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美的时光,遇见你 > 第97章 雨果大吼道:“我不是你的女人从来都不是。

第97章 雨果大吼道:“我不是你的女人从来都不是。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雨果看他迫不及待的样子,轻轻地点了点头,“当然。”

    “会是一生一世吗?”

    雨果一愣,刚想回答却被顾梓翰像抱孩子似的,提着胳肢窝,搂着屁股抱到了怀里撄。

    雨果脸一红,羞得不成样子,他昨天过分的就这样抱着她去了柜子上,回床上也是这个姿势,可恶的是他省事的没有把那个拿出来,随着步子在她的身体里一挺一挺的,现在还用这个姿势。雨果实在是羞得没办法了,“梓翰,别。偿”

    听在顾梓翰的耳朵里却是欲迎还拒,不由得笑道:“还想要?”

    “没。”雨果声音越来越小,“你坏。”

    顾梓翰听着她满是娇嗔的话,笑的更开心了,好像她带给自己的痛都轻了很多,不由得打趣,“别急,小爷先缓缓,等会儿就给你,保证你满意。”

    雨果咬了咬唇,真想就着他的肩咬一口,却舍不得,羞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回房后,顾梓翰被雨果取悦的很开心,再加上一夜没睡,很快就睡过去了,可雨果却再也睡不着了。

    她看着顾梓翰孩子般的睡脸,突然觉得他心里有事,而且是关于自己的。不然他昨天不会不顾自己的感受,也不会一大早的躲在走廊里抽烟。

    雨果越想越睡不着,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昨晚没吃饭,她早就饿了,不由得想去厨房找点吃的。

    下了楼才发现上官雅致也在,打坐坐在垫子上,面前放着茶具,上好的骨瓷杯子里盛着茶水。

    “雅致姐。”雨果吃惊的叫到,“怎么不多睡会儿?”

    “都怪你们呀,”雅致虽这样说,但语气里却没有怪意,反而在调侃,“做就做呗,也不知道关门。多亏顾梓晏没回来,不然他肯定会去骂你们不知羞耻的。”上官雅致指了指沙发,“坐着,陪姐姐喝杯茶。”

    雨果想着顾梓翰就这样,总是不管不顾的,有人也不知道收敛点,害的自己丢人。可想道歉的话总是说不出口,只好听上官雅致的话,坐到沙发上。

    上官雅致帮雨果倒了杯茶,双手递给雨果,“尝尝,上好的雨前龙井。”

    “谢谢雅致姐。”雨果接过。

    “不愧是顾家,柜子里放的一盒一盒的茶就价值万金,什么值钱就往家里囤,可真不嫌浪费。”

    雨果知道上官雅致说话就这样,小声的解释,“很少来这边住。”反正她是分不出来好坏,只知道有的茶叶的确是比金子贵,但到底多贵她也没概念,所以说这个话题,她总是心虚。

    上官雅致笑了笑,“我看柜子里还有上好的大红袍,你们要是喝不过来,不如给我好了。”

    “嗯,好,都给你都没事的。”雨果看上官雅致兴致不错,不由得也笑了。

    “那好,等会儿就帮我装上,我带走。”

    132

    雨果吃惊道:“你要走?”

    “嗯,打扰多时,是该离开了。”

    雨果看她坚定的表情,劝道:“再待些日子吧。”她虽然恢复了,可还是太瘦,脸色也不好,而这些,都需要时间去休养。

    “病好了就走吧,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免得白日宣淫还要顾及。”

    雨果实在是反应不过来上官雅致的话,脸顿时红了一片,想着她也太敢说了。

    “好了,做都做了,再说食色性也,多正常的事,有什么好含羞的。”上官雅致看她一副小姑娘的娇羞样,要她是个男人,肯定也爱不释手,太可爱,太惹人爱了。

    “矜持点总没错的。”

    上官雅致眼底闪过几丝痛意,“这倒没错。果果,你是女人,一定要小心点,没准备好,千万不要怀孕。”

    终于提起孩子了,雨果吃惊的看着上官雅致,才发现她仿佛又回到了之前的恍惚,刚才的狡黠,不拘小格全都没有了。

    上官雅致还以为她含羞了,笑道:“不过顾梓翰肯定很高兴的,他那人坏的很,你可要小心。不过,他对女人还是不错的,毕竟他真的很爱你。”

    “他哥哥也很爱你?”

