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爆裂书生 > 地五十八回 文姬取辱,水火难容

地五十八回 文姬取辱,水火难容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雄威暗恨杯中酒,麻努尤窥头上枝。

    幽煞群枭门内哄,文姬枉劝义忠辞。

    书接上回。话说关于麒麟护法使的认命,任九霄罔顾跟随多年的属下,白虎堂堂主岑雄威,却去青睐,李荏推荐的毒虫麻努。雄威知道麻努与李荏,私下串通勾结,却苦于不敢言,心下不痛快,也只好饮恨杯中烈酒。正当麻努以为,高升即将成为现实的时候,忽然半路,杀出个大呼反对的人,什么人,竟敢当众顶撞掌门天尊的意思?众人循声望去,却见原来是朱雀护法使,司徒文姬是也,众人心下恍然。

    任九霄的脸色却是一沉,阴森不语。司徒文姬带着两个侍女,姗姗而来,到了亭外。

    “参见朱雀护法使。”麻努等堂主,躬身行礼道,狻猊护法使也抱拳说道:“朱雀护法使,司徒大人,不知你要反对何事呢?”

    司徒文姬也不理众人,觐见任九霄道:“属下自知冲撞掌门天尊,罪该万死。”司徒文姬在亭前,半蹲福安。其后两个手持宝剑的侍女,也一通躬身施礼,即退一旁垂手而立。

    “哼!你是越来越胆大妄为了呵?”任九霄冷眼斥道:“你且说出个,让我信服的理由来,否则…哼…”

    “掌门天尊明鉴万里,属下知罪。”司徒文姬说着,却面无惧色,抬起头来脸带笑容,对任九霄说道:“启禀掌门天尊,范崇与岑雄威二位堂主,均是资质聪慧。劳苦功高之人,更对主上十几年忠心耿耿,若要培养肱骨之臣,当然是在这类精兵良将里挑选,才实在是麒麟护法使的不二人选啊。”

    任九霄沉着脸,并不言语,阴沉不定。

    “司徒大人。你有所不知。”李荏说道:“方才掌门天尊说过,非资质聪慧,又不至于,旧习武功太深之人,不可为也。所以。我才觉得范、岑二位堂主,不是最好人选,而毒龙堂主,则是偏攻百毒之法,正适合辅之于飞刀绝技,不知你又以为如何?”

    “哦。原来掌门天尊早有明示,属下不知有罪。”司徒文姬向任九霄,躬身歉然道。

    “不知者无罪。”任九霄大肚一挥。眼里的厉色退了下来。

    “掌门天尊,胸襟伟略,与日月同辉。”众属下躬身颂扬道。

    “文姬。”任九霄转移开话题,问她道:“昨夜有何情况?那阿成是何许人也?”

    “启禀掌门天尊。”司徒文姬说道:“那人只不过一介匹夫。南蛮汉子,狂妄无知,且目中无人,却不知他从何处,掳得两个大家闺秀,正往南方逃去。”

    “仍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吗?”任九霄问道。便冷笑起来:“好色之徒,嘿嘿,你觉得是否,能收为己用吗?”

    “启禀掌门天尊,此人才接触不久,却是难判断他的来历,既然不知,便无法下结论,其人是否可以招安利用了。”司徒文姬说道:“是否要继续派人,前去跟踪他呢?”

    “不必,现今正是人手不足的时候,况且不知其人是敌是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任九霄挥手说道。

    “掌门天尊明鉴万里,不过属下仍觉得,关于麒麟护法使的任命,有待斟酌。”司徒文姬说道。

    “讲。”任九霄目光一凛,说道,眉头微皱,心情不悦。

    “驭气飞刀之绝技,非雄厚内力者习之,难有成效,而范、岑二位堂主,内力雄厚,犹胜一流高手之列,不若让其二位,先试着练习,说不定,其二人当中,会有意外惊喜。”司徒文姬仍劝道。

