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爆裂书生 > 第八十回 旺财

第八十回 旺财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书接上回。

    风雨兼程的朱恩三人,终于成功汇合了昆仑派逍遥子伉俪等人。时不我待,当日,众人便又启程,奔赴中原襄阳。

    同时,一处距离他们大约两日行程的凉山驿站,也迎来了一批,神秘的骠骑马队。金戈铁马奔近了驿站,纷纷缓了下来,蹄声哒哒,气宇轩昂。驿将早已经闻风肃容,领着一干属下,排在门口列阵以待。驿将远远看见了,领头霸者的姿态,便拱手抱拳举过头顶,躬身相迎。待马队到了跟前,赶忙单膝跪下施礼,仍拱手过头,高呼道:“属下庄广袤,恭候掌门天尊多时,掌门天尊辛苦了。”其后数十个下属,便依照事先练好的排场,皆齐齐单膝跪下一片,跟着他齐声颂扬道:“掌门天尊,德泽千秋,威震四海!”

    来人见此,皆面有喜色,而那领头的霸者不是别人,正是欲前来截杀昆仑派的幽煞门门主,任九霄是也。任九霄闻言哈哈大笑,自龙骧虎视,环顾一下四周,看了看驿站门前商贾货运的马车,还有一旁马厩里的马匹,说道:“广袤,这驿站被你经营的蛮有声有色嘛。”

    “启禀掌门天尊,都是掌门天尊的英明远见,这方圆百里的三个驿站,就属此处凉山驿站最大了。”庄广袤谄笑着,躬身答道。

    “好好,我没有看错你。”任九霄说道,翻身下马,其后的属下才跟着纷纷跃下马来。驿将庄广袤早已经察言观色,抢先一步去扶住马头,带好缰绳。

    “都起来吧。”任九霄看了看仍半跪在地上的驿兵,说道。驿兵才拘谨地站起来,仍诚惶诚恐,欲看庄广袤的眼色行事。

    “赶紧带马匹去休整,招呼各位兄弟膳食。”庄广袤低声呵斥,回头看见任九霄身后的麻努,立即躬身向任九霄问道:“启禀掌门天尊。这位可是新晋的麒麟护法使大人?”

    “嗯。”任九霄答道。

    庄广袤连忙躬身行礼道:“属下参见护法使大人。”

    “免礼,免礼,膳食都准备好了吗?”麻努心情大好地笑问。

    “已经准备好了,一早准备好了。”庄广袤连忙应声道:“请掌门天尊移驾。到里舍濯洗风尘,便可以用膳了。”

    “掌门天尊,请。”麻努躬身侧旁,对任九霄说道,庄广袤一愣,本来正是自己要说的,没想被护法使抢了去,麻努一个眼色示意,他才慌忙惊醒,在前头带路。由麻努恭迎着任九霄,走进了馆驿。

    驿站里早就预先腾出了位置,任九霄带来的几十个人,分在大堂里用膳,而任九霄自是上到偏房里间。另外伺候着。驿站里的住客,不管是商贾走贩,还是身有公文的朝廷邮兵,事先皆打过招呼,还以为是哪位大官路经此地,都远远避开不敢相扰。

    但说这凉山的朝廷驿将,是幽煞门秘密捐来的肥差。看重的就是此处省府通衢要道上,人员货物商贸往来频繁密切,稍有头脑的人经营,便可获利颇丰。当年还是任九霄亲点任命,作为幽煞门秘密站点,所以驿将庄广袤。对任九霄可谓感恩戴德忠心耿耿。做了近三年,为幽煞门敛财无数,私下中饱私囊更是富得流油了,已然全家老小都住在了馆驿里。其人善钻营取巧,谄媚承上。白道黑道皆能打点妥妥帖帖,对下人却是极苛刻。除了防务用的驿兵是由幽煞门暗中训练委派之外,驿丁则多是被征召轮番服役的当地农民。多做些粗重下等活,馆舍的修缮、饮食接待、马匹牲口照料等。之前看门的那个男人,原名叫什么的,别人早已记不清,只记得是原来征召服役的驿丁,只是服役期限早过了,却不愿回家务农。出来一段时日,得以看到了驿站里犬马声色的生活,往来多高官巨贾的世面,便哪里还肯回去,做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本分农民。于是赖在驿站里不肯走,哪怕被人做牛做马使唤,一顿饱一顿饥也心甘情愿。这驿站人来客往,货运商贸频繁,大部分收入被幽煞门收刮走了,小部分被庄广袤中饱私囊了。驿兵还能三餐温饱固定粮饷,驿丁可就没那么好过了,常被驿将克扣伙食,分量少的仅够养着,有点力气干活就行,饿肚子是常有的事,更勿论这编外闲杂之人。所以那男人便像一条狗一样,混迹在驿站里,为了一顿饭,做最下等低贱的活,所有人都可以使唤打骂,仍甘心情愿左右逢迎,驿将驭使驿丁,驿丁便瞧不起这贱骨头的男人,可谓驿站里最卑微低下之人。