    “是呀,”上官雅致眼底一黑,“可他的爱却成了我孩子丧命的理由。他要了他,却毁了他。”

    “雅致姐,”雨果看着落泪了的上官雅致,连忙拉住她的手,这还是她这些日子第一次哭,“他真的很爱你。你不知道,他知道孩子没了后去找人报仇,腹部受了一刀,却一直都不管不顾的,要不是梓翰用了迷-药,给他检查身体,包扎伤口,没准他就死了。”

    “死了吗?”

    雨果看不懂上官雅致的表情,麻木,茫然,甚至有希翼,却有伤痛,有挣扎,反正很复杂很复杂,可能这也是她对顾梓晏的感受吧。她虽然不知道他们具体的故事,可从零零散散的信息里还是能猜到,肯定是个很感伤的故事,可正是因为不易,才更感人,更值得珍惜。

    雨果脱口而出,”雅致姐,这个世界太冰冷,太黑暗,所有上帝才以爱的名义给了人希望和温暖。不管怎样,他爱你,你爱他,就应该在一起,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说。真爱,值得冒险,也受得起万劫不复。“

    ”姐姐知道。”上官雅致笑着抚摸着她的头发,起身,“我再去睡会儿。”

    雨果看着上官雅致坚强却单薄的背影,想着,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与不幸,也有自己的路要走吧。别人影响不了,改变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

    --

    上官雅致和顾梓晏走了,比起来之前好了很多,但雨果知道,他们之间的磨难远没有结束。

    机场里,雨果把袋子递给上官雅致,“这是你要的茶。”

    “谢谢。”

    “没事。”雨果觉得上官雅致的笑太好看了,就像公主的笑,高高在上却又让人倍感幸福,不觉道:“我多装了几盒,希望你喜欢。”

    “好好的。”上官雅致说着,上前抱了抱雨果。

    顾梓翰拍了拍顾梓晏的肩膀,“有事就找兄弟。”

    “自然。”顾梓晏说完,拥着上官雅致,转身,往贵宾通道走去。

    雨果看着他们的背影,俊男靓女,一样的气势强大,耀眼夺目,让人羡慕,真希望他们有个好的结局,嗯,他们肯定会有好的结局。

    可雨果没想到,第二天就出事了。

    她正在公司看资料,顾梓晏就来了,一身黑色的运动服,带着墨镜和帽子,身材高大,长相俊美,放到那都是耀眼的存在。可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顾梓晏扯着领子提了起来,暴怒传来,“人呢?她去哪了?”

    雨果觉得脑子被投了个炸弹,除了痛,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只是无措的看着那张凝结成冰,却火气乱窜的脸,嘴都张不开。

    “去哪了?!”他一字一顿,仿佛取命的阎罗。

    “我。”雨果刚张口,领子就被松开了,身体往下跌,去落在了暮玺的怀里。

    顾梓翰拉过顾梓晏的身体,狠狠地给了一拳,低沉道:“你乱发什么疯!”

    雨果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本能的握住暮玺的手,试着找到一丝温暖。可她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个,被吓坏了,不管暮玺怎么安慰,她都毫无感知。

    “没事了果果,没事了。”暮玺抱起她,往外走,低头,才发现,她已经晕过去了。

    雨果是在医院醒来的。

    “渴吗?”顾梓翰连忙上前,担心地问着。

    雨果摇了摇头,目光一扫,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已经恢复了平静的顾梓晏,紧皱着眉,努力的压抑着,身上带着阳光都暖不化的冰冷。暮玺也担心地看着自己,动了动唇,缺什么都没说。

    “怎么了?”雨果一想到早晨的那一幕,就觉得一片黑暗,完全想起来具体的情节,只知道自己很害怕。

    顾梓翰转头看着顾梓晏,强压着怒火,“道歉!”

