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爆裂书生 > 第七十三回 地老天荒

第七十三回 地老天荒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书接上回。

    朱恩降服妖道,散尽千金慰乡亲。

    仙圣屯之人,终于盼来沉冤得雪,敲锣打鼓,欢乐如同过节一般。当地执事,欲为仙圣屯觅一长久的平安符,与朱恩定下了君子之约,保留悦来客栈,付于其名下经营。更准备力邀玉皇庙村的黄香,出来主持打理,同时也盼着了切一段多年的夙愿。事于至此,朱恩也觉甚慰,如是一晚欢欣,翌日收拾心情,准备重新上路。仙圣屯的居民,早早等在店外,候着夹道相送,犹自不舍神情。如兰洗漱罢,在阳台上看着,很是唏嘘,来时人人自危,人心似海难测,一朝除去了,压在众人心头的恶魔妖道,如今便是别样晴天,对朱恩亲如家人般不舍。

    如兰对身旁的朱恩说道:“先生,彩云所说有道理诶,这乡亲们,往后还指望着我们保平安,可是我们不能时时在这,远水难救近火,总难免会成了,事后的亡羊补牢。”却见他,正微笑着跟等候的乡亲们,拱手作揖打招呼。

    “这可如何是好?我也自想了一宿,没好的法子。”朱恩回过头来答道:“人的名树的影,总不能打着混元金刚拳的名号啊,若是如此,想必普通小贼恶匪,自是不敢冒犯,然而,却不正是中了幽煞门的下怀么?如果被任九霄知道,这仙圣屯与我有瓜葛…后果便不堪设想了诶。”

    “嗯,人的名树的影,既然咱们不能暴露旗号,要如何?才能留下此地有高人看护的标识呢?”一旁思彩云也说道。

    “把彩云留下来吧,一来不必跟着咱们冒险,二来一般土匪恶霸,凭彩云的武功心智。应付自是绰绰有余。”如兰笑着道,却听得思彩云跳了起来,紧张地说道:“什么?!这怎么可以?兰儿姐。你又要寻人家开心了是不是?恁得可恶。”说着去抱住如兰,瞪眼瞧她。

    “我可说的是正事诶。这事,昨晚我跟先生商量过了,你若不信,便问问他。”如兰笑靥如花,却煞有介事的向朱恩努了努嘴。

    “此话当真?”思彩云说道,脸色刷的就变了,回头去看朱恩。询问的眼神楚楚可怜。朱恩看如兰的眼神,心知她又来逗思彩云了,心下好笑,看着思彩云弱柳扶风般的忧虑。实又不忍,只好愁眉苦脸叹了一气,把思彩云的心都叹凉了,犹想了想,似乎在踌躇。终于说出口来:“彩云说得很有道理诶,远水救不了近火,我们该留下怎样的标志,一来不露身份,又能彰显有人护着此地?”

    这般答非所问。却听得思彩云一愣,如兰已经在她怀里咯咯笑将起来,方恍然大悟,不依如兰道:“兰儿姐…你得赔我不是!尽要挟先生来逗我,你说,昨晚你跟着我睡,又哪来的功夫跟他商量了?”

    “对啊,昨晚我一直跟你在一起,哪来的功夫跟他商量了,可你又信以为真呢?却还来怨我。”如兰咯咯笑个不停,拿手去羞她脸蛋,思彩云懊恼不依,两姐妹歪腻着,复嬉笑打闹在一起,如此天真烂漫,看得街上行人啧啧称奇。

    “咱们还得帮先生想法子呢。”如兰说道,想转移话题,思彩云呛了她一句:“你的法子,就是想着怎么欺负我。”

    “嘿嘿,我有个法子。”一旁朱恩笑着说道:“不过,咱们赶紧吃饱了好上路吧,莫让大家久等了。”言着,摸了摸彩云的螓首,复径直走到餐桌前,用起早膳来。

    “是什么法子?”思彩云边吃边问道,还想着朱恩方才,摸她脑袋时的温柔。

    “问他作甚?想是三言两语说不明白,待会便知了。”如兰笑答,知朱恩者莫过如兰,还撕了块鸡肉,塞朱恩嘴里,思彩云见了,也吵着要,一家子其乐融融。

    果然,待下到堂前,朱恩问执事道:“道旁摆着一块石头方柱,是作甚的?”