    “荒唐,幽冥麒麟刀,乃秘传之心法,非得力之人不可外传,否则,若人尽皆知此心法,再何以为麒麟护法使?”任九霄斥道,面色渐渐难看。

    “掌门天尊明鉴,可是若赏罚不当,怕冷落了一众,忠臣死士之心啊。”司徒文姬忧虑地说。

    “闭嘴!闭嘴!”任九霄暴跳如雷:“你是胆大包天了!竟敢与我在这,说些扰乱军心的话,你可知罪!”任九霄说着,一掌拍在案几上,砰的一声,四下寒风凛冽,案几仿佛碎冰般散落,而其上的美酒佳肴,狼藉满地。惊得一干属下,皆唯唯诺诺,不敢言语。

    “属下知罪。”司徒文姬噗通跪了下来,眼中便含着热泪,主上从来不曾,如此呵斥自己。

    “来人!”任九霄站起来,一挥手,人影晃动,亭前突然,就立了两个黑衣剑士,森冷目光如鬼魅,看了看众人,皆手提玄铁重剑,在任九霄面前,抱拳颌首领命状。

    “忤逆犯上,将小姐身后的两位奴婢,给我就地处决了,以示惩戒!”任九霄嘶声道。

    “不!义父….”司徒文姬花容失色,惊声大喊,抬起身欲阻拦:“她们从小陪着我长大…”

    话未说完,却见那两名黑衣剑士,一闪身形,飘过了她的身边,刺向了她身后的侍从,其身法迅疾无伦,如鬼魅催魂。司徒文姬身后的两个奴婢,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被治了死罪,惊慌失措里大喊:“小姐救我们…”本能的长剑出鞘,欲格挡,剑才拉出一半,便被玄铁重剑穿胸而过,惊恐的眼神,太多的不明与不甘,却立时萎顿,瘫软倒在地上。

    “桃红!小蝶!”司徒文姬回过身来的时候,两名黑衣剑士已经收剑,一闪又掠过她的身旁,回到了原处。那溅起的血光,却洒落在司徒文姬身上,满是血迹。司徒文姬惊呆了,瘫坐地上,难于接受,何以竟祸起萧墙,无声的眼泪,枉自流了下来,却忘记了哭泣。

    “把小姐带坏了,便是死罪!”任九霄冷冷说道,一挥手。走来众多下人,拉走了尸体,开始打扫。很快便换过了新的案几,和美酒佳肴。连回廊里,大理石地板上的斑斑血迹,也都清理干净了。若不是司徒文姬身上,仍有赫然血迹。这之前的事,仿佛就没有发生过一般。尤其方才两名黑衣剑士,展现的武功,出招收招一瞬间,实在高深莫测。也不知这任九霄手上,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死士,一干属下皆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

    “军中无戏言,违令者斩!”任九霄说道,鸱目环视一干属下。霸气侧漏。

    半响。

    “恭喜主上,贺喜主上。”李荏吞了吞口水,躬身说道。

    “嗯?何喜之有?”任九霄冷冷的目光。便杀机隐现。

    直看得李荏,背脊一阵发凉,连忙躬身说道:“古有孙武斩吴妃,吴国方成春秋霸业。而今主上英明神武,纪律严明,果敢刚毅,且法不私情,更胜孙武不知多少倍,何愁霸业不兴呢?”

    “好!好!说得好!哈哈哈哈。”任九霄闻之喜形于色道:“知我者,莫如李荏也。哈哈哈哈。”

    “掌门天尊,武功盖世,一统江湖,指日可待。”李荏半膝跪下,抱拳颂扬道,其余属下见状,纷纷效仿,同声赞颂之词,响彻屋宇,久久不息。唯独司徒文姬,惊愕地看着眼前盛况,突然心生一种无助,如坠深渊般的绝望。

    “扶小姐下去。”任九霄皱了皱眉,又挥手说道,两个女婢碎步跑来,扶起司徒文姬,便退了下去。司徒文姬似魂不附体,被挟着,黯然碎乱的脚步,再无往日的轻盈。

    任九霄回过身来,环视众人,嘶声说道:“麻努听令。”