    顾梓晏起身,高大的身体走近雨果,雨果害怕的往顾梓翰怀里躲了躲。

    “就站那!”顾梓翰喝住顾梓晏。

    “是我不好,”顾梓晏平静的开口,“但你知不知道雅致离开的事?”

    “离开。”雨果不懂的看着面怒凝重的顾梓翰。

    “是,上官雅致走了,谁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雨果茫然道:“她没说呀,我不知道。”

    顾梓晏依旧怒火难填,总觉得就算雨果不知道也是帮凶,语气很是不善,“那茶叶是怎么回事?”

    “她说喜欢,我就送给她呀,怎么了?”

    “她把茶叶卖了,拿着钱走了。”顾梓翰不得不佩服上官雅致的脑子,实在是太聪明了。顾梓晏防止她离开,给她带了解不开的定位腕表,还让她身无分文。谁能想到,她竟然骗顾梓晏解开了表,还把茶卖了,换了钱。

    雨果听了顾梓翰的讲述,这才明白,可想不懂的问:“不就是一些茶吗,能卖多少钱,没钱她没准就回来了。”

    133

    “就那些茶她贱价卖了500万。”

    “啊!”雨果吓了一跳,500万就够让她吃惊的了,还贱价,那全价得多少钱。再说500万,500万呀,的确要是躲起来,这一辈子是不愁了。

    雨果抱歉的低下头,想着要是自己问清楚就好了,没想到会这样。

    “不是果果的错,果果没必要自责。”顾梓翰安慰着,转头,瞪着顾梓晏,“你没本事留住人,就是没本事。怪我女人干嘛,有着闲工夫还不赶紧去找。”

    顾梓晏深深地呼了口气,压着火,往外走去,门被他摔得都要碎了。

    “我没想到?”雨果还是很抱歉,虽然自己不知道,但的确是自己的关系。

    “怎么这么喜欢往自己身上揽责任?”顾梓翰笑了笑,“这和你没关系果果。”

    暮玺看着他们,握了握拳,“我去给果果买点吃的。”说完,不等他们回答离开了。

    雨果也顾不上暮玺了,问顾梓翰,“那茶叶,怎么会那么贵?”

    “那些都是无价的东西,卖多少钱都可以的。”

    雨果实在是反应过来,顾梓翰看她茫然的样子,抚摸着她的头发吻了吻她嘟起的唇,“你们女人是不是多喜欢离家出走?”

    “嗯?”雨果不解的看她。

    “果果可别学那个女人,你要是敢离家出走,我就是掘地三尺也会把你挖出来。”

    雨果不悦的瞪了他一眼,想着他又发生疯。

    “然后天天惩罚你,”顾梓翰想了想,“做死你。”

    “顾梓翰!”雨果受不了的推着她,大吼着。

    顾梓翰却对她的反应很满意,“嗯,就这样,做死你。”

    雨果全身通红,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不搭理他这个疯子了。

    顾梓翰陪了会雨果,看她无事了就回公司开会了,暮玺一直陪着她。

    暮玺把削好的苹果递给雨果,笑容真诚而灿烂。想了想顾梓翰和顾梓晏那两疯子兄弟,雨果觉得还是暮玺比较正常,不由得满意的笑了。

    “干嘛笑成这样?”