    执事答曰:“这块南山青花石,重逾两千斤,本是妖道伏虎,欲用来雕刻太上老君神像之用,只因嫌它不够高,所以弃置于此,一年有余了。”

    “好!我正有妙用。”朱恩笑答,拿着横刀走到石头前,众人看着,却皆是不明所以。但见朱恩,真气灌注刀尖,刀随心走,宝刀划刻,石粉簌簌掉落,现出几个字来:‘太平客栈’。复大喝一声,飞身跃起,手中宝刃往下直插,没入石头顶部,几乎深至刀柄,看得众人骇异。朱恩复紧了紧腰带,立马微蹲,便抱起将近一人高的石柱,蹬蹬蹬往店里走去,复轻轻放在堂中立稳,大功告成。这下如兰与思彩云,才恍然大悟,总算知道了他的方法。如此巨大的石柱,寻常人推之纹丝不动,竟被朱恩一己之力,抱入堂中放下,已经是惊世骇俗,更把宝刀贯入石柱,切豆腐一般,从刻字到摆好,不过短短的功夫,只瞧得众人目瞪口呆,叹为天神。

    “这‘悦来客栈’,素来臭名昭著,让人谈之色变,而今,索性改名为‘太平客栈’,喻平平安安的祈愿,各位觉得如何?”朱恩拍着石柱,大声对众人说道:“从今往后,如若有人在仙圣屯里,胆敢图谋不轨,便让他先掂量着一二,能否拔出这石柱里的宝刀再说!”

    “对!对!太妙了!如此再好不过,再好不过。”执事拍手说道,喜出望外。众人亦是交口称赞,有这鬼斧神工在此,对邪魔外道,必定能够起着强烈的震慑作用了。

    “这呆子,我说他想了什么好办法呢,尽是一身蛮力。”如兰掩嘴咯咯笑。

    “‘太平客栈’,这店名意喻蛮好诶,如兰姐,何况先生的宝刃插在坚石里,问世间,能有几人可以拔得出来,啧啧。”思彩云叹道:“亏先生想得出来。”

    “我倒是可惜了这神兵利器,以后都要与石为伴了。”如兰答道。复问朱恩:“先生,刀鞘怎么办?”

    “留着,宝刀归鞘时。便是龙腾九天际。”朱恩答道,复翻身上马。三人作别众人,再一次整装上路,策马西去。

    万物焕发生机的清晨,东升的太阳,暖暖光辉照耀在三人的背后,映着驰骋江湖的豪迈。想仙圣屯耽搁两宿,遭遇听风色诱之危。伏虎*大阵的诡秘莫测,如兰与思彩云的险象环生,朱恩凛然。初入江湖之时,师尊孙天佑的教诲言犹在耳:“江湖险恶。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切记未雨绸缪,隐藏行踪多加小心,倘若顺利及早成事,再相重聚....”为了重聚!朱恩心里笃定着。回头看见如兰的笑脸,似净土的千叶莲花盛开。

    啊...

    我的爱人,

    我愿你宁静,

    立娉婷与世人,

    微笑如莲。步步生莲,

    那美,那庄严,

    常驻你的心田,

    是温柔,是慈悲,

    赐我你的爱怜。

    “笑什么呢?痴人。”如兰看见朱恩眼里的炙热,笑着问他。

    “我笑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朱恩大声答道,如兰一愣,不明所以,追问:“怎说?”