    以前驿站里还有一条叫旺财的狗,看门比他利索,鼻子比他灵敏,声音叫的也大,所以吃的比他好,骨头咬得也响,只是那狗后来突然不见了。人们便怀疑是被这男人打死了,或吃掉了,驿将庄广袤也曾揍过他,逼问他,没有结果终不了了之。自打以后,庄广袤索性便管他叫旺财,取兴旺发财之意,与狗同名,男人一样笑脸相迎的应承,全然不理会驿丁们鄙夷取笑的眼神。他膝盖处的伤口,却是前些天,因为给驿将夫人打洗澡水时,多看了驿将夫人一眼,便被驿兵打伤的。

    不怪他地位低下,只怪人还长得几分精神,梳洗一下却还是有几分人模狗样。按理说能吃苦又会逢迎,该混得不错才是,偏偏犯了驿将庄广袤的大忌。这庄广袤每每看见他的笑脸迎人,便想起了以前的自己,这还得了,所以私底下,驿将对此人多了一个提防的心眼,若不是图他能多一个免费劳役,可供使唤的奴仆,早轰走了,还故作勉强答应让他留了下来。那男人见得世面多了,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驿将的提防,旺财岂有不知,只是心里藏着不形于色,指望着哪天遇上伯乐贵人,便可一朝飞黄腾达了。所以每天对他而言,都是崭新的一天,可以遇上不同的人。便有不同的希望。只是事情不总是一帆风顺,人海阔,无日不风波,何况是一个迎来送往的馆驿。自从那一夜后。旺财的眼里,便偷偷的多了一些东西。

    驿将夫人正当狼虎之年,偏偏庄广袤整日纸醉金迷的钻营,冷落了闺房娇妻,这娇妻可不是省油的灯,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有事没事在驿站里打转,还能帮着招呼些高官或巨贾,暗地里,更是与身强体壮的驿兵打作一团。成了驿站里的一朵花,背着庄广袤四处招蜂引蝶的主。

    且说那一夜,旺财喂好牲口吃马料,回到馆驿旁的草窝里。想着早点睡着就不觉得饿了,可是翻来覆去。却浑身燥热,骚动不安起来。辗转难眠,索性坐起身,借着昏暗的月光,摸着榻板上的划痕,心里便恨恨然。日里的种种,谁谁的鄙夷眼神。谁谁的冷言冷语,还有驿将和侍卫的辱骂...旺财便从床~头底下,摸索出一把锥钉,无声用力地往木板上划去。

    ‘嗤、嗤、嗤、....’一下下,一横横,沉闷而刺耳。在黑夜里。木板已经被划满了伤痕,不知有几千几万道了。咕噜噜...肚子叫唤起来,像可怕的梦魇,旺财手上就软的没有力气,益发闷的慌。想着去厨房看看,能否偷一些东西吃,或看看有没有些残羹剩饭之类的,再不行就只好啃几口马料了。

    夜~近亥时,馆驿里仍有食客在喝酒嬉闹,旺财心里生出一份希望。小心的从后门进入了馆驿里,怕被庄广袤碰上,夜里亥时以后,若被他碰上,必定会遭一顿痛揍的,不许他在夜~深时走动,完全像防贼一样防着他。这时候,庄广袤一般都在房里算账数钱,所以还算安全,旺财打定算盘,如履薄冰般借着夜~色掩护,轻车熟路到了厨房门口。门是虚掩着的,旺财好像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咽了下口水,蹑手蹑脚摸了进去。才进了门口,匍匐在案台后,正要张望,赫然发现几个侍卫和厨子,围在灶台前偷吃,狼吞虎咽的啧啧有声却不言语。只馋的旺财流口水,正寻思着怎么办的时候,其中一侍卫边吃边小声说道:“赵爷...需不需要留一点给马大哥?”听得旺财一愣,这马大哥是侍卫头子,赵爷是厨房大哥。

