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美的时光,遇见你 > 第112章 那是这几年她一直都在渴望却又害怕的安全感

第112章 那是这几年她一直都在渴望却又害怕的安全感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冷漠的男人造成的,他让他来到了这个世界,却并没有担起责任。小说想到这,瑜薇就恨的牙痒痒。

    田暮玺看她不说话,继续道:“夏瑜薇,你为了那个男人是不是什么都能做?”

    瑜薇没有解释,没有力气的闭上了眼睛。就这样吧,她只想闭上眼睛睡过去,再也不醒来。

    --

    雨果连忙穿好衣服,往外走去,这才注意自己身处的环境,楼梯,花草,毯子,摆件,无一不显示出欧洲宫廷的特质。雨果看着繁复奢华的房子,连步子都不敢迈了醢。

    顾梓翰从书房出来,看着傻愣在哪的雨果,还以为自己昨晚太激烈,害得她迈不开步子,上前,公主抱抱起她,往楼下走去,“先去吃点东西。”

    雨果已经习惯他的自作主张了,眼底的不悦也不再遮掩了,只是身体莫名的一僵。

    他穿着丝质的蓝色睡衣,显得他脸更白皙了,漂亮的桃花眼里一汪深情,蛊惑人心缇。

    管家看着抱着雨果下来的顾梓翰,微微愣了愣,想着少爷从来没有往这里待过女人,也从来没有对女人这般体贴过,这本来是好事。但又看了看餐厅的佐伊,不由得犯了难。一个是少爷看上的,一个是老爷看上的,两个还是情敌,想想都很复杂。

    顾家想着自己还是不留在这了,转身,出了屋。

    佐伊假装镇定,但面包全在自己的手里碎成了渣,她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对顾梓翰说了声早,但顾梓翰却没搭理,把雨果放到椅子上,自己坐在了她的旁边,拿起牛奶递给雨果,“热的,暖暖胃。”

    雨果实在是厌烦了顾梓翰的自作主张,但又知道自己无法拒绝,只能在心底安慰自己,反正都要吃饭,这饭也不花钱,不吃白不吃。想着端起牛奶,喝了一口。抬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佐伊,看着她的脸色慢慢的变白,眼睛的最深处带着浅浅的怒意。

    雨果这才发现佐伊长得很漂亮,很可人,没有攻击性,看着很舒服,是老少都喜欢的那种漂亮。她穿着一件高领白毛衣,一看就是大牌子。最重要的是,她对这里很熟,很自然,一看就像主人。所以她住在这里?和顾梓翰住在一起!

    雨果突然想起了顾梓翰曾说佐伊住在顾宅的,看来他是在骗自己。想到这,雨果觉得自己干什么的心思都没有,心底破了个大洞,严冬的风正在呼呼的往里刮,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凉透了。

    顾梓翰看着雨果拘束的低着头,神情恍惚,又看了看坐在哪的佐伊,知道她误会了,于是解释道:“佐伊是爷爷让住过来的,虽住在一起,但和我没关系。你就当她不存在好了。”

    佐伊听到顾梓翰若无其事的话,手里的面包掉到了柱子上,不相信的抬头,看着风轻云淡的顾梓翰。当不存在?呵,他可真过分,真过分!佐伊觉得自己心里那团她拼命封存的火炸开了,很快的蔓延到了五脏六腑,血液,骨头,皮肤,开始灼灼燃烧,她甚至都听到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雨果看着佐伊不停拿起又放下的紧握的拳头,冷冷道:“你的心可真大,难道是眼瞎。”

    顾梓翰也不恼,和颜悦色道:“嗯,我心盲。”

    雨果只觉得自己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反而自己生了一肚子的气,没地撒。

    顾梓翰把涂好果酱的面包递给雨果,“吃面包。”

    雨果瞪了一眼,没接,他就一直举着,雨果只能没办法的接了过来,不知滋味的咬了一口。

    佐伊害怕自己再待下去就要爆粗口了,推开椅子,站了起来,“你们吃好。”说完转身离开了。

    雨果看着佐伊绷直的背景,摇了摇头,“你何必那样伤她的心呢?”

