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爆裂书生 > (五)台前戏子假文章

(五)台前戏子假文章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个碟子,

    紧紧依恋着一双筷子,

    于是开心了满盘的花生米。

    在唇与杯的热吻里,

    想起了当初谁的可心话?

    也不言语,

    只是任由辛辣穿透了苦涩的心。

    粘稠的其实不是寂寞,

    是今晨浓也化不开的迷雾。

    作如是想,一个布衣模样的先生,在路边酒馆里喝着闷闷的小酒。旁边小心伺立着一个书童。奇怪的是,书童俊秀的面孔,却有女孩般秀美的白皙。再奇怪的就是先生,除了黝黑,还长着拉碴的胡须。然后有趣的两人对话开始了:

    “先生,您在想什么?”书童尖声细语的问。

    “我在等。”先生慢悠悠回答着,看了看路口白茫茫的雾色说:“等一杯酒的浓烈,把我熏透。”

    “那先生岂不是要醉了?”书童跟着笑盈盈的问。

    “不醉,醉里相思怨故乡…诶….”说着一饮而尽杯中酒。书童忙欲斟上,先生一拦;“且慢,我来。”复接过酒壶满上,对着书童笑着说:

    “就接着方才这一句“醉里相思怨故乡”,如若对不上,罚你一杯。”说着,把小酒杯往书童前面一放。

    “啊?”书童一愣大感意外,复又涨红了脸。欲嗔却又想起自己的身份,一时左右为难了。先生倒是不急,夹了一个花生米放到嘴里,嚼的那个脆脆作响。复又拿过酒杯,笑着对书童说:“这酒啊,怕是一时半会罚不出去咯。”言罢啜啜有声地喝了下去。真是让书童大眼瞪小眼懊恼不已。甚有不满意,复还想着说些什么,却听闻哒哒的马蹄声,从右边路口传来。渐渐从雾里,露出了一辆红窗绣锦的豪华马车,未几就到了酒馆门前。只见马夫恭敬的,扶着一位衣着华丽的男子下得车来,掌柜见状,早已一旁恭敬的伺候着:“诶哟喂,我说今天一大清早左眼跳着来,这不就有贵客光临小店了,稀客稀客啊,实在三生有幸,请请请!客官里面请,请里面坐。”

    华服男子却也不搭理,自顾自的打量着酒馆里外的情况。眼光扫了扫先生和书童两人,然后问掌柜说:“去中州可是往此南道走?”

    “是是,客官。再有二十里地就是中州了,方圆村落就咱这一处酒家,还需用膳才好赶路啊。”

    掌柜的殷勤着说道。

    “两个人。”华服男子说道:“找个干净的好位置,赶紧的,好酒好菜伺候着。”

    掌柜这边是喜笑颜开,忙不迭声的应承着,高喊小二忙了起来。回头却见那华服男子,一溜小跑到了马车跟前,恭敬着身子对着车帘里说:

    “爷,山村小店还算干净,请爷下来用个早膳可好?”

    “嗯。”里面轻声慢语的应了一声。华服男子赶紧掀开了车帘,毕恭毕敬的,从车里搀出一个绮襦纨绔的男子出来。然后急忙弯下身子趴在地上,做了个人肉踏板,嘴里还嚷嚷着说道:“爷,您请慢,慢着点下来。”一旁的马夫也赶紧恭敬的上前,搭上把手,扶着那人下得车来。只见得这人,轻妆淡抹的眉目清秀,却是个伶人模样?把这先生书童俩,都看的是目瞪口呆了。

    其时,一抹红日慢慢的露出了树梢,浓雾也渐渐地散了开来。却是一派氤氲蒸腾的万物生景象。只见得这伶人站在酒馆前,滴溜溜的四周观赏起来。未几开心的对着方才的华服男子说道:“是蛮清静的,嗯,不错啊!小嘎子。”男子闻言自是欣喜不已:“外面湿气太重,爷,您还是赶紧到堂里用膳吧?”伶人点点头,遂雍容不迫的往店里走了过来。店里的掌柜早已等待多时,前倨后恭的迎了进来。路过书童身旁时,伶人忽然开心的盯着书童笑了起来:“诶哟!这地方,还有这般俊俏的娃儿,实在是难得啊。”书童此时早就看的五味杂陈了,闻言更是一阵没好气,一拧过头去不予理睬。旁边的华服男小嘎子正要发作,伶人自挥了挥手,笑着说:“好!诶哟喂,这性格,倒是像我当年几分模样。哈哈哈!小嘎子,赏!”小嘎子应声忙从袖兜里掏出一锭碎银,一甩手,丢在了先生桌前,还狠狠地瞪了瞪书童一眼。掌柜的见状连忙打起了哈哈:

    “阔气啊!贵人实在是阔气!今天算是遇上大善人了。来来里面请,上好的香茶!上好的香茶伺候着。这就快可以用膳了,贵人请请请啊!”