    雨果狠狠地咬了一口苹果,朗声道:“那两疯子,吓死我了,还是你比较正常。”

    “公子也是太心急,果果就宽宏大量原谅他吧。”

    雨果想到他对上官雅致的细心呵护,仿佛连看她的目光都能溢出爱来,又想到他早晨的冷意俱现,目红欲裂,不顾一切的样子,想着这得多深的爱,才能把一个人变成这个样子,真是,想到他之前的温文尔雅,清贵俊逸,真是判若两人,就像站在两个极端的疯子,雨果都要怀疑他精神分裂了,不然怎么可能会成那个样子,简直无法想象。

    “唉,说到底也是爱情里的可怜人,我不怪他的。只是,你干嘛叫他公子。”

    “嗯,”暮玺笑了笑,“我爸这样叫他。”

    “真奇怪,你们干嘛叫顾梓晏公子,叫顾梓翰少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生活在古代。”

    “没差的。”暮玺看着雨果大口大口的吃着苹果,想着也只有她永远都单纯和可爱,真好。

    ”嗯?”雨果抬头,疑惑的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这是顾家的规矩,从政的叫公子,从商的叫少爷,就是做个区分,都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又是各自家里的老大,不然没法区分。”

    “明明就有深意。”雨果瞪了他一眼,显然对他的解释不满意。

    暮玺笑了笑,真不知道她长这么聪明的脑袋干嘛,不能不想说那么清楚的,可以现在她和顾梓翰的关系,她知道了反而好,解释道:“知道大家为什么要叫顾梓晏皇太子吗?”

    雨果摇了摇头,想着这称呼可真是够封建的。

    “现在顾长华当政,政事上几乎没有大的,可以匹敌的政敌,所以顾长华退位后,不出意外就是顾梓晏上任,所以才被称为太子。而顾长华为此才会把目光投向黑势力,想铲掉全世界都有名的贩毒集团,可这些组织都盘综错杂,根基很深,势力渗透在各行各业,牵扯人员甚广,其实一朝一夕能撼动的。而政府的总指挥官就是顾梓晏,也算是为他的上位铺垫后路。故而才会发生上官雅致失去孩子这件事。”

    雨果一脸迷茫的看着暮玺,“你确定这不是小说里面的情节?”

    暮玺噗嗤一笑,“傻丫头,现实可比小说精彩多了。”

    “然后呢?”

    “然后生活继续,反正那些事也和我们没关系,没准这辈子都见不到。”暮玺耸了耸肩,“你有个了解就行,以后别大意了。像顾梓晏,上官雅致那种人,他们的心思和手腕,那是我们能参透的。”

    “那梓翰呢?他在这件事上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财力支持。顾氏遍布各行各业,现有的公开的资产就数目惊人,还有很多的隐秘资产是我们想都想不到的,政府的公共项目,资金来源,大部分都来自顾氏。你也知道当政的人有多缺钱,可有了钱又是背脊就硬了,撼都憾不动。这也是顾长华没有强劲对手的原因,因为没有那个财团能有顾氏这样的势力,也没有那个财团能像顾氏这样支持当政者。”

    “这就是,传说当中的官商勾结?”

    暮玺看着雨果水汪汪的脸,忍不住笑了两声,“呃,是这个道理,但,不能这样说。就加官商合作吧。毕竟他们做的都是好事,若真的铲除了贩毒集团,拯救的家庭何止千千万万,这可是想都想不到的善举。”

    “唉,可我还是很同情雅致姐,这是男人的事,为什么要牵扯到她呢?祸不及妻儿,他们有什么错呢?孩子都八个月了,却没有。”

    “这就是代价吧,她既然选择了顾梓晏,享受了顾梓晏的宠爱,就要担得起这份宠爱。”

    “与戴王冠必承其重?”

    “嗯。”暮玺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还要离开呢?那么难都撑过来了,不更应该好好珍惜吗?”