    “她早就应该,我的眼里只有你。”

    雨果笑了笑,哼了声,“你之前还告诉我,她不住在这里的。”

    顾梓翰这才想起来,也明白了她酸言酸语的原因,想着她终归还是在意自己的,心里不由得暖暖,“我只是不想你多想,毕竟我和她住在一个屋檐下。”

    “是呀,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你竟然还有脸说当人家是空气。”雨果才不相信他们之间没关系。就顾梓翰那渣人的品质,天生就是精虫住在脑子里。

    顾梓翰就知道,这件事不好解释,这也是当时他骗她的原因,“和我去见爷爷吧,这样我就能让爷爷让她离开了。”人是爷爷让住进来的,顾梓翰到底不好赶出去。再加上前段时间刘叔生病离开时,自己保证了一定会来这里住的,不在这住又觉得对不起为自己操心的刘叔。顾梓翰本想等和雨果重归于好了带回去的,这样爷爷知道他们彼此相爱,应该就不会反对了的。可现在,他怕去了会起反作用,但他等不了了。这段时间他也发现了,雨果就像一滩死水,他拼命地让她起涟漪,她却越安静。

    雨果觉得顾梓翰真的疯了,不由得笑道:“你不怕我把你的所作所为告诉他。”

    顾梓翰伸出手顺了顺雨果的头发,温柔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要不然我这样对你,以你的性格,早就和我拼的你死我活了。”

    雨果怒极反笑,“所以你就是有恃无恐?”

    “嗯,”他竟然点了点头,“我爱你果果,我什么都不怕,就怕看不到你。”

    雨果看着他那双溺死人的桃花眼,沉声道:“这句话不知道和多人说过了吧。顾梓翰,你记住了,我现在之所以坐在这,是因为你拿暮玺要挟我。我早就不爱你了,我也不想和你在一起,不想和你去见你爷爷,更不在意你这屋子里住了谁。因为那和我没关系,有本事你就这样把我困一辈子。”

    顾梓翰突然伸出大手,握住雨果的下巴,把她拉了过来,眼底的含情脉脉结成了冰,变成了冰针,语气沉冷,“那有何难,反正我们要绑一辈子。既然你不想善了,我们就恶了。”

    他的手指冰冷,嘴唇就像一把刀,生生的滑进了她的唇,一刀一刀的拉着,直到鲜血淋淋。

    --

    田暮宸消失了,瑜薇一整天都没有等到田暮宸。她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不想吃,也没力气起来,自己的包包也没带,连手机都没在身边。

    可就算有,她又能打给谁呢?爸爸妈妈不能联系,姐姐联系了也不可能来,暮玺就更不会了,她能和谁联系呢?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孤零零的,孤零零到成了孤魂野鬼,孤零零到了连自己都看不到自己了。

    瑜薇觉得自己要死了,真的要死了,和她的孩子一起,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

    雨果一个人被扔在了尚品,顾梓翰早早的就离开了。

    窗外的天很暗,仿佛下一秒又要飘起雪花。雨果站在窗边,手里的水杯早已经凉透了。

    佐伊本来去了公司,实在是太难受了中午就回来了,看着顾梓翰的房门开着,好奇的上前,就看到了站在窗边的雨果,寂寞而孤独。

    佐伊不自觉的进了屋,她是第一次来顾梓翰的房价,大得吓人,却又一点都不嫌空,也不慢,所有的一切都井然有序,又有合理的放置着,低调而奢华。

    佐伊走到雨果的身边,“你是不是从心底看不起我。”

    雨果这才发现了佐伊,不由得疑惑道:“为什么这样想?”