    先生这时候也站起身,跟着抱拳作揖笑着说:“是啊,是啊,遇着大善人了,鄙人这厢有礼了。”

    伶人闻言眉开眼笑,看了看书童说:“免礼。”复在掌柜的恭维里上了雅座。未几主殷客欢热闹起来。书童却怪先生方才举动,自己赌起气来。先生倒是乐观,自斟自饮不亦说乎。原来这书童确是如兰所扮,而先生自是朱恩本人了。

    “先生,醉里对台前可好?”如兰小书童忽而砸吧着眼睛,看着先生说。

    “咦?想起来啦?不错!也行,挺好的,后面呢?”朱恩问。

    “醉里相思对台前戏子可好?”如兰蹦着脚问:“醉里相思怨故乡,台前戏子假文章。”

    “啊?”朱恩一愣,差点笑喷了,知道这丫头在指桑骂槐,还一石二鸟都骂上了。

    “得得得!这回算我输了,罚!我自罚一杯哈。”却看的如兰眉开眼笑着,得意起来。

    如是不觉日上了三竿,仍不见有人来。如兰倒是着急起来,小声说道:“先生,怕是人不来了吧?”

    “不会,去中州只有这么一条路。稍安勿躁,再等等,官家人办事只有慢不会快。何况今早那么大的雾。”言罢继续喝酒。倒是这时候瞥见邻桌的伶人眼光往这一闪,不由一愣,复不去想他。如是几杯下肚,忽而起身结账而去。方出了店门,左边路口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奔来,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张兄。如兰大喜,拉了拉朱恩的手,朱恩顺势拉着如兰,头也不回的往南边去了。身后传来张兄下马,大声吆喝小二的声音。至人烟稀少时,朱恩才展开轻功,一路疾奔中州而去。如兰却一路的乖巧起来,任由朱恩牵着。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一路疾驰无语。直到如兰气喘吁吁地嚷嚷起来,朱恩才想起这么一路的牵着手。回头看时,姑娘香汗淋漓,而自己却还是气定神闲着。不由心疼又莞尔,把包裹揽过来背上,复伸出手说:“把手伸过来。”如兰不明所以,依言伸出手去。朱恩握紧她的掌心,贴着劳宫穴缓缓的,一点点不断地输入真气问:“这样好点没?”如兰精神一震,忽觉遍身通体舒泰,疲劳感一扫而空。不由惊异:“你这体内真气,怎似无穷无尽似的?”

    “当然,等你周天自通,一呼一吸皆法门,你就知道了。”朱恩说道。

    “爷爷又没传功力给我,我什么时候才能练到周天自通嘛..”说着嘟了嘟嘴。

    朱恩心里不由一乐,好吧,这也能吃起醋来。却说:“难不成你也要试试这九死一生的事?”

    “才不要!”如兰应了句,忽想起什么似的,脸儿通红通红的害羞起来。朱恩一愣,不明所以。

    “这外来真气少了可以强身健体,太多则因不是自身功力修为,无法控制驾驭,而容易走火入魔….”话未说完,忽然明白了如兰为什么害羞来,自己不也曾走火入魔轻薄过人家么。一时觉得耳根都燥热。可放手又不是,放手倒成了不打自招了。转头拉着如兰复又飞奔起来。同样如刚才般各怀着心事,这回却是都想到一块去了。衣袂飘飘的如兰娇羞着,仿佛神仙眷侣。愁眉紧锁的朱恩,却莫名愧疚起来。

    “要是这样子一路走下去,其实也挺好…”如兰忽的想着。

    “若是能早点,找到媚娘就好了。”朱恩如是这般的想着……可是….手里却牵着另一个姑娘?纷乱如麻的人赶紧加快了步伐,如兰都快找不着北了。

    如此一路不言,直至临近了城邑人烟稠密起来,才放缓了脚步。路上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常有面容枯槁,战乱流离之人沿途乞讨。还没到城门口,如兰带着的干粮就分完了,却杯水车薪远远不够。而听闻有善人施粥,蜂拥而至排队的灾民,在城门口连起了长长的队伍。能走的连滚带爬地去了,不能走的哭天喊地起来,原是饿死了的亲人孩子。如兰目之所及,眼泛泪光凄怆催肝。朱恩轻轻拉上她,却忽见了城门口,高高的桅杆上挂着的几颗人头,心头不由一阵攥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爆裂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梁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迪并收藏爆裂书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