    “可能这就是人生吧,缘聚缘散。况且,正是因为那么难的事都撑过来了,习惯了患难,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同甘了。”

    134

    雨果想了想,似懂非懂的唉了一声,“确实太复杂,还不如嫁给普通人来的稳当。”

    “她被掠走了一个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公子赶过去后,她躺在血泊里,胳膊上都是针孔,身体已经青紫。除了针孔一点伤都没有,却更让人心惊胆战,毛骨悚然。”

    雨果一惊,后背无故的冒着冷汗,想起她薄如纸片的身体,和行尸走肉的样子,心一痛,再也说不出话来。

    她终于明白上官雅致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了,什么话能描述她受过的痛呢?什么话都描述不了,描述不出,描述不尽。只有无言,只能无语。

    暮玺看她一脸的悲痛,宽慰道:“好了,我知道你难受,但这终究和我们无关,我们无法体会,也不必体会。”

    雨果嗯了声,虽然暮玺的话听着很无情,却是事实。毕竟,我们还是要走下,沿着自己的路走下去,去经历属于自己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

    雨果下午睡了一觉,顾梓翰来的时候,暮玺趴在床边,握着雨果的手也睡着了。

    他看着他们和谐温馨的样子,突然止住了脚步。他不敢上前,不敢去破坏他们之间的默契。突然有一种,在他们三个人之间,自己才是多余的感觉。让他不由得却步,甚至是逃离。

    顾梓翰紧紧地握了握双拳,给自己鼓气,她是自己的,暮玺只是她的朋友,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越这样想,越觉得自己是在自欺欺人,第一次,他转身,孤独执拗的落荒而逃了。

    雨果醒来都没有等到顾梓翰,还以为他在忙,就让暮玺送自己回去了。

    于是,当顾梓翰再一次鼓足勇气带着晚饭去找雨果的时候,病床上已经没人了。他沉默着看着空空的床铺,一直强压的不甘和痛苦,终于喷涌而出。

    他沉默的开着车,拼命地控制着车速,可车身还是划过黑夜,仿佛一下秒就会飞起来。

    夜色如墨,浓稠的涂抹在天空上,好像什么都冲不开。

    --

    暮玺第一次做饭,给雨果下了一碗面,雨果看着面前的面,点了点头,“不错,虽然这菜切得,但好歹切碎了,面条虽烂了,但,好歹熟了。”

    暮玺就像考试后被叫到办公室的学生,低着头,“要不我,再煮一次。”

    雨果摆了摆手,“就这个,第一次才有纪念意义。我可以告诉田妈妈,让她羡慕嫉妒我。”

    暮玺看她高兴地样子,大口大口的吃着面,心里暖暖的,默默地坐到椅子上,看着雨果。

    顾梓翰打开门就看到了这一幕,暮玺眼里的专注和似水的温柔,雨果的幸福和快乐,在白炽灯下都发酵成了温馨,就好像他们这样已经几千几万个日日夜夜,那种默契是时间和心意相通能才能产生的,是他渴求的,却得不到的。是呀,他连她的爱都不能完全的得到,还渴求什么默契。

    顾梓翰只觉得有股火窜到了头顶,烧的失去了理智,他快步上前,把雨果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雨果的手腕一痛,下意识的去甩,他却箍的更紧,仿佛要把骨头给捏碎。

    暮玺也是吓了一跳,从没见过这么暴力的顾梓翰,眼里的火焰已经把眼眶都烧红了,紧绷的皮肤,满身的戾气,仿佛从身上长出了利刺,每往前一步都会被刺伤。

    暮玺回神,上前去拉顾梓翰,却被甩开了。暮玺肯定是打不过顾梓翰的,虽然他也曾学过一段时间的跆拳道,收拾一般人还行,可遇到顾梓翰这样的练家子,就完全没有赢的可能。

    雨果看着摔在地上的暮玺,大声的喊:“你干嘛打他?!你疯了吗?!”

    顾梓翰本来还为暮玺而担心,这下什么都没有,全是冲天的怒火!