    “他明明爱的是你,我却死皮赖脸的住在这里。”

    “不,你是客人,是姑爷爷邀请来的客人,怎么会是死皮赖脸呢?况且没准你还会成为这里的主人。”

    佐伊自嘲道:“会吗?”

    “为什么不会呢?这个世界上任何的可能都是存在的。”

    佐伊看着平静的雨果,她的嘴角甚至还带着一点浅浅的笑,就像开放在山间的野花,不明媚,不娇艳,却莫名的会被吸引。她原本应该很恨她的,甚至会看不起她,觉得她什么都不如自己,可现在她才发现,就她身上的这份坦然就是她不具备的。

    这一刻,佐伊的心理很复杂,有些怨却不再怨,恨却恨不了,真的很难受,就像嗓子里卡了颗黄豆,阻隔了呼吸。

    “我竟没话说了。”

    雨果看着惆怅的佐伊,她比自己还小,一双漂亮无辜的大眼睛,青稚却透着迷人的脸颊,她们是一种风格的长相,可她却更出尘,衬的自己竟是世故。

    “其实你比我更适合他。”雨果像是在自言自语。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和顾梓翰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是爱?是恨?可能只剩下无奈了吧。因为心不甘才会放不开手,因为放不开手才会纠缠,而纠缠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所以最后就变成了囚禁。她囚禁了他的感情,他囚禁了她的身体。可这些过好了,除了疲惫又能剩下什么呢?

    没准在某个午夜梦回,他突然会发现,这些都是没必要的,都是荒唐甚至无聊的纠葛。

    “你和他,到底。”佐伊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她只知道他们好像分手了,然后就是现在,看起来依旧亲密无间,但总觉得他们之间的状态不太对,可她又说不上来哪不对。

    雨果看她想知道却又不敢问的样子,无所谓的笑了笑,“没什么不能告诉你的,我也不知道我们现在是什么状态。但我想,这种状态肯定会结束的,只是我不知道会是那一天。”

    佐伊不再说话了,只是笑了笑,好像又想起了第一次见顾梓翰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个人好帅呀,并无其他。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爱。从刚开始的不服气,到后来的嫉妒,她甚至都不确定,是不是因为爱上了他的身世。

    可无论如何,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在意了就是在意了,就算不纯粹,那也是爱,也是想和他在一起的爱。

    “那你爱他吗?”

    雨果愣了愣,并没有回答。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问自己,她还爱他吗?如果爱,为什么不能释怀?如果不爱,为什么却舍不得离开。

    爱情呀,为什么变得这么复杂呢?

    顾梓翰下午就回来了,还带了一对男女。

    顾梓翰上了楼,进了屋子,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雨果,她睡得很熟,面容恬静,呼吸轻缓。早晨的怒气又消了,顾梓翰笑了笑,上前,俯身,吻住她的红唇,轻轻地辗转着。怕吵醒她,又想吵醒她,真是矛盾的心理。

    顾梓翰还是离开了雨果的唇,手指划了划她的脸颊,起身离开了。

    雨果觉得自己知道顾梓翰回来了,可怎么知道她又想不出来,最后也不想了。从床上走下来,走到窗边,天上的雾散了,天亮了,雨果收回目光,无意间看到了远处草坪上的男人,穿着骑服,骑着一匹白马,风流倜傥,张扬不羁,却又有着西方男人的绅士和优雅,马儿奔腾,天地间的一切,在他的面前都失色了。

    26

    顾梓翰像是知道雨果在窗边,转身抬头,对她笑了笑。

    雨果也不由得笑了,甚至想抬手冲他打声招呼,却强忍住了。想着自己是怎么了,难道被美***惑了。

    雨果赶紧离开了窗边。顾梓翰看着消失的倩影,嘴角上扬。

    仆人很快就上来了,还送了一套骑装,还有马靴。

    雨果不想拒绝的,可待在楼上也没事,就换上了衣服。

    室外的空气干冷干冷的,风吹过,就像一把刀,更加让人想要运动运动。

    顾梓翰骑着马停在门口,就像等待公主的白马王子。

    这是雨果第一次见大马,马很漂亮,也很矫健,虽然她不知道品种什么的,但能看出来是良驹。真想伸手摸摸,但又害怕。

    顾梓翰已经从马上下来了,走到她身边,“它叫小良。”

