,仿佛伸手就能触得到,以及天幕上镶嵌的闪着光芒的星星。四周很静,能听到虫子的鸣叫声。

    雨果问:“怎么想起来这里了?”

    顾梓翰拉过她,往崖边走了几步,指着下面说:“你看。”

    雨果把目光投到山下顿时呆住了,入目的是成片成片的萤火虫在丛林里飞来飞去,发出荧光,就像波澜起伏的萤海,美得让人屏息。

    不知道什么时候,顾梓翰走到了雨果的身后,轻轻地环住她,温热的气息带着满溢的温柔,“美吗?”

    “真美。”雨果被震撼了,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充盈了,很快乐,很幸福。

    “在我眼里,你最美。”顾梓翰的情话让雨果的心莫名的揪了一下,思绪顿时从眼前的美景里抽了出来。

    她不动声色的离开了顾梓翰的怀抱,调侃道:“你肯定带很多人来过吧。”雨果开着玩笑。她不想和顾梓翰弄得太僵,特别是在这样静谧温柔的夜里,如此壮观的美景前。而且她想和他好好相处,虽然她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顾梓翰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他知道他一直给她的印象都很不好,最初他就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以为这样就可以麻痹自己,冷却自己。她从来不知道,也不能理解他是用了多少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的,可就被她轻飘飘的一句话打回来了。

    他知道自己不能怪她,可就是忍不住,为什么她一直都排斥着自己?一点机会都不给自己?不管五年前,还是现在,都在戒备着他,疏离着他。

    顾梓翰强压着愤怒,“我,就真的让你那么讨厌吗?”

    “不,”雨果看着他,动了动嘴,想解释的,却却不知道要怎么说,只能支吾道:“我不讨厌你。

    他一喜,上前握住她的胳膊,“你说真的。”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顾梓翰,你,你到底想我怎样?”他以前也暗示过,可没明说,她就假装不知道。可他,怎么就在这样的夜里挑开了呢?她一点准备都没有,她应该怎么反应?说什么才能准确的表达她的想法。可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她压根就没动那根弦,他只是自己的老板,自己的债主,自己永远都触摸不到的天空。

    他看她着急的眼眶都红了,滴溜溜的眼珠认真的凝视着自己,他反而不知道要怎么说了,想着自己终究是冲动了。

    “果果,我想你幸福。”我也想,你的幸福是我给你的。他没说,只是拉过她,把她抱到怀里,软香温玉入怀,仿佛只是这样,他就拥有世界上最美的美好。

    她并不讨厌他的怀抱,很温暖,带着男人特有的气息,总是让她莫名的沉迷。心却跳的很快,仿佛能感觉血液在血管里快速地流着,甚至能听到血流的声音。

    雨果情不自禁道:“你也要幸福。”

    他笑,看着怀里的小女人,认真道:“我没带人来过这里。她们也都不是我的女人。”

    “那怎样才是你的女人?”

    “放在心上的。”

    雨果只是笑,男人的世界她不懂,他的世界她更不懂。

    他们待到了很晚,最后雨果睡着了。顾梓翰笑着抱起她,往回走。

    --

    暮玺看着坐在对面的母亲,虽带着笑,但心里早已不耐烦了。

    田母又开始了老生常谈的话题,“这个女孩性格特别活泼,能说会道的,总让我想起小雨果。”

    “又像果果。”

    田母保证道:“这个真像。”她现在是真后悔,小的时候任由他和雨果在一起,甚至看出他喜欢雨果,还拿来作为要挟他好好学习的筹码。导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对他的那个小青梅念念不忘。

    “我都这么大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能解决。”

    “你说你这些年,就知道忙工作忙工作,不忙工作就宅在家里,连门都不出。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这么大了都没碰过女人。”

    暮玺的脸色又白又红,想着自己这不着调的母亲又学坏了,可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田母以为暮玺含羞了,压低声音,“我听说夜江南的女孩不错,高材生,长得美,要不,妈妈给你找一个。”

    暮玺被呛着了,连忙放下手中的水杯,用力的咳着,“妈,你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什么?”