    “我就是疯了,疯了才让你这么欺负,才任由你们卿卿我我。”

    他低沉的声音就像一把钝剑,被以大力气插破皮肤,血肉,骨头,刺穿了身体,完全是蛮力带来的钝痛。

    雨果眼眶迅速地红了,心跳如雷,血液倒流,“你们顾家都是疯子!顾梓晏疯了!你也疯了!!”

    雨果满心的委屈,本来是因为他才照顾上官雅致的!

    她花了时间花了心力,他们不感激就算了,还一个个的来找茬!

    顾梓晏差点掐死了她!她以为够倒霉的了,他还这样对她!

    “你们是疯狗吗?咬人也不分对象?!”

    “我就是疯狗!你就咬你了你能怎样?!”

    顾梓翰也被气急了,什么?疯狗?!他这辈子都没被人这样骂过,看她恨不得刺穿他身体的刀子眼,她周身的戒备和决绝,眼前的这个女人那还是那个撒娇可爱的雨果,她为了暮玺竟然变成了女战士,竟然不惜和自己作对。

    雨果也被气急了,用她仅有的骂人词汇骂着,“你就是个混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放开我!”

    暮玺看着挣扎着拳打脚踢确实被顾梓翰紧紧攥住的雨果,想着起身,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顾梓翰!你放开她!”

    顾梓翰回头看了看写满了担忧,眼里有了恨意的暮玺,又看看同仇敌忾的雨果,只觉得讽刺,满目的讽刺,“你们早就搞在一起了对不对?早就背着我搞在一起了!”他握住她另一只手,逼近她,“说!什么时候开始的?再次见到他?”

    “你胡说什么?!”雨果挣扎着,只觉得满心的耻辱和委屈。“你说暮玺干什么?!我不准你这样说他?”

    ”呵,”顾梓翰笑出了声,“这还怎么样呢就护上了。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还知不知道你是谁的女人,你是我的女人!”

    “我不是你的女人!我不是!”

    “你再说一遍!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说我不是!!”雨果大吼道:“我不是你的女人!从来都不是。”

    顾梓翰拼命地喘着气,却还是缺氧,怎么都缺氧,“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不是!”雨果被气急了,甩开顾梓翰一字一顿道:

    “我在报复你,你-强-奸了我,我在报复你!你说我告不了你,我说出去谁都不信,我就同意和你交往,等你爱上我我就甩了你,让你痛,让你痛一辈子!!”

    “那如果我不爱你呢?”顾梓翰冷冷出声,“我不爱你呢?你怎么报复我!”

    “那你玩倦了我也就解脱了,我就是这样想的,你爱上我我就报复你。你如果不是,厌倦了也就不像狗皮膏药的缠着我。”

    “呵,”顾梓翰紧紧地拉过雨果,把她的身体狠狠地固定在墙壁上,死死地盯着她,一字一顿道:“狗皮膏药,你说我是狗皮膏药?”

    “是,你就是,”雨果也被气急了,固执的回望着他的眼睛,仿佛要把他强加在自己身上的冷意反弹回去,“就是,就是!”

    “那在我身下*的女人是谁?”

    “我就当找牛郎了,还不用花钱。”

    “牛郎?”顾梓翰冷笑出声,“那你说的你爱我。”

    “这话你都信?你不也天天说挂在嘴上吗?有几分可信度?”雨果被伤急了,强撑着也要把尊严找回来。

    “是呀,确实没有可信度。”顾梓翰的手无力的从雨果的肩头滑落,所有的愤怒、痛苦都被抽干了,只剩下了空虚、麻木、无力。

    他默默地抬头,看着那张模糊却依旧像刺一样梗在他心头的脸,“你一直都嫌我脏对不对?因为什么?是因为我这个人,还是因为我以前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