    “启禀掌门天尊,属下在。”麻努俯首抱拳,躬身领命。

    “本尊任命你为,新一任麒麟护法使接班人,关于毒龙堂事务,即日起,便交由麻察打理,你与我同去昆仑,截击逍遥子夫妇,明白吗?”任九霄大声问道。

    “启禀掌门天尊,属下遵命!谢主上洪恩浩荡,胜同父母,唯有誓死,无以为报。掌门天尊,真明见万里!德泽千秋!”麻努大声回答着,歌颂起来,难掩喜色的颤抖。

    “好!尔等与我众志成城!必将一统江湖!哈哈哈哈!”任九霄狂笑不已。

    “掌门天尊,明见万里!一统江湖!德哉千秋!”众幽煞门徒,尽悉跪拜,齐声高呼赞颂道,众声高亢而洪亮,响彻楼宇青山。而此时,在一处僻静的厢房里,两行热泪,正湿透了司徒文姬,纷乱无助的心。

    想起儿时的凄苦,被人抛弃的孤女寡母,日日饥肠相伴,三餐不保。母亲不堪贫苦早早病逝,却遇上了现在的义父,被其含辛茹苦的供养,相依为命,复倔强不屈的与命运抗衡。幽煞门酝酿复仇之路,贯穿了她成长生活的日常点滴,才有了今日之时局,如平步青云,荣华富贵。“这无止境的追求和渴望,难不成,会是一条,没有尽头的不归路?终究只是虚幻的泡影?”司徒文姬喃喃地自语着,复想起了心中所爱之人,朱恩,更是如一座剑山,横在父女追逐权欲的道路上。“水火不会相容的,永远不会…”司徒文姬的心,便如死灰一般沉寂了下去。

    不日,

    襄阳城外十里店,一处隐秘住所,藏着幽煞门的秘密分堂。

    新任六神堂主黄宗兴,手捧过信鸽,把其脚下的信笺取了下来,展开来看了一眼,神色凝重,便转身急急往里屋走去。进得屋里,背门站在一个人,一身锦绣玄服丝绸带,要挂血色玄武铁腰牌,正是幽煞门玄武护法使,赵有之是也。

    “启禀护法使大人。”黄宗兴抱拳躬身说道:“掌门天尊飞鸽来信。”

    “主上说了什么?”赵有之问道,却没有回过头来,仍是看着墙上,一副山水画入神。

    “掌门天尊说,已经任命了,麻努为麒麟护法使人选。”黄宗兴回答道:“毒龙堂主之位,由其弟,麻察代替。”

    “呵呵呵….”赵有之笑了起来:“果不出我所料,李荏这家伙,到底还是拉了他的人上去。”

    “若是护法使大人在主上身边,说不定着麒麟护法使。便是白虎堂主雄威大哥了。”黄宗兴说道。

    “也只是如果,嘿嘿,主上行事,岂是我等可以意料的?”赵有之回过身来,看了看黄宗兴说道:“朱雀护法使不理事务,原麒麟护法使又死了,这李荏的野心。却是越来越大了啊,嘿嘿。”

    “他再大的野心,还不是跟护法使大人您,一样是同僚吗?何况,岑雄伟、范崇两位大哥。可是一心向着您。”黄宗兴说道。

    “即使是向着他,我也不怕,哈哈哈。”玄武护法使摊开手掌,看着微微泛白的掌心,得意地笑了起来:“我才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哈哈哈哈。”

    “恭喜护法使大人,贺喜护法使大人。”黄宗兴连声说道:“小人若不是大人力保,这六神堂主之位。也轮不到我们这些老臣旧部。“

    “嗯,你跟着我好好干,以后护法使之位,都有得你做。嘿嘿。”赵有之笑道:“青峰堂主黄宗孝,蓝凤堂主段元辉,都还没来吗?”

    “谢大人知遇之恩,属下万死不辞,他们已经在路上了,待会就到。”黄宗兴说道,复有些担心的问:“我们三个堂主。与大人您,就足够了吗?”