    “不用啦...马大哥现在吃的更香...嘿嘿嘿...”赵爷摸着满嘴的油,淫~笑着说道。

    “真的?...那么爽?什么时候,也轮到咱们尝尝?”另一个侍卫打着饱嗝说道,一脸色相,可是手仍往盘里抓去,不是每天都有这样的机会,可以饱餐美味。

    “你小子是饱暖思淫~欲了?...嘿嘿...”又另一个侍卫说道。

    “嘘....”赵爷竖起手指嘘声道:“小声点,nnd,你们都不想活了,被阎王爷知道,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阎王爷’是驿站里,驿丁们私下给庄广袤起的外号。

    “嘿嘿嘿....那娘们...身材太好了,胳膊胳膊...奶是奶,木盘一样大的pp....赵爷你尝过了当然说风凉话,你要是怕,干嘛会拉上马大哥去。”方才第一个说话的侍卫,奚落他道。

    “嘿嘿嘿。”赵爷斜睨他笑道:“nnd,都做给你看了,便宜你小子。早死晚死还不是都得死?nnd,怕什么?点着灯笼都找不着这等好事,嘿嘿嘿。”这番对话却听得暗处的旺财,心里一紧,复恨恨地暗自诅咒:“十个伙夫,九个流~氓!”

    “赵爷可别忘了兄弟我们?要死一块死,嘿嘿嘿。”几个侍卫同声淫~笑道。

    “那个自然,哼哼,一个人做是死,大家兄弟一块做,就是享受了,嘿嘿嘿。”赵爷冷笑几声,摇头晃脑道。

    “有道理,嘿嘿,咱们跟着赵爷和马大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几个侍卫附和道。

    “好好,咱们兄弟几个有情有义,大把快活事等着咱们呐,嘿嘿嘿。”赵爷咂吧着嘴,俯身向前笑道:“你们不知道,那*多大的胃口,没有十头牛犊子都喂不饱她...嘿嘿嘿。”

    “对啊。”第一个说话的侍卫掩嘴笑着说道:“我是看着赵爷一开始生龙活虎,没一会就败下阵来....脸色都变青了,嘿嘿嘿。”

    听得几个侍卫皆是眼放异彩,兴奋不已,几个人小声嘀咕着。侃的不亦乐乎。

    “去、去、去、nnd,我让你上时,你怎么不敢出声了,害得老子我第二天。差点没力气站在灶台前烧菜了。”赵爷说道,却也摸着脑袋一副得意神色。

    “你要是喊我,就不会了。”一个侍卫很是可惜地说道。

    “我哪敢...马大哥还没尝过,我可不敢...”第一个侍卫说道:“不过现在敢了,嘿嘿...”

    “cao!你敢了,也还得等你马大哥玩够了吧,嘿,知道后悔了吧?嘿嘿嘿...”赵爷奚落他道,复摸了摸肚子有点撑,对仍在狼吞虎咽的几个说道:“吃。你们吃多点,nnd,吃饱了,才有力气搞,嘿嘿嘿。”

    “那是。谢赵爷。”其中一个侍卫说道:“不过赵爷,你扣了那么多肉菜下来,不怕被客人发现吗?”

    “怕什么?汤里我放多一点水就是,肉里我放多些菜便是,再多弄些汤汁,客人尝得赞不绝口,哪有功夫去称去数?这一盘好家伙。都是我今天,十几桌客人扣下来的,也是赶上了今个有钱的客人多,半路不宰他们,你傻啊?”赵爷冷笑着说道。

    “啊?阎王爷那么精明,被他知道了怎么办?”一侍卫说道。

    “就是他吩咐我这么办的!懂吗?咱们吃得还是他吃剩的呢?你个蠢材。”赵爷说道。听得众人愕然,却听得在暗处躲藏的旺财心惊肉跳。

    “嗯?门怎么没关好?”赵爷抬起头,突然说道:“你们几个蠢材,偷吃就不会擦嘴吗?”说着就站起身,要走过来。吓得旺财大气不敢出,若是被他们发现,听到了方才的说话,岂非要被杀了灭口?赶忙憋着气,匍匐地溜了出去,远离了厨房,才敢大大地吐了一口气,心里仍紧张的怦怦直跳。