    雨果看着仿佛吹口气就会灰飞烟灭的顾梓翰,看着他面如死灰的样子,他眼里的光亮都消失了,只剩下灰白一片,想张开口解释,说这些都是气话,却发不出声音。

    顾梓翰摇了摇头,向后退了几步,“我不会缠着你了,永远都不会了。”

    雨果看着他摇晃着身体往外走去,上前,紧紧地从身后抱住他,“我不是这个意思,梓翰,我说的都是气话。”

    顾梓翰掰开雨果的手,狠狠的甩开,离开了。

    雨果看着顾梓翰消失的背影,终于哭出了声。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也不知道。”她的身体就像一瘫软泥,跪坐到了地上。

    暮玺强撑着身体站起来,却怎么都起不来,只好拖着腿,爬到她身边,看她像个被抛弃的孩子,心疼的把她抱到怀里,“没事的果果,壮壮在,一直都在。”

    “壮壮。”雨果转身扑在他的怀里,痛哭了起来,却怎么都哭不够,越哭越难受。

    暮玺心疼不已,只能抱着她,给她支持和安慰。

    雨果哭了好久,才离开暮玺的怀抱,语无伦次道:“你怎么样了?哪摔坏了?”

    暮玺看眼里都是担忧和心疼的雨果,露出一个安慰的笑,“没事。”

    雨果看他疼的脸都白了,额头上都是汗,嘟囔着,“都这样了,还没事。”连忙起身,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打了急救电话。

    夜魅里,顾梓翰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想喝醉吧,却越喝越清醒。

    他苦笑,安慰着自己不就是爱而不得吗?难道天会塌吗?可心里就是空空的,好像眼睁睁的看着一只大手,划破他的胸膛,深深地把自己的心揪了出来,他看着那颗在手中跃跃欲跳的心被摔在了地上。

    何止是痛?何止是空?整个晚上就好像去地狱溜达了一圈,一到十八层的刑都受了一遍,生不如死。

    “你爱她没原因,可你有没有想过,她不爱你也是没有原因的。有些人,无论你对她对好,多珍惜,她都不会因此而对你好,和你在一起的。乖孙,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想着,你付出就好,可你有没有想过,只有付出没有回报的感情,注定会毁掉你的。”爷爷的话突然在耳畔回响。

    可他最后都没有问爷爷,如果,已经毁了呢?又该怎么办呢?

    手机响了,顾梓翰懒懒的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爸爸。”小小的,糯米一般的声音传来,带着特有的孩子气。

    顾梓翰嗯了一声,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舒服,“萌萌还没睡吗?”

    “萌萌睡不着。”

    顾梓翰看了看表,已经晚上十点了,“怎么了?”

    软软的声音带着祈求和抽噎,“爸爸,你能来看看我吗?”

    顾梓翰缓了缓情绪,“好,萌萌等我,我这就去。”

    顾梓翰到了熙元家,就看见熙元抱着萌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小声的哄着,萌萌刚哭完,脸上挂着泪痕,眼睛红红的,白亮的圆圆的小光头格外显眼。

    “爸爸。”萌萌看着顾梓翰叫着,泪水又落了下来。

    顾梓翰连忙上前,从熙元的怀里抱过孩子,担心地问:“怎么了萌萌?”

    熙元走到顾梓翰的身边,叹了口气,一脸的疲惫,“今天去幼儿园,跑步的时候,有个小男孩淘气扯了萌萌的头发,萌萌的假发掉了。看见的小朋友笑话她是个小光头。我哄了一晚上了都,死活都不带假发了。”

    顾梓翰皱了皱眉,坐到沙发上,把萌萌抱到怀里,擦了擦她的眼眶,“萌萌为什么不戴假发了?”

    “张喆说假的就是假的,假的就已经不对了,还不让人知道更不对。”

    假的就是假的!那几个字钻进了顾梓翰的皮肤,咯的人生疼。他又想起了雨果,假的就是假的,她对自己的感情也是假的,所以这段时间,无论他怎么欺骗自己,忽略他们之间的问题,都只是欲盖弥彰。

    顾梓翰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哑声道:“那萌萌是愿意戴漂亮的假发,还是露着小光头呢?”