    “嗯?你是信不过我咯?”玄武护法使赵有之微愠地说道。

    “不敢,不敢,大人对我恩重如山,我又怎会别有异心。”黄宗兴脸色一变,连忙解释道:“我只是担心,这次的对手是武当派,属下等人又人微力薄,担心大人要孤身犯险,所以是不是,再派多些人手来,更…”

    “哈哈哈,宗兴你多虑了,你也太瞧不起自己了,你们黄家兄弟的大力金刚枪法,当年可是关外无敌手。”赵有之笑着说道。

    “属下惭愧,那些也只是陈年的糗事了,我只是怕,危难时刻,不能保护大人,则是我兄弟二人,万死莫抵矣。”黄宗兴语带感激,躬身说道。

    “你放心。”赵有之笑了笑,目光凛凛:“莫说你我,今日之修为不同往日,哪怕是武当高手尽出,我们要来便来,要去便去,还不是随心所欲的事?何况此次行动,志在探敌实力,骚扰敌方的阵脚,能杀一个是一个,一击即走,绝不恋战。哼哼,假于时日,待我大功告成,便没那么便宜他们了,挑的就是那些个名门正派。”

    “大人英明。”黄宗兴闻言,便卸下了忧虑,甚喜。

    “嗯,你我心腹,这绝密的事,帮里只有你、我,和掌门天尊三人知道,所以切记严加保密,即使是你的亲兄弟,也不可以相告,知道吗?”赵有之突然严肃的说道。

    “遵命,大人。”黄宗兴答道:“小人谨记在心,不敢有忘。”

    “好!还有就是,那蓝凤堂主段元辉,是李荏扶上来的人,你兄弟俩凡事留个心眼,给我看好他了。”赵有之说道。

    “遵命,大人,早前我也已经跟宗孝说过,要提防此人的事。”黄宗兴回答。

    “嗯,你下去吧,通知弟兄们准备,待人马聚齐了,便开始行动。”赵有之说着挥了挥手,背过身去,黄宗兴领命,躬身倒退几步,才转身走了出去。

    陶湾村,

    位于通衢要道上,毗邻汉水。

    “青山白云里,鸟儿自愉悦。时见归村人,沙行渡头歇。”却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桃源盛景。

    武当派掌门人,天龙真人,带着一行弟子门人,浩浩荡荡,行进在官道上。各式道袍缁服,整齐而有致,其中更有两个,白眉须发的老道,手执白丝太极拂尘,翩翩然似神仙貌。而其间,竟还有年轻的女居士,跟在两个白眉老道身旁,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

    武当派此次参加武林大会,可谓阵容强大。除了镇山留守的,大师兄天寿真人,与一干足以部署,太极两仪八卦阵的弟子没来外,二师兄天星真人、三师兄天木真人和玄真七子,还有天星真人的徒弟,居家修行道士玄明、玄慧等,一众得意门人弟子,均在此次出山之列。人数之多,不下六七十人,足以推演太极八卦阵了。因为武当山离襄阳,并不算太远,,所以一干人骑马前往,日期也宽松,行进速度便不快。也是因为艺高人胆大的缘故,并不怕幽煞门来挑事,或截击,倒显得有几分优哉游哉。一路上还顺道,合并了许多慕名而来,一起去参加武林大会的英雄好汉,图个树大好遮荫,有个照应,所以行进的队伍,便是日渐蔚为壮观了,连起来的马队,长愈半里。

    果然,众人一路来小心提防,快到了襄阳地界,仍不见有幽煞门的人来截击,想必是畏于武当盛名,众人士气便更高涨起来。

    “掌门师叔,再有几里地,就进入襄阳地头了。”玄明居士对天龙真人说道。

    “嗯,让玄慧持令旗,沿途通报下去,要大家严加防范,这几日,加入的人是越来越多,却是益加安于懈怠了。”天龙真人说道。

    “是。”玄明应道,便回头,跟其师弟玄慧交代去了。

    “师父,您瞧凤仙丫头,这些天都乐坏了,呵呵呵。”天龙真人的大弟子,玄真七子之一、玄月道士跟师父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

爆裂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梁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迪并收藏爆裂书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