    “这帮gou东西!吃里扒外,监守自盗!”旺财躲到一个安全的角落,坐下休息,心里愤愤不平。要不要告发他们?说他们在偷吃,还有勾搭上了谁谁?说不定驿将庄广袤会奖赏自己呢,从此以后重用自己。想着便喜形于色,复又觉着不妥!偷吃充其量也不过挨顿揍,何况是这么多人,牵连到了驿兵头子马大哥,若是得罪了他们,那便是死路一条了。何况,这克扣客人食物,短斤缺两的事,还是庄广袤亲自交代做的,还有...他们说的那*...还能是谁?馆驿里除了驿将夫人外,再没有别个风骚的女人了啊...旺财越响越不妥,肯定不能告发的了,这些见不得光的事,别指望驿将大人会奖赏自己,说不定反而杀了自己灭口,就当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旺财沮丧地叹了口气,心里有些恨恨,nnd,什么好处都被这帮gou东西占了去,还说奶是奶的...好大的pp....旺财咽了下口水,心里忽然幸灾乐祸起来,想起平日里庄广袤的恶毒苛刻,现在不但被他手下偷吃,还戴了绿帽子了....哈哈哈哈!旺财仍不住跺着脚兴高采烈,手舞足蹈着,低声笑着囔囔自语:“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报应啊!报应啊!”

    正兴奋着,肚子兀自咕噜噜叫唤起来,一阵胃酸到了喉咙,手脚便觉得累了,心里复恨:“gou东西...都是一群gou东西!都该死...”想起还有食客在大堂里吃饭,或许可以去捡到一些骨头啃啃,旺财便满嘴都是口水了,复小心翼翼往堂里溜去。还剩一桌子商人,在谈论着什么买进卖出,喝了几杯,不乏自吹自擂,自爆怎么钻营、投机取巧、奇货可居、贱卖贵卖等等。旺财徘徊在窗子底下,没有找到一根扔出来的骨头,心里就恨恨:“nnd,一群吝啬的蠢猪,被人宰了都不知道。”说着摸到了门边,才想着溜进去,赫然看见门里桌子旁,安静的坐着几个驿丁,正耐心的等着这桌客人散了,好捡些残羹剩饭呢。驿丁也看到了门外鬼鬼祟祟的旺财,还听得了他翻江倒海般响着的肚子。

    “嘿嘿...你也来找吃的?有地不种活该饿死你!滚!”其中一个驿丁低声斥道。

    “嘿嘿...曾大哥...别别...你们就分我一些骨头...我实在饿得睡不着。”旺财只好忝着脸,低声下气地求他道。

    “真给我们种地的丢脸!滚!我们都吃不饱呢,还能分你?你再不走,我就喊阎王爷来收拾你!”那曾大哥斥责道,身旁几个驿丁也都是怒目相视。若是平时,旺财也不会求他们第二句,毕竟还不都是一样货色?不过今晚肚子实在饿,所以陪着笑脸,还想再说几句,却见曾大哥呼地站起来,仰着头作势欲呼状,吓得没了魂,连忙摆手道:“你别喊,我走就是,我走就是...”说完,悻悻地走了,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鄙夷讥笑。

    旺财捂住肚子,心里恨恨不平,咬牙切齿的暗暗诅咒发誓:“都是一群gou东西...你们都该死!都该死...”愤恨却不能填饱肚子,饿得他有些头重脚轻,跑到马槽里大口地喝了几口水,才舒服了些,靠着马槽坐在了地上,犹气喘吁吁,心里还没来得及再诅咒几句呢,便听到了更加气喘吁吁地声音,像狗在哼哼,又像黄莺小声哼哼一般,旺财猛然警觉起来,全身的毛孔都竖凉了。

    听仔细,是从最里面的马厩草料棚里传来的声音,隐隐约约,似有若无,旺财立马瞄着腰,偷偷摸了进去。越近声音越清了,是一男一女在偷欢的呻~吟,那声声喘息,哼吟,乱入心扉。旺财的心,就怦怦直跳了起来,复觉得刺激过瘾,头皮发麻,不多犹豫,蹑手蹑脚慢慢摸了过去。还没看到人,声音便已经是听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竟然是那马大哥和驿将夫人的声音!旺财瞬间僵住了,感觉心都快跳出了胸口,暗衬着,难怪方才厨房里,马大哥没有一起偷吃,原来他们说他吃得更香呢,是指得他在跟驿将夫人偷欢的事。怎么办?要是被他们撞破了,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肯定没命了,想着便调转头,才爬了几步,又停下了,概因这驿将夫人哼哼叫唤得恁*,实实在在把人听得血脉喷张,手脚酥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爆裂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梁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迪并收藏爆裂书生最新章节