    雨果没想到它还有名字,不觉得一愣。

    顾梓翰看她可爱的样子,吻了吻她的额头,拉着她的手走近,把她的手放在马的身上,透过薄薄的皮肤,雨果能感觉到它的温度,说不上来的神奇。

    “想骑吗?”

    “我不回。”

    “我带你。”顾梓翰说着把雨果抱上了马,然后扶着她,自己也上了马。

    佐伊站在窗口,看着成双成对的他们,娇小的女人被男人小心翼翼的搂在怀里,每个眼神,每个动作都透着爱意。

    因为怕雨果不习惯,马儿只是慢悠悠的走着。风挺大,刮在脸上有些痛,雨果的脸很红,可能是被风撩的。但这种感觉很好,说不上来的兴奋,在冷风的刺激下更明显了。总觉得这段时间郁积的怨气和不开心,随着风消散了很多。

    雨果不禁想,她以为春秋景色会很好的,更适合骑马,没想到冬天别有风情。雨果看着看不到边际的草坪,仿佛和天际连在了一起,白色的栅栏异常的漂亮。又想起了这栋别墅的地理位置,以及摆设,还有那个顾宅,难怪佐伊明知道顾梓翰不爱她,还要努力争取一把,这样的家世,可不是一般的富裕,全国怕也是数一数二的。再加上他自身的条件,雨果以前不觉得,现在想起来,才发现,顾梓翰的确有能力和资格过以前那种醉生梦死的生活。

    雨果回了神,才发现顾梓翰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一只手握着缰绳,另一只手放在她的小腹上,精壮有力的臂膀环着她的腰身,很温暖,也很有安全感。那是这几年她一直都在渴望却又害怕的安全感。

    顾梓翰也感觉到了雨果的乖顺,以为她是被吓得,安慰道:“没事,有我在。”

    顾梓翰突然扯动缰绳,马飞快的奔跑了起来,雨果整个人都在马背上晃动,她很怕会被颠下去,只能牢牢的握住顾梓翰的手。

    顾梓翰感觉着她的小手带着冰冷的温度,用自己的大手,紧紧地把她的手握在手心里。

    佐伊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被灼瞎了,妒意终究像奔驰而下的瀑布,淹没了一切。

    “有客人在,要不要去见见。”顾梓翰说着,把雨果从马上抱下来。

    雨果摇了摇头。

    顾梓翰看她脸颊通红,伸出手捂住她的脸,试着给她一点温度,“嗯,回屋吧。洗个热水澡,我让人给你煮碗姜汤。”

    “嗯。”雨果笑了笑,刚想转身离开,顾梓翰却以俯身抱起了她。

    顾梓翰把雨果送到了屋子里,嘱咐了佣人,才放心离开了。

    雨果好好地跑了个热水澡,也不知道怎么了,现在她心里好受多了,再也不像往日沉闷了。雨果靠在浴缸上,吻着沐浴露的香味,闭上了双眼。

    这一睡就是小半个小时,醒来后,雨果穿上睡衣走出浴室,就看到了桌子上冒着热气的一碗姜汤。

    雨果刚想着暖暖胃,伸手去端白色精致的小瓷碗,不知道怎么的手一滑,碗掉在地上,汤汁溅了一声,顿时脚面,小腿传来一阵的刺痛。雨果下意识的去碰,结果一碰却更痛,她重心不稳,一下子跌在了地上,手却碰到了玻璃碴,玻璃碴钻进了手心,钻心的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最美的时光,遇见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宸歌一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宸歌一一并收藏最美的时光,遇见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