    “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朱恩又答。

    “那又怎得你如此开心呢?痴鬼。”如兰笑着说。

    “只因此花此叶长相映,恰似你我长相随。”朱恩说完哈哈大笑,策马飞奔。

    “我和彩云是并蒂莲花开,你这荷叶,可别总忘了衬托她。”如兰其后紧追,咯咯笑语。

    “嗯,娘子有命,岂敢不从,哈哈,但问夫复何求呢?哈哈哈哈!”朱恩笑道,终三人比肩,绝尘而去。

    正在此时,

    在终南山一处隐秘之地,太乙门后山。

    孙天佑、谢思源、了然大师、刘绥四人,并排坐在练武场边上,正凝神观看,青城派各弟子的修行成果。一干青城派弟子,枕戈尝胆,发愤图强,可谓进步不小,尤其新任掌门苏玄海,在其师叔的督促下,和孙天佑与了然大师的指点下,与铸剑式第九诀,心得不小。此刻他一人,执木剑准备力敌,太乙门弟子的太乙玄天阵,众人就期待着检阅他的第九诀,到底威力如何了。

    “请、请、请、”苏玄海与对面的众人,各自倒转剑尖,右手握剑柄,左手搭在右手上,抱拳躬身行礼,便开始了比试。

    太乙门的玄天阵,由十一名弟子组成,都是太乙掌门谢思源的得意门生,此阵布成,连谢思源本人也破不了,所以是极其考验苏玄海的能耐了。

    十一名剑客脸色凝重,手舞长剑依次排开如扇形,飞奔而转,腾挪跳跃,不断变化着阵势,八卦阴阳变化相参,散而围之变化莫测,合而击之风卷残云……

    苏玄海手拿剑诀,起手式‘无声无色’,以静制动,以逸待劳。凝视着剑阵的变化,待对方长剑击来时,才出招破之,绝不多使第二招,如是很快,便被围在了十一人的剑阵里。太乙玄天剑阵运转如飞,虽此刻比试皆用木剑,但连起来的剑气,仍让人觉得锋锐刺骨。在同声叱咤里,十一剑合成一击,幻成点点剑星,世所罕见,往苏玄海周身刺来。

    苏玄海也出手了,酝酿许久的一击,铸剑式第九诀‘地老天荒’,静时还若灵猫捕鼠,一动便如如蛟龙出水,长身之中,手分阴阳,身舞太极,步踏九宫八卦,一剑随身幻出百剑。

    啪啪啪...连串声响,十一人的木剑,竟然都被其击断,攻势顿时瓦解,无以为续,纷纷后退跃了开去,皆愕然了一下,复一起手拿断剑抱拳颌首道:“我们输了。”

    “多谢各位承让了。”苏玄海也抱拳作揖说道,却看得幼薇鼓掌叫好,一干青城派弟子皆士气高昂。

    “不错!苏掌门的剑法,已经得到了先师的精髓。”谢思源也赞赏道。

    “都是各位前辈,共同努力的结果,晚辈感激不尽。”苏玄海作揖说道,心里踌躇满志,对今日的表现甚喜。

    “呵呵呵,好,苏掌门年轻有为。谦良恭让,他日必将,更能绽放异彩了。呵呵呵呵,一代英雄豪杰辛洛平。此番有后人矣。”谢思源说道。

    “哪里,哪里,晚辈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实在不敢懈怠,不知孙前辈与了然大师,可有什么建议?”苏玄海说道,心里其实最渴望得到他们的认可。

    “你怎么看?”孙天佑转头问了然和尚道。

    “嗯。苏掌门进步不小,可喜可贺,然,诚如所言。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啊。”了然和尚道,却听得苏玄海心里一凉,微微失望,又看向孙天佑。

    孙天佑看看他,却摇了摇头。不语,苏玄海的心就一紧,提到了嗓子眼上:“孙前辈,若有深刻见解,但说无妨。晚辈自洗耳恭听。”暗地里,觉得有些委屈,自己已经破了太乙门的玄天阵了,为什么还是摇头不赞扬呢。

    “孙大哥。”刘绥说道:“还请直言,青城派不胜感激。”心下也对他与了然大师没有褒扬,感到不明,掌门可是卧薪尝胆,终于练就了这第九诀剑法的啊。

    倒是了然大师先开口了,他笑着说道:“铸剑式一剑,博大精妙,苏掌门已有先师风范,但话说回来,若是此番比试,用的不是木剑,苏掌门可以击断十一剑客手中的长剑么?若是不能击断,则结局大不相同矣。”