    “不是,我是为了你好,你老是憋着,万一坏了怎么办。”

    暮玺彻底崩溃了,起身就要离开,“妈!”

    看着暮玺那张漂亮的娃娃脸又青又紫的,要多可爱有多可爱,“要不你自己去找,放心,妈妈不会笑话你的。”

    暮玺彻底无语了,瞪了特认真的田母一眼,转身离开了。

    田母看着暮玺的背影,叹了口气,以前就担心孩子不优秀,不自律,可这孩子太优秀,太自律了也让人担心。

    --

    雨果一直觉得暮玺对她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习惯了,也很适应,直到有人找到了她。

    一看就是某个千金大小姐,一身的国际大牌,身材很好,张了一张很有亲和力的脸,美得温婉,不惊艳,但看着很舒服。

    咖啡馆里,女孩把拍的照片递给雨果,笑容甜美,神色认真,“你很上相。”

    “你是暮玺哥的女朋友?”这种桥段偶像剧里都要演烂了,雨果都无力吐槽了。可看她的样子,又不像是来找茬的,倒像是来谈心的,所以她也不好太强势,只好试探问:“未婚妻?”

    “是呀,我到底算他的什么人呢?”女孩虽笑着,可眼眶却红了。

    雨果彻底迷糊了,既然什么都不是,那她找自己干什么呢?于是,雨果就听到了一个让人感动的暗恋故事。

    找她的女孩叫雨薇,夏雨薇,是暮玺大学时期的学妹。原本是一个俗的不能再俗的故事,可雨果竟然听哭了。

    大学时期的暮玺已经减肥成功了,一张娃娃脸,简直秒杀一众的学姐学妹,人又成绩好,虽说低调吧,但还是备受瞩目。雨薇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总是有意无意的跟在他身后,做着每一个爱慕者都会做的事。

    他们的交集是在学校里的一颗玉兰树下,她时常看他在树下发呆,所以那天她离开后,她就在树下观察,想知道这棵树到底有什么不同的。可那天他却转身了,看到了好奇的观察树的她,并且很高兴地走向她。

    她以为他终于注意到他的时候,他却擦过她离开了,她看着他的背影,终于忍不住哭了,可他却还是离开了。

    之后就传出他不喜欢女人的事,那个时候她还宽慰自己说,看吧,最起码他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

    直到她去他公寓找他时,碰到了一起回去的他们,也看到了他吻了她。

    “我没有别的意思,”雨薇擦了擦泪,露出纯净的微笑,“虽然我很伤心,但我最喜欢看到的是暮玺学长幸福。”

    雨果忍不住叹了口气,突然想起了那个伊娜,想着同样是爱人,可态度却是千差万别。

    “你如果喜欢暮玺学长就好好的和他在一起,不要和顾家少爷有来往了。”

    雨果哭笑不得,“所以,你就找人拍了这些照片。”

    “对不起,我知道这样不礼貌,但我真的很关心暮玺学长。你也知道他没谈过恋爱,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女孩子有多恐怖。”

    雨果真想送她一句,这孩子绝对是被现在放的那些宫心计的古装剧害了,不过看在她那么爱暮玺的份上就不计较了。

    “我和他不是你想的那样,”雨果解释道:“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他上高三随家搬迁了,前段时间我和他刚遇到。”

    “这样呀,”雨薇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们是情侣。”

    这个时候雨果才意识到,小时候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他们都长大了,那样的确容易让人误会。她也是,被见到他这件喜事冲昏了头脑,也就没在意。

    “那你到现在都没告诉他喜欢他吗?”

    雨薇神色尴尬,“我,是女孩子。况且,他都不知道我。”

    “那要不要我给你制造给机会?”

    雨薇立刻眉开眼笑,“真的吗?真的可以?”

    “当然,”雨果很仗义的拍了拍胸脯,保证道:“机会我可以给你。但我不负责结果哦。”

    雨薇高兴地应道:“我明白。”

    而雨果从来没想到,就是这件事,而引起的连锁反应给她的人生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最美的时光,遇见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宸歌一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宸歌一一并收藏最美的时光,遇见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