    萌萌嘟着嘴,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只有我是小光头,别的小朋友都有头发。”

    “所以萌萌不愿意露着小光头吗?”

    “不愿意。”萌萌使劲地摇着头。

    “那爸爸也是光头呢,萌萌就不是唯一的光头,爸爸陪你好不好?”

    “真的吗?”萌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顾梓翰。

    “萌萌等我。”顾梓翰把孩子递给熙元。

    熙元连忙阻止着,“梓翰,你不用的。”

    136

    “没事。”顾梓翰给了熙元一个微笑,转身往浴室走去。

    熙元看着顾梓翰的背影,嘴角的微微的上扬。他还是关心她们的,还和以前一样,喜欢萌萌。

    顾梓翰再出来的时候,头发已经剃光了,原本就立体的五官更加的深邃,露出漂亮的额头,全身散发着型男的魅力。

    萌萌看着走过来的顾梓翰,大呼道:“爸爸好好看哦。”

    顾梓翰蹲到地上,摸了摸萌萌的小光头,“萌萌的更好看。”

    萌萌伸出小手,摸了摸顾梓翰的头,被头发茬扎的很舒服。

    熙元倒是习惯了,之前他一直留的是板寸,就充分的展现了男人的硬朗和洒脱,一直都是硬汉的形象。也就去年开始,才留长了头发,像是故意遮掩住了自己的锋芒,多了几分绅士、优雅的气息。

    “要是有人再在学校说萌萌是个小光头,萌萌就要大声的告诉他,我爸爸是个大光头。”

    “嗯。”萌萌乖巧的点了点头。

    顾梓翰温柔的笑着,硬朗的铁汉展现出的柔情格外的迷人,“那现在爸爸哄你睡觉好不好?”

    “嗯。”萌萌说着,伸出手抱住了顾梓翰。

    熙元看着如阳光般绚烂的顾梓翰,拼命地握了握拳头。

    “反正欠你们的还不清了,就一直欠着吧。以后,你照顾好萌萌。”

    熙元还记得年初时顾梓翰的话,她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第一次哭的泣不成声。

    对,是自己错了,自己不应该恃宠而骄的,看他喜欢萌萌,看他经常过来,他一长时间不联系就发脾气,就质问他为什么不来。

    这次她不会了,她一定会维持好和他的关系,多看看他,也让他多关心关心萌萌。

    熙元想着,和顾梓翰一起上了楼。

    --

    暮玺的腰骨折了,本来不应该的,却碰巧了,巧劲加凑巧,所以伤的很严重。

    暮玺安慰她,这算是好的了,有的人被撞了一下脑袋上的某个穴就死了,脚上长个痣就死了,所以他算幸运的了,缓缓就好了。

    “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雨果瞪他,给他喂饭。

    他现在动不了,只能平躺在床上,雨果给他找了个护工,负责给他擦身、翻身,她就负责陪他聊天,给他做饭。因为这事不能告诉蒋璇,所以暮玺宣称去外地出差了。

    暮玺很认真道:”真的?你不信问医生?”

    “吃吧。”雨果想他出个事,话越来越多了。“就应该让医生查查你脑子,怎么废话那么多。”

    “你不知道了吧?”暮玺欣慰的笑,“我都勤勤恳恳工作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休息休息。况且还有你这个小恶魔伺候,一报我当年被你奴役的大仇,想想都会笑醒。”

    雨果知道他在安慰自己,只好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好了,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暮玺看她笑了,不再是苦大仇深的鬼样子,安静的喝着粥。

    吃完后,雨果帮他擦了擦嘴,往杯子里放了吸管,递给他嘴边,“喝点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最美的时光,遇见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宸歌一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宸歌一一并收藏最美的时光,遇见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