    此言说得苏玄海脸色微变,只好低头称是。

    “一切需从实战出发。”孙天佑说道,却飞身落在场子里,对幼薇说道:“幼薇,给你掌门师兄换回宝剑,我要用我的混元金刚拳,试试苏掌门的铸剑第九诀。”

    “可是师兄,你的伤才痊愈...”谢思源担心道,欲阻止,却听了然大师说了:“谢掌门莫担心,孙老友的伤已经不妨事。近日他也没闲着,呵呵,莫小瞧他断了一臂,那铁拳的火候威力,可是相差无几哦,苏掌门尽管全力以赴。”

    “这...在下还是用木剑比试吧,可好?”苏玄海向孙天佑询问道。虽然对方曾是七大名宿之一,与先师同样厉害,但让自己与独臂之人比试,心下难免微微不快,更何况是要自己用宝剑,使出本门绝学第九诀呢,莫不是瞧自己年轻,而看轻了自己?

    孙天佑是过来人,哪有不知年轻人的想法,笑了笑说道:“当年,我与你师傅比试,平分秋色,今天我虽断了一手,然你不需多顾虑,必须全力以赴,才知道自己的真正实力,懂否?”说罢立马微蹲,也不待他回答,与他离着五丈的距离,提起近日独臂神拳的心得,大喝一声里,运起五成功力,身、口、意金刚合而为拳‘金刚缚智印’,隔空往他身上击了过去。拳风劲气横流,破空袭来,竟逼得苏玄海,本能伸掌相抗,‘篷’的一身沉闷,才扛了下来没有后退,心下一惊,已是万分骇异。

    “多谢孙前辈鼎力调教,晚辈便要使出全力,才能抗衡的了。”苏玄海定下心来道,争雄之心已经被点燃,回头对幼薇说道:“师妹,拿剑来。”幼薇急急忙忙捧过长剑。

    “前辈,请。”苏玄海抱拳躬身行礼说道,便长剑平伸,手按剑诀,一式‘无声无色’起手。旁边众人皆是紧张,知道这是双方全力比拼之举,所谓刀剑无眼,却害怕会有个什么闪失,唯独了然大师一人,依旧轻松微笑地看着。

    孙天佑也不客气,见他摆好了架势,晃身就往他的剑尖上扑来,却是看得众人一惊,苏玄海也是微愣,闪身避开,心里暗衬:“又不是拼命,怎么上来就用险招呢。”孙天佑仍扑过来,苏玄海还是退避。却见孙天佑怒喝一声:“休想逃走!”身法仍是快捷无伦得往他剑锋闯来,苏玄海本来身法便不如他,此时分心想别的,竟被他不知怎得个身法,便晃入了他的剑锋之内,擒拿手‘饿虎扑食’,直扣苏玄海他的琵琶骨。手未至,凌厉劲风已经压得他生痛,苏玄海吓得一身冷汗。一招‘固步封禅’,挥手剑柄击他手腕,同时左手封挡中路。不料孙天佑这招仍是虚招,若是苏玄海急退还则罢了,他却偏偏固步自守,无异于把自己,暴露在孙天佑隐而不发的拳风里。

    “倒!”孙天佑忽而大喝一声,内力收发自如,竟能做到含而不露,隐而突发的强大爆发力。那擒拿手忽而变拳,刚猛纯阳的混元真气隔空打牛,直击苏玄海中路。距离如此近,苏玄海根本来不及做出太多反应,便被一股拳风撞上了胸口,整个人往后摔了出去,逾三丈远,一霎那气血被压得封闭,差点缓不过气来。

    “啊!...”场外一阵惊呼,没曾想这么快就有人倒下了,而且竟然没有使出绝招的机会。

    “师兄!你没事吧?”幼薇忍不住喊出声来,便要去扶他。

    “不要过来!”苏玄海突然大吼,才一招就落败,还是对方手下留情才没受伤,一股热血就冲上了脑门,噌的一声彪起,剑芒森森。

    “好!再来吃我一拳!”孙天佑说着,须发喷张,‘噫哈’一声怒斥,使出了十层混元金刚拳,爆裂穿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

爆裂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梁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迪并收藏爆裂书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